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西风来客,天机玉榜

更新时间:2017-03-09 09:50:42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55

带着一张弓、一壶箭矢、一根精铁长棍,温千岚到了清池岭外。

  他到了没多久,武阳、施玉容等七十四位新晋武者陆续的赶到。

  时隔多日当刮目相看,众人均有明显的变化。

  施玉容着一身月白的武裙,穿着干练的小皮靴,他尽管身材娇小,仍有几分英姿飒爽。

  十日不见,她已是一重二阶的修为。

  不单是她,除了温千岚,其他新晋武者的修为均到了一重二阶。

  施玉容一向是活脱的性子,见到温千岚,立马问道:“你的小哈士奇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对方的修为落后,她并不意外,毕竟虚不受补,底子薄很难补回。

  其双手伤疤全消,她看得一愣一愣。

  不应该啊,难道哈士奇的本事擅长自愈,是一条自愈狗,它不是拉车的吗?

  闻言,温千岚略有无奈,“它有点……嗯,能吃,不乖。”

  昨日他想将守护兽唤出,让其稍稍接触外面的天地。

  毕竟守护兽与兵、灵不同,它并非一种单纯的力量或傀儡,而是有较为独立的思想,不能总是休眠。

  此点,是守护兽与守护兵、守护灵最大的不同。

  可是他喊了好一会儿,哈士奇就是不出来,还嗷呜了十几声,似乎在磨叽的抱怨。

  因其还小,呀呀学语中,他听不懂哈士奇在叨叨什么。又不能勉强,他只好作罢。

  “它这么点,主意就这么正,长大还得了?”施玉容瞪着着眼睛惊讶道,又一副看笑话的样子。

  温千岚耸耸肩,“等它大了,要好好的修理。”

  施玉容拍了拍饱满的胸口,很是欣慰,她的玉雪兔是十分乖巧。

  她又很是仗义的问道:“你的小养元丹还剩多少啊,试炼要三个月呢,我带的多,先借你几瓶用着?”

  “嗯咳咳。”在旁边的一位女子,目不斜视的轻咳一声。

  此女名为江采薇,是今年的新晋武者,觉醒六品守护兵金丝鞭。

  她身姿高挑、清瘦,着夜行的墨色紧身武袍。她峨眉清扫,未施浓妆,亦未带任何的首饰,仅在腰间系着一只小皮袋模样的百褶袋。饶是如此,容颜间依然有荣贵之色。

  她与施玉容相识多年,是闺中密友。比较来看,她较为持重。

  缘于此次试炼,除了新晋武者,其他人无法参与也是旁观不了。为防出现大的风险,施家人便交待江采薇几人,要多多照看下施玉容,不要让她与不三不四的武者有过多的接触,免得被哄骗与纠缠。

  见她要外借财物,且一借就是几瓶小养元丹,她便轻咳示意。

  与温千岚仗义什么劲儿,养条狗吗?养小白脸吗?

  听见轻咳声,温千岚哪能不明白其中之意。

  他未觉尴尬,因他一不打算向人求借,二不在乎江采薇对他的态度。

  从逃入宁风府开始,他便知道,任何事都得靠自己。他赖在古武观不走,也是他靠自己本事赖来的。从十岁起,他便自己养活自己,不需要旁人的同情、怜悯。对于施玉容肯于帮他,他是由衷的感激。

  几瓶小养元丹,便是几十两金,不是小数目。

  他轻笑一下,撒了个谎,道:“奖赏的还剩许多,在下又用老观主留得积蓄买了三瓶,够用了。”

  “真的?”施玉容很是不信。

  倘若老观主留下了积蓄,温千岚的基础修炼不会欠缺那么多。

  她家境富裕,除了兵器、衣物、饮水之外,五谷丹、避毒丹、金创丹等等带了一堆,把内有三尺大小的百褶袋都装满了。她是真心的想帮一帮温千岚,也没指望对方尽快还给她。

  “真的,等丹药不够了,我再找你借。”温千岚正儿八经的点头。

  他看得出施玉容的真诚,但依然不改主意,也有什么今日借,以后十倍奉还的想法。

  哪怕没有小养元丹,会耽搁他的修炼,会影响他在试炼中表现、竞争,他依然如此。

  “那好吧。”施玉容将取出的玉瓶又塞了回去。

  她反应过来后,连忙说道:“你不与我一起吗?”

