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冤家路窄,三招制敌

更新时间:2017-03-09 10:09:1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55

凶灵狂奔的响动不小,一经回荡,传得很远,附近的武者均能听见。

  自知实力不足的人,会去远远的避开,免得卷入祸端。

  自恃本领的武者,则会赶往查看,欲要在危机中寻找大的机缘。

  不巧的是,莫寒等至西风城来的五位新晋武者,先赶到了。

  十日不见,莫寒有一定的变化。

  他的五品守护兽寒齿狼,属于力纲,修为的提高,让他的壮硕再增。

  狼背蜂腰十分明显,天气湿热,他赤着上身,筋肉高隆的背部,让他的压迫感充足。

  几日来,他在试炼地内所向披靡,所积攒的澎湃自信,使他的目光更具咄咄之意。

  另拥有六品守护的四位武者,也有不小的进步,只是相比于崔双等人,不见有什么卓越,仅衣着更为光鲜。

  见到来人,温千岚五人均面色微沉。

  在过去的几日里,温千岚没去漫山遍野的乱闯,主要是与施玉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并不知晓莫寒也在附近。眼下双方在这遇上了,只能说冤家路窄,愉快的好事总会受到打扰,让人心烦。

  刚进试炼地的那会儿,二人差点战起,矛盾已经结下了。

  也正因为莫寒,江采薇才撵走了温千岚。

  无巧不巧的,双方又在此时此刻照面了。

  “千岚兄,他就是个败类,你不值得与他一般见识。”施玉容狠狠的瞪了一眼莫寒,又小声的说道。

  虽说温千岚现在实力很强,但守护为寒齿狼的莫寒也不是善茬。

  一狗一狼,还是不斗为妙。

  斗赢了还好,斗输的后果很严重。

  换句话说,来自西风城莫家的莫寒,就算将温千岚废了,也不是什么大过错。

  江采薇心中则很矛盾,她垂着眼帘,满目纠结。

  崔双、孙百里脸色沉然、默不吭声,在一重二阶时,他俩敌不过莫寒,到了一重三阶,差距只会更大。

  “没事,又能有多大的事儿。”温千岚一笑,随口回应。

  他将弓箭扔在地上,随手把玩着精铁棍向前走去。

  这已是他与莫寒之间的矛盾,他不想将施玉容牵扯进来。

  走了三十步停下,温千岚施施然一站,不温不火的看着对方走来。

  他很好奇自身的实力,与五品力纲的武者相比谁高谁低,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固然说对方是来自于西风城的莫家,不好轻易得罪,省得日后有麻烦,但他并不畏惧。

  《清心录》不是广为流传的名家教诲,一开始只是几代观主在挫败之后,用于安慰自身的理由,却依然教会他许多。人在世上,性子不宜过激也不宜过谦,平和安宁才能让心中明亮,武者更该如此。

  温千岚不是激烈的脾性,可丛林法则又赋予他一份野性。

  当挑战主动找上门来,越有难度,他是越想应下的。

  “别来无恙。”正了正神情,他开言讲道。

  莫寒则是激烈的性子,之前温千岚顶撞了他,他已将对方视为仇人。

  取出寒铁长刀砍在肩上,他上下打量着,啧啧说道:“呦,变化不小嘛,好像有一把子力气。”

  他又摇了摇头,“可惜啊,狗就是狗,狗改不了吃屎,狗肉不上席。”

  一上来便是不屑的讥讽,守护为狼的他,优越感十足。

  听了此话,好脾气的温千岚也不动气。

  狗与狼,不能说哪个卑贱、哪个高贵,小元界内曾出现过三品的守护犬,单凭一个眼神,便足以让漫山遍野的豺狼虎豹匍匐在地。当然,谁也不愿听嘲讽,有话去反驳,他哪会留着。恍然一笑,他道:“无论是狗是狼是虎是豹,那都是一头畜生,你用一头畜生来自我比拟,真有你的。”

  “狼行天下吃肉,狗行天下吃屎。”面色一厉,莫寒大笑的讽刺。

  温千岚用手在鼻前扇了扇,笑道:“常把屎挂在嘴边,看来你很好这口啊,在下佩服。”

  一而再的被顶撞,莫寒怒了。

  一个小小的七品,竟然也敢忤逆五品的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舔了舔猩红的嘴唇,暴怒的他言辞更是过份,他道:“给你一个机会,跪地学三声狗叫,莫爷今儿不废你。”

  莫家势大,他在这废掉一个七品守护的遗孤贱民,不是大事,随便找个借口敷衍下就好了。

  温千岚知道,自己越不在意,对方越是愤怒。

  撇了撇嘴,他很郑重的说道:“狗怎叫,我不会,要不你教我?”

