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你是不是故意的

更新时间:2017-03-29 22:52:48 作者:小肥龙 字数:2624

这时候杨伊电话来了。林欢将地址告诉了她,很快便挂了电话,随后何子君也接到一个电话,只见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嗯嗯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何子君脸色很不好看,“你猜得果然不错,人事经理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明天不要去上班了,停职审查。”

  “哼,官僚做派!”林欢冷哼一声。“没事,让你先不去,就不用去,不是预算案还没通过吗?我担保两天以后就会让你再回去,年度预算会议关系到公司明年财务大计,你又是这个案子的关键节点,这个时候让你停职,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话倒是没错。”

  很快,辉腾车停靠在西川菜馆的门口,电话过后,林欢结完账出了饭馆,三人上车。

  林欢说:“今晚何子君住我家。我去你那里。回去之前,先去何子君家拿东西。”

  “啊?出什么事了?”杨伊问道。“不是说今晚住你那里吗?”

  “先别问这么多,做就是了。”林欢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杨伊心里打鼓,但林欢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再多言,一来东江市不大,有车子在,去哪里都方便,她也隐隐察觉出了什么事情,一路上见林欢的脸阴沉着,而何子君坐在后座,更是阴云密布。

  很快到了何子君的住处,位于北门的佳和北城小区。林欢陪同何子君上楼取了东西便按照计划将何子君送往江畔花园林欢的家里。随后又出来折返回杨伊的家里。

  回到家后,两人皆感疲惫,林欢一头扎进了沙发里,身上残留着些许酒气,杨伊见状,便去浴室盛了一盆热水,打湿了毛巾,折叠了几次将热毛巾敷在了林欢的额头上。

  林欢瞬间感觉一股热量传来,舒服极了。情不自禁抓住杨伊的手,差点说出不该说的话,待情绪冷静,林欢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杨伊的俏脸红霞飞舞,轻轻地“嗯”了一声,细若蚊叮,声音极其娇媚动人。

  林欢放开她的嫩手,“难就好。”他手腕靠在额头上,望着天花板。

  杨伊见他思考,怕打扰他,于是兀自回了卧室。出来的时候,身上裹着一片洁白的毛巾。身上大片雪白肌肤都暴露了出来,林欢眼角的余光一直跟着女人的身影进了浴室,浴室的玻璃门是磨砂的,能够隐隐看到女人脱下浴巾,露出那丰满诱人的影子。

  “该死。”林欢低沉地叫骂一声。随后起身。

  去了另外一个房间,这是一个侧卧,之前江畔华庭的家被陈觉的马仔搅得天翻地覆,无奈之下,就住在了这里,这个侧卧便是他之前睡觉的房间。

  林欢换上一身运动型的短裤,准备洗个澡,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差点被口水呛到。

  柳静湘?

  他赶紧接起来。那边传来柳静湘的声音:“林欢,这些天你去哪了?为什么不给我电话?”

  林欢快速思索着最近没主动联系这个女人的理由,太忙?说忙也不是很忙啊。结束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和杨伊呆在一起?总不可能如实说吧?

  “啊……我……那个……哦,我回老家了的嘛。现在在农村……啊……喂……信号很不好……喂……”然后猛的按下了挂机键,重重地坐到床上,大口大口地呼气。

  玫瑰嘲笑的声音响起:“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别幸灾乐祸,都是你们干出来的好事!”一边跟玫瑰交流,一边拍着胸脯想着好惊险。

  随后柳静湘又来了电话,手机一直在闪。林欢平复了一下,随后再次接了柳静湘的电话。

  “刚才怎么断了?”

  “啊,信号不好,我趴到半山腰上,要好些了。啊,怎么了?”林欢撒起谎来还真不熟练,脸红心跳的。

  “你在骗我。”柳静湘正色道,电话那头柳静湘的声音异常低沉。

  “怎么了?”

  “你明明没回老家,你就是躲着我。”

  “拜托,怎么可能嘛。”林欢感觉自己在她面前似乎矮人一等。

  “我明天去要去西都市了。你明天不来西都市,这辈子都不要再见我!”说着,立刻就挂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林欢关掉手机,苦笑一声,心中也大呼一口气,还好是去西都市,不是魔都或是京城什么的。不然还真不好解决。现在倒好,他明天也要去,送走杨伊,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想着想着,忽然又警醒起来:“我这是怕个什么劲儿?我又没干坏事?我跟她柳静湘现在顶多也是朋友,我跟Elizabeth也仅仅是上下级关系嘛,只不过关系亲密些的上下级啊。我怕个毛线!”

  “你亏心不亏心。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还不承认。”玫瑰冷嘲热讽道。

  “你懂个屁,我一没跟柳静湘确认关系,连表白都没有,我干嘛怕她知道我这些日子跟Elizabeth在一起,而且我跟Elizabeth也是清清白白的。你懂都不懂。”

  “做贼心虚。你没发现她们对你的态度都跟别人不太一样嘛?还假装自作多情。得了,自己的问题自己处理。不过我担保你会出一堆麻烦。”

  “不用你担保,现在都是麻烦一堆了。”

  林欢跟玫瑰的对话只在闪念之间,当柳静湘那边挂了电话后,就看见裹着一条浴巾的,全身湿哒哒的杨伊推开了门来,一边歪着脑袋擦头发,一边说:“怎么了老板?谁打电话来了?”

  “没……没什么。”林欢一脸窘迫,随后又看向杨伊,这女人今天不把自己憋死是过不了明天了,他心里呐喊着,该死的主线任务!天杀的主线任务!

  “帮我吹下头发嘛。”女人说。

  “哦。”林欢起身去拿电吹风,两人来到沙发边,杨伊背对着林欢,瀑布般的长发,湿漉漉的,搭在光滑白嫩的香肩美背,每一寸肌肤都是极品中的极品,林欢强忍着欲望,抓着头发给杨伊吹。

  杨伊一边玩手机,一边说:“对了,柳静湘小姐这些天怎么没给你打电话啊?”两人都享受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两口子居家过日子一般自然,不做作。

  哪壶不开提哪壶!林欢腹诽着。

  “啊……可能是她在忙吧,大过年的,大家事情都多。这都腊月二十了,还有十天就过年了。”林欢顺势转换话题。

  “也是。”

  正说着,杨伊玩手机玩得出了神,浴巾突然缓缓地滑落了下来,正片光滑如雪的背部暴露在林欢的面前,直到滑落到尾部,深邃的股沟隐隐约约。

  杨伊下意识“啊!”地叫出生来,窘迫地提着滑落的浴巾光着脚丫冲进了屋子,起身的时候整个背部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包括翘挺的臀部!

  “你什么都没看到对不对?”杨伊躲在门后传出声音来。

  “我保证没看到。”林欢睁着眼睛说瞎话。

  此刻他已经是“火冒三丈”!这个小妮子是故意的吧!

  林欢兀自去洗澡,口中喃喃念着:“主席曾教导我们,要坚决抵制资本主义糖衣炮弹,要坚决抵制一切诱惑!”

  一个晚上,林欢都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一片令人血脉喷张的背影!

  杨伊何尝又睡着了,想到当时慌乱之下只顾捂着前面去了,后面……捂着被子,又是羞涩又是欢喜又是厌恶……总之百味杂陈。

  就这样两人在各自的房间,隔着一道墙,做着同样的动作,在床上辗转反侧!

  第二天,晨光微熹,杨伊顶着两个黑眼圈打了个哈欠出了卧室的门来,林欢已经在买了早餐回来。

  尴尬!两人互相回避着对方的眼神,一个早上一句话都没说。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一同驱车前往西都市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