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古武帛书,三系鼻祖

更新时间:2017-03-09 09:47:02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13

清池岭的范围不小,山岭蜿蜒近百里范围,大小山头共二十一座。

  山林富饶,野兽蛇虫较多,无村寨等建于山中。

  古武观建在清池岭外围的一座山头上,是一座四四方方的院落。

  因风吹雨淋又少于修葺,院墙有几处倒塌,一座三层楼阁、两侧厢房显得破败。

  回到院中查看了一眼后,温千岚又赶到了后山。

  老观主的尸骨,就埋在后山的墓地。

  摆上了三样祭品后,温千岚慢腾腾的坐下。

  瞧着潦草篆刻的墓碑,他有几分惆怅的说道:“老头,你说你要活到今日,那该多好啊。”

  那年赖在古武观不走,与老观主僵持时,他喊其老不死的。

  当时他软磨硬泡、啥招都用了,老观主依旧要撵他走,他真恨不得对方一个跟头摔死了。

  他不怀念过去,今日今时,倒有点想念对方。

  “哎……”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没多坐、没多说,起身回去了。

  夜幕笼罩了清池岭,寂静间兽声起伏。

  古武观楼阁的二层内,烛光昏黄。

  微微摇曳的烛火下,一张陈旧的桌案旁,温千岚解开武袍,打量着胸口的兽纹。

  “哈士奇……”他滋味莫名的嘀咕了一声。

  兽纹的轮廓十分逼真,就是小哈士奇在瘫软的爬着睡觉,瞧着很懒散。

  他没将之唤出,取出一颗小养元丹当作糖球含在嘴里,又从袖口中取出了一物。

  此物,似一张褪色的银箔、又似暗淡的绢布,展开后不足一尺见方。质感有些坚硬,整齐折叠又不留折痕,足有一两重。它水侵不烂,火烧不燃,是老观主在弥留之际传给他,是古武观唯一的秘密、宝贝。

  它被称之为——古武帛书。

  古武观之名,正是源于它,基础功法《古武前篇》,正是它的前篇。

  它被第一代观主所得,后一代代的传下来,现到了温千岚手中。

  单是这段历史,已超过了两百年。

  据老观主所说,此帛书,记载的是远古时代人族修炼的功法,要早于兽兵灵三系的修炼体系。换句话说,远古功法被兽兵灵所淘汰,同时也是兽兵灵的鼻祖,故此称为《古武》。或许,觉醒失败之人凭《古武》也可以踏上武道。

  只可惜年头太久远了,帛书上的图文均模糊,零星辨出几个字,还不认识。

  至于第一代观主是如何得来此物,他又为何认定此物是来源于远古,温千岚未被告知。

  仅能说,是想当然,当不得真做不得准。

  历代观主研究古武帛书这么多年,也只琢磨出个《古武前篇》。

  在心底,温千岚有点不以为然。

  这似乎有点巧了吧,远古之物,不知多少万年的古董,会流落到他们的手中?

  不过,此帛书确实甚是不凡,他曾用柴刀砍到手臂发酸,刀卷刃了,也没在帛书上留下划痕。

  温千岚不傻,明白这是一宝贝,八成可以典当不少钱财。

  缘于老观主让他小心保管,饿死不能变卖,打死不能告诉第二个人,他才没拿去换钱。

  上面所记载的图文,他每日都会看上一遍,五年过去,依旧瞧得稀里糊涂、不明所以。

  今夜再看,他却有些怪异的错觉,似乎,帛书上的图文活了。

  随手拍下蚊子,温千岚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揉了揉眼睛,他再次凝目观看。

  与方才一般,模糊的图文如同眼花重影似的,在变换着。

  “这是怎么回事?!”

  看过一千四五百遍古武帛书,他从没遇到此类情况。

  今儿除了觉醒守护,啥事没做,怎会累得眼花?

  他将帛书举起观看,结果,异常再起。

  别看他多是慢悠悠的,他的警惕却一直绷着,他倏然松手,帛书随之落回了桌面。

  眉头皱成了川字,温千岚满目惊疑。

  迟疑稍许,他伸出手指,缓缓的向帛书靠近。

  当即将碰触到,距离只剩一发丝之时,他将手指停下,凛然等待。

  只见,手指溢出了朦胧的气息。

  气息略曾白色,似雾气,因很浅淡,肉眼难以看清。

  但温千岚的手指微痒,他清楚辨出手指溢出的某种气,被帛书吸收了。

  与此同时,帛书的模糊图文又在微微的变换着。

  “后天宝气?”

  “难道帛书被凶灵附体了?”

