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傻了吧,爷会飞

更新时间:2017-03-21 09:17:3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2

气旋的浮现,搅得天色变换,天空之中阴云聚散,林间山风回旋倒卷。

  仅仅瞧着,不需细琢磨,便知这不是什么好征兆。

  共八十位武者皆是不傻,明白鸿运当头的考验,开始夹带了凶险。

  考验的难度,再一次地加大了。

  不说运气的好坏,欲要去探宝,会越发的倚重于武者的实力。

  此为应该,众武者可以理解。换句话说,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某人若总是稀里糊涂的,机会便是慢慢的从指缝间走过,他也是抓取不到。探宝气旋已经出现了多次,某武者如果仍是一滩烂泥,那实在是扶不上墙了。

  宝物在气旋内,面对此等勾引,众人又不会顾虑太多,纷纷动了。

  物尽天择,竞争无时无刻不在,谁会在此时谦让。

  这会儿,温千岚一拍脑门,满脸的苦笑。

  膝盖的伤未痊愈,他跑不快跳不高的,偏偏鸿运当头又来了,真是耽误事儿。

  被牵着好几日了,哈士奇憋坏了,自告奋勇地叫道:“嗷、嗷……(大兄弟,本哈当先锋,你等着吃白食吧)”

  听其语气,温千岚哭笑不得。

  二狗子说得很是仗义,但白食这个词,怎又那么别扭呢。

  他忙是摇摇头,道:“二狗子别乱跑,那只饿狼你还记得不,你遇到它……啧啧。”

  温千岚估计,莫寒八成已到了一重六阶的修为,实力会有一增。双方的仇结大了,如果可以,对方岂会放过落单的哈士奇。莫寒仗着身后有莫宝庆、莫家,不怕闹过火,敢把事做绝,不得不防着。

  他自然不惧莫寒,却不能让二狗子去冒险。

  哈士奇已经很怂了,若被打散一次,心中会落下阴影,定会更怂。

  “呜呜……(见到丑狼,本哈一尾巴干翻它)”哈士奇斜着眼睛,嘴硬不服输,倒老实的不动。

  “开始吧,慢点而已。”温千岚心态好,不去瞎着急。

  “嗷呜……(你说你,咋那笨)”

  “狗子,你能变大点不,给主子我当坐骑。”

  “嗷嗷……(本哈拿你当兄弟,你竟然要骑我)”

  “谁和你是兄弟,咱俩哪有一样的地方。”

  “呜呜……(你背我,本哈累了,跑不动了)”

  “二狗子你个没良心的,我成瘸子了,我还背你?”

  “呜呜……(大兄弟,你咋这么懒)”

  一瘸一拐的在山间的奔跑,温千岚一个头好几个大。他的守护兽,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吗?

  再看山林的某一地——

  孙百里的守护是七品长尾猴,论攀爬的灵活,他在八十位武者中是首屈一指。

  此时,他单臂吊在一条不及手腕粗的树杈上,双眼警惕的瞄着周围,伸手探入了气旋。

  怎知手掌刚一探入,他的脸色突的一变。

  孙百里的手掌,在快速地失去血色,好似气旋成了一只吸血的凶灵。

  他的胆子偏小,哪敢再探,急忙回收手臂。

  但气旋具有莫大的吞吸之力,他挣扎了三次才成功,整条手臂因失血严重变得苍白。

  “什么鬼东西?!”

  满目惊骇,孙百里跳回地面,连连后退去远离。

  往次的气旋,一被探索,甭管武者是否抓到物品,皆会在原地散去。

  此个气旋并没有,非但没散去,反而旋动得更凶。带起的大风吹得沙尘落叶,呼呼飞扬。

  不止孙百里一人是这样,还有数位武者也遇到类似的情况。不仅仅单是吸血,气旋内有的灼热,有的冰寒,有的像长满了利齿疯狂的撕咬,武者一去探索,就要受到损伤。

  一位武者发狠之下攻击气旋,整个人险些被卷进。

  一位武者仗着实力,抵抗伤害强行探索,在他摸出了一块奇石后,气旋随之散去了。

  众人止不住的心惊,意识到鸿运当头的考验已转凶,探宝没之前那么容易了。

  剩下的二十几日,怕是不会风平浪静。

  临近试炼结束时,怕是会来一场大考验。

  呼呼……

  近三十里的山林,被气旋扰得风声混乱。

  茂盛的树冠摇曳,连成绿浪,来回的翻卷。

  天色晦暗,阴云变换,不详的气息在浓郁着。

  别看武者足有八十位,百个气旋减少得却格外缓慢,几刻钟不见得少一个。

  尤其是有的气旋在随风飘走,更难探索。

  一处山沟内,一个呈墨绿的气旋离地十六七丈,在兀自的旋动不休。

  枯叶、败草夹杂在风中,朝气旋内汇入。

  呼呼……

  风声作响,呜咽咆哮。

  三位武者站在气旋之下,僵持着,谁也不愿退走。

  三人是两男一女,温千岚正在其中。

  双腿交叠,单脚撑地,温千岚斜靠着树干,咬着一截草茎,好整以暇地看着另外二人。

  不是他特意与别的武者作对,没事找事,是因他不能让哈士奇乱跑,他的腿脚又不方便,不适合去追飘走的气旋。如此,他难免要与别人相争一个,没办法的事儿。

  或也无关紧要,毕竟试炼本就一场竞争。有竞争,难有和睦。

  另外的一男一女,其守护均为七品,一兽一兵。

  二人家境普通,没有功法,因很勤勉,修为已到了一重五阶。

  此时,他俩的脸色有一份不善,心下迟疑。

  “哎……”

