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揭秘古武,小劫经

更新时间:2017-03-21 09:20:39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93

夜色已深,山风吹刮呜嗷作响,犹如狼哭鬼嚎。

  风太大,不宜起火,晦暗的夜色,笼罩着几人的神情。

  “武阳,宝气旋越来越凶了,任由它衍变,只会成为祸害。”撑着一把铁骨伞遮风,施玉容语气郑重其事,“在咱们这些人中,你的实力数一数二,你得带领大家啊,防范于未然,真出事就糟啦。”

  与她一同来的孙百里,连连点头应和。

  在对面,是武阳几人。

  武阳的脸色如常,他坐于一块山石,轻抚着云气萦绕的穿云枪。

  他的声音淳厚,隐有不冷不热。

  他道:“温千岚只是猜测罢了,他有何依据?确实,气旋内藏凶险,但那又怎样啊?凶险即为考验,对抗便是了。将气旋打散,得了一株药材,仨瓜俩枣的价值,呵呵……别怕,是福不是祸,不管是何等难关,咱们迎战就是。若没此份魄力,武道之路茫然。”

  如果施玉容不提温千岚,他或许会考虑一下。

  既然提了,他颇为排斥。

  “放着宝穴不探,非得打散,没搞错吧?”一位女子插话揶揄。

  另一位男子略带讽刺,说道:“温千岚他在干嘛,独自探宝呢吧,然后,他让你们费时费力的暴揍气旋?”

  “不信算了。”施玉容不是多有耐心,气哼哼地说一句,拧身就走了。

  她不死心,继续去找其他人。

  说打散气旋为温千岚的主意,她是出于好心。

  在八十位武者中,温千岚比莫寒更加受到排挤,她便想着,借此缓和一下众人的关系。毕竟是同镇之人,以后去了西风武院,相互好有照应,内斗只让人笑话。她失算的是,起了反作用。

  想来也是,换作是谁,也难下决心去打散气旋。

  天机玉榜的试炼,武者一生多是只有一次,万幸的,又赶上了鸿运当头。

  此等机会,谁都会仔细把握,放着可能得到的重宝不要,去费力地将气旋打散?

  若非施玉容很是信任温千岚,她也不会去做。

  她是她,旁人是旁人,怎么能强求旁人全去相信。

  特别是如武阳、郝铭等武者,会按照温千岚的意思去做?

  没有服人的理由,施玉容只好再找帮手,结果仍是碰壁。原因之一,众人知道她与温千岚私交不赖,莫寒又放出了那番话,连带着众人也不愿与她多接触,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江采薇二人同样没找到帮手,只好作罢。

  勉强无用,四人聚在一起歇息,以防不测、趁夜修炼。

  人多嘴杂,再有人刻意奉承地传达,莫寒知道了此事。

  “有意思啊。”他莫名一笑,抬起寒铁长刀敲着山石,问道:“你几个,了解过打散气旋的事吗?”

  “他知道个屁啊。”陶万甚是不屑。

  鸿运当头是非常稀有的考验,一般只出白色气旋,少数出彩色气旋,少数中少数,气旋会夹带凶险。非常稀有中的少数中的少数,可知是多么少见的情况。所以,没有经验让他们推敲、预测接下来的状况,但同样没听说过需要去打散气旋。偏偏,只有温千岚知道该怎么做?

  “即便他知道,他有那份好心?”另一人嗤笑。

  莫寒撇着嘴,瞧着长刀想一下,他一拍大腿,道:“真真假假,别着了杂种狗的道儿。这样,咱几个先修炼,明儿一早去打散一个试试,看看有多少油水……”

  夜空无月,山林晦暗。

  温千岚没去歇息,他仍在追着气旋,一个接着一个的斩破。

  有夜色掩盖,视线不佳,方便着他的行事。

  奔波了一日,他已筋疲力竭。

  但凡品造化炉,当有了元石等物的补给,在修复着古武帛书。

  此乃大事,帛书之秘或将揭开,温千岚心中有份紧促,他根本停不下来。

  锵。

  天蓝闪过,又一个气旋被斩破。

  歇息一下回缓力气,吃几颗果子后,他再次继续。

  温千岚不知道,打散气旋是否正确,至少他认为,对他是正确的。一是,他不会冒着手臂伤残的风险,因风险大于可能的收获。二是,他会从中受益。至于旁人如何做,他不怎么在乎,也不想去左右。

  呼呼……

  气旋在减少,山风却不见衰弱。

  冰凉的雨水,夹杂在风中胡乱地拍打。

  一夜过去了,气旋只剩七十余个。

  实在累得跑不动的温千岚,回到古武观安心歇息。

  精力恢复充沛的众人,又开始了一日的探宝。

  莫寒五人,着手于打散气旋。

  五人的守护一是七品、四是六品,修为均到了一重六阶,实力格外强劲。

  他们认准一个气旋,便远近配合地发起了猛攻。

  用去一个多时辰,五人将气旋打散了,结果,仅掉出一块元石。

  “浪费时间。”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得一块元石,莫寒有不满。

  他以寒铁长刀挥斩气旋,要面临着被卷入风险,他一直担惊受怕。

  他又很疑惑,“姓温的到底是啥打算?”

