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会失去本宝宝

更新时间:2017-03-09 10:12:1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15

摊上这么个穷主,哈士奇也是蛮操心的。作为尚未完全化实的守护兽,竟然吃不饱。

  要不是没有办法,它早去抱施玉容的大腿了,好歹会有胡萝卜吃。

  这会儿,哈士奇坐在地上,防贼似的,仅仅的盯着温千岚。

  “这是……”

  翻看手中之物,温千岚有点叫不准。

  此物是他从地下三尺挖出的,似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薯。

  不寻常的是,该白薯不沾泥土,质感软弹,通体为浅黄色,散发着一股怡人的清香。

  仅凭这副卖相,就能断定它是个宝,属于一种药材。

  温千岚在清池岭采摘草药多年,从没见到此物,他能采到的,都是些普通的药材。

  他也看过一些药类的典籍,记得此物应该叫金浆薯,是七品珍药,药理善入肺经。可用于君药或臣药,依据不同药材的搭配,可以炼制成各种丹药。生食药浆的话,药效不易发挥,倒可以壮大五脏六腑,增进耐力。

  药物、丹药及兵器等,也是由低至高的,分为七至一品。

  任何物件凡能入品,都不属于俗物,一到四品必定卓越非凡。

  便说此块金浆薯,怎么也值百两金了,会在清池岭蕴出,显然与天机试炼有关。

  温千岚不会将之留到日后换钱财,他对哈士奇挑挑眉毛,道:“生吃可惜了,看我的。”

  说着,他手掌紧抓又不握合。随之的,金浆薯溢出氤氲的浅黄雾气,没入了他的皮肤。

  他是在吸取金浆薯的药理元气,此元气,与纯正天地元气不相同,可列入灵气的范畴。

  正常来讲,不通过口服,而以皮肤触碰来吸取药物的灵气,需要有人玄三重灵炼的修为,或是守护品阶足够高。不过,温千岚可以广泛的吸取天地元气,能提前做到此点倒很正常。

  “感觉很不赖啊。”他颇有享受之色。

  哈士奇跟着受益,自顾自的吧嗒嘴,好像吃着也挺美味。

  不到半个时辰,一整块金浆薯变得干巴巴的,硬如树根,有刺鼻的辛辣味,已精华尽失。

  温千岚倍觉肠胃舒适,修为都有了进展。

  他明白此间的道理,面带欣喜的怂恿道:“二狗子,继续寻宝。”

  尝到甜头的哈士奇,是满腔的热衷,当即探着鼻子去四下搜寻。

  它的狗鼻子,比温千岚灵敏太多了。

  再说人玄一重养元,甭管是一阶还是九阶,其修炼的重点是养。一至三阶,服用小养元丹,四至六阶,服用养元丹,七至九阶,服用大养元丹。功法的目的,是促进武者对资源的吸收,让需与补平衡。

  其中比较难养的,是五脏六腑。

  一重的功法会具有吐纳之法,吐纳的韵律与丹药结合,才能让五脏六腑壮大。

  也只有脏腑壮大了,筋肉、血肉才能得更好的发展。

  温千岚没有七品功法,自然不懂吐纳。脏腑的相对薄弱,是他三阶修炼的难点。

  寻到了金浆薯,对他可谓是雪中送炭,虽不能完全填补他没有功法的不足,却也起弥补之用。

  至少可以让他的三阶修炼,不会过慢。

  “又一块!”

  哪有犹豫,温千岚再次吸取金浆薯的灵气。

  脏腑强大了,吸取灵气的速度在加快。

  不巧,有一只凶灵杀来了。

  温千岚需要很多的灵气,见到凶灵,他是不惊反喜。

  箭矢的数量有限,不宜肆意消耗,他用精钢棍干净利落的进行了斩杀。

  旁人或许会好奇他,为什么选择用长棍,不用长枪,毕竟枪尖锋利,明显更具备杀伤力。

  此事说来,也是无奈。枪法并不易学,若没几年苦功,难以用于实战。棍棒,属于最原始的兵器,甭管长的短的,会使劲轮砸,便可以发挥大威力。十年前,温千岚逃难到清池岭,他去哪弄长枪,谁又会教他枪法,他傍身的武器就是一根木棍。后来,他在古武观找了一本基础棍法自学,时间长了,便用惯了棍。

