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懂切磋,仅会杀敌

更新时间:2017-03-09 09:53:4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33

今年,清池镇共有四人觉醒了五品守护,四人均得才子之称。

  施玉容不仅觉醒了守护兽玉雪兔,其本人又是生得一副美貌。

  她虽然称不上有倾国倾城之绝色,倒是惹人怜爱的娇小玲珑,顾盼之间,煞有活脱的纯净可爱。

  在人群中,她很是显眼。

  一时得势,莫寒骄狂再浓,他肆无忌惮的盯着施玉容上下打量。

  “小玉容,与我一同试炼可好啊,日久生个情……啥的?”他大剌剌的扛刀一站,脸上的笑意,怎么瞧着都有几分猥琐与匪气,“等到了西风武院,有寒哥给你撑腰,没人敢欺负你。”

  他将与施玉容一起的几位男伴,当成了空气。

  施玉容的脾气是很随和的,但被这么挑衅,她哪能不怒。

  她握着小拳头,顿时火爆,咬牙切齿的骂道:“傻狍子,滚一边去!”

  “呦,小辣椒啊,哈哈……”莫寒不恼,反笑得更大声,“寒哥我最爱吃辣!”

  武阳皱起眉头,很是不满,他倒没有立即开言。

  在来之前,其父亲嘱咐过他要收敛点脾气,尽量别与莫寒闹得太僵。

  在整个西风城,莫家都是排上数的大家族,莫寒虽是无关紧要的庶出,又终究是莫家人。若是与之结了仇怨,日后在武院难免多了不必要的麻烦。武阳固然不需惧怕,若有本事,将莫寒打伤也无关紧要,但最好别结仇。

  不止是他,在场哪一位武者,均是知道轻易不能得罪莫寒。

  换句话说,莫寒一小心,打残了他们中的某人,顶多事后给些赔偿。

  如若他们中的谁,或是众人齐手将莫寒打残了,就是闯了大祸。

  做事之前,得先掂量自己的斤两,再仔细考虑后果。

  正是因此,莫寒有恃无恐,才会这么张狂。

  众人心有顾忌,谁也不愿乱出头。想来施玉容可以自行解决,若做不到此点,还闯什么武道。

  崔双、孙百里面有恼色,却没开言。

  “你的言语放尊重些,给你自己留些尊重。”温千岚不温不火的说道。

  他向前一步,挡在施玉容的身前。

  他不高大魁梧,但依然能将施玉容护得严实。

  见他站出,武阳等人很是诧异,江采薇等人更是一脸意外。他们没想到,一向似乎没脾气、略有慢悠悠的温千岚,敢在此个时候出头。在路上闲聊时,江采薇与崔双多次挖苦他,也没见他还嘴一句。

  施玉容的咬牙切齿一滞,同样感到惊讶。

  “你?”莫寒表情夸张,难以置信,“你,七品守护,拿着一根破铁棍子,就敢管闲事?”

  “我没你瞧着的那么弱。”温千岚一横长棍持着身侧,不见卑亢。

  确实,常年诵读《清心录》,他脾气很好,很有耐心,这导致他平常时总是不急不躁的。但,他心中又有一份冷漠。当年老观主过逝,他未悲哭一声、未掉一滴眼泪。现在就算有人惨死当场,他甚至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他是光棍一条,没有牵挂,身无羁绊,他敢做任何自己认为该做的事儿。

  他纵然也会有恐惧,但,莫寒还远远达不到让他惧怕的程度。

  温千岚所拥有的武力,是在恐惧与危机中磨练得来,他不懂切磋,仅会杀敌。

  他的修为略低了一些,守护兽也才为七品,并不代表他是最弱的那位。

  施玉容待他不赖,他岂会在此时缩头装傻。

  虽说莫寒不会拿施玉容怎么样,顶多是言语占些便宜,可他怎么让一位薄面女子,去顶着污言秽语的调戏。

  “是吗?”被挑衅,莫寒动怒了,“小爷今儿卸你一条臂膀,让你明白何为愚蠢的代价!”

  话音刚落,他便持刀冲出,他说得出、做得到。

  温千岚的脸色转冷,一丝凶虐之意在心底滋生,他持棍就去迎战。

  在这时,武阳与另一位武者同时窜出,截在了双方之间。

  “够了!”武阳沉然一喝,枪指莫寒,“留着点力气日后再斗,是狼是狗,试炼见真章。”

  事情到了此等程度,他若再不插手,岂不是说清池镇无人了。

  铛。

  刀枪再交一击。

  “哈哈……”攻势受到阻截,莫寒不得不罢手,他怒然笑了两声。

  接着他讥讽道:“人多势众啊,嘿,小子,这次算你运气好,以后见到莫爷躲远点。”

