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不赖的奖励

更新时间:2017-03-26 10:46:1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31

日落日升,转眼,天机玉榜的试炼已经结束了四日。

  明日一早,众武者将会前往西风城。

  由于路途不近,未防出现意外,莫宝庆等武师将全程进行护送。

  至于各位武者的学金、入案等事,均在清池镇提前缴付与备录,入院的人数少,处理起来也简单。

  学金是一个超大难题,哪怕是最低的人等,也要一年万两金或十块元石。

  学金的缴纳,共分人地天三等。

  人等学金是指,武院提供七品功法与武技的传授,及正常餐宿。

  地等学金为每年三十块元石,是指,武院提供相应功法、武技乃至灵法的传授,及正常餐宿、每月固定的丹药。还包括,武师每月一次的单独指点,修炼室

  与修炼地的竞争使用,与一些择时进行的考验等等。

  天等学金为每年一千块元石,纯粹是奢侈。

  武者可以享受的培养,包括功法、武技或灵法任选,有单独的阁楼与宅院,可带两位仆人。三餐方面,有专属膳房,昼夜提供百道精致的餐食。还有,极品

  丹药固定领取,专属修炼室,大武师的随时指点等等。

  清池镇虽不贫穷,却也不富得流油,每年,只有二三十人去西风武院修行。

  像商武家族的施家,每年拿出三十块元石用作学金,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大多数出身村寨的新晋武者,连人等学金也拿不出。

  但今年,清池镇共六十九位新晋武者,足足有六十五人选择入武院修行。

  鸿运当头的考验,让众武者均捞到了不少财物,皆大欢喜。

  有几位武者,将得到的奇宝,主动地孝敬给了鲁驰、武平川等人,直接得到了百块元石。

  完成试炼的武者,单靠自己,都至少能拿出一年的人等学金。

  为何会有四人选择不去,是因四人觉得前途渺茫,还是留着学金,在世俗过点美日子吧。

  温千岚的修为到了一重九阶,他免缴三年的地等学金。

  但若他在武院的修行超过三年,还要继续的话,便需照常缴纳了。

  在入案备录时,他遇到了很大麻烦。

  首先,他是从铁马府避难来此,来历不明,要接受盘问。

  接着,就六位新晋武者殒命一事,他被审问了两次。

  最后,是与入案完全无关,也是最主要的探宝。莫宝庆、鲁驰、还有不相干的武平川等人,总共问了他十多遍。他们全是直截了当的问,你得了什么宝物,

  修为为何进步如此之快,或是把宝物交出来、给你元石补偿。甚至干脆威胁他,不把宝物交出来、别想出这个门……问话如同拷问一般,只差入大狱上刑了。

  别看莫宝庆等人岁数不小,阅历丰富,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鸿运当头。

  暗暗的,他们眼红得喘粗气,那是彩色的宝气旋啊!

  而温千岚毫无背景,连个亲人也没有,谁都能欺负他一下。

  他早已想过了,他去强硬反抗,必惹杀身之祸。

  莫宝庆或是鲁驰等人把他宰了,毁尸灭迹,不会摊上什么官司。

  他们只要随便给他扣一个罪名,西风武院那边便糊弄过去了。

  谁会追查,谁会替他申冤,没有!

  无头命案太多了,屡见不鲜。一个大武师或一个镇主,杀个外府遗孤,是事吗?

  温千岚如果说什么宝物也没得到,傻子才会信。

  谁都知道他在鸿运当头的考验中,探得宝气旋最多,真的那么倒霉,一件像样的宝物没得到?

  没有是吧,杀了你,看还有没有?

  所以,他很无辜的坦白从宽。

  他交代出了五品功法《龙威飞犬诀》,不知名储物戒,不知名胭脂盒,暗血战袍。

  什么《龙威飞犬诀》啊,他瞎编的。

  小千戒,被他说成了不知名储物戒。

  至于小千戒内有何物,外人看不到。

  胭脂盒没啥用,他拿出晃一下,便收了回去。

  暗血战袍应该已被认出是入了品阶的武袍,他扯了扯衣服。

  财不露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温千岚说出储物戒三个字时,莫宝庆心生立即杀人越货的冲动。

