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引以为戒,不忘初心

更新时间:2017-03-09 09:52:0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66

玉榜一放,试炼便开始了,为期三个月。

  众新晋武者随时可以进去,早晚均可。

  早进晚进,各有利弊。

  早进早涉险,后悔了再想出来,没那么容易。

  晚进较为稳妥,又是在浪费时间、在浪费机缘。

  共八十位新晋武者,这会儿,在面面相觑。他们虽是第一次参与试炼,但在耳闻目染下,他们均知晓与天机玉榜有关的内情,今年的试炼地,好像有点大。那么危机与机遇,均比去年多?

  “哈哈……”莫寒大笑一声,他昂着头,大步流星的率先走去。

  另外四人,同样挑起嘴角一笑,紧随其后。

  被抢了风头,武阳颇有不悦,他看向镇主鲁驰。

  鲁驰点了点头,他笑道:“试炼开始,祝各位全部凯旋而归。”

  试炼地比去年占据的范围大,算不上是异常,天机难测,两年岂可一概而论。

  对天机玉榜期待已久,武阳等七十五人哪会耽搁,三五一伙的,全都向试炼地赶去。

  鲁驰等地玄境武者,未立即回返清池镇。虽说他们无法进入天机玉榜形成的结界内,干预不了试炼,但也得尽量的多盯着点。那五位青年武师,在三个月的时限内,会一直留在清池岭做以看守。

  “一年一茬,后生可畏啊。”鲁驰瞧着远去的众人,颇有感概。

  莫宝庆捋了下胡须,呵呵一笑,“就看此些后生的造化了,大浪淘沙,无四品守护难成大器……”

  ……

  山路崎岖,灌木丛生,很是难行,众人的脚程倒不慢。

  颇有争先之意,哪伙也不愿落后,走着走着,一伙一伙的分散开了。

  温千岚一行共有五人,三男两女。

  分别是五品守护兽玉雪兔施玉容,六品守护兵金丝鞭江采薇,六品守护兵战血刀崔双,七品守护兽长尾猴孙百里,七品守护兽哈士奇温千岚。五人中,又以施玉容为主。

  “千岚兄,你熟悉这一带吗?”施玉容煞有其事的拿着地图,很正式的问道。

  她所指的,正是试炼地的大概范围。

  “还算熟悉,这几年我一直在这片采草药。”温千岚在前带路,双眼瞄着四周。

  他头也不回的说道:“据说我知,共有两伙野狼,超过二十只。大熊有两头,熊崽有三头,毒蛇大概四种,蜈蚣蜘蛛我辨不准。凶灵嘛,我去年见过一只没成气候的,不知道是否被除掉。”

  六品兵系的崔双插言道:“狼啊熊啊不是威胁,不需多在意。”

  “不一定哦,它们会被天机转化成凶灵,咱们遇上,会全军覆没。”施玉容认真得很。

  江采薇神色如常,平淡的说道:“哪会那么倒霉,偏偏让咱遇上啊,束手束脚,还怎么历练?”

  “对啊。”孙百里附和了一句。

  正式的踏上了武道修炼,他们均憋着一股冲劲。

  温千岚不再开声,没有百褶袋,他背着弓箭、持着精铁棍走在最前。

  待日上三杆,他们抵达到了结界处。

  结界略呈玉色,几近透明,涟漪微漾,瞧着颇有玄奇。

  其内的景象瞧不真切,充斥着很浓的雾气。

  “迟疑什么,进。”崔双双目迥然,他抢先一步,踏入了结界。

  施玉容等人也有急不可耐,紧跟着进入了。

  走了一路,温千岚不由得认为施玉容四人有些稚嫩,固然他对此次试炼同样充满期待,但他实在不敢掉以轻心。往年,常有新晋武者把命丢掉,哪怕每次只有那么一两位,可又如何能断定不落在自己的头上。

  只是他已经答应了结伴,不能说散伙他就独自的走了。

  他微微摇头,迈步进入了结界。

  “哇,好浓郁的天地元气啊。”施玉容用小手乱抓雾气,双目冒着小星星。

  天地元气,为天地的气息,用于滋养万物。

  觉醒守护之后,武者便可以感知到天地元气的存在。

  比较来说,守护的品阶越高,感知得会越清晰,对天地元气的吸引越大。由于他们只为一重二阶修为,平常时的清池镇、清池岭,天地元气较为稀薄,他们吸收不了多少,不顶什么用。现在,天地元气浓郁得成雾。