  说完,他扛着寒铁长刀,大笑着,与另四人继续朝试炼地的中部行去。

  不是他突然不想去教训温千岚,是因在场的,终究以清池岭的武者居多。真打起来,他五人是会吃亏的。

  温千岚眯起双目,随后无所谓一笑,也不去纠缠。

  “好了,大伙散了。”武阳神情恢复如常,朝众人摆摆手,“这段时间,大伙尽量别与莫寒起冲突,任由他张狂去,我等该干嘛干嘛。谁在试炼中有大收获,那才叫真本事。武道之旅才刚刚开始,一时强不是强,只看谁走得高远。”

  “武兄说得在理,大伙散了。”

  相互招呼着,众人三五一伙的接着赶路。

  留在原处,只有温千岚五人。

  “千岚兄,谢谢你啊,真该狠揍那个王八蛋一顿。”施玉容恨恨的咬牙,又崇拜不已的感谢道。

  她倒不惧莫寒,但有一人帮她出面,总觉得更为硬气。

  温千岚不以为意,“举手之劳,况且又没打起来。”

  “打上就糟了。”江采薇语气带着不满,她皱着秀眉,指责道:“温千岚,你刚刚太鲁莽了。你能战得了他吗,就强出头啊,你只会将事情弄得一团糟。他将你打伤、砍掉你一条手臂,我们会看着不管吗,到时两方斗起来,不知会有多少人受伤。要不是武阳及时介入,看你如何收场,害人害已。”

  “采薇,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啊,他是为了帮我。”听此话,施玉容也有不满。

  她小脸气鼓鼓的,“你也听到了,莫寒说话多难听。”

  “帮你?”江采薇略带不屑的白了一眼,“强出头是帮你?英雄救美嘿,他是急着表现来博取你的好感,傻丫头,就数你好骗。武阳来出面可以,顶多他俩再打一场,温千岚替你出头,那是挑事儿。”

  “温千岚,这次确实是你冲动了。”崔双面无表情的开言说道。

  孙百里见气氛不对,默不吭声,两不相帮、两不得罪。

  施玉容气得面颊绯红,“胆小鬼,瞧你俩说得这个严重,至少温千岚第一个站出来了,武阳没有。”

  江采薇没理她,语气生硬的说道:“温千岚,你走吧。”

  “不行,你说得算啊,要走你走。”施玉容断然反对,已有翻脸的迹象。

  “别争了。”温千岚无奈的开言。

  琢磨一下,他道:“我在山中独居惯了,不怎么会和人打交道,若添了麻烦,很抱歉……行,我走。”

  左右与几人结伴,他也觉得别扭,正好借此离开,免得听人说三道四。

  “不行走,要走的话,我跟你一起,让她三个胆小鬼凑一伙吧。”施玉容气恼不已。

  甭管江采薇说的是否在理,她都不能让帮了她的人弄一身不是。

  温千岚无所谓的摆摆手,“别,你四个认识好些年了,别因为我闹得不愉快。我先回古武观,在观里挺安全的。”

  “这……”施玉容左右为难。

  “无碍,等我需要帮忙时,我再来找你。”

  “那好吧,采薇她……你自己要小心点啊。”

  “嗯,你也是,告辞。”

  辨准了方向后,温千岚独自的走了。

  他不后悔之前所做的,也没指望武阳来救场。

  确实,他战不过莫寒,但他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儿,是何后果,他都会接着。

  被误解的原因,还是缘于他的弱小,如果他与武阳一样,旁人对他会是另一种看法。

  他一路走走看看,观察天机降临对山林的影响与转变。

  目前来看,山林间除了雾气还是雾气,尚未有特殊的危机出现。

  等他回到古武观时,天色已擦黑。

  确认并无埋伏之后,温千岚到了后山见墓地没有异常,他暗松了一口气。

  “趁着天地元气浓郁,抓紧修炼,争取早些到二阶。”简单的冲洗下汗水后,他回到阁楼的二层坐定,放空心思,意守空灵。奔走了一日,身躯已很疲累,需要安宁的休养。

  “呼……吸……”

  房内安静,只能闻见呼吸声。

  天机玉榜开启,近三十里的山林犬在或浓或薄的雾气笼罩之中,古武观同样不例外。只因楼阁的内外存在着差异,房内是瞧不见雾气的。然而,随着温千岚的呼吸,房内渐渐的起了薄雾。

  薄雾受到吸引,在向他的身躯汇入,一开始,便停不下来。

  呼呼……

  雾气飘动,朦朦胧胧。

  温千岚的身躯,好似成了吸风口,雾气的汇入,用肉眼可观。

  时间一长,四面八方的雾气,在缓缓的朝着古武观漫来。

  此般对天地元气的大吸引,本该至少是拥有三品守护的新晋武者,或是有人玄三重修为的武者才能做到的。

  却偏偏发生在温千岚的身上,让人疑惑。

  随着天地元气的融入,他的双手泛起了微微天蓝,眉心处似有一条裂痕般的纹路,在若隐若现。

  在晦暗之中瞧着,有几分玄秘之感。

  浑身的筋肉轮廓,在逐步的饱满、清晰,与削瘦渐行渐远。

  一早醒来,哪怕温千岚很少大惊小怪,仍是愕然发懵,“我长个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