  储物戒,比储物袋要珍贵太多了,莫宝庆见都没见过。

  但见温千岚平淡地看着他,他才止住了恶念。

  一些宝物极为特殊,会自行择主。某些宝物,只能认主一次。某些极端的血契、魂契或死契宝物,武者一死,宝物将灰飞烟灭,绝不沦落于第二人之手。很

  明显,能隐入皮肉的戒指,属于后者。

  除非温千岚甘愿出让,不然绝难强抢。

  另外他的修为还太低了,就算甘愿出让储物戒,也解除不了血契,最低得到地玄一转才可,而魂契至少要到地玄三转,

  这属于宝物对武者的一种保护,出现在鸿运当头的考验中,是相对常见的。

  属于某武者的机缘,旁人难以强抢。

  莫宝庆恍然明白了,温千岚之所以敢说出储物戒,就是因知道一是此宝经常使用,不易隐瞒。若隐瞒了再暴露,显得做贼心虚,反倒更糟,连一点回缓的余

  地也没有,直接引来毙杀。二是外人强抢不了,杀了他,更得不到宝。

  饶是如此,莫宝庆仍想杀了对方来泄愤,因为此子的心机与魄力超乎常人。

  见胭脂盒精美,他开口索要。

  被拒绝后,他恼羞成怒、妒火中烧,甩手便打。

  哪怕温千岚提着警惕,向后急撤运起抵挡,仍被一道掌风打出两丈远,撞在墙上才停下。

  莫寒被打的事儿,莫宝庆已知晓,他打回来,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若非惦记着日后把储物戒、暗血战袍弄来,他非杀了温千岚不可。

  被地玄三转武者袭击,双臂差点废掉,温千岚没歇斯底里的反扑,他克制心底泛滥而起的暴虐,强压仇风的沸腾。

  在接下来鲁驰等人的审问中,他低着头,一言不吭。

  被十几人审过了一遍后,天已经亮了,他才被放出来。

  他买了一堆肉食,留着自己吃与喂二狗子,将用不着的珍药等物卖掉,又找了一些工匠后,回了古武观。

  工匠是请来修葺古武观的,谈好价钱,运来石料木料,便不需他去管。

  过去的四日,他正常修炼,修为快速地接近于突破。

  “家财吃紧啊……”

  悠哉地坐在树下,半躺半靠的乘凉,温千岚摆弄着手指上的小千戒。

  双臂活动自如,不见有伤势残余,他也不被那一掌风,打得整日苦大仇深。

  “元石还剩十七块。”

  “三种珍药,总共二十株。”

  “黄金,一千二百两。”

  “无名丹药一颗。”

  “还有……没了。”

  小千戒偌大的空间内,空空荡荡。

  温千岚的宝物有不少,凡品造化炉与小千戒堪称是无价之宝,暗血战袍应该也是无价。一颗无名丹药,不知具体品阶。胭脂盒与肚兜,均不是凡物。但他,

  却是很穷,因他对资源的需求超大。

  好在,他还有一份奖励没领取。

  他是清池镇本年第一,西风武院将奖励他三十块元石,极品皇血丹十颗,一件量身定制的五品兵器,一部四品武技任选,一次飞龙路的闯荡资格。此些奖励

  相当丰厚了,等他入院后即可领取,不经莫宝庆之手。

  当然,再算上那一掌风,奖励就更为不赖了。

  温千岚少于表露激烈的情绪,脾气很好,不善记仇。没有什么事,能一直扰乱他安宁随意的心境。

  但,有些事,他不会忘。

  尤其是对性命有巨大威胁之事,他不喜被动。适时的,他会尽快地主动出击,反咬一口。

  “造化炉啊造化炉,以后要靠你赚元石喽。”

  “二狗子,接肉骨头。”

  温千岚一笑,取出骨头一扔。

  接下来的一幕,又让他无奈了。

  面对骨头砸来,哈士奇不是张嘴接住,是歪着脑袋去躲。

  肉骨头砸得它满脸油后掉在地上,二狗子才屁颠屁颠的捡起了。

  待临近傍晚,他领着哈士奇回了古武观。

  经过四日的赶工,古武观的修葺已完成,破败之相尽去。倒塌院墙已补好,门窗重整,换上新瓦、刷上了新漆,铺平石板,阁楼院落几近焕然一新,温千岚

  十分满意。

  而在院落中,还有可供两人坐的小木车。

  木车不大,单手拎起救走,样式做工则十分精美。

  哈士奇已蹲坐在车上,“呜呜……(大兄弟,快拉着本哈遛一圈)”

  “二狗子,这是为你准备的,你不是一只拉车的犬嘛。”

  “嗷呜……(说了你可能不信,本哈是一只兔子)”

  “兔子不吃肉啊?”

  “呜呜……(你把肉全给本哈,咱俩绝交吧)”

  “嗯……你拉我一圈,我拉你一圈?”

  “呜呜……(你拉本哈两圈)”

  “得寸进尺,肉没有,绝交,去当你的兔子吧。”

  温千岚觉得自己脑袋有点问题,竟然跟一只二狗子讨价还价。

  扔下哈士奇不管,他回到楼内,找出一张供桌,将三代观主的牌位一一摆上。

  他也不下跪祭祀,点上了三炷香,盯着牌位看了一会儿,他随口道:“天黑我就走了,你仨留这看家吧,有空我会回来住,没空我就不回来了,嗯……就这样吧,有事托梦,没事赶紧轮回去。”

  说完,他吧嗒吧嗒嘴。

  他不做留恋,关好门窗仔细地封严,随后前往清池镇过夜。

  次日一早,十只巨大的风雪雕,至清池镇扶摇升空,驰往于西风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