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二十二章: 跳河

更新时间:2015-10-30 19:00:51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010

说真的,像这位船家一般蛮横无理之辈,屈继祖还是第一次遇见。

  毕竟还是年轻,屈继祖一时无名火起,把手伸进衣袖里去,左右捣鼓了几下,竟然从衣袖中掏出一块银子来,递给船家。

  船家拿起银子,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又放进嘴里一咬,骂了一句:“就知道你是个骗子”。然后收起银子,转身回到船舱后面,捞起船锚开船去了。

  船上的其他渡客原本都是同情屈继祖的,后来见他居然能够掏出银子来,不由得发出一阵嘘声,四散站开。

  他们都以为这个年轻人想搭霸王船,有钱不出,反过来被船家敲诈了一笔。

  而事情的真相却是,屈继祖暗自使用了太乙遁术,凭空遁出一块白银来。

  ......

  一般来说,类似屈继祖的这种行为,修士们都不会去干,因为这样会给修士多扯上了一段红尘因果。

  对于人类的修士而言,他们历经千难万苦,才从无边的业障中杀出一条路来,打通了顶轮,能够与天地之间的力量相接触。

  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又怎么会多结因果,给自己的修真带来更多的障碍?

  无论是哪个门派的修炼,最基本的功课,就是要消除宿世残留下来的孽障和各种的因果纠缠,让更多的灵性显露出来。

  所以,无论是阐教的河车运转、周天丹道之术,还是释教的四禅八定、自性涅槃之法,又或者是光明教的顺从、舍己、公义圣洁和爱的四大原则,在本质上来说,她们都是相通的。

  对于这个问题,释教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的描述最为直截了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在这句经典的文字当中,“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是修炼的内容,“照见五蕴皆空”是修炼行为要达到的效果,而“度一切苦厄”则是修炼行为的目的所在。

  这四句话,如果再浓缩成四个字,那就是“苦、集、灭、道”。

  ......

  渡船慢慢撑离岸边,往对岸驶去。

  热闹看完了,船上的乘客开始把目光投向淮河河面的景色、以及两岸的风光,唯有屈继祖开始紧张起来。

  其实他在掏出银子之后就马上后悔了。

  多扯上一段因缘固然是原因之一,而最让他担心的是,使用了太乙遁术,灵气外泄,会不会惊动了附近的魔教信徒?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快就出现在屈继祖的眼前。

  ......

  渡船已经过了河中央,慢慢朝着对岸靠拢。

  如今正是盛夏,虽然太阳已经到了山脚处,余晖尚在,天空还是亮堂堂的。

  月亮也已经出来了,隐隐挂在天边,白得有点象云,偶尔候鸟在下面经过,与山脚的太阳相映成趣,画面很是迷人。

  那位船家虽然脾气暴躁,船却驶得很稳,加上河面凉风习习,把盛夏的暑气给清洗的干干净净,让船客们烦恼尽消,乐得个清爽。

  正所谓乐极生悲。

  就在这个时候,天色突然昏暗了下来。金黄色的太阳、洁白的月亮,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知藏身于何处。

  一大片浓浓的烟雾从河面冉冉升起,竟然把渡船给包裹了起来,一些怪异的叫声也开始从河底深处传上来。

  在前一刻还是风和日丽,景色怡人;转眼间就变成了浓雾弥漫,阴风阵阵。这种情况,不要说船上的乘客,就是常年在此处划船的船家也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最要命的是,渡船四周的浓雾中,开始出来了各种的牛头马面,虾兵蟹将,正在跃跃欲试,要冲进渡船里。

  虽然那些怪物看上去是由烟雾所组成,面目有些模糊,但此时此刻,谁也不敢走上前去触碰它们。

  乘客们已经被惊吓的大呼小叫,在船上乱串,甚至见船家都被吓的忘乎所以,渡船开始在河中央团团乱转,一幅摇摇欲坠的样子。

  屈继祖心里明白,这就是五阴使徒的幻象攻击,迫使人类自行崩溃。

  叹了一口气,屈继祖快步走到船边,纵身跳落河里。

  ......

  屈继祖并不是在使用水遁。

  事实上,他练习太乙遁术也才只有区区几天时间,刚刚学会了几个最简单的障眼法和李代桃僵之术,还不能算入门,更不要说去使用诸如“水遁术”和“地遁术”这些精妙复杂的太乙遁术了。

  如今屈继祖贸然跳落河中,只是不想连累那些无辜的乘客,以免牵扯到更多的因果而已。

  至于其他的问题,他还没来得及考虑,走一步算一步罢了。

  ......

