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谁敢对他笑一下

更新时间:2017-03-21 09:16:2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27

念头浮现于心底,温千岚对小千戒有了基本的了解。

  此个宝贝,属于时空类,很不一般的说。

  其之用途,与百褶袋类似,可以用来储物。

  百褶袋是以兽皮等材料,依据阵法折叠炼制而成,因折叠时留下一个个的褶皱,故称为百褶袋。它的外观是一个小小的皮袋,却有超常的容量。最小的内有一尺,最大的,可达数丈。容量的大小,决定着品阶,决定着价值。

  最小的百褶袋,价值不高,在百金左右。

  有三尺容量的,价格会飙升至千金,也就是一块元石。

  七六五品的百褶袋,使用时会有一定的限制。

  首先,盛装的物品不能比袋口大,否则装不进也取不出。

  百褶袋不能全部隔绝重力的牵引,只能消弱。如正常十斤的物品,放入袋中只为一斤重。所以不能存放太重的物品,否则袋子不仅容易破损,袋子太重了收取不方便,带着也是累赘。

  还有,百褶袋存放不了活物,把一只野鸡强行塞进去,将直接要了鸡命。

  四品至一品的百褶袋,又叫做储物袋,内有次等空间。

  价值千块元石起步,若高一品,价值几十倍飙升。二品的,不能用元石来衡量。

  储物袋可以直接收取物品,只要空间的范围允许,对物品重量大小没有多少要求。

  再之上,尚有乾坤袋、须弥石等各类空间器物,整个小元界没几件,属于中千世界的物品。

  小千戒是天宝,具体是几品,温千岚见识有限,他说不准。

  如果按小元界的划分,七至一品,上有地、天,小千戒应该是天品。但地品、天品,几乎不存在于小元界,如守护,某武者只有到了中千世界,一品守护才有机会进阶为地品。此为世界的局限,谁也没招。

  温千岚的阅历不足,看不出小千戒究竟是何等宝贝。

  但他知道,二狗子绝对给他叼到宝了。

  他看向左手的食指,心思稍稍一动,一枚古朴的银戒随之浮现。

  心思再一动,银戒又悄然地消失了。

  “哈哈,好神奇。”饶是温千岚罕有大喜大悲的时候,此时,仍像饿疯了的乞丐见了米山肉山。

  四品储物袋,远远做不到隐与现,小千戒的不俗,可见一斑。

  “收。”

  “收收。”

  同样是心思一动,元石、弓箭、精钢棍等物,纷纷地消失于原地。

  它们,全部到了小千戒之内。

  心思稍一集中于小千戒,恍惚的,温千岚可以看到一片灰茫茫的空间。

  用精钢棍的长短来估算下,略呈球形的空间,起码有一里的范围。

  “太大了……”吸下流出的口水,温千岚的双眼放光。

  他又发现,此百丈灰茫茫的空间之外,弥漫着蒙蒙的灰雾,似乎还有更大的范围。

  “收。”

  温千岚瞄向了一块硕大的山石,他推都推不动,大石怕有万斤重。

  结果,大石颤了颤后,消失于原地,到了小千戒之内。

  “太牛了。”他都惊呆了。

  此等宝贝,旁人给他一万块元石,他仍不会有一丝卖掉的心思。

  “呜呜……(大兄弟,快给本哈玩玩)”

  “一个二狗子会玩啥,撒尿和泥去。”

  “呜呜……(本哈咬你了)”

  一人一狗,抢上了小千戒。

  温千岚玩心大起,不亦乐乎地做着各般试验。他要试一试,隔着多远能以小千戒收取物品,能收起多重的物件。

  不得不说,用小千戒去顺手牵羊,绝对会是一件利器。

  他也不歇息了,在山林中随意晃悠,见什么收什么。

  不用时刻背着弓箭、随手拿着长棍,确实一身轻松。

  这回好了,他不需再把黄金藏起来,不用犯愁元石等资源太多带不走了,哪怕有一座元石矿,他都能搬走。古武帛书放在小千戒内,不怕一不小心丢了,更不用费心惦记着把丹药碰碎。

  温千岚不打算完全隐瞒小千戒一事,因做不到一丝不露,索性正当光明地用着……

  有人欢喜,有人忧,涂了满脸药膏的莫寒,恨恨难平。

  脸皮嘴巴全肿胀不堪,他想骂人也骂不痛快。

  “温千岚,老子一定让你不得好死!”从齿缝挤出的话,透着凶虐,熊熊恨火让莫寒的眼睛红了。他不考虑为何会与温千岚结下仇怨,只想着如何报复,“还有三十五日,老子一定宰了你。”

  “陶万,告诉所有人,谁敢借姓温的一颗丹药、借他功法,就是与我结仇。”

  “还有,谁敢对他笑一下,都是和老子做对!”

