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二十四章: 强臣弱君

更新时间:2015-10-30 18:34:13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044

听到真灵宝殿中的铃磬之声响起,悟真道人连忙收捏好心神,出了定,落了蒲团,走下丹墀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情。

  悟真道人虽然有老好人的美誉,但此时也是黑着脸,显得非常的生气。

  修炼被突然打断,换了谁都会有意见,更何况是阐教的掌门人。

  可是当悟真道人出了大殿,看到来者是执法堂的首席长老玄坛道人的时候,也只得放下情绪,挤出一丝笑脸问道:“玄坛师弟,此来不知所为何事?”

  ......

  虽然悟真道人的辈分要比玄坛高,但他修为有限,只是区区一个元人之境,再加上他处理事情犹豫不决、悠游寡断,在阐教内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而玄坛道人已经踏入真人之境多年,成为执法堂的首席长老以来,杀伐果断,声名远播,在阐教中的声誉反而比掌教的悟真道人更为响亮。

  不但是执法堂如此,阐教中的另外几个重要机构,比如负责资料搜索和整理的藏经阁,又比如负责教授和训练弟子的文殊书院,包括负责对外战争的止戈堂,等等,其中的执掌大佬们都对悟真道人不太认同。

  这种情况,就是明显的强臣弱君之态势。而且随着时间的拖延,甚至出现了越演越烈的趋势。

  这肯定是现在阐教内部最大的问题。

  可惜的是,身为掌门的悟真道人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唯有更加的谨小慎微,尽量减少自己犯错的机会。

  ......

  “如今转世之身的失踪已经超过七天,还没有任何的消息反馈回来,不知道掌门师兄的安排进展到什么程度了?”玄坛道人的语气非常的生硬,仿佛刚才是他被打断了修炼。

  悟真道人依旧堆笑着回答道:“我已经派了两位师弟前去接他上山,师弟无需着急。”

  “哪两位师弟?”玄坛真人追问道,脸上依旧是硬邦邦的。

  悟真道人犹豫了片刻,看着玄坛真人那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只好轻声说道:“是赤脚和长眉两位师弟。”

  玄坛道人一听,几乎被气得跳了起来,大声地斥喝道:“赤脚和长眉两位师弟乃是散修出身,平素最喜欢的就是率性而为,极不严谨,救人此等大事,为什么要派他们前去。”

  悟真道人没有想到玄坛道人的反应是这么的激烈,嚅嚅地回答道:“这个可是玄火师弟的主意,我也不好不从。”

  ......

  玄火道人与玄坛真人的辈份相同,道行高深莫测,在阐教有着很高的威望。早在无名谷伏击战之前,他在阐教中的排名就仅仅次于当时的掌门玄虚子道人,身居阐教大长老一职,位高权重。

  在无名谷一战之后,只有极少数的修士能够逃回到人类社会当中,玄火道人就是其中的一个。不过他当时身受重伤,在玉虚宫中修养了二十几年,方才痊愈,重新出山。

  虽然玄火道人病休了颇长的时间,毕竟成名已久,在阐教和修真界的影响力依然存在;而且玄火道人近些年极少出手,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的境界,反而给他带来了各种各样的说法。

  有人说玄火道人在无名谷中受伤过重,伤及根本,只能恢复到以前“元人”的境界,无法再进一步;也有人说他经过了那一场大战,勘破了生死明灭,已经处于“真人”的巅峰之境,是现在阐教的第一人,正准备再进一步,往“道君”之境界出发。

  对于种种的说法,玄火道人根本没有回应,除了一些阐教的礼节性活动之外,整天躲在自己的洞府之中,闭门不出。

  久而久之,反而让玄火道人的声誉愈隆。

  ......

  玄坛真人听到是玄火出的主意,脸色一变,哼了一句,反问道:“他不是诸事不理吗,如今怎么关心起转世之身的事情来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悟真有些尴尬地应道。

  “掌门师兄,你有没有感觉到,玄火自从无名谷之战回来以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的玄火脾气暴躁,比我还猛,而且什么事情都要插手,也只有玄虚子师兄方才压得住他。可现在的玄火,阴声怪气的,整天足不出户,生怕别人知道了他的什么秘密似的。”

  玄坛道人话锋一转,突然谈起玄火道人来了。

  “这个我也有所听闻。不过当年玄火师弟回山的时候,经过阴阳镜的考验,已经证明了他的清白;至于性情改变的事情,可能跟他境界的进展有关…”

