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四章:青城派

更新时间:2015-10-30 18:56:20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133

承光伯父没有说谎,确实有修士在外面关注到石门村这里的情况,而且还不止一个。

  石门村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它的位置并不偏僻,在村南面七八里远就有一条东西向的运输干线。

  今天晚上,刚好有一支大型的马队途径此处。

  这支马队隶属于四川郡第一大门派---青城派。他们正在日夜兼程,赶运送物资到横断山脉的人类防线去。

  看见石门村的方向有烽火点燃,有几名修士勒停马,一边观看一边交互意见。

  “流云师兄,北面有烽火点燃,肯定是有半兽人前去扰那里的村落,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一位大个子道童用手指着北方,小心翼翼地询问身边一位穿着光鲜道袍的年轻人。

  这位年轻人的法号叫做“流云”,是青城派大长老的独生儿子。

  流云天资聪敏,福缘深厚,今年才十八岁,就已经修通了全身气脉,开始进火取药,凝聚金丹,离开道人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遥,法力通玄;再加上大长老的全力扶持,成为门派中的重点培养对象,在隐隐约约之间,已经有了继承下一代掌门的呼声。

  对于大个子道童的问题,流云轻蔑地淬了一口,随口答道:“这一带都是穷乡僻壤,根本不会没有什么油水,我们赶去那里干什么?”

  大个子道童申辩道:“我们修道之人,岂可见死不救,更何况是半兽人在作孽!”

  流云脸色一沉,喝骂道:“蠢货,我们有任务在身,耽搁了谁来负责?如今冒然出手,万一有什么损伤,门派责怪下来,我们怎么交代,难道为了区区几个凡夫俗子?”

  被当众如此斥责,虽然脸色被午夜的昏暗所遮掩,但大个子道童的困窘可想而知。

  “师兄果然高见。”

  这时候,一位颧骨高耸的瘦削道童插话了:“但师傅曾经说过,魔教的行动从来都是无宝不落的。现在又不是庄稼收割的季节,半兽人肯定不是去烧毁粮食,说不定那里真的有什么法宝出现?”

  人类和魔教之间的战争经历了多年,很多的门派已经萎缩、乃至消亡。有很多的法宝流落到凡人的社区当中,其中不乏一些由高端修士炼制的重宝,甚至还有用来镇压山门的大型法器。

  所以,瘦削道童这一番话,倒也勾引起了流云的心思。

  “也罢,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能够引来魔教的注意”。话毕,流云从怀里掏出一块古镜来。

  这一面古镜颜色暗灰,质地非金非木,与流云的手稍微触碰,便有符文凸显在镜面上,甚为奇特。

  这块古镜的出现,马上引来了四周几位师兄弟的惊讶和赞叹:

  “这不是本门的镇山之宝风月宝镜吗?”

  “宗门竟然把如此重宝交托流云师兄,看来下一代掌门的位置非流云师兄莫属了……”

  对于同门的种种吹捧议论,流云并没有加以理睬。他先把古镜祭出,双手接连变换了九个印诀;每捏一个手诀,口中便吐出一字真言,在半空中引起了阵阵的回荡: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

  青城派属于阐教奇门的一个分支,以内修金丹大道为根本,外辅以五行丁甲数术,以期了全道法。

  奇门也就是奇门遁甲,与六壬和太乙并称为阐教的三大秘术

  “奇门遁甲”这四个字皆可独立成义。

  “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遁”有隐藏和流动的意思;而“甲”是指六甲,即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

  “遁甲“是在十干中最为尊贵,其为兵设,为阴象,为诡道,故取诸遁,谓其遁于六仪之下而不见其形也。

  “六仪”就是戊,己,庚,辛,壬,癸。

  就这样,根据具体的时日之柱,以六仪,三奇,八门,九星排局,作包括预测在内的各种用功,构成了中国的神秘文化中一个最有特色的门类----奇门遁甲。

  流云现在所演练的九字真言,源自阐教上代前辈葛洪所著的《抱朴子内篇.登涉》:“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

  所谓的“秘祝”,就是祈祷,真言,或者叫做咒语。

  也就是说,这九字真言,属于六甲咒语的一种,是奇门遁甲的一个应用法门。

  ......

