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玩横的,耍浑的

更新时间:2017-03-26 10:49:22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55

西风武院的武阁,是一处肃严重地,坐势雄浑高达九层。

  它主要负责的,包括对兽兵灵三院的资源安排,各类测试。此外,如对弟子开放的,四品及以上的功法、武技,特别的丹药,及特殊的宝物,难以拓印的孤

  本藏书,都收录在此。不经允许,弟子不可轻易探入。

  今日,武阁的一层,用作发放新晋武者的试炼奖励之地。

  在场的人不多,六七十位,均是些青年人。

  除了本年的新弟子之外,还有十一位老弟子,该十一人是执员身份,负责发放奖励等。

  而章战指鹿为马的一句话,弄得温千岚、施玉容几人愣头愣脑,面面相觑。

  刚到西风武院不到一刻钟,便受到了刁难,温千岚有些无语。

  他不动气,双手比量着,他道:“我要的战戟这么大,你竟给我这么小的匕首,您,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怎么着,有意见?”翘起二郎腿,章战的话有几分阴阳怪气。

  “有点。”温千岚点点头,实话实说。

  就他得到奖励而言,他可以对量身定制的兵器,提任何的要求,包括哪种兵器、具体样式,微小细节等等事无巨细。章战是按他的要求,绘出图样,然后将

  图样送去兵院。至于最终能否完全按图样打造,是另一码事。

  温千岚是想要一把与龙斩相似的兵器,便于使用。

  在不得不动用龙斩时,此战戟也会是一个遮掩。

  结果,成了这样。

  “千岚兄,忍一时风平浪静。”站在其身后的尚雅,低声的劝说道。

  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初来乍到,如何能与老弟子斗。

  如章战,在西风武院已修行了两年,修为到了人玄三重九阶。实力、身份,在武院的地位等等,岂是他们此些来自清池镇的新人可比的。对方敢明目张胆的

  刁难,显然是有人授意,他们斗不过,还是隐忍为好。

  “不。”温千岚随意一摆手,打断了尚雅的劝说。

  他不爱计较,一些无关紧要的,他是得过且过,但不代表他不敢去计较。

  如果是武院要将奖励收回,他无话可说。可被人刁难使坏的欺压,他如何能忍让。

  他心知自身的处境是怎样,也正是因此,只要行得端坐得正,他没什么不敢。

  温千岚不去恼怒,他无所谓一笑,从桌案上拿起画有超丑弯钩戟的纸张,随口说道:“我得去找人评评理,看看,谁的兵器会是这个样子。”他眼疾手快,

  手一动,便将纸张收起了。

  啪!

  “放肆!”

  章战拍案而起,怒喝一声。

  一个来自清池镇,守护兽仅为七品的新人,竟然要造反。

  声响不小,引得六七十人的目光全都望来。

  怒喝来得突然,施玉容、江采薇等女子吓得一抖,心知在此争执断然没好事,她俩连忙去拉温千岚。

  “哦?”温千岚哪会此般场面吓住,他一挑眉毛饶有兴致。

  见章战瞄向施玉容与江采薇,他一甩手臂,将二女甩开。

  他生硬的沉声道:“我的事儿,你俩最好别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的小心思。”

  此话,说得二女一愣。

  近段时间,她俩、崔双、孙百里,与温千岚相处很愉快,对方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尚雅见此,与武阳对视一眼后,将二女还有另几人带到了一旁,不再去插手。

  瞧着满脸怒气的章战,温千岚好整以暇的说道:“怎么,你还要对我执法?”

  说着,他转动目光,随意的扫向周围。

  另十位执员,负责于发放西风城及另九镇的试炼奖励。他们没有过来劝和一下的意思,均在看热闹。

  他们是被武师安排,或是主动来此任一日执员的,没有什么报酬。正常来说公事公办,他们压根不会去刁难谁,对某些天才弟子,他们还会奉承一两句,先

  留个好印象。可若进行刁难,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而章战又岂会被吓住,怒气散去,他冷笑一下,“你再敢滋事,本人定让你知道何是院规。”

  “我没滋事啊,我只想找个官大的评评理。”耸耸肩,温千岚说得无辜。

  别看他是新来的,人生地不熟,他又真没什么好怕的。

  首先,他理直则气壮,他哪有滋事。

  再者,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已被人盯上了,其中定有莫宝庆。

  情况如此,虱子多了不怕咬,他还会怕此些虾兵蟹将,对他玩横的,耍浑的?