  悟真道人与玄坛正在聊着,真灵殿外突然出现一阵嘈杂的声音,一把清脆的声音响起:“掌门师伯,白云道童求见。”

  “进来吧。”

  悟真道人的声音刚落,一位紫袍道童已经出现在了大殿之上,看见玄幻道人也在旁边,便稽首说道:“启禀掌门师伯和玄坛师伯,五仙殿上的那盏长明七星灯有异常的闪动,估计是转世之身遭遇到危险了。”

  “快去五仙殿看看。”

  悟真道人刚刚说完,玄坛道人已经发动了纵地金光之术,把悟真道人和紫袍道童一并裹起,到了五仙殿上。

  ......

  五仙殿位于玉虚宫后山的一座孤峰之上,只是一座很小的庭院。

  这里平时人迹罕至,环境十分的清幽。

  五仙殿的内堂中间放着一张很大的木案,木案上面镌刻着很多的符箓和阵法,还供奉着五盏长明灯。

  这五盏长明灯中只有一盏是亮着的,其余的四盏尚未点燃。

  与魔教中央祭塔上的黑色水晶莲花一样,这五盏长明灯的灯芯处,蕴含着卍劫之轮上五位人类英雄的气息。

  只要转世之身觉醒了,他所对应的长明灯就会自动点燃;而一旦长明灯点亮之后,转世之身每一次使用法术,与天地之间的力量有所沟通的时候,他所对应的长明灯也会有所反应。

  转世之身使用的法术威力越猛,使用法术的时间越长,长明七星灯的反应也会随之而更加的激烈。

  这种情况,将一直延续到转世之身晋升到道人之境,或者死亡。

  ......

  当悟真和玄坛等三人出现在五仙殿内堂的时候,那盏唯一亮着的长明灯已经在摇摇欲坠,灯光极之昏暗,仿佛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悟真正要开口问话,那盏长明灯的火光徒然升高,把内堂也都照亮了许多,一会儿,灯光开始重新稳定下来,恢复了之前长明的状态。

  “玄坛师弟,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对于七星灯的这种变化,悟真道人根本看不透,只好不耻下问。

  “这说明了转世之身受到了魔教信徒的袭击,但是被他解决了,这里面还有菩提师弟的气息,估计是菩提师弟留给他的一些保命的手段。”

  玄坛道人凝神入窍,打开慧眼盯着七星灯一会儿,然后一边回答悟真道人的问题,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鼻烟壶模样的物品,用手往七星灯的方向一指。

  七星灯在半空中冉冉升起,逐渐缩小,嗖一下钻入了鼻烟壶中。

  悟真道人大吃一惊,连声问道:“玄坛师弟你在干什么?”

  “我暂借七星灯一用,把转世之身接回来。”玄坛道人等手上的活干完了,转过身来看着悟真道人,笑着问道:“掌门师兄你大概不会阻拦我吧?”

  ......

  距离跳河的那一刻已经过了一整天时间,屈继祖在客栈里刚刚醒过来,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和形状各异的白云,昨天的经历像是发了一场恶梦。

  依靠菩提真人留给自己的救命花瓣,屈继祖赶走了九幽魔女,提着那根沉重的铁棒,一步一步走了上岸。

  进了相州城之后,根据出发前的约定,在多番打听之下,屈继祖终于找到那帮桃花村猎户,在客栈里沐浴更衣,吃了顿热饭,睡了个好觉。

  简直是太舒服了。

  第二天早上,桃花谷的猎户们都已经拖着大包小包到东门赶集去了,房间里面只剩下屈继祖和张老三两个人。

  屈继祖对于赶集市没什么兴趣,只是留在房间里面,一来看看那根短铁棒有什么玄妙的地方,二来想想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张老三是特意留下来的。

  他最近的梦境实在是太可怕了,一会儿变成狼人,一会儿变成一条鱼,而且老想着要吃屈继祖……

  梦中的一切,张老三都要当着屈继祖的面讲出来,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然而,让张老三失望的是,屈继祖也没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

  虽然张老三说出来的梦中情形,各种的细节,乃至发生的时间,都与自己的实际遭遇十分之吻合。但屈继祖并不认为张老三会是魔教中人。

  至于张老三的离奇梦境,屈继祖根本不知道问题的所在。但是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张老三这一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小猎户,将来会对自己有着很大的帮助。

  于是乎,屈继祖就对张老三问了一个问题:

  “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到玉虚宫去学习,成为一名修士?”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