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二哈是条寻宝狗

更新时间:2017-03-09 10:10:35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00

俗话说,狗急跳墙、兔急咬人,刻下的场面或许就是如此。

  而被死死的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血液郁积,莫寒的脸皮紫青一片。

  死亡的恐惧,要涨裂的浑噩头脑,让他的意识不清。

  满是血筋的眼球向外突起,涨紫的舌头吐出,他的挣扎徒劳无力。

  而另四位西风城的新晋武者,却是不敢来救。

  莫说去救人,他们都是不敢去逃。

  在温千岚冷目的凝视下,他们害怕稍一妄动,就会引来扑杀。

  咯兹……

  皮肉破开的声音。

  施玉容的牙齿贝齐,有点小锋利,她狠狠的一口,登时将温千岚的手臂咬得溢出了鲜血。

  血水的殷红,被她白嫩的脸颊一衬,很是醒目。

  然而,温千岚力大且不魁梧,是因他筋肉的质地超常。

  紧绷的筋肉,如竹丝拧旋为一股的坚韧。

  施玉容的牙齿终究比不上刀剑,她只能咬破皮肉,远不足以让对方吃痛撒手。

  江采薇三人也是反应了过来,要出大事了,哪敢再看热闹,纷纷赶去阻止。

  温千岚将莫寒杀了,确实可以避免莫寒日后的伺机报复,但又会捅出更大的娄子。

  莫宝庆乃是地玄三转九阶的修为,为大武师的称号。他杀人玄境的武者,丝毫不夸张的说,只需一个手指头。就算温千岚提前去逃,怕也没机会逃出宁风府。若是查不出谁是凶手,那么,所有新晋武者全会跟着遭殃。

  莫寒不能杀,杀了是害人害己。

  施玉容四人不能以袭击来劝架,只能强拉硬扯。

  温千岚又如顽石,任凭怎么推搡,他晃都不晃一下。

  “算你命大。”他冷然一语。

  左手将莫寒提起,右手抬起扇出,便是甩下一个大嘴巴。

  啪!

  莫寒被一巴掌抽出了半丈之远,半边脸的皮肉全是破裂了。

  他也是求生欲望极强的人,哪怕被抽得晕头转向,他仍挣扎爬起去逃。

  另四位西风城武者见状,急忙拉起莫寒,没一会儿,便逃没影了。

  未出人命,施玉容四人长吁一口气。

  转而,他们看向温千岚的目光,隐带着一抹畏惧,好似不认识了。

  在一刻钟前,连开八箭射杀了八只凶灵,温千岚不见有什么冷血嗜杀,还有心情摆个架势。

  实际上,凶灵不属于活物,为受阴邪力量支配的死物,除了残暴之类,没什么复杂的情感。连一只耗子也不忍心踢死的施玉容,杀起凶灵来且是不见手软。击杀凶灵与杀人,完完全全是两码事。

  但在刚刚,四人认为温千岚是真的动了杀念。

  还不是因愤怒、激愤的一时冲动,是一种冷漠的杀心,视人命如草芥。

  “没事了,他骂老观主让我太愤怒,要吓吓他们,省得以后再来找麻烦。”

  温千岚抚了抚手臂的咬痕,他一笑,面色的冰霜消去,现几分腼腆。

  最终选择放过对方的原因,一是,甭管他如何假想日后遭到的报复,目前他二人间的争执,远不到生死相向的程度。总不能对方说我要杀了你,就以此为理由把对方杀了吧,毕竟他在手握屠刀,不是他的性命受到严重的威胁。打一巴掌解气,就够了。二是,杀了,非但不是解决后患,反是惹了大祸。

  莫说是莫家了,便是莫宝庆,都远非他能抗衡的。

  真正的自保,并非是将敌人全部杀死,因杀不完,越杀越有更强的敌人。

  是将永远的将屠刀握在手中,此屠刀,是个人越见越强的武力。

  温千岚势单力孤,只能如此。

  一听这话,施玉容愣了愣,接着伸手打了一记粉拳。

  一跺秀足,她气哼哼的嗔怪道:“吓死我了,你装得太像了,哎呀!”

  “嘿嘿,他轻易不会来找麻烦了,会躲着咱走。”温千岚得意一笑……

  ……

  一处山林间——

  “老子不宰了他,誓不为人!”歇斯底里的言语,饱含着怨毒。莫寒坐在石头上,从牙缝间挤出此话。

  因牵动了脸皮,他又疼得直吸冷气,“丝……”

  他受的伤不算多严重,没有什么残废。半边脸敷了药膏,挨一巴掌落的伤一两日便能痊愈。只是脖颈伤得不轻,一动就像散架似的,尽管服下了上等的疗伤丹药,没个三五日仍是好不了。

  此个仇,他不可能善罢甘休。

  在西风城,他尚且不曾受过此份屈辱。

  来了清池镇,他认为会是他这么对待别的武者,岂料,他差点被人捏断脖子。

  另四人仍心有余悸,一人小声的说道:“还是别惹他了,他强得有点离谱,等咱回了西风城再收拾他不迟。”

  短时间内,他几人提不起胆量,再去找温千岚的麻烦。

  莫寒一激动要站起,又连忙捂着脖子,疼得‘诶呦’一声。

  他怒瞪着说话之人,恼火的道:“等回西风城?老子等不了那么久!”

