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天高任鸟飞

更新时间:2017-03-26 10:47:55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28

风雪雕是被驯养繁育的六品妖灵,成年之后,翼展可达七丈。

  它善于负重飞行,耐力与速度相对不足,一般用于坐骑与短途运送。

  高空之中,风急雾大。

  呼……

  铿锵羽翼怒振长空,风雪雕翱翔而行。

  在十只风雪雕的背部,载的是莫宝庆等武师,及一众新晋武者。

  在云雾间穿行,俯瞰望下,更可见山河的壮丽。奈何冷风湍急,双眼难以睁开,众新晋武者在想法坐稳,没心思去欣赏壮阔美景。几位恐高武者,在趴着不

  敢动。温千岚胆子大,心稳,屁股也就稳当。

  “吃果子不?”手掌抹过小千戒,他取出一盘果子。

  “我吃不下,你别动,给我挡挡风。”施玉容身姿娇小,像个兔子似的缩在温千岚身边,紧抓其衣袖不放。

  太高了,强风吹得身子起飘,江采薇吓的俏脸苍白。

  他顾不得男女有别的,也抓着温千岚不放。

  左一扯、右一拽的,温千岚跟着打晃,盘子里的果子都吹飞了。

  他无奈道:“你俩别慌啊,安心坐着掉不下去,风雪雕挺肥的,满身是肉。”

  “谁有你稳,火上房了,你仍会先吃个果子,来压压惊。”江采薇在担惊受怕,没好气的揶揄道。

  施玉容连连点头,满是认同。

  她瞄了瞄周围,小声地问道:“莫老头没难为你吧?”

  新晋武者在鸿运当头中得到了宝贝,不见得全是好处,因不易保住。她知道,施家便收买了几位武者的宝物,是否为公平买卖,她就不知道了。并且,莫宝

  庆与鲁驰,还上施家去打探她得了什么宝物。

  一次鸿运当头的考验,看似只与众新晋武者有关,实则,却搅得满镇风雨。

  况且,温千岚还暴打了莫寒两次,又抢了清池镇第一的名头与奖励,莫宝庆会不恼怒?

  “没有,他们只是随便问问。”温千岚随口答道。

  “那就好,但你还要小心点。你应该偷着用储物戒,谁也不告诉,用百褶袋遮掩一下。”施玉容低声的告诫。

  江采薇则有点不相信,她没得到什么奇宝,仍然被旁敲侧击的问了几次。

  但想一想,莫宝庆与鲁驰修为高,修养会很足,不至于强取豪夺,她便释疑了。

  在另一只风雪雕的背部,是莫寒等人。

  出结界之前,莫寒被吓住了,胆要吓碎裂。温千岚强大得让他仰望,论力量,甚至可以堪比二品力纲的武者。他不敢去靠近对方,导致他最终的排名在十七

  位,一点奖励没有。而一见到莫宝庆,他的胆量又是暴增。

  新仇旧恨一起来,莫寒暴怒之极。

  私下里,他跪求莫宝庆找个罪名,先把温千岚废了,再由他动手除杀。

  结果,对方还活得相当滋润。

  此时见温千岚在左拥右抱,他更怒。

  “瞧你此副窝囊样儿,沉住气。”瞥了一眼双目似要喷火的莫寒,莫宝庆很是失望,“他现在不能死。”

  被呵斥一句,莫寒神色一滞,隐有畏惧。

  窝火更浓,他焦躁道:“七爷爷,这么放过他了?他狡猾着呢,您一不留神,他肯定逃没影了。那晚,要不是您来得早,堵住了,他一出来就会逃,您万不

  能大意啊。他阴险着呢,他特别会装傻充愣糊弄人。”

  “废物,用你教我?”莫宝庆一瞪眼,十分不满。

  自觉语气有点重了,捋了捋花白胡须后,他传音道:“他得到一只储物戒,已是满城皆知的事儿,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他往哪逃?现在啊,插手的人过多

  ,我不能说杀便杀他,要等他到了地玄一转再说。不过放心吧,他没几年可活,哼,这几年他不会舒坦。你呢,踏实修炼,等着看热闹好了。”

  莫寒没料到事情变得这么复杂,只好闷声应下。

  不由得,他对温千岚的恐惧又加重一分,难道这都是事先算计好的?

