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二章:屈家秘闻

更新时间:2015-10-30 18:55:49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408

一只千斤重的猛虎,即便是全村人放开肚皮吃,也还剩余不少。

  没想到在大凶之日,竟然有此口福。

  为了这只老虎,村民们暂时放下对半兽人的担心,各自带了些酒水点心以及其他一些副食,在屈家扰攘了整晚,吃饱喝够,方才各自散去。

  ......

  亥时已过,村民们差不多都睡了。

  入夏时节,天气开始闷热起来,即便到了午夜,也感觉不到多少的凉风。

  石门村里静悄悄的,刚才的热闹气氛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各种细小昆虫还在蝈蝈乱鸣。

  在村东边的一座院落里面,突然传出了阵阵的破空之声。

  在两个大红灯笼的照映下,宽阔的院子里面,一位身材魁梧的少年,正在挥舞着一对黑黝黝的精铁圆锏,忽而挥锏猛劈、勇猛精进,忽而用铁锏护住全身的重要部位、腾挪躲闪......

  他就是屈继祖,在星夜之下操练武艺。

  只见屈继祖练得兴起,疾步冲到院子角落的一块大石磨的旁边,猛然举起右手的镔铁圆锏,“嗨”的一猛喝,重重地击打在大石磨的正中央。

  一声巨响过后,大石磨轰然碎成了几块。

  好一招『泰山压顶』。

  屈继祖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将手中的两条铁锏尾部相对接,连拧带按的。一眨眼功夫,两把三尺多长的精铁圆锏,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一杆七尺多长的齐眉铁棍。

  但见铁棍的棍尾倏然往后一伸,棍尾变棍头,徒然抖起了一片寒气逼人的枪花。

  枪花尚在前方晃动着,屈继祖再度变招,双腿接连几个大跨步,腰部、腹部、双手臂连番用力,一根粗大铁棒很突兀地出现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半月斩,猛然扑向前方。

  一条深深的刻痕,突然出现在院子的地面上,一直延伸到对面的墙角跟。

  『金龙转尾』、『麒麟步』、『半月冲霄』、

  这还不止,对面的墙身上,竟然还插了七把飞刀,构成了北斗七星之势。

  家传的锏、棍和飞刀三绝,如今一气呵成地使出来,少年不禁有些洋洋得意,转脸看着屋檐下的两位中年人,一位是他的父亲,另外一位是他今晚才第一次见面的伯父---屈承光。

  听父亲说,承光伯父是他们屈氏家族的传功长老,这次前来主要是观察他的修炼水平。

  可出乎少年的意料之外,过了好一会儿,承光伯父并没有说出让少年期待的赞许之词,反而长叹了一声,说道:“继祖贤侄,你肉身的功夫以及气血搬运的应用,都已臻化境,所欠缺的只是一些临阵对敌的经验而已。只不过,肉身的功夫再好,百会穴没有打通,依然没有自保的能力,更勿论要振兴家族了。”

  ......

  所谓的百会穴,就是每个人头顶上方的那一处凹陷的地方。

  阐教在《会元针灸学》中的说法是:“百会者,五脏六腑奇经三阳百脉之所会,故名百会”。

  对于阐教而言,修通百会穴只是还精补脑,长生不老的第一步。百会穴不打通,只是凡人一个,根本没有资格进入玉虚宫受礼成为内堂弟子。

  阐教的百会穴大致相当于释教的顶轮。

  释教的经文记载道,当一个人真正打开了头脑脉轮以后,才晓得何谓大乐轮,才可以谈炼气化神。这时意生身也出来了,身外有身,身内有身都做到了,一念动就出去,就能够学习和掌握各种的神通妙用。

  释教认为,顶轮的开与不开,乃是阿罗汉与凡人的分隔之处。

  在现代西藏地区的某些寺庙里,还流传着这样的一些规仪:当喇嘛或者信众在“开顶”之后,会由上师亲自在其头顶插上吉祥草,来衡量“开顶”的成功与否。

  如今屈继祖的百会穴不通,领悟不了神通,只能在凡人的境界中徘徊,这就是他的长辈所焦虑的地方。

  ......

  听到承光伯父的说话,屈继祖不由得一阵惭愧起来。

  事实上,自从懂事起,他的父亲便传授给他一套祖传的功法---“念师默像法”。

  严格说来,“念师默像法”是属于阐教“请师傅法”中的一个分支,是一种师承传功的秘法,无论是用于静功中的入静,或者开发自身神通,以及利用上师的传承等方面,都有着种种的殊胜。

  可问题是,他屈继祖自小便极其好动,一刻都停不下来。即便是父亲强迫他静坐,曾经多次把他关进黑屋子里,甚至把他长时间锁进一个小木柜里面,依然不能够迫使他入静。

  屈继祖脑海里面的活动,已经不能够用心猿意马来形容了,那简直就是千军万马,一起欢呼奔腾。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父亲的压力下,屈继祖每天都保持着两个时辰以上的静坐时间。

  可屈继祖依然不能够入静。他所谓的静坐,无非是顽石呆坐而已。

  这种情况,让做父亲的屈承先无可奈何。

  ......

