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大难不死,暗血战袍

更新时间:2017-03-26 10:41:0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244

危机之时,见到一根生机稻草,不去抓的话,一定死。

  去抓取的话,可能会死,且会死得很惨。

  两种选择,选哪一种?

  毫无疑问,温千岚定选后一种。

  事已至此,他没有什么可去踌躇的:“仇风!”

  心无牵挂羁绊,光棍一条,他敢拼敢闯。

  温千岚目寒面冷,他不退反进。龙斩散去,浅血劲风萦绕双腿,他倏然前扑。

  唰。

  撕拉。

  至交错的双爪间,至五品大凶臂膀腋下,温千岚扑闪而过。

  奈何五品大凶的双爪攻势太迅疾,一道划痕乍现他的背部,他差点被开背破腑。

  算上之前的一道,两道血痕呈个大叉,横在他筋肉紧绷的背部。

  又因五品大凶实在太快,温千岚窜到它身后之际,它也跟着转身了。

  二者再次面面相对——

  嚓嚓嚓。

  带起残影,狰狞的双爪又抓又挠又扫。

  劲风的血色渐浓,温千岚又是扑闪。

  性命攸关,他认准的事儿,岂会因一次失败而放弃?

  唰。

  至抓挠的空隙间,他又是穿过。

  一遍不成再一遍,一遍又一遍。

  一道道的划痕、抓痕,徒然地增添在他的身躯各处。

  动用守护灵,温千岚的力量并不强横,与正常时相当。他压根与五品大凶硬拼不了,拼的是速度、敏捷、反应、凶残、本能、对时机的捕捉与把握等等,他必须绕到五品大凶的身后,才有机会下手。

  唰唰唰。

  嚓嚓嚓。

  快、快,太快了,场面瞧着是一片混乱,难舍难分。

  瞧着,像是两只恶狼,在翻身打滚地纠缠撕咬。

  十丈的范围内,成了一人一凶灵的战场,从这扑到那,再从那滚到这。

  温千岚纠缠五品大凶,就如同一只发疯的兔子,去挑战凶恶的雄狮。

  偏偏此雄狮,拥有无比的速度,挨了它任意一击,都够兔子好好地喝一壶了。

  唰……

  不过,伤势越多,温千岚的速度反倒越快。

  守护灵仇风的天赋,是仇,是一种被激发的本领。他越恨、越怒,或是伤势越重,他将会越强大。

  此强大,不单单指力量,而是以速度为最的,方方面面的提升。

  该天赋是他敢于搏命的资本,否则此根生机稻草,他不敢这么抓取。

  胶着了十几息,温千岚已经遍体鳞伤。

  绕身的仇风,已恢复为了鲜血色。

  奇怪的是,他身上的大小伤口,没有血水流出。

  唰。

  在扑闪之后,见到时机,温千岚毫不犹豫的又是一扑。

  在五品大凶回身之际,他窜上大凶的背部。

  他右臂一搂,环住其粗短的脖颈,左臂夹住右手,双臂同时发力,死死地紧勒。

  咯兹。

  大凶节状内有腔体的脖颈,被勒得一瘪。

  在这时,雷电的反震乍起。

  轰隆……

  爆鸣如炸雷。

  雷电与血风,各占一半地,炸成一个光团。

  温千岚与大凶,被包裹其中。

  巨大的冲击,欲要将二者各自冲飞。

  生死就在此一举,温千岚岂会松开双臂,任凭身躯被冲击得扬旗,他死不撒手。

  即便是死,他也要死在杀敌之中。

  而血风能与雷电分庭抗礼,五品大凶也被冲翻在地了。

  蓬……

  一人一凶灵,砸在满是泥泞的地上。

  温千岚依旧在死勒凶灵不放,放了,死的会是他。

  唯一的要害被钳住,五品大凶更为暴虐。

  它的手臂各有两个手肘,非常灵活,身侧与背部不是他攻击的盲点。

  五品大凶挣扎着要起身,两条手臂扭曲地抓挠温千岚。

  一爪抓空,地面被抓得翻卷。

  温千岚的头颅、胸腔若被抓中,会被一抓抓爆,仇风也救不了他。

  如此时刻,他哪来得及思考什么,只有本能地避险、制敌。

  没有什么姿势帅气优美,他双脚、膝盖蹬着地面,借着双方的倾斜与重心,将在挣扎站起,体型、重量、力量是他数倍的五品大凶,硬生生的扯倒在地。

  蓬。

  一人一凶灵摔倒,温千岚被砸在身下。

  有所回缓的雷电与仇风,再一次的碰撞。

  轰!

  五品大凶被冲起腾空。

  温千岚则陷入泥泞的土壤。

  咯兹……

  双臂对节状脖颈的勒缚,更紧了。

  大凶摔回,温千岚又被砸在身下。

  然而,他被背部压住在下,对他是一种保护,他的胸腹头颅等要害被挡住了。

  大凶喘息艰难,双腿乱蹬乱刨要站起,双只手爪疯命地抓挠。

  撕拉、撕拉。

  几爪下去,温千岚的腿部、手臂、身侧登时残破,堪是废了。

  万幸的是,雷电与仇风的碰撞又来。

  轰……

  天赋仇在身,温千岚受伤越重,他越强大。

  仇风的色泽浓重如鲜血欲滴,他眉心的血色竖纹,在朝整个额头散布龟裂。

  血风快速的愈发强势,温千岚身躯的坚韧剧增,双臂被血风缠满,力量在节节攀升。

  三虎、三虎半、四虎。

  “啊!”

