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难以低调,索性耀眼

更新时间:2017-03-26 10:50:34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24

偌大的武阁一层,六七十人在场,却是安静得只有温千岚翻动木块的声响。

  不是众人胆小,是被惊住了。

  廖杰乃是四品天才,万中无一的资质,实力岂会弱小?

  竟然,被两下摔晕了。

  见此,尚四方还没等爬起,又惊得趴下。

  廖家在西风城,那是的名门望族,嫡庶旁的子弟达两三千之众,更有一位地玄四转的武将。在整个宁风府的众多家族中,廖家都可排进前五十。廖杰,乃是

  廖家嫡系十七少。

  廖家的天才少爷,竟在入武院第一日,被人给摔晕了。

  偏偏动手之人,只是来自清池镇的七品武者。

  此种情况,谁能相信。

  一个七品武者,为了一件五品兵器,将廖家十七少打晕了?

  在众人看来,这不是勇猛,是愚不可及。

  原本见其实力强大,还有心结交一二的部分武者,断然是没了结识的心思,唯恐避之不及。

  温千岚则没有此份觉悟,他蹲在地上,拿着一截断桌腿,在翻找着匕首。

  “似乎有毒。”有所分辨后,他心生杀意。

  据他所看,匕首为淬毒的五品,不管是带有何种毒性,都会让人在极短时间之内,丧失反抗之力。

  温千岚的杀意不浅,此等祸患要除掉才能安心。若不是现在武院,他非得拿匕首先在廖杰身上划一刀。

  他未动匕首,站起了身。

  这时,三人匆忙赶来,将廖杰小心地抬起。

  “好大的胆子,你等死吧。”三人说了一句后,将人抬出了武阁。

  光脚不怕穿鞋的,温千岚没被吓住,他撇嘴摇摇头,随口道:“等死?一报还一报,别把人惹急了。”

  接着,他看向章战,冷然道:“怎么?你也想动手不成?”

  章战刚从惊吓中回过神儿,正想着要出手。

  廖杰被打晕,那他即便将温千岚打残,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且人玄三重九阶的他,完全有此个实力。

  但被冷声一问,章战心头不由一沉,动作一滞,没敢立即下手。

  “哼。”冷哼之后,温千岚扫视一眼众人,道:“这西风武院,被谁只手遮天了不成,成了谁无法无天之所?我倒要看看,谁能颠倒黑白,治我罪过?你,

  敢动我一根手指,我让你万倍偿还。”

  他走到章战面前,咄咄说道:“我的五品战戟,敢与我要求的差一点,绝对没完!”

  说着,他取出了那张草纸,捏成一团,扔在章战的脸上。

  被纸团打得一眨眼,章战竟没反抗。

  “四品武技,十日之后我再来挑选。”言罢,温千岚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大步走出了武阁。

  “呼……”

  长吐一口气,他的心情很是糟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刚到武院,纷争就来了。

  这与安宁的心境,是背道而驰。

  但……

  辨出兽院的方向,温千岚自行赶去,待默诵了一遍《清心录》后,他已走下了石阶。见石砖路还算平坦,他将小木车取了出来。经过讨价还价,用肉骨头做

  威胁,哈士奇终于妥协拉车了。

  “驾!”

  一声令下,二狗子撒欢就跑。

  温千岚大马金刀地一坐,拿着两根缰绳,眉开眼笑地鞭策二狗子卖力跑啊。

  “呜呜……(你太沉了,以后少吃点吧)”哈士奇抱怨一声。

  它跑得来劲儿,哪管得了路面是否颠簸。

  “二狗子,慢点啊,要翻车了。”

  “慢点,车轱辘要碎了……”

  “你别跑,等我把轱辘捡回来……”

  一人一二狗子,玩得很欢,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让守护犬拉车,你是用脚指头想出的主意吗?

  确实,危机与纷争,不符合他安宁的心境。

  但一想想,他却有一些兴奋。

  他的处境的确十分严峻,他被莫宝庆盯上了。

  对方是地玄三转九阶的大武师,此等修为,在整个小元界也排得进中游,在一城之地内,属于顶尖行列。西风城内最高的修为,是地玄四转三阶。府都宁风

  城,才能有地玄四转九阶的武将。至于地玄五转的强者,一般要在州都,王都、宗门,或是一些天险之地,才可能遇见。

  而地玄六转的武王,非是发生什么大事件,没准几十年不露面一次。

  哪怕说地玄三转九阶,与地玄四转一阶之间,隔着莫大的分水岭,莫宝庆基本没了突破的希望。其守护的第二次觉醒不够完善,没能进阶仍为四品。守护低

  于三品,卡住了三转的修为。这却不影响他大武师的身份,他固然须发花白了,实力依然强横,他随手即可毙杀人玄境的武者。

  另外,不止是莫宝庆一人,盯上了温千岚的储物戒,没准会有三五个、六七个。

  身处虎狼环伺,正是温千岚的处境。只要莫宝庆等人,一觉得他可以取下储物戒,便会对他下手。

  在此期间,怕也不会风平浪静,今日章战的刁难是证明。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又会是另一种局面。