  目露凶光,他又道:“他强得离谱?小畜生,看他还能狂妄几日?他穷得叮当乱响身无百褶袋,你觉得他会有七品杂种狗功法?等他卡在四阶动不了,看老子怎么捏碎他全身的骨头,杂种狗!”

  “对啊!”一拍大腿,四人恍然惊喜。

  百褶袋因品相不同,价值有高有低,是武者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一般的勤劳家庭均会有。

  七品功法,则比百褶袋昂贵得多,因它的传播存在有很大的限制。

  简单如人玄一重的功法,尚且不是用简单的图文便可以描述清楚的。

  他们不能排除古武观存有一两部功法的可能,但绝对不会多,否则拿出卖一部,温千岚基础修炼不会那么差劲。

  另外,功法与武者是要相应的,守护兽为犬,需要修炼守护犬的功法才事半功倍。修炼守护狼的功法,只会事倍功半。若想要加大修炼的强度,是从品阶着手,如修炼六品、五品的相应功法。

  这么的,古武观会恰好存有一部守护犬的功法?

  没有功法,至人玄四阶起的修炼是举步维艰,甚至是寸步不进。

  武者再刻苦努力,也不顶大用。

  唯有用对了方法,付出与收获才成正比。

  相应的功法,是武者用付出换取收获的正确办法。

  不然,只出傻力气,办法都是错的,只是做愚蠢的无用功罢了。

  好比温千岚,等他到了一重四阶,即便他向山坡上推万斤大石,累断腰筋骨,也顶不上别的武者依据功法,连玩带吃的修炼一个时辰。只知吃苦耐劳没用,找对了路,不需吃苦也做得很好。

  莫寒等人认准了此点,一旦他到了五阶、六阶,对付停在四阶的温千岚,还不是手拿把掐的。

  “哈哈,最迟二十日,看老子怎么拔他的皮。”

  “啊啊……老子的脖子。”

  莫寒阵阵发狠,巨大的仇恨,让他顶着伤去修炼。带了足够丹药,又是他的一个依仗……

  ……

  天已黑了,山林依然有几分吵闹,不时的响起凶戾怪叫。

  温千岚并没与施玉容四人结伴,此时,他正在树上半躺半坐的歇息。

  咔嚓。

  一边吃着汁水肥美的鲜果,他一边拿着古武帛书乱瞧。

  他现在遇到了两个问题,一是功法,一是灵气。

  修为到了一重三阶,接下来的提升,会比一二阶艰难,耗时或将很长。

  他明白功法的重要,但他没七品守护犬的功法啊,更别说六品、五品的了。而古武帛书的图文,虽稍有了点变化,却依然模糊。按目前的进展来看,图文绝不是几个月能修复的。

  此问题他找不出解决的法子,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灵气方面,他对灵气的需求更大了。

  很多事情都是相对的,不能单方面的一厢情愿。

  温千岚可以较为轻松的击杀凶灵,而因此得来的灵气也是‘轻’了,他需要更多的灵气,更‘重’的灵气。

  其中的根本原因,是由于他的修为过于宽厚。

  为何论修为,莫寒比他要稍高些,仍会不如他的力量大,仍会败于他手?

  同样是因为,他的修为格外宽厚。

  修炼的长度相同,宽度、深度是不同的,深度即为厚度,与守护有关。

  打个粗糙的比喻,各位武者的一重三阶,是一段水渠,长度均为一丈,宽度、深度则有差距。守护为七品的武者,是宽与深各一尺。守护为六品的武者,是宽与深各一尺半。守护为五品的武者,是与宽与深各两尺。而温千岚呢,宽与深或许都达三尺。向每条水渠中注水,需要的水量是不一样的。

  修炼,比挖水渠、向水渠注水要复杂太多。

  单说守护,便各有各的擅长,力量不是唯一,修炼不会只有长、宽、深的三个维度。

  温千岚的守护兽哈士奇才为七品,之所以修为会格外宽厚,是因他尚有守护以待开发。

  他需要很多很多的资源,才能推进修为的进展。

  目前山林间天地元气稀薄,灵气一入体又就被吸收没了,他总是饿。

  这导致哈士奇也有饥肠辘辘,总絮絮叨叨个没完。现正骑在树杈上,上不去下不来,哈着舌头等着被救呢。

  解决此个问题的法子,是要多多的击杀凶灵,多杀强悍的凶灵。

  怎料,第二日一早,哈士奇给他一个惊喜。

  “好狗子,二哈是个寻宝狗。”从遍地是乱石的土壤中挖出一物,温千岚顿时眉开眼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