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一戟劈开,强取豪夺

更新时间:2017-03-21 09:19:0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94

当墨绿气旋散去,乱风息了一些,温千岚难以继续漂浮,落回了地面。

  “呜呜……(大兄弟,快让本哈看看)”哈士奇跑了出来。

  它人立着,翕动着黑鼻子连拱带嗅。

  翻看着手中之物,温千岚面有奇异,努力地辨认。

  他从气旋中抓出的,是一个青铜色泽的小炉子。

  炉子只有鸭蛋大小,有三足两耳,圆肚子状,带着镂空的顶盖。撇开炉身外表微凸的纹路不谈,样式比较普通,很像香薰炉。放上点燃的香料,盖上盖子,稀薄的烟气会从顶盖的镂空溢出的那种。

  不普通的是,小小的铜炉非常沉重,估摸着,得有二三百斤。

  一不小心没拿住的话,会把脚指砸断。

  “定是一宝贝!”

  温千岚双眼闪闪发光,当即刺破指尖来滴血。

  他才人玄一重的修为,不会秘术、灵法、印诀等手段,除了尝试以滴血启封,没别的办法。

  此招管用,一滴鲜血被铜炉全然吸收掉,炉身有亮光一闪而过。

  “凡品造化炉?”温千岚挠了挠头,才凡品?

  凡品,便是没入品,是在七品之下的凡物。

  但此炉足有二三百斤重,明显不凡啊,凡物还需滴血启封,会有玄之又玄的感应传达?

  转眼后,他咧嘴笑了。

  在天机试炼的鸿运当头,武者能从气旋内抓出任何物品,却不是没有任何限制。

  试想想,他们才人玄境的修为,能碰触得了什么宝物。

  寻常的物品也就罢了,品阶过高的物件,他们压根靠近不了。

  他们可以抓到宝物,此宝物的贵重非品阶高,是基础为宝。

  便说此凡品造化炉,其之关键在于造化,非是凡品,造化又会受凡品的限制。日后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温千岚的修为的提升,此炉的品阶会提升,晋升为七品、六品、五品……

  品阶越高,此炉的造化之力会越强,便越神奇。

  “二狗子,它不能吃。”将凡品造化炉从二狗子的长舌翻舔中夺回,温千岚用衣袖擦掉了炉身的口水,“好宝贝,造化炉,听着牛气坏了,不知有啥用。”嘀咕着,他将古武帛书取出,塞进炉子再盖上盖。

  嗡。

  炉子一颤,顶盖的镂空处,迸发出了一股吸力。

  由于温千岚在眯着眼睛朝镂空看去,他的脸皮都被吸变形了。

  肉眼可见的,有微白的雾气至脸皮溢出,被吸进了炉子。

  温千岚一惊又一喜,拍了一下炉盖,吸力戛然停了。

  想了想后,他将凡品造化炉收入了小千戒,再劝服二狗子归附于身。

  又确定了侵入手臂的黑气在被祛除,他又一瘸一拐地继续去寻找气旋。

  呼呼……

  林间的山风,渐凶渐猛。

  半日的工夫过去了,气旋还剩九十余个。

  且场面藏有一份诡异,气旋飘走非是漫无目的,似乎在追着众武者。

  时间流逝,每个气旋的凶险,没有减弱不说,更有加强。

  温千岚探第二个气旋时,还算顺利,抓出了一卷刻满蝇头小字的竹简,因字实在太小,他看不清写得是什么。滴血管用,却没什么反应。他研究不明白,便先收起等日后再说。

  探第三个气旋时,他的整条手臂快冻僵了,只抓出一株七品珍药。

  以他的实力,探宝都颇为艰难,遑论别的武者了。

  强行探一个气旋的造成的损伤,哪怕服用上等疗伤丹药,没半日也痊愈不了。

  况且,气旋少有仅贴着地面一动不动,很难去探。

  到了第二日,气旋还剩八十余个。

  山林间,零星洒下的雨水冰凉,风沙甚大,吹得衣袍猎猎作响。

  “千岚兄,是不是要有大事发生了?”施玉容躲在树后避风,她抱着消瘦双肩,有些凉意。

  此次的气旋,她只成功探了一个,得到一块不知名的金铁。

  探第二个时,她觉得手臂要废了,她没敢多坚持。

  情况十分反常,她暗有害怕,便找到了温千岚。

  温千岚也知事态在渐渐严重,但他没有此方面的经验,也不知怎么办才最好。他揉着被沙子迷了的眼睛,思忖着说道:“宝气旋怕是会成为祸患,弄不好会衍变成天灾,探不了的话,尽量毁掉吧。”

  “我试了,没成啊。”施玉容愁眉苦脸,“来,我给你吹下风。”

  温千岚矮下身子,眼睛挨了一口气,沙子算是出来了。想了一下,他随口说道:“气旋应该是由风、元气、灵气什么的聚成,按理说可以打散,多加点力,多几个人试试。”

