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一,温千岚

更新时间:2017-03-26 10:44:5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63

一座结界,划分两幅景象。

  结界之外,夜色固然浓重,却是秋月皎洁,月光清凉。

  配以风吹林叶之声,景致不失怡人。

  见结界的一处扭曲微漾,形成了门径,五位青年武师料不准情况,不敢自作主张,当即知会莫宝庆。

  地玄三转的修为高深,不大一会儿,莫宝庆便赶来了。

  除了他,清池镇的镇主鲁驰,及一些父辈兄辈之人也都赶到,以迎接完成试炼的众新晋武者。

  三个月的完全封闭试炼,期间不乏危机,谁的亲眷在其中,谁能不担忧。

  他们同样在期待,自家的子女兄弟得到大机缘,至此天高任鸟飞。

  “不需担心。”矮胖老头莫宝庆,捋着花白胡须,从容开言,颇有高人风范,“此为考核之门,最先迈出的那位新晋武者,将称为清池镇本年第一才子。大

  家稍安勿躁,拭目以待吧。”

  “哦,原来如此。”五位青年武师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虽说稍安勿躁,但哪能说不躁,便不躁了。

  几十人散在各处,围成半圈,着力地辨识光门与结界后的状况。

  只是结界的模糊分割,让他们仅能看见闪动的身影,其他的,完全看不清楚。

  武阳的父亲武平川,是一位地玄二转的武者。他为中年模样,体魄强健,随意一站颇有气概,他笑着开言道:“莫寒小侄的脾性甚是勇猛,在此次历练中,

  他想必会受益颇丰,前途可期啊。”

  对武阳,武平川自是相当看重,认为大有可能夺得第一。

  碍于武阳或会与莫寒结下过大的梁子,身为父亲的他,不得不在此试着缓和。

  也省得武阳得了第一之名,某人记恨在心。

  “呵呵,莫家不成器的后辈罢了。”莫宝庆则不在意。

  “哈哈……”武平川畅笑一声,道:“莫家子嗣兴旺,天才辈出,莫寒小侄的起点纵然不算出众,却是敢作敢为、智勇双全,一遇风雨便化龙,他若不成器

  ,犬子武阳岂不是要不得了,哈哈……”

  莫宝庆一点不谦虚地点点头,“那倒也是。”

  结果未揭晓之前,他不能将话说得太满,“武阳还是不错的,在今年的武徒中,唯独他,可与莫寒相争。”

  听此话,如施玉容的大哥、郝铭的父亲、尚雅的表兄,心中很是不满。确实,施玉容等三人,在日常的表现上,不如武阳那般突出,但均为五品才子,哪个

  也不差。什么叫唯独武阳,可与莫寒相争?

  施玉容的大哥施雷,即便年逾三十,仍有一副火爆脾气。

  自家小妹被人低瞧,他不能发飙,却不会一声不吭。

  他笑道:“看来,莫寒小子定可摘得第一榜首,名至实归啊。”

  在场之人年岁均不小,哪能听不出暗含的话意。此话看似是夸奖、奉承,时机则是不妥,把话说得太死了。如果是武阳、施玉容等人先走出,那么此话,便

  等于悄悄地抽了莫宝庆一嘴巴。

  莫宝庆撇着眼睛瞧一下,见施雷五大三粗的样儿,他弄不准对方是真傻假傻。

  捋了捋胡须,他满意一笑,“确实,这点本事他还是有的。”

  他将莫寒弄到清池镇参加试炼,目的之一,正是为了清池镇第一的荣誉与奖励。

  清池镇地处偏僻,是西风城十镇中最小的一个,今年的新晋武者才八十五位,还赶不上莫家。因此,西风武院分配给此镇新晋武者的奖励,也是最少的。不

  过,如果莫寒夺得第一,莫宝庆可以稍作安排,让莫寒得到是正常十倍的奖励。

  为此,他早早地亲自指点了莫寒的修炼。

  莫宝庆对结果,是信心十足。

  他对莫寒比较了解,想必,莫寒会给武阳等人仔细的上一堂课,让众人知道啥是尊卑有别。

  在莫宝庆眼中,也就武阳对莫寒存在点威胁,其他人全是草包。

  “小鲁兄弟,要不小赌一下助助兴?”他似笑非笑。

  镇主鲁驰很是无奈,三个月以来,莫宝庆在清池镇是白吃白喝白玩,这快要到临走了,还要从他手中赢走一笔,他哪会同意,“算了,不知试炼是否有伤亡

  ,鲁某难提兴致啊。”

  “也罢。”莫宝庆暗生不满。

  如施雷等人的油水不多,他又懒得去收刮。

  “这么快?出来了!”一人惊讶出声。

  众人才刚到没多大工夫,以为怎么还得等一两个时辰,结果……出来个什么东西?

  是狼?是莫寒的寒齿狼?好像不是。

  只见光门处——

  “哈、哈……”哈士奇爪刨爪蹬,甩着大舌头,它冲出了半个身子。

  “二狗子,你个傻货!”

