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十章: 一花一世界

更新时间:2015-10-30 21:00:27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139

石门村的祠堂里,再一次沉寂了下来。

  屈继祖流着眼泪,把父亲和承光伯父的尸体整理好,草草安葬了事。

  时逢乱世,也只能大致如此了。

  其余众人,象看怪物一样看着屈继祖,但没有一个人擅自离开。

  青城派的诸人当然不敢离开。

  流云在青城派中的身份特殊,再加上是这次联军运输任务的负责人。他的突然死亡,已经不单单是青城派自己的事情了,其他的同门都不敢拿主意,包括了易居道人。

  德仁子也不愿走。

  这件事情,于情于理,屈继祖都没有错。

  但流云的死亡,让事情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假如他不留下来主持公道,屈继祖的后果不堪设想。

  德仁子实在不忍心让屈继祖无端受苦,甚至失去生命。

  ......

  作为青城派的核心成员,流云自有本命元神玉牌留在门派当中。

  毫无疑问,他的死亡,门派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并做出相关的对策。

  因此,众人都在石门村的祠堂中相互僵持对峙着,等待着后续的发展。

  不多久,流云尸体旁白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阵晃动。

  晃动过后,一个黄袍老道人凭空走了出来。他就是流云的父亲,青城派的大长老孙不一。

  孙不一往四周粗略地打量了一圈,然后迈步走到流云尸体的旁边,蹲坐在地面上,用双手抚摸着流云的脸庞,端详了好一会儿,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

  青城派的诸人见到黄袍老道,急忙走过来稽首行礼道:“见过大长老。”

  ......

  大长老的哭声稍有停顿,便站起身来,愤然挥手甩给了易居道人一个大耳光,厉声喝道:“到底是谁杀了我儿,你为什么不出手相助?”

  易居道人当众挨打,羞得满脸通红,用手往屈继祖的方向一指,说道:“就是此人,只不过…”

  易居道人话说得慢,大长老痛失爱子,正是伤心欲绝之际,不由分说,转身举起拂尘对着屈继祖就打。

  不愧是青城派的大长老,拂尘过后,半空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片透明的小刀片,向着屈继祖当头罩去。

  群体攻击法术:『风刃术』

  因为『风刃术』攻击的范围较大,一般都是在群殴或者多人斗法时方才使用,如今大长老使出这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把屈继祖给碎尸万段。

  ......

  屈继祖刚刚经过了一场战斗,身体和灵魂又再发生了一些变化。在草草埋葬了父亲和承光伯父之后,留在原地、慢慢体会其中的奇幻之处,没想到会再一次遭受到修士的攻击。

  这一次出手的可不是道童境的流云,而是他老爸,资深至人境的青城派大长老。

  无数的透明刀刃漫天飞来,仿佛是具有灵性的一般,把屈继祖四周的所有的空间给封锁得严严实实,完全没有留下半点躲避的地方。

  德仁子正要出手阻拦,忽然在头脑中收到一个信息,便罢手不理了。

  面对着越逼越近的刀刃网,屈继祖突然回想起刚刚在镜子里面的种种神奇经历。

  假如能够回到镜子的世界里面,会不会有一线生机?

  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来,在一阵迷糊之后,屈继祖竟然发现自己真的又重新回到了镜子里面的虚幻世界,一种轻松自如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

  ......

  与外面的现实世界相比,镜子里面的虚幻世界显得有些昏暗,光线景物也有些扭曲,最重要的还是那一种自由自在、随心所欲、没有拘束的感觉。

  虽然还不知到原因,但屈继祖的直觉认为,这两个世界应该是相通的。

  只是现在的屈继祖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青城派大长老的攻击已经逼近眉睫了。

  甫一进来,屈继祖就发现,风刃网的前进速度突然变慢了许多,每一片透明刀刃的脉络结构,运行轨迹,清清楚楚地展示在小光的面前。

  虽然如此,但风刃网的力量太猛了,屈继祖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抵挡得住,唯有尽快想办法躲避过去。

  这时候,突然有一把慈祥的声音在屈继祖的脑海中响起:“仔细看着这些风刃,风刃在八卦中是巽,纳甲为辛,五行属金。根据五行生克的道理,你既可以用火属性的法术,把它克制;也可以用闪电术,把攻势化解。”

  虽然形势已经万分危急,但不知为什么,一听到这把声音,屈继祖的心神大定,好奇地问道:“用克制之术的结果会怎么样,用化解之术又会有什么不同?”

