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兵系,戟——龙斩

更新时间:2017-03-09 10:15:2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85

古武观主楼的一层,被用于厨房,有的仅是饭桌、米缸等摆设。

  然而,现今完全是变了个样子。

  脚下是滚烫的土地,瞧不出多大范围,隔着一段,便有成片燃烧的杂草。

  空中弥漫着浓烟与水汽,让人呼吸不畅。

  上空是什么,因烟雾太重而无法分辨。

  唯一能说明此地是在楼阁之内的证据,是一排向上的楼梯。

  蓬。

  摔倒在地,温千岚当即弹身而起。

  “我的眼睛。”灼痛感让双眼难以睁开,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对于古武观失火,他暗有一份猜疑,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那股火焰拥有绝对的强势,他根本挣脱不了,火焰虽没烧伤他的皮肤,却是伤了他的双眼。强行睁眼,就算他能忍住灼痛,眼前仍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他不知道双眼是不是瞎掉了。

  他更不明白,他终究做错了什么,要受此等针对。

  “嗷呜……(大兄弟你是不是要死啦)”焦躁的哈士奇慌乱的嚎叫。

  “我眼睛瞎了,出来帮我,快!”温千岚急声催促。

  哈士奇怕得要命,倒壮胆出来了,畏畏缩缩的躲在身后。万幸的是,它的眼睛并未受伤。

  “咳咳,去找出口、找水、带路!”浓重的烟雾呛得他剧烈咳嗽,呼吸困难。

  他嗅出空中有很重水汽,那此地一定有水,或许可以用来对付凶灵。

  他不绝望,暂时用不了双目,但他还有双耳,还有守护兽。

  哈士奇不是力纲兽族,打不过凶灵,但跑得够快。

  有冥冥的感应牵连,不需双眼,他仍可以分辨出守护兽大概位置,以此识路。

  而在这时,凶灵全都扑来了,凶鼠骸骨、石熊凶灵轰隆隆一片,数达百只。

  “跑!”

  哈士奇在前、温千岚在后,一兽一人狂奔去逃。

  在此刻时候,他唯有相信二狗子的带路。

  哪怕前面是深渊,他仍得去跳。

  哈士奇不是太蠢,它知道要去逃离,瞧不见什么出口,只见到了一排楼梯。

  它用出了拼命的劲儿去追,没一会儿,便将温千岚甩在了后面。

  这时,一只凶鼠骸骨凌空扑来。

  砰。

  温千岚闻声出棍,正中目标。

  一把骸骨的凶鼠没有多重,被抽飞了三四丈之远。

  他以双耳来判断,精准出招,仗着力大,他可以应战。

  但,扑来的凶灵,是一只接着一只。

  嗷……

  凶鼠骸骨的窜动的速度,要快过温千岚。

  十只、二十只……,越来越多的凶鼠扑向他。

  双拳难敌四手,双眼不明,不会武技的温千岚,如何能妥善应付。

  撕拉。

  一个不及时,他的小腿被凶灵撕咬出一条血口。

  心弦绷得太紧,他又感觉不到疼痛。

  致命的危机、被啃食而死的下场,让他心生一抹恐惧。一转眼,恐惧又被极度的冷静所压碎。

  温千岚非常清楚,恐惧只会让恐惧实现。

  而死,从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可怕的是等死。

  不能尽数抵御,他顾不了伤势,只能挡多少是多少。

  岂料——

  蓬。

  疾奔的他撞上了一面墙壁,弹倒在地。

  “二狗子怎么带的路!”温千岚撞得七荤八素,耳中嗡嗡作响。

  他又根本没工夫去多埋怨,不敢停留丝毫,石熊凶灵一旦追上来,他想逃也逃不掉了。

  他刚刚爬起,凶灵骸骨就如蝗虫扑压而上。

  被撕咬了几口,他不清楚,一挣脱,就去奔逃。

  竭力的睁开双眼去辨物,他可看到的除了模糊,还是模糊。

  事实上,他撞墙不能怪哈士奇,“呜呜……(木头在跑,哈爷追不上)”

  “什么木头在跑啊?”惊疑之后,温千岚的心咯噔一下。

  门框、窗户、楼梯不就是木头嘛,“找水!”

  只见,不管哈士奇怎么疯跑怎么追,仍是缩短不了它与楼梯的距离……

  楼阁之外——

  “温千岚!”施玉容小脸煞白。

  她看向身旁,焦急说道:“采薇,咱们去救他!”

  在之前,她被温千岚救了一次,此刻,她不可能坐视不管。

  江采薇不由退后一步,她很迟疑惊畏,“凭咱几个怎么救啊?”

  施玉容一咬牙,一晃娇小身子,几窜之下便冲进了楼阁,在火光中没了身影。

  “不能被她抢了先!”心知楼阁内有四品灵气,莫寒心头大惊,他连忙跟着进了。

  他一动,武阳等众人又怎么会耽搁。

  包括在院外的武者,呼啦啦的全都涌入了楼阁……

  楼阁一层之内——

  二三十道撕咬的大小伤口横陈在身,伤口焦糊又遭撕裂,血水潺潺流出隐见白骨,温千岚已经被百只凶灵围住了。

  他找不到出口,靠近不了楼梯,好在,哈士奇给他找到了个水洼。

  此水洼,大半丈的范围,只及膝盖深。

  不过,凶灵均燃着火焰,对水存在本能的畏惧,不敢乱扑。

  这对温千岚来说,是一线生机。站在水中,他的双目纵然依旧灼痛,倒可以视物了。

  “杀!”