  云海翻腾,天高任鸟飞。

  风雪雕的耐力不足,夜晚要歇息。共赶了三日路,众人才是到了西风城。

  西风城,是宁风府的十城之一,管辖三千余里的地界。

  城池纵宽三百里,普通人从东城走到西城,一刻不停的,都要走上好几日。

  因毗邻铁马府,它属于商贸重城,只因近十年铁马府陷入内乱战火,商贸的往来才有凋敝之态。

  饶是如此,此城的长居人口,也是超了百万。

  城内十分的繁荣,寸土寸金纸醉金迷,商铺林立珠光宝气,九层高阁十分常见。

  西风武院并不在城内,是坐落于城西的一片山林。

  武者修行之初,要远离尘嚣,保持心清气宁,才可全心而为。武院作为武者修行之地,自不能在闹市之中。依山傍水、视野旷阔,会有助于心境的熏染,也

  可以让武院弟子放纵手脚,也便于特殊修炼地的布设。

  而从西风城上空飞过,温千岚是饱览了西风城的繁华。

  “在这买一座酒楼,需要多少元石?”问出此话,他自觉怪异。

  他从没有过开酒楼的想法,怎会这么一问?

  一定是被二狗子拐带的,他恨恨地想道,我要当闯荡三千世界的游侠,怎会被酒肉引诱?

  因路途较远,施玉容来西风城的次数不多,且头一次俯瞰看去。

  她瞧得乐呵,又在摇头:“不知道,得要一大堆元石。”

  “哎,咱去吃一顿,都要伤筋动骨啊。”江采薇则在撅着嘴,她又不经意的说道:“但用你的储物戒,肯定想换哪座换哪座,换十座八座,肯定没问题。你

  换不,反正只是一个储物的戒指。”

  “换啊,储物戒能摘下的话,肯定换啊。”温千岚郑重其事的说道。

  他说的是储物戒,不是小千戒。

  小千戒是时空天宝,定不会只有储物之能,就是用整个西风城来交换,他也不一定会心动。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向外透露一个信息,有心人会明白。

  “看那,是驯兽场,好想去看一看啊。”

  “那,战王场,听说每日都有人被打死呢。”

  “西风坊,这最乱了,鱼龙混杂……”

  在莫寒几人看来,此些清池镇武者,现全是土包子进城的表情,土包子!

  走马观花的,没等温千岚等人瞧尽兴,风雪雕便飞入了山林。

  接着没多久,他们到了武院。

  西风武院占地超三十里,大体分布在四座山峰,共分四大院,为兽院、兵院、灵院、武院。

  其中兽兵灵三院,又分讲、修、静、别四小院。

  每一小院,又分一重庭、二重庭、三重庭、地玄庭。

  整体的格局虽不复杂,但新来的弟子,若无人带领,定会走懵圈的。

  至于武院,则属于总院,如各式修炼室、武阁,均在此地。

  有什么大事的话,也会在这里举办。

  比如新弟子入院,便要在此地进行安顿。

  因本年弟子到的有早有晚,刻下的人数并不多,倒是络绎不绝。

  武院弟子的总数,一般会维持在两三万,每年入院的新弟子,会有五千人左右。其中,来自十镇之地的新晋武者,不会过千,大部分的是来自本城。每年差

  不多都是如此,今年也不例外。

  一到武院,莫宝庆直接离开了,由五位青年武师来安排众人。

  领取了内有制式武袍或武裙、腰牌等物的百褶袋后,兽系武者去兽院,兵系武者去兵院。

  温千岚、施玉容等清池镇前十人,则被带到了武阁之内,领取各自的奖励。

  名次不同,奖励不同。

  接过百褶袋打开一翻看,温千岚面露笑意。

  三十块元石,及一瓶十颗极品皇血丹均在其中,不疑有假,他没傻呵呵的一一验证。一块特制的金色令牌,是一次闯荡飞龙路的资格,现在用不上,日后会

  有大用。

  接下来,是定制五品兵器——

  “师兄,我想要一把战戟,七尺长就行,越重越好。”

  “刃如重刀,单锋的。”

  “长杆的纹理,像鳞片一样,天蓝色最好。”

  温千岚一边说着要求,一边探头看对方描绘。

  “你的要求还真不少啊,麻烦,够了吧?”一位二十二三岁的青年男子,停下笔,面有不满。

  在刚刚,莫宝庆已经交代他了,要特殊地照顾下某人。

  在丹药元石方面,他动不了手脚,定制兵器方面,则要先过他手。

  温千岚不是爱计较的人,但属于自己的,他会据理力争,他叹气道:“师兄,你画得……戟刃再宽些、厚些,带个棱角。杆呢,别太粗,我要一手握着,鳞

  纹别太细密……师兄,你倒是画啊。”

  对方画的战戟样式,只能用丑来形容。单说戟刃,又细又弯跟个钩子似的。

  初来此地,他不想惹是生非,可这明显是坑人啊。

  青年男子的面貌,本有几分俊朗,此刻一脸不悦,便很显尖酸。

  他名为章战,守护兵为六品战狠刀,人玄三重九阶的修为。

  将毛笔‘啪’的扔到桌上,章战靠着椅背,颇为不耐。

  他带着几分鄙夷地审视温千岚,“不识抬举,你将要定制的兵器是一把匕首。行了,我知道了,你十日后再来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