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短暂的平静

更新时间:2017-03-16 09:25:1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250

在古武观的院内院外,众武者面面相觑,没一个人吱声。

  到了这会儿,他们仍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楼阁的第二层,众人全陷入了似真似假、模棱两可的幻境。

  人不同、幻境不同,难以一一道明。结果,没等咋样呢,幻境稀里糊涂的全碎了,七十九人登时挤满了二层楼阁。若不是他们离开得快,地板会被踩塌掉,那就热闹了,没准会压死一两人。

  此次的考验结束了,七十九人没资源的收获,连一缕灵气也未得到。

  唰。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三层。

  在楼阁第三层的窗户处,温千岚正趴在窗檐,面带笑意,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

  其嘴角的微微笑意,在某些人眼中,是要多气人,就有多可气。

  莫寒差点气断气,昂头狠吸一口气,才缓过气来。

  他咬牙切齿,在心底怒吼,“老子的四品灵气啊!便宜了你个杂种狗。”

  想起之前的幻境,他将牙齿磨得咯咯响。

  莫寒在幻境中,是格外的强大,他的幻象对手,恰是温千岚。

  拥有霸道的武力,他将温千岚揍成个孙子样,那叫一个解气、痛快。越打越凶狠的他,要将对方宰了。但是,不论他怎么打,甚至用寒铁长刀将其脑袋砍掉了,温千岚仍然不死。

  怎么杀,就是不死,爱咋咋地。

  “兔子的尾巴长不了,老子看你还咋修炼,等着!”

  一瘸一拐的战起来,口中小声骂咧咧的,莫寒大摇大摆的领人走了。

  屁股挨了一剑,他又要装作无关痛痒,走路姿势很是别扭。

  机缘被温千岚抢走了,武阳心中也有不愿。但与其无冤无仇,还是同镇之人,他不好明面挤兑。

  与之微微点头示意,他与四名同伴下山去了。

  没必要在此多停留,其他武者也纷纷离开。

  虽说温千岚又一次的得势了,一些人的心中仍是瞧不上。

  依靠强者,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那是依靠被认可的强者。

  在某些人的眼中,温千岚只不是暂时翻身的咸鱼,有什么了不起,还不够资格让他们去奉承、靠拢。

  没被凶灵弄死,是因命贱够命硬。

  穷人别得地,得地就起屁,一些人是很不屑的。

  到了最后,古武观只剩下了施玉容四人。

  施玉容捏着小手低着头,暗有羞愧与纠结。

  她在幻境中经历的,是被死无全尸的温千岚追着跑,还一边问她:“为什么不救我?”

  她太害怕,一直跑,却怎么也摆脱不了。

  现在温千岚不仅活着,还独揽了一份机缘,她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见其换了身武袍到了院中,她鼓起勇气,道:“对不起啊,我没敢救你。”

  江采薇三人,则是目光躲闪的瞧着别处,对同伴不施以援手,怎么的都没理。

  温千岚一愣,随手不在意的一笑。

  拍了拍施玉容的瘦小肩膀,他郑重其事的说道:“你做的很好了,不需自责。那么多的凶灵,你再往上冲,不是勇敢,是愚蠢,白白送命。换做是我,除非我有自保的信心,不然我同样不敢。人之常情,别对自己太苛刻。”

  听他的开解,施玉容的心结解开了,“谢谢你。”

  江采薇适时的好奇问道:“千岚兄,你是怎么脱险的啊?”

  “啊,是这回事……”温千岚不见犹豫的,说了谎话,“我站在水坑里得到了喘息之机,凶灵一沾水就变弱,我勉强能挡着它们,又不知怎么的,它们一个个全碎了。万幸啊,我差点求饶了。”

  他三系同修,在小元界可谓是前无古人,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然而,木秀于林风必吹之,他的背景等于零,他如何敢张扬?

  并且那一声‘何方妖孽’,没有善意可言,让他怀疑他的守护灵不是善类。

  温千岚总藏着一份警觉,他不完全信任谁,此事太大,他要藏好獠牙。

  “平安就好。”江采薇甜甜一笑,不经意挑挑眉毛,似眉目传情。

  孙百里在一旁抓耳挠腮,试探的问道:“千岚老大,里面有什么宝贝?”

  此点,温千岚不做隐瞒,“是一条紫色的灵气,不清楚是几品,我刚一吸收,修为便突破了,气力噌噌上涨。”

  他特意夸大了灵气的作用,以此对他的异常实力做下遮掩。

  “没准是四品!”即便克制着,崔双的语气仍有点酸溜溜。

  “哇,千岚兄你翻身啦!”情绪变化快,施玉容是一副兴奋的美眸溢彩。

  她真的替温千岚喜悦,四品灵气,且不说珍贵与否,其之妙用皆是非凡。某些武者若潜力允许,无需第二次觉醒,都是可以靠一份合适的四品灵气,使七品守护晋升为六品,甚至是五品升为四品。

