转世之身 第二十五章: 出阴神

更新时间:2015-10-30 19:01:28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322

在天朝改革开放之前,最让屁民们感到自豪和激动的事情,莫过于参军入伍。

  一旦当上了人民解放军,不但可以“手握钢枪,保家卫国”;更主要的是,在退伍以后,政府还包分配,自动成为体制中人。

  这还不止,除了军人本身有保障外,连带家里的亲人也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堂,叫做军属,并享受着政府提供的各种福利。

  在当时,这就叫做“一人参军,全家光荣。”

  屈继祖问张老三想不想当修士。

  这个问题,就跟在改革开放前问人愿不愿意参军入伍一样,分明就是从天上掉下一块馅饼来,张老三当然连连点头同意了。

  不过张老三也是个实心人,反过来问了屈继祖一句:“你真的认为俺可以当修士?俺可是连字都不认识几个,会不会拖累你了?”

  屈继祖笑了,拍拍张老三的肩膀,答道:“神仙也是人来当,凭什么别人可以,而你却不成?”

  张老三也笑了,自嘲道:“对啊,别人可以,俺张友人自然也可以。”

  这时候屈继祖才知道,原来张老三的名字叫做张友人。

  ......

  很快又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

  两人在客栈里随便吃了点干粮,闲不住的张老三便到外面逛街看热闹去了。

  屈继祖感到有些无聊,便从包袱里取出两根黑黝黝的铁棒来玩耍。

  这两根铁棒,一根是承光伯父遗留下来的,一根是前天从河底捡到的。奇怪的是,这两根短棒的颜色、尺寸等完全相同,唯一的区别就是重量,从河底捡来的短棒重得有些离谱。

  屈继祖仔细端详着这两根短棒,发掘它们其中一端都有一个明显的断口位置。屈继祖于是把两个断口连接起来一看,这两个断口居然完全吻合,就仿佛是同一条铁棒断开两截。

  这么巧合?

  屈继祖又看了一会儿,没有什么新发现,突然感到有些饭气攻心,便回房间里去,把铁棒放在枕头底下,脱掉衣服,然后在床上朝左侧卧了下来。

  只见屈继祖将左手的大拇指轻轻放在耳垂后面的凹陷之处,食指和中指贴着左太阳穴,无名指和小指自然分开附于头侧,左肘弯曲靠贴胸肋,附枕而眠。

  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屈肘,掌心贴于左肩的肩井穴上。左脚在上,屈膝卷曲;右腿微屈,重叠在左腿上,贴左足胫腕部,勾贴右腿的脚后跟处。

  最后,屈继祖凝神静气,将神识返照与自己的呼吸上,注意息息归根,如春蚕吐丝一般,细细无声……

  以上,便是他从虚云道人的戒指中看到的一篇睡梦修炼之法:“五龙盘体之术”

  ......

  虽然屈继祖还没有正式入门,到玉虚宫中拜师学艺,但也不敢胡乱挥霍时间,虚度光阴。只有一有空闲时间,他就要静下心来,抱神炼精,参悟返还之道。

  有一句老话,叫做:“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谓的业,就是你曾经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在你的灵魂深处留下来的记忆体,或者叫印记。它会作为一个潜在的势力,一颗种子似的遗留下来,逐渐成长,并跟随着你的人生。

  从现代物理学的角度,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某种非常特殊的“惯性”。在这种特殊惯性的带领下,无论是你的行动还是思维方式,总是自觉或者不自觉地被带离开你原来想要走的方向。

  所以,在证到了不退转的果位之前,修士们都必须要保持着“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的态度。

  也只有这种态度,才能达到“夙根习气为之一消,前冤后孽由此一除”。

  消除了以前所造的冤孽,解脱了业力的担子,道境才会真正得到提高。

  ......

  屈继祖已经捏着手诀和身诀上坐了。

  按照以往的进程,他应该是在“息息归根”当中逐渐进入到“无思无虑”的状态,然后再转入到“混混沌沌”的定境当中。

  这就是阐教睡功中的“相似定”。

  按照阐教的说法,于睡中依法修持,以睡炼睡,转识成智,自然能生出“定”功,进而采药炼丹,得到大定真空。

  可以说,睡功是阐教的密中之密,是进境较快的一种修炼功法。

  可是这一回,可能是受到张老三刚才对梦境描述的影响,又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原因,屈继祖在这次入定之后,并没有进入到无思无虑的定境,反而在恍恍惚惚之间,感觉到自己从身体中脱离出来,慢慢升腾到半空中,然后又在一股引力的带领下,悄然离开了地球,进入到浩瀚的宇宙星空里去了。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出阴神?

  ......