  莫寒是恨极了,字字说得凶狠。

  六品赤睛山猫陶万,曾与温千岚相争失利,他同是怨恨在心。

  为此,他宁愿做跑腿的,“好,我马上去。”

  陶万四人必然与莫寒站在同一战线,四人腿脚利索,当即去各处传达。

  由四人一说,旁人一传扬,不需一日,众武者几乎全知道了。

  如武阳、郝铭、施玉容等人,自然不屑于此类威胁,该怎样还是怎样。其他人则是不行,很是忌惮莫寒,担心被记恨遭到报复。再加上有一部分人,本就不喜温千岚的崛起,此次正好顺水推舟。

  不少人认为,莫寒此招够狠,最大程度地孤立了温千岚。

  先说丹药,若没有充足的丹药,其修为的进展必定缓慢,想求借又借不来。

  再说借功法,人玄境的功法已颇为晦涩深奥。不是谁随口能传授的,需要细致的言传身教。

  但守护为犬、狼类的武者,可以根据自身修炼的功法,指点一下温千岚相关的窍门,比如怎么调息、如何全面的调动驾驭力量等等。可能随口的几句话,便会让其受益匪浅。

  像修炼五品功法的莫寒,就有经验可以指点一下温千岚。

  没有功法,又得不到指点,温千岚的修炼,全靠自己摸索、出傻力气,可想是多么的费时费力。

  他被孤立了,遇到了危险,旁人明明随便的搭把手即可帮他,却又不敢去帮忙。

  莫寒此招很嚣张,也会很管用。

  而见到旁人对他指指点点,离得很远就躲开了,温千岚不明所以,自己这么招人嫌吗?

  直到见到施玉容,他才得知此事。

  对此,他是冷笑的,浑不在乎。

  他独自一人生存习惯了,不怕被孤立。

  温千岚也乐得如此,这样,他可以真正地放开手脚去争抢机缘,谁也不用在乎,多自在。

  他还告诉施玉容四人,剩下的此段时间,尽量别与他接触。

  温千岚是一点不惧,他已想好了,即便某日他杀了莫寒,将引来莫宝庆不问是非的泄恨,他不会傻呵呵地去辨理、去坐以待毙。他会趁事情暴露之前,逃向铁马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施玉容几人则不同了,犯不着顶烟上,弄不好会给家族引来麻烦,不值得。

  非是必要,能免则免,刚则易折,要懂得迂回。

  接下来的十日,近三十里的山林内十分平静。

  众武者均不懒惰,紧着时间修炼。

  赶上了鸿运当头,有较为充足的丹药、珍药等资源,再加上勤勉,众人的修为全在进展。

  尤其是拥有相应功法之人,进展得是相当迅速。

  如武阳、莫寒、施玉容等人,修为已到了一重六阶。

  此等修炼速度,放在整个西风城,也是值得一提的骄人成绩。

  守护为五品力纲寒齿狼的莫寒,已有近一虎之力。

  等他到了一重九阶,力气或许可以达到一虎半,比拟守护为四品力纲武者的纯粹力气。

  仇恨,在激励他的变强。

  他渴望手刃温千岚那一刻,哪怕以二人之间的仇怨,远不至于杀人,但他依然要毙杀对方。

  那时,他心情若很好的话,可以考虑只将其废掉,留其一条狗命。

  温千岚则没有整日的惦记莫寒怎样怎样,他是该怎样怎样。

  他领着二狗子,在山林间四处闲逛,寻找各类珍药。

  修炼自然不会落下,用笨方法,沿着山坡推大石。第一次力竭时、动用龙斩的力钧,再力竭时,动用仇风来闪避。以最快的速度,阶梯的压榨体力。稍作歇息回缓,他再去做,共做三组,直到没力气站起。

  滴水石穿、绳锯木断,傻力气也会换来回报。

  他的修为,距离一重五阶,只差一步了。

  只不过没有功法,此一步很是难迈。

  心知很勉强,他仍然冒险尝试了一次。结果,大石从他的身躯碾过了,以失败告终。

  若不是土壤比较松软,若没有仇风的天赋仇,他怕是会断掉几条肋骨。

  温千岚养了一日,皮肉的伤好了,走路却有一瘸一拐,膝盖尚且不敢吃劲。

  此个操之过急的教训,他呲牙咧嘴地记下了。

  看来,每日诵读《清心录》的功课,是不能丢下的,要时时保持心境的安宁平和。

  又不是火烧屁股了,急什么鸟。

  带伤不宜修炼,他理所当然地牵着哈士奇,在山间遛狗,悠然自得。

  今日,考验又来,依然是鸿运当头。

  不同于上次的是,此次的气旋数量约摸百个,色泽偏于暗淡,旋动得很是凶猛,似有不详的气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