  温千岚深吸一口气,面泛惊喜。

  他没有小养元丹,但如此浓郁的天地元气,可以满足他的修炼。

  天地元气,蕴含大量天地元气的元石,是一种修炼资源,地玄境的武者也离不开。

  “是很浓郁,但咱都带了许多小养元丹,用不着为吸收天地元气浪费工夫,继续走吧。”江采薇有不以为然。

  其他人没有异议,继续赶路。

  温千岚落后了两步,趁几人不留意,从箭壶中取出古武帛书,贴肉藏在袖中。

  接着,他依然垫后,警戒四周的动静。

  前行之时,他又在深长的吸气、呼气。

  江采薇所说的不假,倘若有小养元丹,他们并不需要天地元气。二者相比,后者纯正、前者温和。他们才是一重二阶的修为,不能很好的消化天地元气。打个比喻,前者是米汤、后者是米饭,刚出生的婴儿适合喝米汤。

  然而他对天地元气,竟有如饥似渴的错觉。

  好像他喝了米汤勉强熬了十日,突然见到喷香米饭一般。

  他深吸一口气,弥漫的白雾丝丝缕缕的被吸入口鼻,颇有吞云吐雾之态。

  好比久旱逢甘露,很快儿,天地元气被干涸的身躯吸收了。固本养元,修为得以继续稳固着。

  温千岚好似可以听到,他的守护兽哈士奇吃得直吧嗒嘴。

  在火辣的夏日,身躯内外暖洋洋的,却不燥热,是温润的舒适。

  隐隐的,蛰伏在身躯乃至意识中的力量,似呼之欲出。

  温千岚不能不惊喜,他不必非得服用小养元丹,大可用天地元气来代替,似乎效果更佳。

  “呼……吸……”

  身躯欲求不满,他保持着呼吸的深长,变化发生于每时每刻。

  施玉容等人未留意到他的异常,有说有笑的赶路。

  他们的行进,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大概就是往试炼地的中部位置走。天机难测,试炼并无固定不变的考验,一是去找考验,二是等着考验找上门,再靠本事来解决。在试炼地中部的话,可以较好的闻风而动。

  目前参与试炼的武者,大多是抱着类似的想法。

  没走出几里,他们便听见了‘铛铛铛’的兵器交击声。

  他们赶紧靠近一看,原来,是莫寒与武阳在打斗。

  二人在进山之前,便剑拔弩张,不巧在这遇上了,直接开打。

  除了此二人,还有一众武者在旁观,未去插手。

  铛。

  刀枪交击,磕出一簌簌火星。

  二人不是殊死相搏,却是招招凶狠。

  武阳的守护兵,是五品穿云枪。他刚入一重二阶的修为,守护兵尚未真正成形,他用的兵器是一杆精铁枪。饶是如此,在长枪舞动之间,仍引得雾气在枪杆缠绕,这是守护之力的显现。

  莫寒的守护兽,是五品寒齿狼,他用的兵器为寒铁长刀。

  该长刀是用寒铁锻造而成,为七品的品相,冷气四溢,水雾一沾染便凝结为水珠。

  莫寒狼背蜂腰、力达四百斤,将长刀挥斩得翻飞,他的攻击之势颇显狂猛。

  铛铛铛。

  二人战得不可开交。

  又很显然,莫寒的力量与狂猛更胜一筹,将武阳压得不住后退。

  铛。

  挨了迅猛一斩,枪杆剧颤。

  武阳脚下不稳,踉跄的后退三步,险些摔倒。

  高低已现,莫寒未乘胜追击。

  “哈哈……”一翻长刀扛在肩上,莫寒得意的大笑,他盯着武阳,讽刺道:“这就是穷乡僻壤的才子?啧啧,不过如此。”接着,他扫视一众清池镇的武者,道:“还有谁,看莫小爷不顺眼的,尽管来比划比划。”

  另外四位西风城的新晋武者,同样面带优越的傲然。

  输了一招,武阳的面皮有些挂不住。

  倒不是他弱,缘于力纲类守护兽,一旦觉醒就是非常强势的,对武者的力量加持很大。而守护兵,要化实之后,可以用作兵器了,才开始强势。二人才觉醒不到四日,武阳主要吃亏在这一点。

  “一月之后,你我再打过。”武阳直接下战书。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的守护兵化实。

  莫寒岂会惧,“下一次,得给你留点血的教训。”

  听其所言,在一旁观战的清池镇武者,脸色均有沉然。

  “目中无人,真是骄狂。”崔双恼火的嘀咕一声。

  江采薇则莫名的说道:“他此副骄狂不算什么,一时优越罢了,回到西风城就被打回原形。小人得志、穷人翻身,那才叫自以为是、得意忘形,一不留神,成了原本所厌恶的骄狂嘴脸,还会大义凛然的变本加厉……温千岚,你怎么看?”

  “我?”温千岚不知怎么扯到他身上了。

  话中有话含沙射影,他没有动气

  他瞧了瞧江采薇,深想一下,他道:“引以为戒,不忘初心。”

  事实或如对方所说,温千岚不知自己若某一日真的鱼跃龙门了,会变为怎样。

  但他会谨记此话,以律己身。不忘初心,时刻的提醒自己真正要追求什么,才能走得更长远。

  而这会儿,咄咄扫视众人的莫寒,将目光落向了在撇嘴的施玉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