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守护天赋,姑且退步

更新时间:2017-03-29 08:08:13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68

欲入西风武院十大天才之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试想,凡是入武院修行的武者,在资质与毅力方面,均称得上十里挑一。而从武院两万余众弟子之中,只选出十位,完完全全称得上万里挑一。况且兽兵灵哪一院的四品天才,均有二三十人。

  绝大多数情况,守护低于四品的武者,别想入天才之列,太难太难。

  武院现今的十大天才,均是出类拔萃,无一庸人。

  安逍,位居第一,其守护灵乃是三品无妄金沙,守护拥有双天赋。

  当初在他觉醒时,宁风武院都是派人前来恭贺,送上不菲的贺礼。

  接着,安家的所有酒楼免费十日,为安逍的天机玉榜试炼来造势。

  现今,安逍年二十三岁,修为地玄一转,在西风武院基本见不到他了。他偶尔回来修炼几日,又不知去哪了。见到他,如莫宝庆等大武师,也要客客气气地礼遇有加。

  位居二至十名的武者,全是四品天才中天才。

  两位武者的守护均为四品,不代表两人资质相等。

  首先,要看守护是兽兵灵的哪一系。比较来说,灵系会更加卓越,十大天才中有四位武者是灵系。然后,是看守护的类别,一武者的守护是猫,一武者守护是鼠,很明显猫捉老鼠。最后,也是重要的,是看守护的天赋。

  好比两位武者的守护,均为四品虎族。

  但一个守护的天赋是虎屁连连,一个守护的天赋是虎躯一震,差距很大的。

  五品守护与四品守护的本质差别,正是在于有无天赋。

  四品与三品的最大差别,是一个为单天赋,一个为双天赋。

  话说回来,三品守护也有单天赋的。某位武者,第二次觉醒时不够完善,四品守护进阶为了三阶,却没诞生新的天赋,此三品称为亚三品。相对来讲,亚四品、亚三品、亚二品、亚一品,是比较常见的状况。

  正一品的守护,更是拥有四个天赋。

  天赋全开,无以伦比。

  洛云依的守护灵观世净莲,正是正一品。

  五年前,老观主过逝,温千岚多少心有郁结,愈见孤僻。但观世净莲的觉醒异象,让他心头安宁祥和了。而他与洛云依之间,足足隔着两州之地。由此可见,拥有四个天赋的一品守护,是如何的伟力莫测。

  守护即便是同品阶,天赋不同,差距依然巨大。

  为何廖杰是本年的西风城第二十五人,正是因其守护的天赋,比较普通。

  当然,守护的品阶及天赋,不能完全决定武者的命运。

  武道的修炼,不正是让自身更为强大嘛,资质好,只是有一个好的起点。

  洛云依确实是天之宠儿,然则世事无常,说不准哪一日,她便早夭了。

  某人的守护仅是七品,但谁又能绝对肯定,他不是未来的六转武王。

  西风武院的十大天才,是方方面面的优中选优。

  饶是温千岚为三系同修,也要将此视为挑战。

  毕竟,距离年终休院,只剩两个半月了,时间很紧。二狗子哈士奇不仅没又天赋,又谁都打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到生死存亡的必须时刻,是不能动用龙斩与仇风的。他太特殊了,三系暴露绝不会是好事。

  所以,他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除了修炼,他还得多多的赚取元石。

  其他的武者,在一重养元时,尚且用不到元石。而他呢,正常的一日修炼,都要消耗掉近两块。如果要赶上修为猛进,他一日要用五块,这是在烧钱啊。他现有的元石,不够他一个月用的。

  如果不尽快找到生财之道,他得把胭脂盒、肚兜卖了,免得断顿……

  ……

  一晃,新弟子入院已有八日。

  “人玄一重养元,今儿便讲到这,大伙散了吧。”

  “弟子谢过钟武师。”

  众人齐声答谢之后,呼啦一声地散了。

  混在人群中,温千岚随意瞄着周围的各色美人,他不紧不慢地向院外走去。

  他的适应力很强,已消除了对武院的陌生,开始习惯了。

  在武院修行,比他独自的摸索修炼,要好得太多。

  先说讲院,是武师讲武之地,所讲的内容,包括各阶段的修为剖析,如养元详解。

  修炼是自身的事儿,武师并不会要求弟子怎么去修炼。每个人不同,功法不同,一概而论是误人子弟。武师所讲的,是何为养元,兽系武者该如何养元,每一阶的侧重在哪里,如何认知自身的状态,如何对比进展,如何全面而有效地突破瓶颈。言传身教,做以演示,已让弟子直观的看与听。