  哈士奇固然仍只是七品,但四品灵气定然让温千岚受益匪浅。

  “还早、还早。”温千岚谦虚一笑,得意之色又很明显。

  闲扯几句后,江采薇隐有担忧的说道:“此次的考验有点重啊,才二十日,就已出了这么的大阵仗。接下来,怕是更为不好对付啊。”今年的试炼地范围,本就比往年大许多,结果,第一次成规模的考验已十分艰难。

  “下一次的考验,不会简单了。”孙百里的声音带着沉重。

  温千岚赞同的点点头,他随口道:“多想无益,趁着风平浪静,赶紧歇息下。你们要累了,先在古武观睡一觉。”

  “行。”施玉容欣喜的应下。

  二十日来,他四个没睡一个安稳觉,有点心力交瘁了。

  “你们先歇着,我去找些果子,天黑回来。”说了一声,温千岚独自下山了。

  “呜呜……(吃肉、吃肉)”被牵着的哈士奇,一边在前面走,一边磨叽。

  它认为自个劳苦功高,在快被吓死的情况下,给温千岚找到了水洼。

  多么大的功劳,吃肉的要求还高吗?

  守护兽是个奇葩,温千岚已逐渐适应了,他慢条斯理的说道:“二狗子,你要能找到野鸡兔子,我可以施展一番我的手艺。找不到呢,那怪不了我喽,先吃点萝卜白菜将就下。吃得苦中苦,方为狗上狗。”

  没变成凶灵的野物,也被凶灵祸祸没了,偌大的山林,见不着一只山鼠。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没一点招。

  “呜呜……(大兄弟你放开我,本哈去逮兔子)”

  “免了,认识好几天,谁不了解谁啊,乖乖的找金浆薯。”

  “呜呜……(本哈要吃肉,你割块肉吧)”

  拌着嘴,一人一兽在山林中四下走动。

  瞧不见凶灵,一路相当的平坦。

  用哈士奇做苦力,身为主子的温千岚比较清闲,他在考虑他的守护。

  难以言喻之喜,他竟然是小元界绝无仅有的三系同修。

  从稀缺来讲,三系同修比一品守护要稀奇太多了。

  一品守护,百年难得一见,是天之宠儿。但同修兽灵兵,至少在有史以来,没有一位,有的仅是种种谣传。

  温千岚是三系同修,兽系七品哈士奇,兵系四品龙斩,灵系四品仇风。

  就品阶而言,三系均不高。四品守护者固然是万中无一的天才,清池镇今年一位没有,可放在整个宁风府,又不是多么罕见,试想想,一镇之主鲁驰的守护,不就是四品嘛。

  温千岚疑虑的是,三系的品阶,似乎与他的昭示异象不相符。

  他怀疑,一是因觉醒的强行中断,让守护跌落了品阶。

  证据是哈士奇,兵灵均为四品,兽系只为七品?

  第二个原因,是他本身过于弱小,承受不了品阶过高的守护。为了觉醒成功,守护自行跌落品阶。

  第三个原因,是那一声怒喝,将他的守护打落了品阶。

  当然,原因是什么,或许并不重要。事实已经如此,他要做的是不懈修炼,去完成第二三四次觉醒。

  目前,他只显兽系,兵系与灵系均处于隐藏的状态。

  他随时可以施展兵、灵,又会颇为费力,造成的负担很大。这是缘于他的弱小,不易撑起三系。

  又很显然,七品功法,乃至四品功法,也撑不起三系。

  好比一个人的身大力强,吃的食物也要很多。

  又比如锻造兵器,材料越坚硬,越要用重锤。

  温千岚刺激出了超大的潜力,就得用超多的资源、超品的功法,来让提升此份超大。

  而真正让他疑虑的,是守护灵仇风。

  他怀疑,那声‘何方妖孽’是针对于仇风,仇风绝不是善类。

  在幻境中,凶灵让他选择谁生谁死,想来,不同的选择,将直接影响仇风。

  他能驾驭,灵系才显为仇风,若驾驭不了,说不准会是什么玩意。

  四品龙斩的天赋,是力钧,状态类本领,可以强化身躯,如大增力量。

  四品仇风的天赋,则是仇,是一种被激发的本领。他越恨、越怒,或是伤势越重,他将会越强大,听着就很邪恶。

  老观主曾担忧他会过于嗜血、嗜杀,所以让每日必读《清心录》。结果,他本人确实比较温和,有一副好脾气,但他的守护灵,竟然是染血的风灵,名为仇风。

  温千岚自然一点不排斥仇风,又知道,必须将仇风妥善隐藏,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否则……

  寻了几块金浆薯,摘了些野果、野菜等,他便回了古武观。

  一个人生存,温千岚炼就了一副好厨艺,食材简陋,他依然作出几道爽口的小菜。

  施玉容不是矜持的性子,吃得那是一个风卷残云。

  而一向挑剔的江采薇,更是连声夸赞。

  入夜之后,温千岚负责守夜,让四人踏实安睡。

  次日一早,四人修炼,他又去山林乱逛。

  山林内的凶灵一日比一日少,没有什么惊吓发生,四日的光景十分平静。

  到了第五日,试炼地再起异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