  “小畜生,古武观的老畜生没教你怎么吃屎?”莫寒怒气腾腾,在西风城他不敢这样,但在清池镇,他有个屁顾忌,“我先废了你,在把你这条小狗和那条老狗埋一起,哈哈……”

  不再废话,他持着寒铁长刀扑杀而去。

  而温千岚,脸色突的冷若冰霜。

  老观主过逝五年了,竟然还跟着他被骂老畜生。

  握着精铁棍的手掌捏得咯兹作响,他的瞳仁透着冰寒,死盯着前方。

  在他后面,施玉容紧张的捏着小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注视。

  不是她对温千岚没有信心,是莫寒的气势实在凶悍。

  对方来自于西风城的家族,所受到的栽培,不是清池镇武者可以相提并论的,基础更强。

  温千岚用箭确实是格外霸道,但此时拿的是精铁棍,对方用的是七品兵器。

  再看另外四位来自西风城的武者,他们露出了几分兴奋之色。

  他们在西风城只是小鱼小虾,来到清池镇,又是备有傲然。

  瞧见莫寒逞凶发威,他们颇有感同身受的快感,“弄死他!”

  寒铁长刀掀起一片凉风,带出刀影。

  “受死!”

  莫寒在暴喝时,力劈而下。

  面带的薄霜有增无减,站立不动的温千岚,则是后发出招,棍如奔雷上扫。

  铛。

  刀棍交击。

  不是刀劈中了棍,而是棍侧扫中了刀。

  寒铁长刀剧颤,扑来的莫寒震得噔噔后退。

  仅此一击,高低已见。

  莫寒能开四石弓,温千岚能开五石弓,这是力量的差距。

  一击得势,温千岚当即进步抢攻,旋身带臂,单手棍接连两劈。

  铛!

  铛!

  还未站稳的莫寒根本招架不住。

  双臂麻木,寒铁长刀脱手而飞。

  他尚未止住踉跄,温千岚豁然突进欺身,左手一把扼住其喉咙,猛的下压。

  下一瞬,场面由动直静。

  莫寒向后仰躺着,却未摔在地上,扼住他喉咙的手掌,在提着他身躯的重量。

  一场战斗,不到三息便结束了,他堪是完败。

  咯咯……

  喉咙与颈椎,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温千岚左手已用出了全力,他仍在不住的加力,似要将对方脖子捏断。

  在扼住对方的喉咙之前,他是没打算下杀手的,毕竟这点争持冲突,还值得杀人不成?战败对方,他要教训其出言不逊,竟敢辱骂老观主,该掌嘴。但在扼住喉咙的一刹那,他的杀心腾腾而起。

  颈椎遭受巨大的压迫,莫寒的四肢不受控制的无力。

  他挥动双拳,却不能将温千岚击退。

  很快儿,他蹬着双腿,双手掰扯捏着脖颈的手掌,徒劳的挣扎。

  想大喊,他都是喊不出口。

  见此幕,莫说是另四位西风城武者,连施玉容四人都被吓住了。

  谁能料到,仅是三招,莫寒便败北了。

  施玉容且是没怎么看懂温千岚是如何出招的,只觉得是没一点花哨,只有最简单直白而又精准的粗暴、狂暴。

  仅仅三招之后,就制敌于一败涂地。

  温千岚撩起眼帘,冷冷的看向前面的四位西风城武者。

  “啊!”

  四人皆是硬气的青年男子,却是因惊吓失声,忍不住的后退。

  他们一直觉得,莫寒的目光就属于挺可怕的了,但此时从温千岚目光中,他们只能感觉到冷漠的杀意。

  见之,一股寒意,至尾椎骨沿着脊椎噌的窜到后脑,整个人如坠冰窖。

  他们意识到,温千岚要杀他们灭口。

  与莫寒结仇,或者说与任何人结仇,都不是一件有利的事。

  今日结下了不小的仇怨,将敌方杀了,或才能以绝后患。

  杀一个也是杀,杀五个也是杀,不留活口严防事情败露。

  这也正是温千岚此刻的犹豫,他动了杀心。

  他若杀了莫寒,也不定会放过另外四人。

  他认为,如果事情不败露,他将莫寒五人杀了是明智的选择。

  且他很想杀!

  他犹豫的是,他是否真的应该就这么的夺了五人的性命。

  还是《清心录》中的话,得饶人处且饶人,事莫做绝,于人留一线,福泽于己。

  施玉容发现了不对劲,莫寒似乎在垂死挣扎。

  心头一沉,她急忙赶去。

  她抓住温千岚的手臂,想要让其松开。

  但今日不同往日,施玉容连对方的手臂都是晃不动,“温千岚,你撒开,你杀他会把自己毁了!”

  此次的试炼,是由天机玉榜来开启与维持。玉榜纵然不会记录试炼中的影像,可期间发生的事儿,并非一点不留痕迹。若找到线索,再进行筛选,莫宝庆可以确定谁是凶手,那时,定会杀温千岚泄愤,整个清池镇没人可以阻止。

  所以,莫寒不可杀,杀了就闯了大祸。

  见其不为所动,情急之下,施玉容抓着手臂,张口就咬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