  看来屈继祖的表现并不能够让承光伯父满意,院子里一片沉默。

  停了好一会儿,承光伯父从怀里掏出一根只有一尺多长的黝黑短棒,对着屈继祖说道:“也罢,今晚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屈家的水火棍法。”

  “用一尺多长的短棒来演示棍法?”

  承光伯父看到屈继祖眼中的疑问,也不回答,只是稍稍闭上眼睛,然后猛喝一声:“长”。

  随着承光伯父的话音,那根黝黑短棒徒然伸长至七尺多长,成了一条齐眉棍;这还不止,整条齐眉棍的棍身,隐约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罡气。

  承光伯父把齐眉棍往外一圈,轻轻挑了一个枪花,隔空往远处墙角的碎石块一点。

  几团罡气骤然弹射而出。

  刚才被屈继祖一铁锏打成几块的大石磨碎片,全部变成粉尘,把地面给染得白白的。

  这下子可把屈继祖给震住了。

  罡气外放屈继祖以前也见父亲演示过。不过他父亲所释放罡气的威力,与屈继祖近身击打相差不远,没有引起他太大的反应。如今承光伯父这一下子,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要知道,把青石打碎成几块不难,打成灰烬就不是普通的人力所能为之。

  看见屈继祖一脸的震惊,承光伯父轻轻一笑,说道:“这不算什么。当年我定光先祖金丹大成之后,水火既济,他的定海神柱舞动起来,风雷相随,甚至能够破开虚空,这才是水火棍法的高级境界。”

  这一番话,可把屈继祖给说得热血沸腾,跃跃欲试。

  见屈继祖来了兴致,承光伯父招手让屈继祖靠近身边来,用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已经过了束发之年,是时候告诉你一些我们家族的事情了。”

  见旁边屈承先一脸的惊奇,承光伯父苦笑了一声,解释道:“我们的家族已经面临着灭绝的危机,所有的事情都只能做权宜计算,不可以再墨守陈规了。”

  见伯父说得严重,屈继祖也不多说,静静地聆听着原本要等到弱冠之年才有资格听到的家族典故:

  “我们本家原姓冉,原本是灵鹫山附近的第一旺族,在整个四川也是排得上号的。八十多年前,我们冉家更是出了一个举世瞩目的大人物---冉定光。

  传闻当中,定光先祖凭借“念师默像法”入道之后,便开始周游世界,先后掌握了东方阐教、南方释教、西方光明教和北方苦行宗的多种秘法,最后证到了十地菩萨的境界,修行功满,唯务化利众生,大慈如云,普能阴覆,虽施作利润而本寂不动,取得了“法云地”的果位。

  按照当时的情况,定光先祖很有可能证得佛果,最终成就佛陀境界,成为当世第一人。

  只可惜,当时四大教派制定了一个斩首计划,把人类当时最顶尖的三十六名修士组织起来,结成一个四象大阵,到无名谷去伏击魔教的领袖东致神王。

  无名谷一战的结果,人类四大教派的宗主连同我们的定光先祖,全部兵解自身的,化身成为一个万劫之轮大阵,把东致神王给封印在月球之上。

  这一战之后,我们冉家元气大伤,没有能力抵挡众多仇家以及魔教的来犯,唯有改姓屈,还把家族分开成八支,流亡到各处地方,等待复兴的时机。

  可即便如此,到了最近几年,我们冉家的八个分支,除了南方的一支失去联系之外,其余的六支全部被灭掉,如今我们冉家便只剩下了你们父子两人,以及灵鹫山上的几个孤儿寡母了。

  唉,真是天不佑我冉家!……”

  等承光伯父说完,院子里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

  屈继祖以前只知道,自己一家只是石门村的一个外来户,身份卑微,即便是在石门村这种小地方,也常被邻居的其他孩子看不起,要不是自己手脚灵活,早被欺负惨了。

  想不到,自己的屈家,不,应该是冉家,居然有着这么显赫的背景和让人心酸的历史。

  就在屈继祖发呆的时候,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些轻微的震动。

  承光伯父脸色一变,俯身趴在地面聆听了一会儿,突然跳起身来喝到:“半兽人来了,我们赶快做准备吧!”

  ......

  半兽人的进攻,对于普通人而言,逃跑是没用的,因为他们的速度远远不及半兽人。

  唯一的应对策略,就是坚守待援。

  能够坚持到援军的到来,才有活路;坚持不到援军的到来,只能是死路一条。

  屈承光和屈承先两人纵身跃出院子,飞快地来到位于村中央的祠堂里,一人负责敲响大铜钟,警告其他的村民;另一人则爬上哨塔,点燃烽火,向外界求救。

  至于屈继祖,因为手脚利索,便要顺着石门村的外围跑了一圈,把早已准备好的篝火一一点燃。。

  石门村只是个小村庄,并没有修筑围墙,只是在外围搭建了一些篱笆和柴堆,用来抵御野兽。

  这样防御,在那些凶狠的半兽人的面前,跟纸糊的没有什么区别,不如把它们都点燃了,反倒能够增添些气势,也容易引起外界的注意。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