  静,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的响声,这是屈继祖的第一个感觉。

  空,广阔无垠,深邃无比,看不到边际,这是小光的第二个感觉。

  慢,移动很慢,整个星际像是被固定住一样,几乎看不见动作。

  屈继祖第一次阴神出游,漫游太空,感觉当然很新鲜,但是还没来得及有更多的体验,恍惚之间,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里是在一个大星球的上空,星球上一片苍茫,没有半点色彩,可出乎屈继祖的意料之外,这里居然有一座法阵正在不停地运转着。

  法阵的左上角是一座九品莲台,莲台上端着着一位大和尚,和尚面目思慈祥,双目低垂,双手合十,正自喃喃诵经不止,对外散发出阵阵金光。

  法阵的右上角是一面旗幡,旗幡的样色古雅淡朴,与众不同。古幡的旗杆下飘着一朵白云,白云中坐着一位黄冠道人,手捏天地定印,散发出道道清光。

  法阵的右下角站着一名大汉,大汉赤脚布衣,一头卷发,右手拄着一根样色普通的拐杖。拐杖的颜色深绿得近似发墨,与卷发大汉一起,发出阵阵绿光。

  法阵的左下角是一名身材枯瘦的中年人。中年人白衣白袍,背靠着一个白色的十字架,双手平伸,与十字架缠绕成一个奇特的形状,给人一种庄重、圣洁、替人受罪的感觉。

  法阵的中间是两个人,分别穿着白袍和黑袍。。

  身穿白衣的身材较小,面目清秀,竟然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只见他左手捏诀,右手举着一个珠子,在围绕黑袍人在转动着,伺机而出。

  身穿黑袍者被衣服给裹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面部面目所在;他身材高大,赤手空拳,但气焰十分的嚣张。

  金光、清光、绿光、白光和黑光等六道光线纠缠在一起,在加上从大圆球上发射过来的第七道光线,相互角力,相互沟通交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卍”字,在星空中分外的瞩目。

  屈继祖猛然醒悟了过来,面前的这个大星球就是月亮,这个黑袍人就是魔教的创始人东致神王,而其他的几位就是兵解肉身来封印东致神王的人类英雄。

  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法阵,就是人类传说之中的“卍劫之轮”。

  ......

  “一个刚觉醒的阴神之体,胆敢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

  屈继祖还没来得及激动,脑海里突然传来了一把巨大的声音。

  在这种寂静到了极点的环境下,他差点就把持不住,被轰得魂飞魄散。

  紧接着,那个黑袍人向屈继祖吹了一口气。

  无数的黑色蝙蝠在半空中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还间杂着嘈杂而又刺耳的尖叫声,铺天盖地般的朝他飞来。

  屈继祖大吃一惊,对于这样的攻击,一种无力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在这个时候,有五道光线分别从卍劫之轮的不同部位射出,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卍劫之轮,急速地旋转起来,形成了一道光幕,恰好挡住了黑色蝙蝠群的去路。

  看到光幕之外屡屡碰壁的蝙蝠群,屈继祖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的四周,已经不再是虚空一片,而是变成了一片火海。

  这是一片由大火组成的海洋,赤色火浆在疯狂地翻滚流动着,卷起高高的巨浪;淡黄色的火焰,炽热的温度,屈继祖觉得自己快要被融化了。

  屈继祖心里一动,一条小小的冰舟出现在他的脚下,暂时避开火海的煅烧。虽然如此,但是屈继祖心里知道,在如此猛烈的火海当中,这条小小的冰舟并不能够抵御太长时间。

  屈继祖四下观望,看看有没有什么出路。

  可是让他失望了,火海无边无际,似乎比星空还要广阔,根本找不到岸边。

  屈继祖尚未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巨大的火浪突然出现在冰舟的前面,向着他迎头扑来。

  不单是面前的这个火浪,屈继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也开始燃烧起来,变成了火海的一小部分。

  这种程度的法术,根本不是现在的屈继祖可以理解的。

  眼看火浪就要扑到头顶,屈继祖开始感到失望之际,忽然感觉到有黑白两道光线突然出现,黑光把自己的心火扑灭掉,而白光就把自己推了出去。

  隐约之间小光还听到一把声音:“太虚幻境,转生宝幢……”

  ......

  屈继祖猛地坐起身,大口喘着气,颤抖着,双眼盯着前方。

  还是客栈里的房间,随身衣物,猎户们的行李杂物也都在,窗户还开着,天空依旧湛蓝,知了还在乱叫……

  屈继祖渐渐平缓了呼吸,用仍然在颤抖的手檫去额头上的冷汗。

  刚才究竟是在做梦呢,还是传说中的阴神出窍?

  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

  最后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太虚幻境在哪里?转生宝幢又是什么法宝?

  一连串的问题,让屈继祖感到有些头昏脑胀,完全没了头绪。

  屈继祖顺手掀开枕头,

  奇迹发生了,两根铁棒居然自动融合在一起,仿佛从来没有断开过一般。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