  “死吧,鳖孙!”

  温千岚怒喝,守护兽助他爆力。

  一瞬间,他的力量达五虎,不比动用龙斩差太多。

  只听咯兹一声,节状的粗短脖颈乍然扁平,开裂一片,五品大凶的喘息被强行勒断。

  任凭凶灵无何挣扎,如何攻击他,温千岚手臂不放松一丝一毫。

  他的牙齿,被他紧咬得要碎掉。

  蓬蓬。

  轰……

  五品大凶的挣扎越发猛烈,二十息后,它开始乱蹬地挣命。

  五十息后,它变得无力。到了百息,它不再动弹,只剩一下一下的抽搐。

  见其腹部不断的胀起,将要炸开,温千岚顾不得什么伤势,手脚并用的爬出,再扑倒在地。

  轰。

  凶灵的三丈躯体,炸裂成了一团火星与电弧。

  炸裂的威力,将三丈内的泥土与岩壁,掀起一层层的堆叠。

  温千岚虽躲避开了,仍被炸得满地翻滚,双耳嗡嗡作响,头晕目眩。

  再看他的身躯,腿部双臂、身侧的肋骨腰腹,不知被凶灵抓挠了多少下。再承受了各种轰撞轰击,换做另一个人,就算没死几个来回,也是彻底废了。但他保护住了胸腔头颅等要害,未受到直接致命的重创。

  身具灵系仇风,他身躯的所有破损处,全被如血的仇风补上了。

  好似一个白蜡象的缺口残破,用红腊修补一般。

  嗤。

  一条五品灵气入体后,温千岚摇摇晃晃的爬起。

  五品大凶死了,但在周围,围着三四百只的凶灵,他不敢耽搁。

  奈何他伤得太重,脚下不稳,他踉跄几步,跌入了大凶炸出的坑中。

  “什么玩意?!”

  眼前模糊,他看不清旁边的一团东西是什么。

  应该是宝物,温千岚运起心思,将之收入了小千戒。

  “缓一会儿、缓一会儿……”他虚脱的趴在坑中,急促的喘息。

  此次的伤势,实在严重,再加上过度脱力,他不歇一下,实在跑不动。

  与火烧古武观时受伤不一样,那次受伤,正赶上龙斩与仇风苏醒,相当于脱胎换骨,身上的伤一举痊愈。

  此次没死,就很不错了。

  嗷嗷……

  受到血气引诱的三四百凶灵,忍不住试探的围去。

  “呜呜……(来了,大兄弟快跑啊)”察觉到危机又在接近,哈士奇化实出来,咬着温千岚的鞋靴,使劲地向外拖。

  温千岚未晕过去,叹气道:“二狗子别拽,我又没死,是多喘几口气。”

  像拖死狗似地,被拖到坑外,他立马爬起了。

  哈士奇归附于身后,他几窜冲上岩壁,双脚踩踏,垂直拔升。

  嗷!

  被引动的众凶灵,暴动狂追。

  面对三四百只七品高阶凶灵,温千岚可不敢被逮住。

  他是在玩命的跑,庆幸他在施展仇风,速度够快。

  没一会儿,他便遥遥领先,危机落后。

  在他奔行时,肉眼可见的,他的浑身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补上身躯的血风,在重生血肉。

  仅仅一刻钟的工夫,他已经见不到有何伤势,全身完整不缺,连块皮也没少。

  守护灵仇风,除了算是他的敏纲,更让他拥有超乎寻常的自愈之力,尤其是对在天赋仇的状态受的伤。身躯内不乏灵气,伤势愈合自然慢不了。且他的修为,在极速的迈向九阶。

  只因伤势终究过重,他浑身仍疼痛难耐。

  “再不逞英雄了,险些完蛋。”

  见吊在后面凶灵,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温千岚的心神有所放松。

  他止不住地后怕不已,险之又险的,他差点嗝屁了。

  他不由得暗想,在那会儿,如果他不在古武观,是不是便不会摊上这事儿。

  放缓速度以回缓体力,他从小千戒取出一物。

  此物,正是五品大凶炸裂后留下的。从外观看,它是一块暗金绸布,纹理似鳞,冰冰凉凉的很顺滑,且颇为沉重。

  温千岚认不出它是什么,干脆直接滴血解封。

  呼……

  绸布一散,成了无数颗粒粉末,钻入了他的皮肤,融入血肉之中。

  “暗血战袍?!”

  一了解,温千岚的神情从后怕,转为了一副笑脸。

  只见血风一绕,他身上剩余的衣物,一应地成了碎片。

  旋即,似有微光闪过,一套崭新的暗金武袍已在他身上穿戴整齐,鞋靴腰带等一应俱全。

  “换个色儿呗。”

  温千岚心思一动,他所着的武袍成了一袭月白。

  接着,武袍又成了墨色。

  不仅是颜色,武袍的样式,同在随着温千岚的心思,不断地改变。

  他杀了五品大凶,得了一套暗血战袍。

  目前,暗血战袍固然只是七品的层次,其之玄奇则已非凡。

  据他所知,四品武袍虽也能改变一些样式等,水火不侵拥有很大的防御力,却并不能隐入血液。

  “哈哈,值了!”

  后怕全消,温千岚笑出了声。

  没等好好地体验一番战袍的新鲜,他惊疑地停下了脚步。

  狂追他的凶灵,竟有一大半,纷纷地调转了方向,朝另一侧冲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