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吃了一颗假丹药

更新时间:2017-03-09 09:48:32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68

独自在山林间生活,温千岚处处小心,此次则有失算了。

  一百两金不是个小数目,足以让某些人铤而走险,他应该考虑到会引火上身。

  现在抱怨无益,楼阁的顶部因视角的优势,他暂时是安全的。

  呼呼……

  二层的窗扇越烧越旺。

  温千岚伏着身子无动于衷,在月色下,他的双眸泛着冷光。

  徒然之间,他开弓爆射。

  咻。

  箭矢一闪而逝,一声痛呼随之而起。

  听声音是一位男子,接着,就是传来急促的逃窜声。

  咻。

  循着声音,温千岚再次开弓射出一箭。

  可惜,此箭落空了。

  他才觉醒了守护兽,幼小的哈士奇还不能赋予他夜视之能。

  况且他才二十岁,力量不大才百斤,虽擅于用弓,箭术却也称不上多么高超。

  对方还能逃窜,显然伤得不重。这又是夜晚,他不敢冒然追击,谁知会不会中计。

  趁此空档,他立即赶回二层。用水将火扑灭之后,穿上鞋靴武袍,背上箭壶带上精钢棍,他跳窗而走。

  在晦暗的林间奔行了两里,他才停下来,爬上树冠平复呼吸。

  “王八蛋,竟挑软柿子捏。”性命的危机,让温千岚的心头泛起了一抹杀意。

  “呼呼……”

  长吁两口气,他连忙默诵《清心录》。

  这是他的习惯,老观主临终前一共交代他两件事。一让他保管好古武帛书,二是要求他,要时刻保持心中的安宁与清闲,那不论际遇如何,均能活得安稳。此招很管用,非是良言金句起作用,是曾经安宁的感觉,让他安宁。

  恢复了平静,他细想此次遇袭。

  从交手来看,对方的修为不会高于一重四阶,否则,他已把命丢了。

  有那份实力,直接拦路打劫更是省事,没必要趁夜偷袭。

  至于其他方面,温千岚分析不出,不知对方是新手还是惯犯。

  新手或好办,应该被吓跑了,挨了一箭没胆再来。若是老手,很可能不会善罢甘休。

  假如对方是拥有守护的武者,尤其守护是擅追踪的兽系,那更糟了。

  温千岚知道,轻易不能回古武观。

  他倒不是怕,因他是被吓大的,习以为常了。

  “躲不是好办法,你死了,我才能真正的安心。”随意一笑,在夜色中他的笑意透着冷冽。

  接着挠了挠头,他面有怪诞之色。

  温千岚怀疑自己吃了一颗假丹药,此刻心绪一松缓,他有了几分饥肠辘辘。

  他虽没去过学馆,却是饱读诗书,修炼常识,他是深谙于心。

  觉醒守护之后,武者的状态处于百废待兴,需要充足的滋养。前三日,最好不食用五谷杂粮与牲畜之肉,免得守护沾染了杂气。便是说,需要三日辟谷。期间,服用小养元丹完全够了。

  三颗小养元丹,足够七品武者一日所需,任凭勤勉的修炼,仍会不饱不饿且精力充沛。

  一百颗足够维持一月所需,修炼够快的话,修为可到一重四阶。

  然而,入夜时他共吃了四颗,才入定半夜,他便饿了。

  此消耗速度,赶得上了觉醒五品守护的武者。

  他倒不真的认为丹药是伪造的,取出藏有古武帛书的竹片瞧了瞧,疑声问道:“是你搞得鬼?”

  温千岚自顾自的摇摇头,昨天未发觉帛书吸食他。

  “能吃是福。”他很快释然。

  今非昔比,他已成功觉醒,对日后的路,他充满了期待。

  小养元丹消耗过快而已,以后赚取更多的丹药就是了,八成是一件好事。

  为了验证是否为古武帛书的原因,他将竹片插在箭壶中。

  换个半躺半坐的姿势,吃下五颗小养元丹,他在树上再次入定浅睡。

  岂料,天边尚未放亮,他便饿醒了。

  温千岚可以排除是古武帛书加大了他的消耗,是他本身对滋养的需求很大,超乎了正常七品的范畴。

  好事一件,可喜可贺,他尚有不小的潜力以待释放。

  丹药入腹后,沿着山脊,他先慢走、再快走,接着慢跑、疾奔。

  他不是在撒欢,是在修炼。

  觉醒成功,修为踏入人玄一重一阶,便正式的开始了武道的修炼。

  之前练的基础功法因强度不足,相当于淘汰了。

  不过,人玄一重一二三阶的修炼很简单。只要有那份资质,野猪都可以达到,不是多么的依赖功法。主要是适当的压榨,足够的补养及充足的休养,养才是重中之重。所以,温千岚用《古武前篇》,来暂时代替缺少的七品功法。