  吐掉咬烂的草根,温千岚百无聊赖地叹口气。

  贴着树干身子下滑,他随意地坐在地上,取出一只箭矢,慢腾腾地修理指甲。

  瞧他优哉游哉的样子,明显是要耗下去。

  见其动作,在不远外的女子哼了一声,脸色带着不喜,语气刻薄地说道:“同样是人,差别还真大啊,我一个小女子尚知刻苦,不像有些人,只想白日做梦的坐享其成。”

  言外之意,在均没功法的情况下,她到了一重五阶,温千岚竟然有脸停在一重四阶。

  她一向是瞧不上比自身弱的男子,身为女子,她不信温千岚敢打她,话便说得尖酸。

  “此话在理。”另一位男子附和道,“咱走吧,把宝气旋让给他,腿脚不好怪可怜的。”

  “哼。”女子又哼了一声,“让给他,他还能碰到怎么的。”

  听二人一唱一和的揶揄挖苦,温千岚一点不动气。

  他不辩解不反唇相讥,头也不抬地晃了晃脑袋,似乎脸皮厚得气人。

  此一男一女本不相熟,却因同仇敌忾,擦出了异样的火光。

  “走吧,让他慢慢等,咱去找下一个,争取探上五六个,在这浪费时间不值。”男子昂首挺胸,朗声笑着说道。

  “哼。”女子嗤哼一声,“等,我看他能不能等到,做梦。”

  说着,二人有说有笑地结伴离开了。

  他俩之所以会退走,倒不是因大度而主动让出气旋。主要是因该墨绿气旋离地足有十六七丈,就算砍根大树来踮脚,也是碰触不到。去等气旋下降一些,指不定要等到啥时候。

  见二人走远,附近没人,温千岚扑棱地站起身。

  浪费时间在此干等,开啥子玩笑。

  “仇风。”

  眉心显现血色竖纹,他一甩右手。

  豁然的,一片略染血色的劲风,围绕他平地旋起。

  与此同时,温千岚屈膝弹身,暴涨纵起丈许。

  他的上冲之势未停,环绕的浅血劲风托衬着他继续拔升,直到升至气旋的正前。

  呼呼……

  在气旋搅出的大风中,温千岚如泡在河中,身形不由得浮沉摇摆。

  不过,环绕他的浅血劲风,不仅不被大风扰乱,反而越发强劲。反客为主的借助大风,来稳固他的漂浮。

  眉心的血色竖纹,使温千岚的相貌显得邪异。

  他面带笑意的,看向那一男一女离开的方向,得意道:“傻了吧,爷会飞!”

  他不多耽搁,右手在血风的包裹下,探入了气旋。

  “嗯?有毒?”

  手掌传来麻木的刺痛,温千岚心下惊疑,眉头顿时皱起。

  见血风在驱退着侵入手臂的黑气,他的双眉又舒展了。他歪着脑袋,尽力地将手臂探深些,仔细的摸索。

  近些日以来,他推动大石、阶梯的压榨体力,确实是在出傻力气,修为进展不尽如人意。然而,他有额外的收获,在力竭时竭力地动用兵与灵,加强了他对龙斩与仇风的掌握与驾驭。

  仇风的血色变淡了,正是现象之一。相反,血色过浓的话,会妨碍他安宁的心境。

  而在兽兵灵三系之中,灵系是最为玄奇。

  灵系武者在人玄境时,或许相比同品阶的兽兵会较弱,不耀眼,但一入地玄一转玄体,本领会得到释放。

  一学灵法,本领将称为浩大。

  兽兵二系的武者,往往要在地玄三转时才能飞行,灵系武者,则在地玄一转就可以了。

  比如温千岚,他若有地玄一转的修为,以灵法凝聚风羽,可以如鹏鸟一般,振翅遨游。

  目前他的修为太低,仇风不足以让他飞行,倒可以借风御风的,让他短暂地漂浮。

  他出傻力气的修炼,并非一无是处,反复夯实了他的根基。

  三系同修,超过他本可以承受的范畴,一番苦练后,他已可以如意地驾驭兽兵灵。

  “我看你是个啥?”

  受毒气侵染,整条手臂在泛黑,温千岚没去挑三拣四,抓住一物便取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