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二十三章: 虚无妄想的境界

更新时间:2015-10-30 21:02:16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088

屈继祖如今正处于巨大的危险当中。

  这里是让他感到非常陌生的水底环境,幽深冰冷,漆黑一片,严重地影响到他的观察力;再加上激流所带来的横向冲击力以及水中的浮力,对于移动和平衡有着极大的阻碍,使他难以适应。

  当然,最要命的还有眼前这一条强壮而且凶悍的成年鲟龙,以及躲在鲟龙身后的那一条能够让人感到莫名恐惧的小鱼。

  屈继祖的心脏在强烈地跳动着,他的神识再次进入了那一面神奇的幻镜中,用慧眼,而不是肉身的眼睛来观察这一片包围着他的河底世界。

  虽然这样做的危险程度会更高,更加容易被五阴使徒夺舍,但是屈继祖不愿意坐以待毙,死也要死个明白。

  ......

  “刷”的一下,仿佛是被灯光点亮了一般,方圆几丈之内的地方,突然变得通彻透亮,让屈继祖一览无遗。

  刚才与大鱼的几番打斗,已经让这片水域开始形成一个漩涡。

  浑浊的河水里充斥着大量的细沙,在围绕着自己不断盘旋着。附近已经看不到其他的鱼类,只有那一条还在暴怒之中的大鱼,以及附贴在大鱼身边的那一条气息可怕的小鱼。

  几乎可以确定,那条小鱼就是魔教的五阴使徒,也是迫使他跳河的罪魁祸首。

  四周光秃秃的一片,除了泥沙就是石头,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地形。

  唯一算不上坏消息的,就是那一条被小光踩在脚下的冰凉硬物。

  屈继祖用脚底在硬物上轻轻挪动了半步。这硬物仿佛是长条行状的铁棒一般,表明平滑,虽然尺寸短了一些,当总比这大石块好使。

  水流再一次向着屈继祖的胸前压迫过来。

  在他神识的笼罩之下,大鱼象发了狂一般,张开大口向前就咬。

  屈继祖也发狠了,把手中的大石块挪转了方向,用较窄的部位朝着大鱼的嘴巴猛塞过去,然后借用这股推力,往地下弯腰蹲身,捡起了脚下的铁棒。

  入手一提,屈继祖的身形向前倾斜,几乎被那条铁棒拖倒在河床地下。

  好沉重的一条铁棒,比刚才那块大石头还要重上许多。

  不过奇怪的是,铁棒虽然沉重,屈继祖握在手中,却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这条一尺多长的短铁棒,象是一位久违了的好朋友,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甚至是心意相通的感觉。

  屈继祖刚刚站直了身,还来不及多想,突然发现一个小黑影向着自己猛冲过来,那条阴森可怕的小鱼终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

  在一刹那,整个世界好像突然被停顿了下来------

  周围的水流不动了,仿佛凝被凝固起来,连河水中的沙粒也纹丝不动地停驻在原地,甚至连身旁的那条凶猛的大鱼也都呆呆地留在原处。

  屈继祖整个人也停留在原处,就象被定身法定住一样,任何的动作都变的异常的艰难,不要说抬脚,就是想把手举起来都困难。

  如今在这一处水域,唯一能够动弹的,恐怕就是那一条可怕的小鱼了。

  那条小鱼一步步的逼近。屈继祖甚至能够看得清楚它尾巴的摆动,鱼鳞的颜色,以及那一对充满了诱惑和怨毒的小眼睛。

  小鱼和他近在咫尺。

  一股黑中泛白的烟雾从小鱼身上慢慢升腾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人形,晃悠悠地往小光头顶的百会穴处靠过去。

  即便如此,屈继祖依然目定口呆,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他不但身体动不了,连思维都被固定得死死的。

  周围响起了一阵阵幽怨而又低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如幻似真;在中间还间杂着了几声尖声的咆哮,哮声中充满了杀戮的兴奋和即将获取鲜血的喜悦。

  ......

  没错,九幽魔女商心如今的心情确实是非常的愉悦。

  人类修士的庐舍已经夺过不少,各个大陆的、不同门派的都有,但是要夺舍转世之身还是第一次。

  传说之中,只要夺取了转世之身的庐舍,就能够得到转世之身的福缘和气运,直接从五阴使徒晋升为魔王之境。

  想当年,转世之身可是人类四大门派掌门级别的存在。

  能够拥有一名转世之身的福缘和气运,就跟后世的妖精吃唐僧肉一样,不但修为大幅度提升,还可以得到巨大的荣誉和名声。

  这样的好事,想想都高兴,更何况现在是美梦成真了。

  对于屈继祖的抵抗,商心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作为波旬智者的女儿,魔教声名显赫的九幽魔女,商心停留在识阴区宇之中已经有颇长的一段时间,她的幻术已经达到了“因所因执、归无归执、能非能执、贪非贪执”的虚无妄想的境界。

  这种境界,甚至有了一丝真人结界的雏形。

  不要说刚刚觉醒不久,才踏入初级道童之境的屈继祖,即便是一些初证果位不久的道人、菩萨、又或者天使,也难以识破她的幻术。

  商心如今要做的,就是要尽可能地降低屈继祖的防御之心,让她在夺舍的过程当中,少遇到些抵抗。

  这样一来,她就能够最大程度的获取屈继祖的福缘和气运,减少浪费损失。

  ......

  在相州城的一间客栈内,桃花谷的猎户们正坐在饭桌边,等候上菜。

  正是晚饭的时候,客栈里十分繁忙,饭菜也上得很慢。猎户们在窃窃私语,谈论着白天的惊险遭遇,以及各种八卦消息。而张老三则坐在角落,双眼紧闭,摇摇欲坠。

  他还在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之中。

  张老三梦见自己从小鱼的身上淡然离开,又变成一股烟雾,向着前方的屈继祖冲过去。

  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要从屈继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