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十九章: 黑风岭

更新时间:2015-10-30 19:00:11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283

距离桃花谷一百多里远的一座山岭上,有十几骑马匹在缓慢地沿着山路前行,在马背上驮着各种的大包小包,还有十几笼活生生的小猕猴。

  这座山岭名叫黑风岭,这些骑马的正是桃花谷的猎户们。

  黑风岭虽然不算很高,地形却十分陡峭,再加上山路狭窄,很多地方也仅仅能容得下一匹马走。即便桃花村的猎户们对地形非常熟悉,也只能一步一步向前挪动。

  本来他们无需走这么远的路程。

  因为在桃花谷以南三十多里远处有一座小城池,里面也有一个集市。

  但问题是,那一个小集市的人流明显不够,外地的客商也不多见,猎物在那里一般很难卖得出个好价钱来。

  这一次屈继祖和猎户们打到的猎物异常珍贵,有两只成年的金钱豹,几支林麝,还有一些活物。

  这些东西拿到小城去,实在是太亏了。

  猎户们一商量,宁愿多走点路程,也要拿到百多里开外的相州城去卖。

  相州城可是一座有几十万人口的大城,同时也是方圆几百里地区的商务和物流中心。这批猎物拿到相州城去,起码能够卖出高几倍的价格。

  只要越过眼前这一座黑风岭,再渡过水流喘急的淮河,进入到相州城中去,就可以在市集中把辛辛苦苦打到的猎物兑换成白花花的银子,也就可以购买到很多的生活所需用品回家。

  想到这里,桃花谷的猎户们不禁加快了步伐。

  ......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猎户叫做张老三。

  按照往常的规矩,只有狩猎成绩最好的猎户才能走前面,这是一种荣誉。

  也就是说,这个位置原本是属于屈继祖的。

  可屈继祖被父亲屈继祖严格教育多年,恪守中庸之道,说什么也不肯走在最前面去。

  结果是,这一份荣誉被村里最为贪玩的张老三给抢占了。

  张老三年纪比屈继祖还小,尚处于调皮捣蛋的年龄。如今他居然把一身金钱豹的豹皮披挂在身上,从远处看,倒也是威风十足,还引起了不少途人驻足观看。

  太行山上很少有老虎出没。于是乎,外形相似的金钱豹就取代了老虎的位置,成为了太行山里的兽中之王。

  与老虎相比,山豹的身形较小,力量也没那么大,但行动的敏捷性却高出了不少,甚至比起老虎更加的难缠,因此极难抓捕。

  桃花谷的猎户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狩猎到金钱豹了,这回屈继祖一打就是两只成年的,还顺带活捉了几只小豹崽子。这些豹崽子不但给桃花村增添了许多名声,还能给村里带来丰厚的收入

  要知道,活的金钱豹小崽子是可以用来驯养的,假如卖给修真门派或者是一些大户人家,价格比成年的金钱豹要高多了。

  ......

  越过了顶峰,众猎户们正竭力催赶马匹往山下走去。

  上山容易下山难。

  猎户们愈加的小心前行,马鬃毛和尾巴在被山风吹得纷纷乱乱的,马蹄胡乱地击打在地面上,毫无节奏可言。

  屈继祖骑在队伍的末尾,这是他主动要求的位置。

  这里位于东部大陆深处,应该没有半兽人才对。但不知什么原因,自从昨晚开始,屈继祖的心情就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一种无形的压力狠狠地压在心上。

  当时他在定境中,手握虚云道人留给他的玉戒子,揣摩着里面的五行术法。

  突然间,一道令人心愦的神时从远方扫过,让屈继祖顿时感到全身一片冰冷,虚汗直冒。

  要不是前几天在石门村曾经见到过魔教的修士,有了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屈继祖可能当时就崩溃了。

  虽然屈继祖马上收功,从定境中脱身而出,但心中始终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于是乎,每过一阵子,屈继祖都会不自觉地回过头去看上一眼。

  虽然天空中空荡荡的,没有半点乌云;但是黑风岭上密林丛丛,就算藏上几支半兽人队伍也毫不困难。

  ......

  桃花村一行已经落到了半山腰,再过半个时辰,就可以下到山脚的平原地带;不但是山路越来越好走,甚至连前方淮水河的渡口都已经隐约可见。

  猎户们全都松了一口气,荤段子和笑声又重新出现在这支大老爷们的队伍中---

  “有一个断了一条腿的猎户,从外乡买来一个媳妇。

  在洞房的当晚,猎户决定把他断腿的事实告诉他的新婚媳妇。

  两人拜过堂,喝了合卺酒,熄灯上床以后,猎户就说了:“待会儿有一件教你吃惊的事,请你不要害怕。”

  说完就拖着媳妇的手,引到自己拆掉假肢的大腿上。

  媳妇犹豫了半天,说话了:“啊!天…天啊!这的确让我大吃一惊,不过……我想我大概受得了……来吧!”