  “这……”温千岚微微扬眉,有点为难。

  多年来,他习惯一个人,试炼中又不乏危机,他想独自行事。

  “与我一起试炼呗,你在山中待了那么多年,经验足啊。”施玉容仰着头、搓着小手,很是期待的说道。

  她一直在家中修炼,经历过最危险的事,是去打猎。去了一日,采了一篮子野果回来。

  温千岚迟疑的瞧了瞧身边几人,道:“嗯、行,先一起走段路看看。”

  “爽快!”施玉容打了响指。

  江采薇等人,倒没有出言反对。不管怎么说,温千岚总比他们更熟悉清池岭,会有点用,比如带路、守夜。

  随口聊着,温千岚随意的观察众人的反应,试着找出那位夜袭之徒。

  七十五位新晋武者等了一会儿,鲁驰、莫宝庆等人到了。

  与之一同的,还有五位之前未见过的青年武者,均二十岁许的样子。

  五人中为首的,是一位高大的青年男子。他身高至少八尺,长得是狼背蜂腰。赤着的两条臂膀筋肉鼓胀虬结,比女子大腿还粗壮一圈。他的双眉浓密,双目如狼一般透着咄咄之意。

  他名为莫寒,新晋武者,觉醒五品守护兽寒齿狼。

  莫寒是西风城莫家的庶出子弟,是莫宝庆的孙子辈。

  另四位青年男子,同样是西风城的新晋武者,各有特点,觉醒六品守护。

  见到此五位新晋武者,武阳、施玉容等人有少许敌意。

  每年均会这样,某些西风城的新晋武者,会来清池镇进行试炼。原因是,西风城的试炼竞争太激烈了,才子众多,还不乏万中无一的天才。如莫寒,觉醒了五品守护,放在西风城实在没有卓越之处,但放在清池镇,那就是数一数二。

  一是凤尾,一是鸡头,看怎么选了。

  与其在西风城的试炼中当个无名小卒,不如夺个清池镇第一。

  当然,不是说来便可以来的,得打点妥当。

  今年莫宝庆主持清池镇的天机玉榜,莫寒才得以来此。

  而在武阳等人看来,对方不单是来夺个清池镇第一的名头来添彩,更是来抢夺他们的机缘。

  夸张点说,是来夺他们的天机造化。

  尽管他们反对不了,但哪会没有不满。

  武阳的性情偏于刚直,本为才子,再被父母宠惯,他也有份傲慢,不屑与谁虚与委蛇。

  他不去收敛对莫寒的敌意,双目凛然以视。

  莫寒只是莫家的庶出小辈,没多少地位,可他终究是来自于西风城,优越感十足。

  他嘴角挑着笑意,与武阳四目相对,二人间的气氛、徒然紧张。

  鲁驰、莫宝庆没去劝和,试炼中有竞争,争执是难以避免的。

  一位青年武师朗声开言,将与试炼相关的规矩等,再一次的说明。

  试炼将在清池岭开启,历时三个月。期间,参加试炼的武者,只能进入试炼地而不能离开。衣食住自行解决,愿干嘛干嘛,武者之间可以合作、帮助、竞争,但严禁相互残害,违者依法严处。

  要求是三月时限到时,修为步入一重四阶,为试炼成功,获得进入西风武院修行的资格。

  修为若步入一重七阶,将减免一半学金,若步入一重九阶,将免收三年学金。

  最后还会有一项考核,名列前十的武者,将得一些修炼资源方面的奖励。

  事实上,免学金、奖励修炼资源或不算什么,家大业大者不在乎。

  真正的造化机缘,会在试炼之中。

  该交待的,已讲述清楚,莫宝庆取出了一物。

  此物似展开的卷轴,材质则为玉石,上刻写八十个名号,莫寒、武阳等人之名皆在其列,这正是天机玉榜。

  莫宝庆随手一掷,玉榜便腾空飞走。

  在众人的注视中,玉榜极速飞向清池岭。

  所谓天机玉榜,关键还在天机二字。武徒觉醒守护,是遵循天机的指引,与天存在冥冥的联系。趁联系未冷,将之以玉榜集中的凝聚,再予以显现,来用作试炼。此举,又称为召唤天机、接引天机等等。

  参与的武者越多、联系越浓,天机显现的规模越大、越复杂,反之亦然。

  此类人为的天机玉榜,一般只能在武者首次觉醒的时候开启,过后很难再有机会了。

  有时,天机会自行的在某地显现,同样很难遇到,被称之为天机榜试炼。但凡发现,武者趋之若鹜。

  因事关天机,或会发生神鬼莫测的事情。好比出现一条已从本界绝迹的神龙,都不值得奇怪。

  机遇与危机并存,一切不可预料,或会一无所获,或会鱼跃龙门。

  嗡……

  不消十息工夫,天机玉榜已飞至清池岭。

  玉色光芒如月光洒落,将八座山头、近三十里的山林囊括,古武观恰巧在其中。

  嗡……

  玉榜消失,光芒成了罩子结界。

  “这……今年不得了啊。”鲁驰面现少许惊疑之色,目光扫过一众新晋武者。

  去年试炼地的范围,才十余里,今年是扩大了两倍不止。

  温千岚微微蹙眉,他来到清池岭的十年间,古武观还是第一次被括入试炼地,这不知算好算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