  在修为达到地玄一转之前,他应该是十分安全,莫宝庆等人舍不得他死。

  莫宝庆的守护为四品火灵,他是灵院的大武师,难以大肆地伸手介入兽院。

  温千岚相当于有了‘靠山’,好比说今日他打了廖杰,在旁人看来,这不完了嘛。事实上没那么严重,廖家也在盯着储物戒,况且廖家是名门望族,不会像

  无赖似的报复,那只会惹人笑话。

  也如江采薇所说,一只用来储物的戒指罢了。

  储物戒再不凡与稀缺,又能怎样?

  它顶多在一城之地引起轰动,为何会引来旁人的觊觎,是因它与温千岚的身份不相衬。

  假如某个三品天才带着储物戒,那是事儿吗?

  退一万步讲,这里是西风武院,不是什么藏污纳垢的地方,自有武道铿锵刚烈之气。

  如果温千岚在这被杀人越货了,武院的臭名也足以扬遍小元界。

  所以,温千岚为嘛不兴奋?

  某些人还舍不得他死,他便可以‘胡作非为’,就像刚刚在武阁。

  试问,从清池镇来的七品武者中,哪个敢把纸团扔在章战的脸上?

  温千岚最大的秘密,不是什么小千戒、暗血战袍或是造化炉,是三系同修是仇风。木秀于林风必吹之,他修《小劫经》,注定他日后的路不会平凡。难以低

  调,索性耀眼吧,以储物戒来打掩护。

  光脚不怕穿鞋的,虱子多了不怕咬。

  谁报复他,他便报复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而他在武阁时,甩开了施玉容二女,并不是因他真认为二女有什么小心思。

  温千岚是不想将与他亲近之人,牵扯进他的危机中。他担心那日在古武观内经历的幻境,会真实的发生。如果有必要,莫宝庆定会挟持施玉容,来威胁于他

  ,他不得不防。否则,他会追悔莫及。

  没有羁绊,他才一身轻松。

  他不会再与施玉容来往得过于亲密,当然,也没必要断交。

  “赚取元石,抓紧修炼!”温千岚的目标很明确。

  而在他前往兽院的时候,一个消息在武院炸开了。

  消息的内容为,铁马府战争遗孤温千岚,是本年清池镇第一的新弟子,守护兽为七品哈士奇,修炼五品功法《龙威飞犬诀》,一重九阶修为,力近三虎,拥

  有储物戒、暗血战袍等宝物,初来武院便在武阁大闹一场,为人狂妄。

  如廖杰被摔晕一事,因被下了封口令,遭到捂盖没有传扬。

  此消息引起了全院的轰动,不少好信的弟子,赶去兽院凑热闹。

  暗血战袍或许没什么,一些家境优越的弟子均穿了入了品阶的武袍、武裙,哪怕是四品武袍,也会有人在穿着。

  关键的,仍是储物戒。

  众人好奇,储物戒到底长什么样?

  戒指里面是多大空间,有啥特殊?比储物袋卓越在哪里?

  刚来第一日,便敢在武阁之内闹事,胆大包天张狂无边,此人到底是个啥人?

  引人猜疑的是,温千岚在武阁闹了一场,竟然没受到任何处罚,或许,那并不是他的过错。

  等他坐着小车,到了兽院之时,已有一千多人在石子路上等他。

  温千岚吓了一跳,不知出了何事,他小心翼翼的摆摆手:“各位师兄、师姐,好。”

  见到二狗子拉着车,他坐在车上的样儿,众人深深的被雷了一下,他,刚才在武阁闹事?

  认错人了吧,相貌、衣着、守护有些相似而已,那人应该还在后面。

  千余人站成一大片,继续张望着。

  温千岚不明所以,他向后望了望,难道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对兽院不熟悉,又没人安顿他,他不去乱走。站在人群边上,他跟着一同张望等待。

  过了稍许,身旁的一青年男子拍了拍他肩膀,大咧咧地问道:“师弟,从哪来啊?”

  “清池镇。”温千岚老实地回答。

  “哦,清池镇,那你认识温千岚吗?”青年男子顿时来了兴致。

  温千岚耸耸肩:“认识啊,我就是。”

  青年男子眨了眨眼,然后,大喊了一声:“他在这!”

  唰。

  随着喊声,千数人的目光倏然聚向温千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