  陶万同样想不明白,“管他呢,咱该咋做咋做,他还能反了天不成?”

  五人胡乱的猜测一番,没分析出所以然,又散开各做各事了。

  而除了施玉容四人,另外七十五位武者,全在想方设法的探索气旋。

  气旋内有凶险,他们尝试用各种手段去应对、克制。

  武者的守护不同,本领也会有差异。

  事物存在着相克,若找准了办法,凶险是可以破解的。

  某种宝贝可能正在气旋中,几人相争一个,这激励着众人的智慧。

  尽管多数人的尝试以失败告终,却有人成功。

  一位武者抓出了一枚石印,不知具体是何物。不妙的是,在场的尚有其他武者。利令智昏,见利忘义、居心叵测者大有人在,当即起了一番抢夺,几人出招凶狠,不理伤残。

  亏得该武者及时的滴血,解封石印,以之镇压之力破开围攻,才得以逃掉。

  还有几位武者,从气旋内抓出了白骨、朽木等物。

  与往次的气旋一样,武者从中抓取出的物什,不一定均是宝物,得宝与否与运气相关。

  呼呼……

  山风不停,只见愈演愈烈。

  温千岚昼伏夜出,白日歇息足了,夜晚四下奔走斩破气旋。

  碍于大致固定不动的气旋,全被武者日夜盯着,他只好去追四处飘走的。

  一夜工夫,他可以斩六七个。

  先后不到四日,他一人斩破三十七个。

  虽然没得到多特别的宝物,元石、珍药等,他倒捞了许多,收获甚丰。

  剩余的气旋,还剩二十七个。

  现临近午夜,夜色阴森、风声呼啸。

  在一块山石旁,温千岚半蹲半坐,他一手托着凡品造化炉,一手拿着一块元石。

  嗤嗤……

  镂空的顶盖,在猛吸着天地元气。

  不到一炷香,一整块元石,在他的手中成了粉末,随风散尽。

  温千岚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忙是打开炉盖,取出古武帛书。

  帛书上的图文几近全活了,画面如景象在更迭,文字在不停的打乱再重新组合,倍是玄奇。所有的图文,仅余一处模糊。也正因此处,滞碍了图文整体的衍化更替。

  温千岚依旧看不懂图文表达何意,他让造化炉吸收了三块元石,那处模糊修复得十分轻微。

  小千戒内还有一百一十余块元石,或许足够完成帛书的最后修复。

  但他不准备再用,元石耗尽的话,他该如何修炼?

  “还要再斩一个气旋。”收起手中之物,温千岚在夜色中消失。

  剩余的二十七个气旋,每一个均被两三位武者盯着,被据为己有尝试探宝,他得去抢一个才行。

  麻烦的是,面对一重六阶的武者,他若要明抢,需要动用兵或灵的力量,才能将对方打跑。况且他斩气旋,需要用龙斩,被人见到绝非好事。他得偷偷地来,调虎离山声东击西。

  “二狗子,去。”

  应着他的话,哈士奇叼着红肚兜撒丫子跑了。

  夜色太浓,瞧不见二狗子的身影,只能见到一双发亮的眼睛,及微微闪光的红物在飞窜。

  看着尤为诡异,有几分惊悚。

  “还挺稳啊竟然不追,下一个。”

  “这兄弟睡得真沉,没听到?”

  “下一个……”

  试探了几处,守着气旋的武者均未受引诱,温千岚只好再去找别人。

  “只走一人啊,不行。”

  “下一个……”

  “成了!”

  试了近一个时辰,终于有一处三位武者上钩了,全去追二狗子。

  温千岚哪会在此刻慢悠悠的,当即冲去,腾身而起劈下龙斩……

  等那三人回来一看,傻眼了,宝气旋哪去了。

  一人明白中计了,登时大怒,“是谁,有种你出来,老子绝不打死你!”

  另两人还在懵着,才离开哪大工夫,气旋便被人给探了,他仨试了一整日也没成啊。

  风太大,温千岚听不见旁人骂他。

  他正紧张着呢,嘴巴微张,双眼发直,散发白光的帛书照亮他的脸庞。

  噗……

  一声轻响,帛书倏然成了灰烬。

  灰烬中,一个个古怪的文字,一幕慕更迭的画面,连成串的钻入他的眉心。

  光亮隐去,灰烬随风逝去,古武帛书已然消失。

  头脑阵阵发晕,温千岚不知觉地闭合双目。

  他恍然的明白了,古武帛书确实记载一部来自于远古的功法。

  此部功法,名为《小劫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