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十一章: 太乙遁术

更新时间:2015-10-30 18:57:44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226

不单单是青城派的大长老,屈继祖和德仁子也被摄进了菩提真人的结界当中。

  看着四周无边无际的花草海洋,看着跪在旁边的青城派大长老,再看看身边的德仁子,以及对面两位鹤发童颜,样子虽然陌生,但态度极之和蔼的道长,屈继祖紧绷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

  这个世界毕竟还是有人出来主持正义的。

  这时候,位居左首的那一位道人说话了:“我是峨眉山的菩提子,旁边这位是虚云道人。我们奉了阐教悟真子掌门的旨意,前来相助。可惜来晚了,还无端葬送了好些人命,真是天意弄人,你也莫要太过悲哀。”

  这句话一出,屈继祖的眼泪就象是缺堤的洪水,汹涌而出。

  今天晚上损失的又岂止是人命。

  屈继祖生于斯长于斯,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的人情世故,又有哪一样是他能够轻易割舍的呢?

  ......

  等屈继祖稍为平复下来,也不见菩提真人有什么动作,德仁子和孙不一两人同时消失不见了。

  屈继祖刚刚想开口,旁边的虚云道人突然问道:“你是哪一位的大宗师的转世之身?”

  屈继祖沉默了一会,答道:“在顶轮打来的时候,我确实看见到许多的景象。五位大宗师为了人类舍身兵解,结成卍劫之轮,气息交融在一起,难以分开。我只能这样说,在我踏入道人境界,勘破虚幻真妄之前,我只是原来的屈继祖,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这样的回答,显然出乎两位道人的意料之外。

  “你的意思是,在勘破虚幻真妄、凝聚金丹之前,你自己都不能够确定自己是谁?”

  对于虚云道人的这个问题,屈继祖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点一点头。

  实际上,当屈继祖证悟到宿命通的时候,就已经估计到有人会提出这个问题。

  在定境中看见冉定光在前世所遭受到的一些不平等待遇后,屈继祖并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过早被确定。

  当然,屈继祖的这种说法也不算说谎。

  众所周知,勘破虚幻真妄之前,在定境中的所见所闻,都只是一种可能的存在。

  “那么,在初窥宿命之后,你对真我本心发的是什么誓愿?”菩提真人换了一个问题。

  ......

  世人都知道修行重要,但有一点往往被忽略,那就是“行愿”。

  “行愿”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发心”。

  在《青龙疏钞》中有这样的说法:由行与愿互相依持,此二俱修,不偏起故。

  《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疏》中的说法是︰“一切行者施等诸行,一切愿者广大愿故,此二相资,起必俱故。普皆修习者,由无缚着解脱自在,无量行愿皆修习矣。”

  行愿是漫长修行之路的目标,是遭遇障碍时的指南针,更是证道的最根本的种子。

  菩提真人的这个问题,就是要探究屈继祖的真我本心究竟是什么?

  ......

  对于菩提真人的问题,屈继祖不加思索,脱口而出:“尽我所能,消灭魔教,打破魔教黑暗天幕,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只要我有一口气,就点一盏灯,照亮这个天下。”

  “有一口气,就点一盏灯,此言大善!”菩提真人抚掌笑道:“等你证道之时,我就可以称你为燃灯道人了。”

  虚云道人在旁边一头雾水,有些不明就里。

  菩提真人见状,招手让虚云道人附耳过来,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虚云道人听完,连连点头,双眼在屈继祖的身上扫个不停。

  菩提真人法力通天,心思慎密,仅仅从屈继祖的几句誓言,也已经断定出个大概。

  菩提真人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心血来潮,捏指一算,摇头叹息了一句:“玉虚宫的道友们怎么还未到?”然后右手一挥,把屈继祖和虚云道人从他的花草世界中送了出去。

  ......

  当屈继祖重新出现在石门村祠堂的时候,马上被周围的情况吓了一跳。

  石门村的天空漆黑一片,反倒是哨塔上的熊熊烈焰,映照出半空中那些浓厚的乌云。

  月亮和星星都被乌云给遮盖住了,剩下的只有沉重的压抑。

  青城派的孙不一、易居道人、和几名道童一起,结成了一个大阵,对天仰望,如临大敌。

  连虚云道人和德仁子两位也都屏息静心,随时准备有所动作。

  看样子,这里似乎已经被包围禁锢起来,轻易脱身不得。

  屈继祖正要向德仁子提问,一把虚无飘渺的声音已经在半空中响起:“好纯正的气息啊,莫非果真是神王大人让我们寻找了几十年的转世之身?”