  流云诵念真言完毕,用手往古镜一指,喝一声“开”。

  话音刚落,小铜镜那平滑如水的镜面上,渐渐出现一些画面。只是图案有些模糊,隐约之间难以看得清楚。

  见此情形,在场的师兄弟们都不敢说话,生怕触了流云的霉头。

  流云叹了一口气,对身旁一位中年道人说道:“易居师叔,这面风月宝镜我祭炼的时间尚浅,未能使用自如,还望师叔出手,助我一臂之力。”

  ......

  青城派中踏入道人境界的只不过区区三人,除了大长老和掌门之外,就只剩下这位易居道人了。

  掌门孙不二道人被阐教宣召,常年在横断山脉的人类联军防线中驻守;而执法大长老孙不一道人,便坐镇山门,掌管着青城派的各种大小事务。

  这一次流云执行人类联军的任务,负责押送物资到横断山脉前线去。而大长老特意安排易居道人同行,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流云能够与易居道人打好关系,为将来铺路。

  这一点,易居道人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在路途中遇到流云安排的各种礼物,易居道人一概笑纳。

  只是易居道人没有想到,流云除了财物法宝等诸多礼物之外,居然还会使用到这种行径来拉拢自己。

  对于流云的法力,易居道人当然十分清楚,断然不会驱动不了这块风月宝镜。而流云故意示之以弱,让他出手相助,就是要主动去欠易居道人一个人情。

  因果报应可是地球上的一条最重要的法则和铁律,人情也自然变成了最为特殊的一种礼物。

  ......

  对于流云的请求,易居道人晒然一笑,也象刚才流云一般,捏诀诵念了九字真言,然后伸出左手食指,在半空画了一个大圈,然后猛吸一口气,向那大圈喷去,也喝了一声:“开。”

  同样是九字真言,易居道人的诵念声音甚至比流云还要轻,但是真言和手诀在空间所引起的震荡和渗透的力量,比刚才流云演练时要强烈不知多少倍。

  两人的水平高下立马可判。

  流云的脸部暗自抽搐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与易居道人相比,差距是那么的明显。

  流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半步金丹,再加上各种法宝的力量,应该可以和道人境的修士相抗衡。

  可从刚才易居道人的出手来看,一线之隔,就是天渊之别,不由他不服。

  对于流云的心思,其他的几位师兄弟完全没有注意到。

  他们只看到,易居道人所喷出的那口气竟然变成淡淡的一股气流,被大圈反弹到流云手中的风月宝镜之中。

  淡色气流把大圈和风月宝镜连接了起来,风月宝镜中的图像瞬间倒映在大圈之中,画面变得清晰悦目。

  果然是神仙手段,妙不可言,四周即时响起了一片喝彩之声。

  ......

  画面现了石门村的祠堂,祠堂外面围着几十个半兽人,正在跃跃欲试;半空中还有四个鹰身人在随风滑翔,影身人的身上围绕着很浓郁的黑气,这是有五阴使徒的标志。

  易居道人左手往右边一挥,画面又转到了祠堂的内部。

  里面有上百个村民,正在诚惶诚恐,惊恐不已;其中有两位中年人,神情还算淡定,头上暗透着一圈金光。

  “四支完整的半兽人小队,两个道童境修士,在此等穷乡僻壤处居然出现这样的力量,事情绝不简单。”易居道人还没等其他人看明白,便已经说出了石门村中的形势和力量对比。

  听完易居道人的分析,流云沉吟了一下,一挥手:“等他们先分出胜负,我们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

  在石门村的祠堂内,屈继祖已经冲出了『白玉辟邪圈』,要救回他的秋香妹子。

  可才刚刚冲出去几步,在屈继祖的四周,再度响起了那种古怪的魔音,而且音势比之前更盛。

  屈继祖眼前的景色突然为之一变。

  原本鲜血淋漓,到处都是断肢残臂的石门村祠堂,竟然变成了一片万丈深渊。

  天色变得黑暗无比,原先繁密闪烁的星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前后左右寂静一片,全无人迹。

  村民们不见了,半兽人也失踪了了,连父亲和承光伯父也都一起消失了,只剩下屈继祖孤身一人站在一块岩石上面,前后左右都是烟雾缭绕的黑色深渊,深不见底。

  屈继祖猛然刹住身体,直直地站立在岩石上,不敢随意动弹。

  过了好一会儿,屈继祖见四周没有什么动静,便伸出左脚,小心翼翼地朝前方探去。

  “肯定是魔音幻术,且让我踏出一步试试。”

  让屈继祖失望的是,前方空荡荡的,根本没有着力的地方,假如一意孤行,恐怕就会掉落深渊,粉身碎骨。

  怎么会这样?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