  相比于枪的威力主要在刺,棍更倾向于大开大阖,攻势简单、凶猛,他喜欢此种进攻。

  不是有句话说嘛,枪似游龙,棍似雨。

  温千岚的棍法,主要就是劈、扫、撩三招,只做最直接的攻击。

  哪怕以后不用长棍,他仍会选择注重纵横攻击的长重兵器。

  在他安静的皮囊之内,是流淌着蕴含野性的热血……

  时间一晃,天机玉榜已经开启了二十日。

  如武阳、施玉容、莫寒等,守护为六品、五品且家境富裕的武者,已先后到了一重四阶的修为。

  修为到了一重四阶,便得到了入西风武院修行的资格。

  少数守护为七品的武者,也是到了此修为,其他人还在努力中。

  三阶到四阶的突破,要比二阶到三阶难许多,没有功法再没有足够的丹药,得靠点滴积累才行。

  温千岚距离四阶,还差一步。

  此一步,成了瓶颈,进展慢如蜗牛。

  就好似此段水渠已注满了水,再注入,也是外溢。与下一段水渠的隔阂过于坚固,没有急流注入的话,很难将隔阂冲开。没有功法的话,便注不了足够的急流,仅能对隔阂一点点的施压。

  即便他吸取了十几块的金浆薯,脏腑得了不少的壮大,仍难一举突破修为。

  不过,他的守护兽哈士奇,在今日真正的化实了。

  “嗷呜……”

  “嗷嗷、呜呜、嗷呜……”

  类似狼啸,听着又是磨磨唧唧的,没一点野性的威严。

  守护化实,对武者亦是一次提升,温千岚则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身形匀称挺拔,肩宽,胸膛自然厚实,此时胸口的筋肉在随着兽纹反复的扭曲。

  面带无奈,他只觉得一种种智障的想法,在脑海中窜来窜去。

  似乎,他要被二哈同化了。

  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他噌噌噌的爬到树上,坐一会儿后,又爬了下来。

  近两刻钟后,化实终是完成了。

  “嗷呜……”

  在温千岚的脚边,一道身影呼的出现,正是哈士奇。

  站着的它,肩高不到两尺许,体长约三尺,与普通的野狼体态很相似,轮廓稍饱实些。

  但有些见识的人,可以一眼看出这货与狼不能划等号。

  它格外俊逸,但与狼的茹毛饮血之美,实在不沾边。哪怕它在瞪人,眼神都透着一股傻呆之气,看起来是在鄙视,而不是捕杀猎物前的凝视锁定。舌头不安分,它脑袋一歪,舌头就怂拉在了一边。

  其毛发为黑白二色,如乌云盖雪,自带黑色眼线,额头有三束白毛。

  化实了的它,就似有血有肉的活物一般,毛发很是顺滑。

  它确实也有相对独立的意识,不过从本质来讲,它不属于生灵,没有三魂七魄。

  守护兽是依赖武者而存在,武者若死了,守护兽将随之消散。

  反之,守护兽若不遭到毁灭的重创,哪怕被打碎了,也不会彻底灭亡。

  便说哈士奇,它的躯体并不是真正的血肉,是造化力量化成的,仍能够以兽纹归附于温千岚。

  化实于外,相当于养了一只狗。可以去拉车,可以去看门。

  如莫寒的守护兽,是力纲的寒齿狼,完全可以化实于外,去协助主人杀敌,二打一以多欺少。

  若是守护兽以兽纹归附于武者之身,武者可以调动守护的力量,来壮大自身的本领。

  化实于外、归附于身,是守护的两种状态,兽灵兵均是。

  “瞧你的傻样。”温千岚颇有嫌弃的,将哈士奇的舌头扶回了嘴巴。

  “呜呜……(大兄弟,本哈先走啦)”

  化实前后,哈士奇对天地是两种体会,此时正兴奋,它瞪着眼、撒腿就跑。

  温千岚预料到会是这样,正防备着呢,一把就抓住了哈士奇的后腿。

  不由分说,他将事先准好的脖套,给他的守护兽带上了。

  “吼吼……(大兄弟,你会失去本宝宝的)”像狗一样的被牵着,哈士奇咧嘴歪着鼻子,很不乐意。

  温千岚撇撇嘴,他心里更苦,有苦说不出,呜呜……

  武者的守护兽,哪怕是狡诈的豺狼、冷血的蛇蝎,尚且会完全的听命于武者,绝对忠心。

  几乎只有收服为己用的妖灵、精怪,才需要以项圈、绳索等进行约束牵引,防止逃跑、弑主、暴起伤人等等。

  而在守护兽在化实后,可以与武者分开很远。武者修为越高,分开的距离可以越远,比如让守护兽去百里外送信。

  但哈士奇,没一点守护兽的觉悟,独有一份散漫的小心思。

  温千岚不想整日追着哈士奇四处跑,唯有先拴着,进行一下管教,让二狗子知道知道谁才是老大。

  尴尬的是,用绳子牵着守护兽,此种事莫说在清池镇,八成在整个宁风府也找不出第二例。

  他欲哭无泪、哭笑不得,长路漫漫,以后的日子该咋过。

  “慢点,迟早弄一辆小车让你拉,你个二狗子。”哈士奇在前面冲,温千岚在后被扯着跑。

  还没等他俩斗出个谁老大谁老二,只见,古武观升起了一束璀璨的火色光华,引得众人、众凶灵全都望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