  那把声音再次响起,答道:“用火克金的术法,两两相抵,金火化之无形;用闪电化解之术,雷风相薄,金生丽水,你还可以泼湿他一身。”

  “好,我就要淋湿他,但这闪电术怎么弄?”屈继祖童心大发,连连追问道。

  “达摩西来无一物,全凭心意用功夫。你未曾听说过吗?”

  ......

  这一句提醒,让屈继祖牟然想起,某次在山上遇到的雷电场景。

  当时正是狂风暴雨之际,雷电交加;诺大的闪电径直劈在地面上,接连不断,一颗颗的大树相继被劈焦。

  神奇的是,这一幕刚刚在屈继祖的脑海中重现,同样的事情几乎原封不动地在现实中再次发生: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厚厚的云层压迫下来,半空中不停地传来闷雷的滚动,“隆咣”的几声巨响,云层中炸出几道粗壮的闪电,径直扎进那一片刀刃网中,把大长老发出的风刃术搞得七零八落。

  转眼之间,原先锋利无比,杀气腾腾的刀刃网群,竟然消被融成了一大团的水雾,倒过头来冲向大长老,把他给泼得衣衫尽湿,狼狈不堪。

  ......

  骤然痛失爱子,本来就已经让大长老有些情绪失控,如今被大团清水当头淋下,反倒清醒了几分。

  怎么可能,我居然输给一个乳臭味干的毛头小子?

  大长老惊疑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感觉和平常是有些不同,但是不同在哪里,一时又说不上来。

  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大长老看见易居道人在旁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便走上前几步,要把易居道人拉过来问一问。

  怪事发生了,大长老明明感觉到自己已经拍到了易居道人的肩膀,可是手上还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摸不着。

  大长老一惊,再回头看时,四下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虽然对面的屈继祖还站在原地,但是他身后的那堵墙,祠堂内的其他建筑,包括正在围观的人群,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青青的草地,漫山遍野的花丛,五彩缤纷的蝴蝶,远处还有一条瀑布。

  淡淡的花香、潺潺的水声,阵阵柔和的清风…

  这一切,完全就是一幅人间的仙境。

  大长老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清晰地感受到一阵疼痛的感觉。大长老再使劲往地面踏去,嫩绿的小草被无情地踩断;可是当大长老一抬脚,小草倔强地抬起头来,似乎在嘲笑大长老的无能。

  大长老当然清楚自己那一脚的威力,不要说小草,就是大蟒蛇挨了这一脚,恐怕也会截骨断筋。

  但如今这一脚,不但不能够在松软的地面上留下任何痕迹,甚至连一棵小草都奈何不得。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真人结界!您到底是哪一位真人?”

  大长老这一回真是害怕了,浑身发抖,连话都说得哆哆嗦嗦的。

  ......

  作为道人境界的终极果位,真人比至人和元人多证得一种神通---漏尽通。

  在证得漏尽通的过程中,观世音菩萨的经验最为典型---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

  这种漏尽神通之力,或者说金丹大圆满的结果,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的诞生。

  对于这一个全新的世界,阐教把它称之为“结界”,释教则命名为“佛国”,而光明教就把它叫做“领域”。

  在“结界”之内,施术者有着无上的威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到了这个层次,比较的已经不是力量,而是境界、以及对法则的领悟程度。

  ......

  “孙不一,连我都认不出来,和你的不二师弟相比,你相差太远了。”

  刚刚和屈继祖说话的那把声音,在花草世界的上空回荡着。

  大长老俗姓孙,“不一”是他的法号。

  这些年随着青城派的愈加兴旺,大长老养尊处优,所有人都对他尊敬有加,连掌门不二道人也是如此。

  说实话,已经很多年没人敢叫他的俗家姓名了,甚至连“不一”这个法号要避讳,只能叫他大长老。

  现在突然有人叫他孙不一,倒是让大长老回想起很多的往事。

  大长老想了好一阵子,弱弱地问道:“你是菩提真人?”

  天空中传来一阵叹息:“你这些年的心境不进反退,就是为了这个宝贝儿子。可惜啊,你的溺爱和纵容,把他惯成了专横暴戾、阴毒残忍的性格。对于他的死亡,你自己才是罪魁祸首,明白吗?”

  大长老匍匐在草地上,只是一昧痛哭,低头不语。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