  断腿猎户因为新婚之夜折腾过盛,第二天晚了起床。

  起床后听到自家后院一阵打斗声,断腿猎户以为家里来了小偷,吓了一跳,抄起一把短刀就往后院走去。

  岂料一到后院,竟然看见自家养的一头公牛正在暴打邻家的一只猴子。

  猎户连忙发问:“你这样打猴子干嘛?”

  公牛答道:“这个狗日的早晨学着人的样子提个水桶来挤我老婆的奶。”

  ......

  正当这帮猎户们边走边说边笑,自得其乐的时候,天上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嘶叫声,一个黑点骤然从天而降。

  黑点越来越大,声音也愈发的刺耳起来。

  桃花谷的猎户们抬头朝天一看:这个从天而降的黑点人头鹰身,两只带钩的爪子冷光历历,矫健的鹰身上居然是一个人的脑袋,眼睛中闪烁出凶狠的光芒。

  天呐,这一个黑点居然是传说之中的鹰身人,而且它的坠落的方向居然就是猎户们所在的半山腰处。

  猎户们吓得正要下马,往边上躲避开去。“

  只可惜那鹰身人下坠的速度太快了,一眨眼的时间,已经到了队伍前打扮得最风的张老三的头顶,猛然抓去。

  说时迟那时快,在众猎户的惊呼声中,一支长箭及时出现,竟然从鹰身人那短短的的脖子中洞穿而过,还顺势把鹰身人推开了几分。

  原来是屈继祖在后面出手了。

  屈继祖被遁到太行山时,本来是手无寸铁的,后来用猎物跟猎户们换来了弓箭和朴刀,如今正好用得上。

  鹰身人惨叫一声,跌落在张老三的马前,还扬起了好些羽毛,在张老三前面纷纷往下飘落。

  这里已经是东部大陆的中心地域,极少有半兽人出现,所以张老三也不害怕,居然在空中随手抓住几根羽毛,放在手中观看。

  对于那些羽毛,屈继祖最初并不为意。

  但是张老三伸手去抓羽毛的时候,屈继祖牟然想起了以前父亲的教诲,连忙大喝道:

  “快些把羽毛扔掉。”

  可惜太迟了,羽毛中突然飘出几缕烟雾,倏然往张老三的眼、耳、鼻、舌、以及头顶百会穴处闯进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张老三在马背上晃了几下,轰然跌落马上,昏死过去。

  事情变化得太快了,众猎户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想走过去看看,一股黑烟从张老三的头顶处挣扎着出来,一把尖锐得声音在半空中炸响:

  “为什么会是个凡人?”

  ......

  『破瓦中久法』是魔教的核心修炼功法。

  其实『破瓦』之法并非魔教所独有,无论是阐教、释教、光明教还是苦行宗,都有一些与『破瓦』相关的法门。

  只不过,包括四大教派在内的这些人类所使用的『破瓦』法门,全都是通过修学气脉以及明点观想来修证的。

  这些『破瓦』的法门虽然也需要灌顶传承以及历代上师的加持,但总体而言,这依然是属于自我修证的法门,以提升自身的灵性来打来与天地之间的沟通。

  这些『破瓦』法门对于开顶轮有殊胜之处,对于往生的助益也极大。

  相对于人类的『破瓦』之法,魔教的『破瓦中久法』走的是截然相反的道路。

  它是依靠施术者的强大的神识力量,强行闯入他人的识海,摧毁他人的灵魂,从而达到夺舍的目的。

  但问题是,当东致神王被卍劫之轮封印了之后,『破瓦中久法』失去了上师的加持,再也不能够去夺舍凡人,只能够夺舍百会穴已经打通的人类修士。

  所谓的凡人,因为累世的因果纠缠或者各种各样的孽障业债,他们的顶轮或者百会穴被已经被堵塞得死死的,如同铁板一块,极难解开。

  如果魔教的五阴使徒强行闯入夺舍,就会陷入到那名凡人无穷无尽的因果纠缠当中。

  结果往往是,夺舍不成,反而会惹来了诸多的红尘孽缘。

  ......

  那名五阴使徒想要夺舍张老三不成,结结实实吃了个大亏,恼羞成怒之下,突然发起了一声尖叫。

  转眼之间,周围的草丛中窸窣作响,几十条影子突然出现。

  它们还没有走近来,猎户们胯下的战马已经口吐白沫,被吓得瘫倒在地面。

  排在马队末端的小光看得清清楚楚,包括狼人、半人马、猿猴人在内的几支半兽人小队同时在附近出现。

  屈继祖也不说话,口中发出一声长啸,返身就往黑风山的山顶跑去。

  那名五阴使徒被屈继祖的啸声所吸引,又发现屈继祖的动作极为敏捷,异于常人,立刻尖叫一声,呼唤所有的半兽人,往小光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些长得千奇百怪的半兽人的突然出现,桃花谷的猎户们吓得几乎动弹不得,目睹着半兽人一窝蜂的离去。

  半响,猎户们才反应过来,赶紧收拾好东西,死命往山下狂奔。

  实在是太恐怖了,这个屈继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惹来这些怪物。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