  精钢棍翻腾,顽固于水洼之中,他搏命的进攻。

  一条血色裂痕,在其眉心若隐若现,其双手泛着的微微天蓝,在棍身闪烁而过。

  固然仍不足以棍杀凶灵,短时间内他倒能顶住。

  “温千岚,咳咳……温千岚!”喊着名字,施玉容焦急的四处寻找。

  当她看到前方景象时,又吓得连连后退。

  一堆凶鼠、石熊凶灵挤在一处,似在疯抢争食,一幕幕的凶残,实在骇人。

  她知道在里面的是温千岚,却完全看不到人影。

  双脚不受控制的不敢去靠前,施玉容提不起勇气。

  而紧随着她进入楼内的莫寒、武阳等武者,没一位赶来救援,不少人还在幸灾乐祸。

  未遇到一只凶灵的阻碍,他们顺利的找到楼梯,争先的登上了第二层。

  周围满是凶灵,太吵闹了,温千岚听不清喊声的内容,他也没余力去回话。

  知道对方是谁,他心有一抹感动,暴声嘶喊:“跑!”

  一两个人参合进来,非但救不了他,只会白白的送死。

  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的力量。

  “温千岚……”施玉容不敢再看,皱着小脸扁扁嘴,跑向楼梯。

  快点破了这次的试炼考验,或许可以救对方一命。

  嘣咔。

  抽飞了一只凶灵,精钢棍不堪重负的崩碎了。

  留在温千岚手中的一截,只有不到两尺长,断口倒似枪头。

  武器碎了,对激烈战斗来说,实在糟糕。

  “冷静。”温千岚艰难的深吸一口气。

  事态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哪怕是,他依然不会等死。

  吱!

  一只凶鼠伺机飞扑咬来。

  温千岚目中含煞、面覆薄霜,他闪电出手,徒手抓住凶鼠、按入水洼。

  右手的一截断棍用作匕首,猛刺两击。

  锵锵。

  凶鼠一入水,火焰当即熄了大半,骸骨变得瘫软,再遭猛刺,便当场破散。

  一缕火色灵气,随之没入了温千岚的身躯。

  吱吱吱!

  三只凶鼠一同扑来。

  温千岚抓住一只再按入水洼、猛刺,任凭另两只凶鼠在身上又撕又咬。

  面对致命威胁,又如何能顾虑咬伤、烧伤或是残废。

  冷静得如没有情感的傀儡,他抛开所有,迅猛的对凶灵逐一击杀。

  嗷!

  一只石熊暴怒冲来。

  身上还挂着两只凶鼠的温千岚,不去躲避,因他没地去躲。

  他不退反扑,矮身抱住石熊脖颈,翻身侧摔。

  蓬。

  锵锵。

  断棍朝着头颅猛刺两击,一只比温千岚大数倍,重逾三千的石熊,成了一堆碎块。

  一条火色灵气,随之被他吸收了。

  因残骸碎石的掩埋,水洼在越来越小,凶灵的扑袭越凶。

  吱吱。

  嗷。

  凶鼠与石熊,一只只、三五只的扑来。

  温千岚能做的,是摒弃身躯将垮的感受,竭力的击杀凶灵。

  他的身躯,应该以破败来形容,爪牙撕裂的伤口连成了片。

  他仍在站立,都是打破了不可能。

  当他杀了八头石熊、二十一只凶鼠时,水洼已填平。

  没了水洼,他用弓箭尚且不足以射杀石熊,遑论用断棍。

  瞧着又扑来的石熊、凶鼠,他冷冽的探手猛抓,“兵系,你娘的还没吃饱?!”

  锵。

  双手的天蓝绽放,一杆战戟登时聚成。

  此战戟,长八尺,刃如偃月,杆缚龙鳞,天蓝光辉如火升腾。

  此戟,名为龙斩,四品守护兵。

  苏醒了一份潜伏的力量,温千岚身上的伤势在此瞬间全然愈合,只剩血迹。

  他第一次拿戟,却无生疏,他有用精钢棍的基础,用戟更是熟练。

  “天赋,力钧!”

  一振龙斩,天蓝辉光向身躯一涌,温千岚浑身的筋肉,倏然的鼓胀了一圈。

  筋肉分层、轮廓狰狞,饱含力量之感。

  锵。

  龙斩战戟扫过,天蓝留划痕,一只石熊的头颅飞起。

  锵、锵锵。

  温千岚单手持龙斩,纵横的四次突进冲杀,所有的凶灵,一应破碎当场。

  一条条的火色灵气,纷然的尽数没入他身。

  “疾风知劲草,秀木,未被吹断,我会引以为戒。”扫视满地残骸,温千岚不冷不热的自语一句。

  他右手一握,龙斩化为天蓝光芒缩回了手掌,鼓胀的筋肉随之恢复了匀称。

  守护兵已苏醒,他的双手又不见明显的兵纹,似乎再次进入了隐藏。

  瞧了瞧身上的衣物,他叹了口气。稍作歇息后,找到梯子,他爬上了二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