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十七章: 商心 (中)

更新时间:2015-10-30 18:59:36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070

在东部大陆的诸多门派当中,易算派是最为独特的一个派系。

  这个门派的弟子不去追求力量,不贪慕神通,甚至不要求个人身心的解脱。他们所追求是通过“算术”来揭示世界的本质,以及各种事物的运行规律。

  易算派的规模很小,每一代的传人也不多,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知名度。

  假如某个门派能够请到一位易算派的弟子作为客卿,这个门派将会得到迅猛的发展,乃至一日千里。

  预知未来的诱惑性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有些门派会使出种种的手段来威胁。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魔教的身影。

  结果是,易算派的传人极少露面,彷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

  ......

  小玉的说法完全正确,焦仲仁不但是易算派的入室弟子,而且还是易算神师焦延寿的嫡孙,地位超然。

  可惜的是,焦仲仁后来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被赶出山门。

  本来根据易算派的门规,焦种仁应该被搜魂夺识,抹去相关的记忆。只不过施法的长老曾经受过焦延寿的大恩,无法下手,便使用了一招偷梁换柱的计策,让焦仲仁逃过一劫。

  焦仲仁逃到这个偏僻的小城市来,本意是要躲避开修真界的种种恩怨纠缠,过一些”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红尘富贵日子,岂料今天被小玉三言两语就识破了。

  本来身份被识破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焦仲仁这些年来偏安一隅,极少露面,也没有犯错。即便是宗门或者有仇家找上们来,见到此情此景,大概也不会有过多的为难之处。

  我都已经躲到红尘之中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但是,小玉所提出的问题,让焦仲仁无比的惊慌。

  对于传说之中的转世之身,知道和关心的门派为数不多,四大门派当然包括在内。而最关心和最紧张此事的,莫过于全人类的共同敌人---魔教。

  也就是说,小玉很有可能是魔教中人。

  想到这里,焦仲仁脸色刷白,毛骨悚然,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焦仲仁满脸的惊恐,小玉轻蔑地笑了,朱唇轻启,说道:“只不过是要老爷帮我卜算一个人的下落而已,又有什么好怕的嘛。”

  焦仲仁像是堕落冰窟一般,牙齿在不断地颤抖,但他心神依然清醒,咬着牙关对小玉说道:

  “此事宁死不从!”

  魔教与人类势不两立,这是每个人类修士进山门拜师时要学习的第一条规矩。焦仲仁虽然有种种不堪,但到了关键的时候,依然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也算是条汉子,对得起宗门,对得起父母。

  看见焦仲仁如此硬气,小玉虽然有一些诧异,但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只见她妙手频施,很快就点起了小仲仁,然后张开樱桃小嘴,轻轻一吸。

  阴魔九式之七:『兔吮毫』

  只一瞬间,焦仲仁已经堕落到无边的欲海之中,再也逃脱不出了。

  本来焦种仁也是一个堂堂的易算大师,好歹应该有些自保之术,不至于轻易就被小玉所击倒。

  只是他原先就对小玉有心魔,结果被人乘机而入,先是耗尽了元阳,再被阴魔九式击倒,这也是一段孽缘。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焦仲仁的书房内很轻盈地走出一个绝色女子,身材相貌乃至装扮都与小玉截然不同。

  虽然没有人认识她,也没有人曾经见过她,更不知道她是怎样进来的。但不知什么原因,焦仲仁家中的所有人都不敢走上前去阻拦或者盘问,而是任由她飘然走出家门。

  只有一个负责打扫的老婆子离她最近,听到她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太行山这么大,可不太容易找。”

  又过了两个时辰,当小童去叫焦仲仁吃晚饭的时候,方才发现,焦仲仁一丝不挂地躺在长案上,脸上七窍流血,全身无肉,整一个皮包骨的模样,几乎成了一个人干。死得非常凄惨。

  ......

