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天降凶灵,穷追猛打

更新时间:2017-03-21 09:29:49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70

被气旋咬掉手臂的武者,是一重六阶的修为,守护为六品兵系。

  他的实力不赖,几经尝试,他终是在气旋内抓住一物。

  正在他惊喜,欲要将宝贝抓出之时,气旋内好似有兽口怒然咬合。

  他的手臂没来得及收回,便是断了,断口参差,就像被咬断一般。

  亏得他理智未失,立马止住了血喷,他才没有性命之危。

  但整条手臂没了,找不回来,根本没法续接,伤残算是落下了。

  无独有偶,当天另有一位女子,在探宝气旋的时候,因不甘心而探得过久,整条右臂的血肉尽失、成了皮包骨。

  她的手臂坏死,不服用四品灵丹,没有复原的可能。

  次日,一位武者的手臂刚探入气旋,便被烧焦了。

  到了此个时候,众人不禁慌了。

  气旋内的凶险太重,超过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畴,探不了宝了。

  当然,仍有人不死心,还想再试上一试。

  如莫寒、武阳等人,实力强悍胆气自然充足。

  他们的守护为五品,修为即将到达一重七阶,还可以再坚持一下。

  毕竟,凶险越大,机缘往往越大,谁也不肯轻言放弃。

  而当听说有人因探气旋而手臂伤残的事儿,温千岚面上惋惜沉重,心底则有一份幸灾乐祸。

  让你贪得无厌,自找的怪得了谁。

  可怜之人,会有可恨之处,他不同情。

  心中的那份冷漠,使他没有泛滥的悲天悯人之心。

  又是那句话,他纵然不是阴损奸诈之人,却是蔫坏。他脾气好不善记仇,又非是老好人。

  温千岚不去担忧什么,依据《小劫经》,全心修炼不缀。

  正常而言,武者在人玄一重时,修炼均是体术与吐纳配合,使筋肉骨脏腑有规律的张弛,辅以丹药等来养元。

  没有功法时,温千岚的力量,除了兽兵灵之外,是靠筋肉拉伸绷紧所产生,如普通人一般。

  但拥有了功法,筋肉以异常复杂的方式张弛,致使力量分合汇成了一道劲力,在全身游走。

  游走的过程,即是以天地元气、珍药的药力,来进行滋养。

  这般方式,本该是人玄二三重的功法才能做到的,他之所以可以,乃是缘于经文的牵动。

  以重修轻、以大修小,任凭三系深厚,他的进展速度又哪会慢得了。

  身兼三系,修炼《小劫经》,他的力量在超常的拔升。

  而众人皆不懒惰,守护为五品的武者,先后的到了一重七阶。

  气旋越来越凶,探宝实难继续,众武者这才意识到,将气旋打散或许是正确的。

  在莫寒、武阳、郝铭等人的号召下,众武者联手,齐攻气旋。

  然而,气旋已变得格外的坚韧顽固,他们打不破了。

  十几个人分成两批,轮流的攻击一个气旋,打了一整日,也没成功。

  部分胆量小的武者慌了,这该怎么办?

  剩下的十七个气旋,究竟要衍变成什么?

  当距离天机玉榜结束,尚有七日的时候,突变乍起。

  呼呼……

  嗷嗷……

  夜空中阴云密布,山林间狂风大作。

  一个个的气旋,随着狂风飘入了高空,与阴云交汇。

  只见,一双焦黑的手爪,至气旋伸出。如同扒着门楹一般,手爪扣住气旋的边缘一撑,一具焦黑的尸骨猛的至气旋探出头颅,它怒张开裂的大嘴,朝着山林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叫。

  “嗷!”

  下一息,它从气旋窜出,扑向下方的山林。

  它的嘶叫似如总攻的号角,一只只的凶灵,从一个个气旋窜出。

  侵略一般,它们嘶叫咆哮着,从空中扑向山林的各处。

  它们的形态,千差万别,有的似人类的骸骨,有的似干枯的兽尸。有的奇形怪状,看不出具体是什么种类。

  但无一例外,它们全是凶灵。

  如果划分强弱的话,它们全成了气候,入了高阶。

  嗷……

  气旋共有十七个,有十六个在涌出凶灵。

  凶灵密密麻麻的从夜空扑下,数不清有多少只,二百、三百……

  凶灵天降,入侵试炼。

  一只只的凶灵,砸入山林只中,激起密集的轰响。

  见到此幕,包括一向凶狠的莫寒在内的众武者,全都因惊吓脸皮苍白。

  天机玉榜的试炼中,最著名的考验是鸿运当头,谁能遇上,那是天大的福气。

  比之更为罕见的考验,尚有天降凶灵,在整个小元界,三五年也不出了一次。上一次,是在五年前的一场试炼。据说,若非一品灵系守护者观世净莲洛云依,以一己之力担起了重梁,那批新晋武者的折损会超八成。

  一般来说,出现天降凶灵的考验,要么是参加试炼的新晋武者之中,存在天之娇宠。

  要么是某位武者为灾星,携带着大灾运。

  该考验,不是想遇就能遇上的,求都求不来。

  结果,今年清池镇的试炼,不仅来了彩色的鸿运当头,又来了天降凶灵。

  众武者不由得想到的,是物极必反、乐极生悲。

  “逃啊!”