  “好吧,我一会去找采薇他们。”施玉容心有压力,凝重地点下头。

  见其一副心事重重的犯愁样儿,温千岚一笑,宽慰道:“不用担心,历来的天机玉榜,不曾有过大的伤亡,此次也不会。天机难测,但甭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一定是根据我们而来的,天无绝人之路,必有办法解决的。”

  “嗯,你心挺大的啊。”打趣一句,施玉容轻松不少。

  八十位武者中很多人认为,温千岚是外温内冷的脾性,无法深交。

  但她认为,温千岚是外温内暖、简单随意,没啥脾气,特别好相处,与二傻子都能玩一起去。不能单从一份内敛的冷漠锋芒,就否决了他整个人。或许,外人很难与他真正地交心,但他绝对会靠得住。

  又聊了几句,二人各忙各的去。

  施玉容去找江采薇、崔双等人,四人联手尝试于打散气旋。

  温千岚会说此话,也正出于他所想,他同样去做。

  探一次气旋,要冒着手臂毁掉的风险,利弊失衡,很不值当。

  所谓的富贵险中求,是先自知,再以小搏大,不是以大搏小。

  与其留着气旋成为祸害,不如毁掉,没准是另一种探宝方式,会另有收获。

  悬停不动的气旋,几乎全在被武者盯着,不便下手。膝盖的伤已好了,他认准一个飘飞的,便去追逐。

  当距离近了,他取箭搭弦,挽弓爆射。

  咻!

  怒闪的箭矢,正中气旋。

  岂料,箭矢仅将气旋射得一个晃动,便没入不见了。

  温千岚一挑眉毛,心有意外。

  一虎之力,集中于一杆箭矢,可以想象,箭头会具备多大的洞穿力,竟然没有将气旋射得涣散。

  看来,施玉容四人想打散气旋,委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弓箭不行,长棍也不易,气旋在快速飘走,没法老实地让他打。

  见四下没人,温千岚泛起一抹坏笑。

  “仇风。”

  口中低喝,浅血劲风绕身而现,他奔行的速度近乎暴增一倍。

  似马踏飞燕、踏草而行,稍许之后,他已追近气旋。

  温千岚弹身而起,欺近气旋之际,仇风隐去。

  “龙斩,力钧。”

  天蓝如火,战戟聚成在手,他浑身的筋肉倏然的鼓胀一圈。

  力量激增,温千岚单手持戟,挥起、斜斩而下。

  锵。

  天蓝划痕,于气旋一闪而过。

  以温千岚目前对兵灵的驾驭,还不足以同时动用龙斩与仇风。

  稍一滞空后,他轻巧地落回地面,屈膝伏蹲消减惯力。此招,很大一部分要得益于守护兽。

  “碎了没?”

  无人旁观,他自顾自摆个酷酷的造型后,忙抬头看去。

  只见,被龙斩斩过,气旋停下了飘飞。

  从斩过处,一分为二的裂开,两半气旋扭曲着破散,几块元石与一株参状的药材从中掉落。

  “蒙对了!”温千岚双目一亮,学着某人打个响指。

  隐去龙斩,他便要去接元石珍药,没等动,他又停下了。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取出七品造化炉,朝向破散中的两半气旋。

  呼……

  一股莫大的吸力,至炉子顶盖的镂空迸出。

  吸力直指牵引,好比云海归穴,如风如雾如光的两半气旋,垂落汇入了炉中。

  温千岚之所以会有此想法,缘于他经不住炉子的猛吸,便试着让炉子在小千戒内吸收元石。他存的那几块元石,全被吸光了。一种雁过拔毛的念头,让他打了气旋的主意。事实证明,炉子吸取不了完整的气旋,打散的倒是可以。

  “我的古武啊,你快点出来呗。”

  他神叨叨的嘀咕一声,瞧了一眼不远处,掉在地上的元石珍药随之到了小千戒之内。

  温千岚干劲儿十足,立马去找下一个气旋。

  找到后,他如法炮制,一戟劈开,一个接着一个。

  他不去靠什么运气了,是在来硬的,直接强取豪夺。强行的劈开气旋,尽管掉出的多是普通之物什,没有罕见的宝贝,却不乏元石等物。最多的一次,足足掉出三十几株七品、六品珍药。

  当他劈开第五个时,施玉容四人也终于打散了一个气旋。

  与温千岚相比,四人是费了大力气。

  兵系的江采薇、崔双负责近攻,兽系的施玉容、孙百里用箭矢远攻,足足打了半日才成。

  或许是因软磨硬泡,气旋为逐渐破散,最终只掉了一株七品珍药。

  气旋有八十余个,凭此般速度,是别想全部消灭,尤其掠飞飘走的气旋,打散一个得用一日。

  瞧眼下的状况,又不会允许多做耽搁。

  四人一商量,决定将此事告知其他武者,众人齐力,行事才会快捷有效。

  岂料,四人摆明了利弊发起号召,却没得到响应。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施玉容说了此为温千岚的主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