  在魔域之中,只有两座高峰能够穿越厚厚的云层,看到外面的天空。

  厄尔布鲁士峰就是其中之一。

  这一座孤峰高耸入云,海拔极高。站在它的最高处,能够看见蔚蓝的天空,以及那一颗红彤彤的太阳,景色与魔域中的其他地方截然不同。

  厄尔布鲁士峰的巅峰上,现在正站着一位黑袍人,向远处眺望。

  这位黑袍人的颧骨粗大,鹰钩鼻,两耳垂肩,一双深邃的赤红色眼睛流转着智慧的光芒。

  他竟然是魔教的智者波旬先生。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座孤峰成了波旬先生最为喜欢的地方。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又或者面对一些重要的抉择,波旬先生都喜欢到这里来站一站,理清一下自己的思绪。

  与平时有些不同,这一回波旬先生站在孤峰之上,貌似平静,双手却紧紧地握在一起,不停地揉动着。

  很明显,波旬先生似乎在等待着一些什么。

  忽然间,波旬先生胸前的玉佩发出一阵阵的震动。

  波旬先生大喜,连忙掏出玉佩,口中念动真言,把手往玉佩中一指,喝一声:“开”。

  一道白光从玉佩中射出,打在半空形成一条光柱。光柱里头出现了一个绝色女子,赫然就是刚刚从焦仲仁家里走出来的那一位。

  波旬智者看见光柱中的女子完好无缺,放下心来,问道:

  “商心,焦仲仁的事情办得如何?”

  难怪易算大师焦仲仁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这位女子竟然是波旬智者的女儿,魔教中赫赫有名的九幽魔女---商心。

  ......

  无论是阐教还是释教,都一致认为:在道童或者罗汉这个境界中,最为危险的一处地方就是“背阴山”。

  而“背阴山”在阐教的丹道学当中还有另外两个名字,分别叫做“虚危穴”或者是“虚危山”。

  这里是一片纯阴无阳之地,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岭不行客,洞不纳云,涧不流水,乃是传说中的“幽地”。

  而在背阴山的后面,也就是五阴最为炽盛的地方,就是传说中的九幽十八狱:吊筋、幽枉、火坑、酆都、拔舌、剥皮、磨捱、碓捣、车崩、寒冰、脱壳、抽肠、油锅、黑暗、刀山、血地、阿鼻、秤杆等等。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头衔:魔教的培训学校。

  商心就是这所恶魔培训学校的一级荣誉毕业生。没有毕业之前,她就已经在背阴山中闯出了赫赫威名。

  近些年来,随着商心在人类的各个大陆中行走,劣迹斑斑,导致九幽魔女的这个外号,不但在魔教之中越传越盛,甚至散播到人类社会当中,成为人类修士的一个重点研究和打击的对象。

  ......

  听到波旬智者的问话,商心很随意地笑了一笑,回答道:“那焦仲仁不堪一击,一下子被我拖入无边欲海当中,帮我算出了转世之身的下落。但是当我想进一步盘问他易算派的其他资料的时候,居然触发了埋藏在第六识之中的禁制,不但他自己魂飞魄散,也连累我损失了几道神识。”

  “唉,可惜了”,波旬智者叹息了一句,接过话题说道:

  “在人类大陆的各个教派当中,我唯一看不透就是这个易算派。他们比光明教的先知还要厉害,当年神王大人之所以被困,起因就是他们的神算师太昊。这次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被赶出山门的易算大师,最终还是死于他们所预先设好的禁制之中,所以你虽然得到转世之身的下落,任务完成得不能算完美。”

  商心听到波旬智者的解释,方才明白过来,连带愧色地问道:“是女儿的失算,当时还真忘了这一点,只不过那些易算师真的很难找吗?”

  “确实很难啊。”波旬智者仰头望着蔚蓝色的天空,说道:“传说之中,当年易算神师太昊用燃烧生命的方法来卜算出神王大人的所在。他在临终前一刻留下遗言,所有门人在一个甲子内均不准下山……易算派宗门所在的空间神秘莫测,假如他们不下山,不要说我们,就是与他们关系最好的阐教也是束手无策。”

  沉默了一会儿,商心问道:“父亲大人,那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们要通知其他几位魔王大人去桃花山吗?”

  “不、不、不”,波旬智者接连说了几个不字,摇头解释道:“上次在石门村一战,虽然杀死了两位至人,两位元人,还重伤了一位真人,但我们的损失也不少。如今阐教已经有所防备,再往东部大陆用兵就不划算了,我们的力量应该用于最为脆弱的南部大陆。所以,追捕转世之身的任务就要你来完成了。”

  见商心低头不语,波旬智者追问了一句:“转世之身觉醒不久,还只是区区的一名小道童,你总不会怕了吧?”

  商心抬起头来,非常认真地问道:“父亲大人,女儿什么时候退缩过?只是女儿觉得,玛门和萨麦尔他们两位混沌魔王都不能够完成的任务,突然要女儿单独一人去完成,岂不是有些儿戏?”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