  他心思急转,惊疑难平。

  说他的身躯尚且残余后天宝气,这很正常,毕竟他今日才觉醒。

  然而,以往不曾出现过此般情况。至第一代观主得到古武帛书之后,便尝试用各种办法去将之修复、复苏。如滴血,泡在药液、兽血中,焚香叩拜、以火煅烧,乃至用元液、灵液浸泡等等。第一二代观主,有不小的能耐,均找来后天宝气用于尝试。结果是,帛书根本就是个顽固,不吃这一套。

  所以,温千岚不认为手指溢出的是后天宝气。

  他拿了古武帛书千余次,今日是头一次遇到被吸食的状况。

  他今日与往日的不同,便是他成功的觉醒了。

  与守护兽哈士奇有关?

  保持手指不动,他着力感受胸口兽纹,没发现守护兽有何异动,依然在休眠。

  “怪了……”收回手指,他重新坐好,神色不定的瞧着帛书。

  一直冥顽不灵的古武帛书,突然的有了异动,似乎是一件好事。

  或许当它吸收饱了,图文得以修复,帛书上记载的功法也将现世。

  让温千岚忌惮的,是帛书在吸收他的什么?

  血气、魂气,还是吸收他的守护兽……

  单单吸收血气,那会无所谓,伤及不了他的根本。

  若是吸收他的守护兽,他定然是不肯的。他如何能为了不知具体做什么的物件,把他的守护兽豁出去。

  慎重的考虑一番,他下了决定。

  温千岚将古武帛书仔细叠整齐后,塞入一片竹片中,以此来避免帛书与他有过近的接触。

  如果有机会,他会选择揭开古武帛书的神秘面纱,但不是现在。守护兽还太弱小了,经不起折腾,至少得等它化为实体了,再考虑古武的事。他很珍惜觉醒成功的机会,力求稳中求胜。贪大,只会是竹篮打水。

  夏日闷热、蚊虫多,简单的冲洗下身躯,他早早的熄灯了。

  缘于年少时的遭遇,温千岚不习惯躺着睡,那样起身逃跑会很慢。睡得太沉,也不易发现响动。

  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坐下,又吃下三颗小养元丹,他长吐一口气,缓缓的闭合双目。

  身躯放松、心神放松,无思无想、意守空灵。

  年幼时,他痛失双亲,又惊又吓的逃难,他是不敢睡眠的。刚到了古武观的那会儿,担心老观主趁他睡沉对他下毒手,他同样不敢睡。他一闭眼,就是各种恐怖的画面乱闪,他又如何能安睡。在老观主过逝后,他担心野兽、凶灵会闯进来吃了他,他又怎敢入睡。

  放空心思的入定,是他的一项基础修炼,也是休息浅睡。

  十年以来,他已经习惯,认为挺好。一觉到天明,不做杂梦。

  他曾经愤世的怨天尤人,如今,他总能保持心绪的安宁,他不抱怨,只想强大。

  “呼……吸……”

  呼吸变得悠长,他在浅睡中休养疲劳。

  只是,觉醒后的怪异感觉,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浓了。

  在休眠中的守护兽,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给他带来力量。

  但他感觉,他的身躯甚至意念之中,还有更为强大的力量在蠢蠢欲动。似乎,他着力的舒展身躯,就能将此股力量释放出来。偏偏,又好似有一层柔韧的薄膜,阻挡着力量的迸发。

  十分怪异,又十分的清晰。

  温千岚摸不着头脑,真实情况或许与施玉容说的不相符。

  他不由得认为,难道他一次觉醒了孪生的哈士奇,还有一只因中断还未觉醒?

  或是因中断而让守护兽掉落了品阶,由四五六品,掉落为了七品,日后还可以恢复?

  亦或是,他是双系同修?

  甚至是三系同修?

  呵呵……

  在宁静中浅睡,他感官极为的敏锐,还未到午夜,他豁然的睁开双眼,

  “是野兽,还是凶灵?!”

  温千岚不怀疑自己的耳朵,有危险在向他靠近。

  在山中生活的这些年,他磨砺一些本事,是养尊处优难以获得的生存本能。

  他没有惊慌,缓缓的蹲起,拿起手边的弓箭,搭箭上弦。

  做完此些,他不再动作,凛凛等待。

  温千岚是很有耐心的,作为狩猎者,他很合格。

  噗轰……

  一团火光,炸起在关合的窗扇上,油水一溅,火焰漫开。

  “是人!”温千岚心头一沉。

  野兽与一般的凶灵,是不会用火的。

  他常年居于清池岭,不曾与人结仇。今日刚觉醒,夜晚就遇袭,很显然,对方是奔着他的一百颗小养元丹来的。

  到底是什么人,有几个,是否为武者?

  温千岚很是冷静,稍一想后,赤着脚踩上楼梯,杳无声息的爬上了房顶。

  对方实力未知,双方皆在暗,他不敢先暴露。

  射是六艺之一,很多人都很擅长。他是,对方也可能是,谁先浮躁谁遭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