  刚一跳落水里,屈继祖就知道,这回麻烦大了。

  他从小就在山里面长大,要说到在陆地上生存的本领,自信不会逊色于任何人。无论是设置陷阱,在远程使用弓箭,还是在近处与猛兽正面厮打,没有哪一样不精通。

  这也是他敢在黑风岭上与半兽人纠缠的缘故。

  可偏偏他不会水性。

  现在跳入水中,憋着一口气,沉又沉不下去,浮又浮不上水面来,四处都找不到任何的着力点。

  屈继祖开始慌了。

  因为他知道,五阴使徒可以幻化成各种各样的生物,无论实在高山还是平原,陆地还是海洋,它们都能够进退自如,不受障碍。

  而自己身在水中,甚至又可能等不到五阴使徒的出现,自己就已经被淹死了。

  ......

  “咣”的一下响起,屈继祖的头顶突然撞到了一处硬物。

  他强行睁开眼睛一看,平平的,黑乎乎的一片,象极了渡船的船底。

  屈继祖灵机一动,转过身去,用脚往船底用力一蹬,头朝下脚在上,整个人向着河底猛冲过去。

  淮河水流虽然喘急,水深也不过七八尺。“扑哧”一声,屈继祖坚硬的双手已经狠狠地插*进了河床里,还带出了一大片的浑浊之物。

  紧接着,他双眼紧闭,抽出一只手在河床上四下摸索,很快就摸到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

  屈继祖大喜,用双手抓住石头,翻过身来,脚踏河床,使劲一把将石头抱起,顺着地势高处迈步就走。

  他的想法很简单,在河床找一块硬物,站稳了身形,一步步走上岸去。

  ......

  才走了两步,屈继祖的前面突然出现一条大鱼,体积和他相差无几,张开森森大口,露出两排密麻麻的牙齿,当头就咬了下来。

  屈继祖正要侧身闪避,岂料在水中的速度要远远低于陆地上,大鱼的嘴巴已经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忙乱之中,小光运气在手,举起但石块就往大鱼的嘴巴塞去。

  “咔嚓”一下,石块竟然被大鱼咬了个缺口。

  大鱼吃痛,竟然掉过头来,用硕大的尾巴向屈继祖横扫过来。

  屈继祖一急,连忙曲膝扭腰,把大石块往后一挡。

  “蓬”的一声响起,小光的双手一阵麻痹,身形顺势向前扑了几步。

  “咦?”屈继祖突然感觉到,脚上踩着一件硬物,冰凉刺骨,像是精铁一般。

  这时候大鱼又追了上来,而在大鱼的旁边,隐约之间还有一条小鱼,似乎在指挥着大鱼的行动。

  虽然这条小鱼没有直接扑上前来,但是它身上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屈继祖知道,生死就在这一刻了。

  ......

  桃花谷的猎户们已经进入了相州城内,在一家简陋的客栈住了下来。

  已经到了晚饭的时候,猎户们就在客栈里点了几样简单的热菜和汤水,取出自己携带的干粮,开始吃晚饭了。

  此时猎户们已经回过神来,在饭桌上压低声音聊天,谈论着白天在黑风岭上遭遇到的种种怪事。

  那些传说中的半人半兽的怪物,他们都是第一次遇见,震撼是在所难免的。

  屈继祖孤身一人把半兽人引走,猎户们当然感激万分。但他们现在也无能为力,唯有暗自向老天爷祈祷。

  平时最爱说话的张老三并没有加入到猎户们的讨论当中。

  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那股黑烟在自己的头顶掠过,居然能够把自己给撞得失去知觉,当场昏死了过去。虽然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但依然头昏脑胀,精神十分的疲惫。

  听着其他的猎户们在窃窃私语,在恍惚之间,张老三又昏睡了过去。

  ......

  张老三发现自己到了河里,变身成一条小鱼,正在靠着一条大鱼在游动着。

  张老三水性十分了得,常在河中捕鱼,知道这种大鱼的名字叫做鲟龙,乃是河中的霸王,最是难缠。

  河底中居然站着一个人,正在与鲟龙搏斗,看上去形势并不落后。

  这个人太强了,居然胆敢在河里与鲟龙相斗。

  咦,这个人有点面熟,长得跟屈继祖好相似啊!

  不,他就是屈继祖。

  就在这个时候,张老三突然有一个念头,想冲过去把屈继祖吃掉。

  紧接着,小鱼突然加速,向着前方狠狠地冲过去。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