  伴随着这一把奇特的声音,厚重的乌云中分离出一小块来,凝结成一张大手的模样,向着祠堂当头罩下。

  虚云道人见状,大声喝道:“这只是五阴使徒的试探,青城派的道友请先出手。”

  紧接着,六位道童收到易居道人的命令,一齐祭起腰间宝剑,组成一个简易的剑阵,往乌云大手刺去。

  剑阵的来势虽然凶猛,刺入乌云大手中却没有半点的受力之处,反惹来了阵阵的笑声:“居然想用剑来破我的乌云大手,你们究竟是那一个门派的弟子,怎么比狼人还蠢?哈、哈、哈。”

  天空中的笑声还没有停息下来,六位道童的手形一起变换,捏了一个剑诀,大声吟唱道:“吾奉天尊令,碎开酆都门,如意斩。”

  与此同时,在半空中的六把飞剑,结成了一个飞轮状,连续发出几轮金光,竟然一下子把大手与天上的乌云给分断成两截。

  大手失去了与天上乌云的联系,成了无根之水,化成阵阵的烟雾,消失于半空;半空中的乌云现出几抹鲜红,连笑声也变成了惨叫声。

  “啊…青城派的九幽如意斩?我要吃掉你们魂魄。”

  那朵受伤的乌云象发了狂似的,一边发出吱吱吱吱的尖叫声,一边往土地庙的方向死命冲过来。

  易居道人在土地庙里已经等候多时,只见他祭起一个皮囊,口中大声念道:“无强无昧,无妄无溺,诸魔恶趣,无所遁形,急急如太乙天尊律令敕。收!”

  咒语才刚刚念完,皮囊中产生无穷的吸力,竟然把整朵乌云全部收入其中,然后缩小成一个小布囊,掉落到易居道人的手中。

  太乙遁术:『天风遁』

  对付一个小小的识阴魔头,本来易居道人无需这般大张旗鼓。只不过有高手在场,加上之前流云和孙不一道人的种种不堪,让几位青城派的修士感到脸上无光,如今易居道人全力出手,也是要为青城派争回些颜脸。

  ......

  “咦,这里居然还有至人境的修士驻防?看来转世之身必定在此处无疑了。”

  半空中之中的灰色云团急速地转换这,竟然变成一个巨大无比的火环,降落在地面上,围绕着祠堂燃烧了起来,还散发出妖艳的蓝色光焰。

  “心魔火环!”

  易居道人看到火环的出现,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

  总体上来说,魔教的法术是以幻术为主。尤其是初级的五阴使徒,除了强行夺舍之外,他们的攻击手段是让对手产生各种的幻觉,出现各种情绪上的影响,乃至走火入魔。它们不能够发出具有物理伤害性质的法术,比如火烧水淹土埋等等五行法术。

  所以,只要人类的修士紧紧守护住自己的本心,不受外界的种种诱惑和干扰,不被他们近身接触,五阴使徒并没有太大的攻击性。

  正因为这样,五阴使徒的身旁一般都会有各种半兽人的出现,以此来弥补它们物理攻击能力薄弱的缺陷。

  但是,一旦五阴使徒晋升到了魔王的境界,它们就会打破这一种限制,可以修炼各种带有物理攻击能力的法术,再加上它们天生所拥有的致幻和夺舍的能力,与同等级的人类修士相比,魔王还是能占到一些优势。

  而『心魔火环』就是魔王最喜欢用的一种群体攻击性的法术。

  只要被圈中,在『心魔火环』的范围内,只要是生物,无论人畜,都会从心里燃烧起不同程度的魔火,使人混乱不堪,神志不清,最后于天地之间。

  ......

  对于从天而降的『心魔火环』,易居道人没有出手还击,只是发出一片清光,笼罩住祠堂内的小片范围,然后向虚云道人和德仁子的方向望了一眼。

  他的意思很简单:对上魔王我没有太大的把握,还是你们来吧。

  虚云道人与德仁子相对一笑,从腰间抽出一把乌黑透亮的长剑,就地按照九宫八卦的方位走了起来。

  屈继祖眼前一亮,这可是阐教的秘传密术---踏罡步斗之法,是引导天地间灵气的一种奇妙法门。虚云道人就在他的跟前施法,无遮无挡,分明是起了授艺的念头。

  屈继祖一阵狂喜,目不转睛地看着虚云道人,生怕有所遗漏。

  虚云道人随着身形和脚步在动,左手飞快地转换着,接连捏转了包括“水诀”、“太乙仙师诀”和“灵官诀”在内的三大手诀。

  紧接着,虚云道人手持乌黑长剑在半空中画了几道长长的符箓。口中吟唱道:“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太乙清灵,覆映吾身,随我所应,应无不可,太乙真人急急如纪令”

  吟唱完毕,虚云道人把长剑往天空中一挑,猛喝一声:“疾。”

  同一瞬间,一条巨大的水龙从祠堂角落的一口水井处升腾而起,张牙舞爪一番,傲然向『心魔火环』扑过去。

  太乙遁术之:『太乙水遁正法』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