  一位武者惊声尖叫,慌了神的他起身就逃。

  在山林间的众武者,全都乱了。

  但是,凶灵密密麻麻地从天空降下,不乏带有翅膀会飞行的禽鸟,而笼罩试炼地的结界尚未解除,哪有什么安全地让他们去逃躲。山林固然近有三十余里的范围,凶灵的数量却比他们多出了几倍。

  “别慌!”在关键时刻,武阳撑起了场面。

  他抓着穿云枪,凛然看向身边人,道:“乱逃乱窜,只会被逐一击破,纠集大伙,一同对抗凶灵。”

  能与他结伴的武者,自然不是懦弱之辈。有所冷静后,一人提议道:“漫山遍野全是凶灵,咱们得快点找个有利的地势……那儿!那崖壁易守难攻、可进可退。”

  “走!”

  武阳当机立断,领着几人朝崖壁奔去。

  而之前为了去打散气旋,众人分散在二十几处,相隔较远。再受凶灵的冲击,一下就散了,再受到凶灵的追击阻隔,想汇合不会是一件易事。目前众人能做到的,是先设法自保,然后尽快聚集帮手。

  另一处——

  “武阳他们在哪?”疾奔中,郝铭焦急问道。

  “前日没留意他,谁知道他跑哪去了啦。”回答他的女声,都是带着哭腔。

  郝铭心知事态危急,不敢托大,“都留意着点,快些找到其他人!”

  在另一处——

  莫寒五人有点倒霉,已与四只凶灵交上手了。

  “杂碎,竟这么凶!”

  莫寒口中怒骂,挥斩寒铁长刀,砍退了两只凶灵。

  但一转眼,凶灵又扑了上来。

  另外四人联手在对付两只凶灵,仍只能勉强击退。

  这五人一是一重七阶、四是一重六阶的修为,竟然不能迅速击杀四只凶灵。

  “娘的,全是七品高阶,这怎么打啊。”连惊带吓,一人气急败坏的回应一句。

  铛铛……

  刀枪打在凶灵的躯干,都是迸出火星。

  稍不注意,刀刃就会卡在骨缝中。

  凶灵,不是正常的生灵,在意识七情方面,连野兽也是不如。

  灵智极为低下,它们压根不会依据功法修炼什么的。它们的强弱,一是因种类的差异,二是靠进食来提升。如血肉、元石等,树木、金铁等,可能都是它们的食物。凶灵种类不同,需要的食物也不同,喜恶各有差别。

  凶灵没有正常的修为,不能按人玄地玄来划分。

  它们由高至低的,分为七至一品,每品分低中高三阶。

  如试炼刚开始的那会儿,出现的凶灵是七品低阶,对应着一重的一至三阶。

  如火烧古武观时的凶灵,是七品中阶,对应着一重的四至六阶。

  今夜的凶灵,则是七品高阶,对应一重的七至九阶。

  以此类推,四品的凶灵,又被称为魔灵,超过一品的,被称为魔王。

  面对七品高阶的凶灵,莫寒可以对抗,但很难将之击毙。

  一重五阶的武者,不是此等凶灵的敌手。

  “别纠缠,快退!”

  “那边有一伙人,快,去和他们汇合!”

  见有更多的凶灵在冲来,莫寒不敢恋战。

  不止是他,众多武者若没占据地利,全在飞逃或躲藏。

  在如此关头,众武者只有抱成一团,整合力量,才有可能抵御危机,避免大的伤亡。

  嗷……

  如同落雨,一只只的凶灵砸入山林。

  当十六个气旋消散之后,散布在三十里山林间的凶灵,超过了千只。

  如同一群疯狼见到了满身染血的小羊羔,它们穷追猛打的,狂追众人。

  仅剩的一个气旋,呈暗金色,无凶灵冲出。

  气旋在旋动不休,越发的浓重,狰狞地扭曲变换着,不知在酝酿什么。

  天空阴云翻滚,冰凉的秋雨时大时小、断断续续。

  呼、哗……

  嗷嗷嗷……

  山林间嘶叫沸腾,如此大的动静,在古武观的五人哪会听不到。

  意识到是天降凶灵的考验,见到饺子下锅一般的凶灵降下,听见那起伏的厉叫,五人的脸上均变了颜色。

  怕啥来啥,这次,竟搞出如此大的阵仗。

  温千岚知道最后一次考验,定不会普普通通,可也没想到来得这么凶猛。

  试炼还剩七日才会结束,这七日该如何挺过去?

  噔噔噔。

  慌了神的施玉容,连忙地赶上三层,她急道:“千岚兄,咱们快去逃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