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二十一章: 无边苦海

更新时间:2015-10-30 19:00:40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040

张老三并不知道,他在梦中所见到一切,完全是真实的存在。

  他之所以能够在梦境之中看到半兽人在追捕屈继祖,原因在于那位强行夺舍的识阴使徒---也就是商心的身上。

  商心在之前已经跟踪到了转世之身的气息,也去了太行山桃花谷一趟,调查得清清楚楚,目标就藏身在这一支马队之中。

  而且商心还知道,转世之身协助桃花谷的猎户们打了很多猎物,按照惯例,转世之身就应该走在马队的最前面,享受路人的赞誉。

  从埋伏的现场观察,排在马队首位的人类极其张扬,还披着一身金钱豹皮,非常的惹人瞩目;最为重要的是,这张豹皮上的气息与魔莲子上存储的气息完全吻合。

  如此种种,此人肯定就是自己的目标。

  与此同时,商心也明白道,转世之身福缘深厚,必然拥有某些防范的手段,不可能轻易得手。

  于是乎,商心就对走在马队最前面的张老三发出了最强烈的夺舍攻击,务求一击即中,以免夜长梦多。

  当最初接触到张老三那硬邦邦的顶轮时,商心还以为是转世之身的特别防御之物,商心于是使出全身的功力,甚至调用自己的元阴来催动九幽之术,要强行闯入张老三头顶的百会穴当中。

  结果是,商心突然陷身于那一片由张老三的贪欲和嗔恨心所组成的无边无际的苦海当中,与张老三的宿世因果纠缠在一起。

  ......

  根据阐教的说法,凡人之所以难以悟道成仙,是因为自身在多世轮回之中累积下来的种种“业障”。而释教就把这种“业障”称之为“苦谛”。

  阐教和释教一致地认为:导致人类受苦的根源,在于他们的贪欲与嗔恨心。而贪嗔的根源是无明,也就是人类的愚昧和无知。

  换而言之,贪嗔痴这三种人类的劣根性,正是污染人类的光明心性,使人类变得庸俗堕落的罪魁祸首。

  由无明而生贪念,由贪念而生嗔恨,由贪嗔痴而衍生一切烦恼,再由烦恼而造业受苦,这就是人类业障的来源。

  而这一片经由累世积聚而成的业障之海,就是俗话中的“无边苦海”。

  依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二中的记载:“一切众生烦恼业障都不觉知,沉沦苦海,生死无穷。”

  因此,无论是阐教还是释教,其最基本的教义,就是劝人类修心养性,远离“贪嗔痴”,脱离无边的苦海。

  阐教功法的核心,就是“离苦得乐,逍遥自在”。而释教教义的根基,就是“苦集灭道,往生极乐”。

  ......

  很明显,苦海的力量恐怖而且难以想象的。

  要不是商心及时发现,再一次调动起自己宝贵的元阴之力,奋力挣脱出来。这位传说之中的九幽魔女就有可能沉沦于张老三的无边苦海当中,变成了张老三在六道之中辗转轮回的一部分因果。

  假如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这将是修真界最大的一个笑话了。

  虽然商心最后还是能够挣脱出去,但她已经在张老三的灵魂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而且这些烙印都是由商心的本命元阴所组成的。

  对于一个五阴使徒而言,元阴既是它赖以存在的依靠,也是它用来修炼进阶的根本所在。或者可以说,元阴就是五阴使徒的全部。

  虽然五阴使徒的元阴也是源于人类的贪嗔痴,它们在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但是,两者在生命形态上处于两种完全不同的层次上。

  做一个比喻,假如人类的贪嗔痴相当于化学中的碳,那么元阴就是金刚石,两者的关系也可以算是化学当中的同素异形体了。

  商心强行夺舍张老三的结果,不但使商心的部分元阴受到张老三自身业障的污染,令到商心受到本质上的伤害;而商心留在张老三灵魂之中的元阴,也使到张老三的顶轮受到极大的震动,让张老三在某种情缘之下,能够与商心的神识相通。

  简单来说,两人的因果孽缘已经从此结下,轻易解开不得。

  ......