  这时,从广兴镇一行人中,走出一位男子。他生得高大魁梧、虎背熊腰,肤色古铜,双臂筋肉高隆,疙疙瘩瘩的,气息很是彪悍。他名为尚四方,守护兵为

  五品翻山斧,修为一重八阶。

  广兴镇,要比清池镇昌盛得多,本年入院的新晋武者,足有一百二十余人。

  尚四方是今年的广兴镇第一,实力格外凶悍。

  他长得粗狂,人倒不傻,有不少花花肠子。

  他知道,广兴镇第一的名头,听着挺唬人,其实没啥大用,在西风武院只属于中层。真正的天才,永远是守护为四品乃至更高的武者。而章战是六品兵系老

  弟子,还是西风城人,如果他能结交一下,借此发散人脉,无疑对他日后的发展,大有好处。机会难得,不把握住才是傻子。

  尚四方也不关心此事谁对谁错,新来的不知规矩,敢忤逆师兄,那便是错。

  “小子,给脸不要是吧。”走来时,手指互捏得咔咔响,他言语恶狠。

  瞧了瞧尚四方,章战甚为满意,一个莽汉倒挺有眼力劲儿。他不去出声喝止争斗,等着看热闹。

  对方走到了近前,温千岚得仰着头看,他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有点不满地说道:“大兄弟,咱能吵吵解决的事,就别动手。动手了,事会不好办了。”他不

  想一言不合的便打一场,谁挨打了,颜面均挂不住,只会冤冤相报。

  “哈哈……”

  以为他是怕了,众人顿时哄堂大笑。

  武道之路,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儿,就别磨叽。

  只有施玉容等九人,是一脸的怪异。

  “哈哈……”尚四方咧嘴大笑两声,他挽着袖子道:“你的修为修到狗身上了,怂包孬货。你是清池镇第一是吧,穷山恶水出刁民,小兔崽子,大爷先打你

  个满脸桃花开。”

  他抡起蒲扇大的巴掌,就朝温千岚脑袋扇去。

  章战见此,不由得心头一紧。

  打一架是小事,武院虽明令禁制弟子私斗,但院内哪一日不打上几十场。武师亲眼见到了,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不了即默认了。可若把人打残打死,他

  轻易摆平不了,是个麻烦。

  啪!

  一巴掌下去,尚四方被抽翻在地。

  他的力量与速度,在温千岚面前还不够看,被后发先至了。

  蓬……

  他摔倒在地的声音,让场面一静。

  又听‘蓬’的一声,尚四方被温千岚抬起一脚,踢出了两丈远。

  “脸上的肉真多,全是油。”温千岚随意的扫扫手,抱怨的自语一句。

  “他哪来这么大的力量?”

  “咋回事,我没看清。”

  “他是一重九阶,还是二重九阶?”

  “他的守护是什么啊?”

  吵杂声乍起,呜闹闹一片。

  章战一愣之后,连忙再次翻阅卷宗,在温千岚的修为与守护一栏中,写着人玄一重养元九阶,七品守护兽哈士奇。除此之外,没有特别的备注,守护属于七

  品杂纲,对方怎会如此之强。

  时间尚短,他不知晓清池镇试炼出现了鸿运当头。

  “让我来教教你规矩。”从西风城一行人,跳出一位男子。

  此男子身形瘦小,好似弱不经风,年纪轻轻方才二十,下巴处便留着一小撮胡子。

  众人对他,却有明显的讨好之色。

  抛开他的家世不谈,他乃是今年西风城试炼的第二十五名,追灵鼠廖杰。他的守护兽追灵鼠,乃是四品,天赋追风化影。尽管西风城今年共出二十五位四品

  ,他是最弱的一位,但他依旧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按院与系来说,廖杰应该偏向于同为兽系的同院弟子。

  然而,温千岚一个新来的,敢在武阁肆意闹事,身为‘地主’的他,如受挑衅。

  刻下在场的四品天才,只有他一人,他怎会坐视?

  唰。

  反持淬毒的匕首,廖杰四下掠动,迅疾扑向温千岚。

  天赋一开,他的速度激增,身形模糊得好像出现了几个。

  “好快!”心头咯噔一下,施玉容不由惊呼出生,“小心啊,快躲!”

  玉雪兔是敏纲,她善于速度,竟然连她也看不清对方的踪迹。

  章战都是面色一紧,忙是后退。

  他非常清楚廖杰是何等人,这么说吧,在大庭广众之下,廖杰扇他一嘴巴,他还得献上笑脸。

  唰……

  身形一转,廖杰朝温千岚身后绕去时,淬毒匕首划向其脖颈。

  杀机临喉,脖间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温千岚面色一冷。

  他出手如电,精准地叩住廖杰的手腕,抡臂暴摔。

  蓬咔。

  如条破麻袋被甩起,廖杰将一张红木桌案,砸得碎裂一地。

  一不做二不休,管你是哪根葱,温千岚抡起手臂,又是暴摔一次。

  蓬……

  这下,廖杰昏死了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