  若有适合的七品功法,他肯定用的,可惜没有。

  基础功法《古武前篇》,不属于兽兵灵的某一系,不具备特定的培养,主要是壮大己身。

  入定静坐,非是将自己冥想为某兽、某兵、某灵。是无思无想、意守空灵,以求最大的放开意识,摒弃固有的枷锁,达到解放真我,追溯更遥远的力量。根本目的,是不被现有的资质局限潜力。

  它对体术招式没有苛刻的限制,不效仿兽兵灵,主为刚柔互化、静动如心的要义。

  只要掌握了要义,招式无所谓,辗转腾挪、纵跑奔走皆是修炼。

  温千岚要为生计奔波,常年在翻山过水的采摘草药,他没有多少富余的时间专门的用于修炼。迫于饱腹,他早就将刚柔、静动的要义,融入于举动之间。这样,一举数得,他既能修炼,活学活用,又能屡次的从野兽捕杀中逃出一命。

  蓬。

  唰唰。

  温千岚在疾奔中,会时而迅猛翻腾,落地之时又轻如狸猫。

  绷腿窜出的刹那,又迅疾得势如弩箭。

  他还会时而急停,由动至静,再由静至动的,反向飞奔。

  山路崎岖,在他的脚下又显格外平坦。

  丈高的岩壁,他踩踏两次,就能够跃上。

  他没有宽阔的武场,他八年的修炼,就在蛮夷的山间进行,与野兽争食。

  温千岚不会花架子假把式,他会的,是如何生存。

  今日,他奔跑得是酣畅淋漓,不见磕绊。

  纵然他昨日才觉醒了守护兽,但对他来说,依然是一次蜕变。哈士奇固然还很小、尚未真正成形的化为实体,但好歹是四条腿的。即便没有特殊的天赋本领,哈士奇依然让他更善于奔跑。

  狂奔三里,他已是汗如雨下、气喘如牛。

  他将外袍脱下系在腰间,赤着臂膀做一番拉伸。

  他胸口的兽纹,已变了样式,小哈士奇由爬着睡,变为了四仰八叉的瘫软躺着睡。

  随着他的呼吸,它的圆滚滚小肚腩在一起一伏。

  守护与武者是紧密不可分的,守护依赖武者而存在、成长,武者因守护而提升、强大。

  武者培育守护,守护反哺武者,二者相辅相成,这导致了强则越强。好比七品与六品,最初还看不出多大的差距,两位一重一阶的武者肉搏一场,均会鼻青脸肿。可随着修炼、差距拉大,七品难是六品的一合之敌。

  看一位武者如何,主要就是看他守护的品阶、种类、天赋本领等。

  功法有万千,五花八门,其最根本的意义,就是让武者与守护相辅相成的成长。

  擦了一把汗水,温千岚继续在山林间驰骋。

  他一直坚信一件事,若想自保,屠刀就要握在自己的手中。

  其他的,华而不实,全靠不住。

  温千岚不能排除夜袭他的人是今年的新晋武者,如果是,意味着什么?

  他俩不仅还会有多次接触,并且,他在明,对方在暗。

  说不准什么时候,对方猝不防及的给他一击。

  他必须得比对方进步得快,他才能手握屠刀。底子薄的他,必须要更努力。

  “呼呼……”

  疾奔不休,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对身躯造成最大的劳累。

  他不去清池镇居住谋求安稳,夜晚仍在山中。

  小养元丹的消耗,一日比一日多。

  三日后,他的一重一阶的修为、守护兽小哈士奇,均已稳固了。

  他不再徒手奔跑,他通过负重、高度、地形,来大幅度的增加修为难度。

  没有七品功法,仅用《古武前篇》,他只得这么做。

  有足够的滋补,他的修为开始了提升,力量清晰可见的增长。

  当到了第七日,原仅有百斤力气的他,已经可以将二百斤的重石高举过顶。

  最为明显的变化,还是双手与满身的疤痕,全部消失不见。

  仅仅七日,所有的疤痕平复于无,好似从未有过。

  此等的自愈之能,不是一重武者所该拥有的。武者一般到了二重血淬,涤髓换血,才能百疤全消。

  他的力量噌噌长,同样超过了七品守护该有的幅度。

  但他的身形仍略显削瘦,倒比以往挺拔一些。

  当到了第九日,一百颗小养元丹,一颗不剩全被他吃光了。

  可以满足七品武者一月消耗,修为到达一重三四阶的百颗丹药,他九日用尽。

  咕噜噜……

  第十日时,丹药断顿,他只觉得饿得前胸贴后背。

  吃了三只野鸡才饱,他没去乱跑,老实的养精蓄锐。

  普通的肉食,对一重养元的修炼,没有任何益处。

  提升中断,他的修为距离一重二阶,还差要好几大步。

  “天终于亮了。”见东方映出红霞,温千岚顿时来了精神,因天机玉榜的试炼将于今日开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