  屈继祖在黑风岭的密林中与半兽人纠缠,不经意之间,竟然被驱赶到一处相对空旷开阳的地方,被半兽人团团围住。

  地面上的狼人、猿猴人、半人马,半空中鹰身人一拥而上,竟然活生生把他给扑倒在地面上。

  人确实已经被压倒在地面。可是当商心变回原形,要再次强行夺舍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扑了个空,所接触到的只是一片冰冷的地面。

  商心大吃一惊,连忙把半兽人喝开,往地面上一看,哪里还有屈继祖的踪影,只剩下一件外衣。

  商心拿起那件外衣一抖,一纸符箓飘然落下。

  商心伸出长手,在空中接过符箓一看,上面空空荡荡的,不但念力已经耗尽,连其中的笔画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太乙遁术,『李代桃僵』?

  见多识广的商心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一回事,从怀里掏出一颗水晶圆珠,运起慧眼,到处寻找屈继祖的气息所在。

  这颗圆珠子就是魔教先天至宝---水晶魔莲上的那一颗变色的魔莲子,里面蕴含了转世之身的气息。只要屈继祖进入道境,使用法术,这一颗魔灵子就会有所反应,显示出他所在的位置。

  可是商心查看了半天,那颗水晶圆珠居然没有丝毫动静。

  看来转世之身逃跑时并没有使用法力,而是单纯依靠肉身行走。

  既然是依靠肉身行走,那嗅觉敏锐的狼人不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吗?

  然而狼人的反应让让商心相当的沮丧,单凭那件衣服的气息,无论商心如何催动和敲打,狼人就是原地乱跳,找不到任何方向。

  目标显然已经远离了狼人的嗅觉感知范围。

  五行太乙遁术,果然名不虚传。

  无奈之下,有伤在身的九幽魔女唯有心有不甘地骂了几句,悻悻然驱赶着剩下的半兽人离开黑风岭。

  ......

  说起来,这还是屈继祖第一次使用太乙遁术。

  虽然之前在桃花谷之中曾经练习过几次,但那毕竟是在练习,与在对敌时的实际应用有着不少的差异。

  如今轻易骗过了九幽魔女和半兽人,他的心中也颇为得意。随后从另外一个方向下山,往淮河渡口奔去。

  屈继祖的目标依然是相州府。

  他还要从猎户处取回些盘缠银两,用以应付接下来的日子。另外相州是一座大成,那里修士的力量不会太弱,魔族的行动不至于明目张胆。

  ......

  淮水河的码头宽约一丈多,长约十余丈,整个石台和逐步漫落到河面的阶梯,全部用条石铺砌,坚固无比。

  在码头的石台上,盖了一个大型的凉亭,给往来的客商歇息;而在最低层的石阶处,还架出了好几个木制的长条型浮台,用来方便船只装卸货物,以及渡船客人的上落。

  这样的规模,在当地已算是个大型码头了。

  当屈继祖来到淮水河渡口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

  这是今天最后的一班渡船了。

  形势危急,无论如何也要尽快过河进入相州城,以免节外生枝。

  可是当屈继祖往身上一摸,马上呆住了。

  身上居然分文没有,拿什么去渡河?

  这个时候,船家在大声叫喊:“那位身背弓箭的年轻人,你是不是要渡河啊,是就赶快上船吧,我的船要开了。这可是最后一班船了。”

  屈继祖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上了渡船。

  ......

  “这位小哥,渡河每人两文钱。”船家向小光伸出了满是老茧的大手。

  “我今天身上没有带钱,要不我把弓箭先放在你船上抵押,明天拿钱来取。”屈继祖的嘴上嚅嚅地答道,整张脸已经红透了。

  “什么,你没钱?”,船家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骂道:“没钱来搭什么船,我又不是猎户,要你的弓箭有什么用。”

  屈继祖见船家动手来赶,只好恳求道:“船家,我有急事,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过河,你就高抬贵手,帮我一回,我绝不会欠你的船费。”

  “我呸”,那位船家用手推小光不动,火气更大了,往小光的身上啐了一口,跑到船舱边去,拿起一条木棍,对着小光猛喝道:“你下不下船,你再不下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看见船家如此野蛮,旁白有船客看不过眼,搭话道:“不就是两文钱吗,船家你又何苦这般咄咄逼人,我帮他付这两文钱行不行?”

  见有人开口,其余的船客也都纷纷说道:“就是嘛,人有三衰六旺,好汉也有落难的时候,你又何苦呢。”

  这本来是一件小事,没有想到那位船家的性情十分的暴躁,见整船的人都在指责他,一时落不下脸来,愤然对屈继祖说道:“我今天就是不做你的生意,除非你能拿出五两银子,要不你马上下船。”

  其他的船客见那船家如此的蛮横,一下呆住了,不敢再发言。

  整条船上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屈继祖。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