  除了修为,还有技巧的讲解,如守护附体。

  守护附体,是武者自然而然掌握的本领。但该怎么全面、侧重、最佳的运用,又是一门学问。好似人都有一双手,有的人双手灵活,有的人手比脚笨。守护附体是最基础的,上面,还有守护武装。

  此外,有经典武技的讲解等等。

  武师讲的,是经过不知多少代人,摸索研究筛选总结出的经验。

  而讲与听,是修行的一小部分,弟子不被强制听讲。讲院每月讲述的课目都是固定的,弟子可以根据自己的安排,想听哪课听哪课,想何时听便何时听,一个月不去,也没人管你……

  翻过石阶,温千岚到了修院。

  修院是讲修静别四院中,占地最广的一院,简而言之,它是人玄境弟子练武的武场。

  修院有一半的地面,刻有多种强化修炼的阵法,阵法可以增大重力加强血淬,可以狂暴元气促进灵炼,可以聚起石桩磨砺步法、战斗的精湛,大片冰面强化全身的协调与稳定……这属于低阶的修炼地,比较来看,强度不是很重,比不了修炼室,及设在武院外的高阶修炼地。

  此时,有两千多人在修院,修炼得一片火热。

  气氛热血,温千岚见此,撸胳膊挽袖就朝重地走去。

  大于正常的重力,配以功法,有助于对脏腑、骨骼的养元。

  为何某些武者的守护品阶低,实力却很强,重力等外力辅助的强化修炼,是关键之一,相当于用毅力换取实力。

  怎料——

  “诶,小子,哪去啊?”

  带着不善的调侃,三个膀大腰圆的男子,挡住了温千岚的去路。

  其中一人语气带着讥讽,道:“自身咋回事,你不知道吗?识相点啊!”

  此三人,均是莫家子弟。

  因是去年进入武院,年已二十一的三人,修为在三重一二阶,力气均超了四虎。

  温千岚瞧着三人撇撇嘴,挪动脚步要绕过去,结果又被挡住了。

  三个莫家子弟,铁了心与他杠上了,脸上挂着戏弄之色,不停地挡住他的去路。

  瞧着,像三个地痞,要调戏良家小媳妇。

  “丝……”温千岚吸了下牙齿,然后,他抬头看天,“今儿天气不错,哦,吃午饭的时辰快到了。”

  说完,他一没愤怒二不尴尬地,转身走了。

  几日以来,他一来修院进行强化修炼,定受到其他武者的阻扰。

  对方比他多修炼了一年,修为高了他不止一重,他打不过,为了避免挨揍,他只好姑且退走。

  此类事情十分常见,他去找武师解决,也是治标不治本,没用。

  “瞧他的怂样,竟连打一场也不敢。”

  “你说他这么怂,怎会有三虎的力量,虚的吧?”

  “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啊,没一点血性,孬种。”

  “他啊,只是在鸿运当头中走了狗屎运,沾了别人的运势。他好运到头了,七品杂纲守护,残次品。”

  一些弟子见到此幕,不由得议论纷纷。

  “真是高看他,就一窝囊废啊!”一位莫家子弟,昂头的大声宣扬,接着又压低了声音,道:“七爷爷有点太谨慎了,这种货色能有多大出息。要我看啊,一日打他三顿,打他老老实实的,看他服是不服。”

  其身旁一人,连忙嘘了一声。

  他瞄了瞄周围,低声训斥道:“你懂个屁啊,七爷爷是防微杜渐、未雨绸缪、温水煮青蛙,姓温的险些把莫寒捏死了,他不是个软茬。狗急吃屎,真把他逼得没活路,他说不上抱谁跳井呢。”

  “三哥说得对啊。”另一人连连附和。

  “咱别管那些了,按七爷爷的吩咐办吧,不让他强化修炼。”

  “反正还有廖家人盯着呢,也累不着咱们。哪日气不顺,咱可以拿他出出气。今儿幸亏他跑得快,不然,我非得打他个大嘴巴。嘿嘿,改日有机会,我偷偷地把他的守护兽弄死了,他不知道是谁,他报复谁啊。”

  得逞的三人,聚在一处眉开眼笑的交头接耳。

  而温千岚多少有点郁闷,他想咬人。

  但实力不济,急赤白脸的也没用啊。

  他倒是不怕,不论是莫家还是廖家的子弟,敢打他一下,他定找姓莫姓廖的软柿子打回十下。

  只要储物戒表现出足够的吸引力,他大可胡作非为,不怕作过火。

  当然他也不能太作了,这里毕竟是武院,是有规矩的地方,他亦需要这里。

  温千岚一向说到做到,他说了去别院用餐,那定不回静院歇息。

  他不疾不徐地,走进别院一看,差点没气背气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