  “我说我先出,你个狗子抢啥风头!”

  “呜呜……(狗子咋啦,你歧视本哈)”

  “呜呜……(大兄弟你松手,本哈尿急)”

  “二狗子你的尾巴没了,快回来!”

  与之一同的,还有温千岚。

  他探出脑袋,一手在扯着哈士奇脖间的毛皮,如同扯脖领子似的,往回拽二狗子。

  原本,他打算以一个玉树临风的身姿,潇洒卓绝的步态走出来。怎知差两步时,哈士奇要抢他的风头,化实于外就往外冲。还好他反应及时,一把扯住了狗

  尾巴……如此这般,成了刻下的场面。

  “出场气势全没了,还得重来。”

  温千岚无奈,强拉硬扯的,一人一兽又缩回了光门。

  几息后,至光门走出了一人。

  此人是一位青年男子,一系月白劲袍,衬得他身形匀称挺拔。体魄不见魁梧高大,却有力量隐含。他的相貌略有几分清秀,面容线条则硬朗分明,五官英挺

  ,颇是俊朗,武者强劲之气侧漏。

  他步履平稳,不疾不徐。

  他神情从容,带着一份云淡风轻的从容,双目随意的观看周围。

  最特别的是,他手里拿着绳索,正拖着一只倒地不起抱怨连连的二狗子,“呜呜……(本哈和你绝交)”

  “这人谁啊?!”

  莫宝庆、鲁驰、武平川、施雷等一众人,全都懵了。

  他们懵了已有一会儿,现面面相觑,感觉被雷了一下。

  “难道不是考核之门?”莫宝庆严重怀疑他之前的判断。

  在西风武院,他是老资历的大武师,见多识广。他更主持过十余次武徒觉醒与天机玉榜,但头一回遇到此幕。

  哪次的考核之门,不是众新晋武者争先而出,还能轮到谁出了再进的重演一遍?

  “啊……大半夜,可能在做梦。”某人打个哈欠,不由得犯困。

  在众人揣着满满怀疑之时,施玉容小碎步快走地,从光门走出了。

  其后是尚雅、江采薇,然后才是武阳、郝铭等人,他们全是愣愣的神情。

  莫寒、陶万等人,是与一众武者一同出来的。

  “呃……”

  所有人在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开场白。

  镇主鲁驰一数人数不对,少了六个,他面有微沉。

  再看向温千岚,他眉头又一皱。

  人玄境的修为辨识,阶与阶之间没有明显的标志,需要通过气息对比,才能辨明。但鲁驰是地玄三转的修为,一眼便看出温千岚已到了一重九阶,而武阳等

  五品才子,是一重七阶。

  莫宝庆的修为高于鲁驰,他又岂会看不出众新晋武者的修为。

  他脸色有明显的阴沉,心下惊疑:“好一个狗小子,你果然有特殊!”

  场面沉闷一会儿,施玉容等人各找了各亲属,小声交谈。

  那些来自村寨的新晋武者,由于亲属未到,他们全聚到了鲁驰的身旁。

  温千岚也去了,见人多嘴杂插不上话,他将二狗子拖到一旁,来一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二狗子,你是我的守护兽,你要听我的话,你晓得不?耍赖是吧

  ,行。我告诉你,那边是清池镇,有烤肉、卤肉、炖肉,红烧肉、腊肉,有五花肉、里脊肉、护心肉,有切片的、切块的,切丁的……”

  “不久后我就去西风城,啧啧,你不知道西风城有多大。”

  “百万人口,酒楼遍地,吃的肉……”

  不理会二狗子口水直流,温千岚说个不停。

  哈士奇扑棱地站起,前爪一个劲儿拍,“呜呜……(大兄弟,本哈咋躺地上了,刚刚发生了啥,本哈失忆啦)”

  把狗爪子扒拉一边儿去,温千岚收起口若悬河,沉重地叹了口气,“二狗子你走吧,我放你自由、让你去飞,就当我从来没有过你这个狗子。”说完,他悲

  痛地一挥手,转身便走。

  哈士奇怎会吃这套,直接来浑的。

  它向前一扑归附于身,化为了兽纹。

  “呜呜……(大兄弟你磨叽啥呢,走,吃肉去)”以二狗子的智慧,它只能记住肉。

  光门处——

  凶虐的嘶叫咆哮再起,结界之后,影影绰绰的一片。

  数不清多少的凶灵,在疯命地撞击着光门,要冲出来。

  嗡。

  兀自的,结界一颤,开始急剧地回缩。

  不到十息工夫,结界缩成了一道玉色光柱,立在入夜的山林之中。

  玉光一敛消失了,试炼正式结束,天机玉榜飞回。

  莫宝庆接过玉榜一看,只见玉榜上八十个名号的排序,已经变了。

  最底部的六个名号,已被红印叉掉。

  而排在玉榜榜首第一位的名号,赫然正是温千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