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踩胸之……狼?

更新时间:2017-03-09 09:44:07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58

学馆之内,气氛有点怪异,众人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被强行中断觉醒,温千岚竟在最后关头成功了?

  听声音,守护似乎还是一头狼?

  穷小子的命太好了吧。

  守护是何品阶,在场之人立马关心此个问题。

  温千岚吸取后天宝气的声势不小,守护的品阶怕是不会太低。

  “嗯?”瞧了下探测玉牌,莫宝庆略有不解。

  他捋了捋花白胡须,心有释然,随口不耐道:“七品兽系。”

  守护之间,是可以相互辨别的,不用玉牌探测,鲁驰等人也能感应出温千岚是觉醒了七品兽系。

  暗暗的,他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在心底,他们不愿见到超越他们的天才出现。

  才七品而已,无所谓了。看来之前一顿猛吸后天宝气,是缘于温千岚的根基太过贫瘠,修炼《古武前篇》意守空灵,让他可以更多的接纳后天宝气。当宝气一断,刺激了潜力的释放与凝聚,便是觉醒成功了。

  在此个时候,他们心中有了惋惜。

  倘若温千岚的基础修炼圆满,没准有机会觉醒五品兽系。

  “七品?”

  温千岚抓了抓头,他有点懵圈。

  他总觉有很大的不对劲儿,但见到在座的武徒只剩他一人,他也不能在此发愣,耽搁其他武徒的觉醒。能觉醒七品守护兽,他已是相当满意了。双手小心的托起胸前的虚幻小兽,他快步走开。

  “诶,这呢!”已跑到馆后武场的施玉容,低声的大呼道。

  除了她,还另有两男一女,均是今日成功觉醒的五品才子。

  温千岚迟疑一下,他非学馆的弟子,哪能四处乱闯,但发现馆外的众人全在盯盯的看他,他认为不去前门为好。

  武场清静,算上他只有五人。

  “它是你的守护兽?哇!”施玉容背手、探着头,瞧得美眸溢彩。

  另外三人面色如常,也在仔细的观看、分辨。

  温千岚双手捧的小兽,处于混沌的虚幻状态,有外形又非实体,轻飘飘的可以漂浮。

  小兽约一尺大,因毛发浓密的关系,显得肥嘟嘟的。

  它的外形、面目,与狼十分的相似。

  毛发为黑白两色,背部、后臀、后颈处为黑,腹部、前颈、面目与四条腿为雪白,恰似乌云盖雪。有特点的是,它双眉、眉心的三束白毛,在黑毛的映衬下,好似三把白色火焰。窄窄的黑眼线,使双目的轮廓尤为的清晰明朗。

  另一点的特别,是它的双目瞳仁是冰蓝色。

  这是一只非常俊逸的‘幼狼’。

  但细瞧着,它与狼有那么点不相符。

  此刻被打量着,小兽是低着下巴瞪着小眼睛,似乎傲娇的生气了。

  “它是狼族吗?”施玉容问着,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捅了捅小兽。

  “应该不是。”一位青年男子随之开言道。

  此人体魄修长,生得浓眉大眼相貌硬朗。

  他名为武阳,觉醒的是五品守护兵穿云枪。他是清池镇人,家境富庶。可以说,他是本镇今年觉醒武徒中,实力最强劲的一位。在觉醒之前,他用一杆精钢长枪,可以刺碎三寸厚的石板。

  武阳稍作停顿,分析道:“既然它是七品,便属于普通凡兽。狼为了捕食,毛发要具有伪装之用,便于潜伏,常以灰毛为主。它的毛发,却有几分华丽。再看它双耳的间距、吻部宽窄,与狼有差别。狼茹毛饮血,野性在骨头里,幼崽便有股子狠厉。它,应该不以野性凶猛见长。”

  他的家中,便有饲养野狼,所以他很了解。

  被古怪感觉影响得迷糊的温千岚,这才回过了神。

  仔细的感知守护兽后,他苦笑一下,道:“它不是狼,是犬。”

  守护兽至他的觉醒而来,与之相关的种种消息,他自然而然的清楚,很奇妙的感觉。

  “犬?它叫狼犬吗?”施玉容略带惋惜的说道。

  对于一位男子而言,守护兽是狼,明显会更具强横的战力。

  “它叫……哈……哈士奇?”温千岚一脸怪异。

  此名是在他心底浮现的,正是他守护兽的种类,是一种生存在某冰寒之地,用来拉车的中犬。

  拉车,是不是改明得做个爬犁,他想入非非。

  “哈士奇?好怪的名字。”施玉容几人同样神情怔怔。

  守护兽为犬,并不是罕见的事,某些守护犬,还会是六品、五品,如狼血猎犬、护主忠犬、狮獒、力獒、战獒。却从没听说过有品种为哈士奇的犬族,小元界并没有,名字一点不威风,长得倒挺好看的。

  “让我抱抱呗。”施玉容笑着脸,一副手痒难耐。

  “可以啊。”温千岚轻手的递了过去。

  他还没有完全的摆脱懵圈状态,仍感觉在刚才觉醒时,有不寻常的事儿发生。

  且在此刻,他依然觉得自己未觉醒,或说未觉醒完成。

  对于守护兽是犬不是狼,他心中没有失望。

  能够成功觉醒,便达到了他的期待,日后的路,他会坚定的行走。

  “小哈,你在瞪我吗?”将哈士奇抱着臂弯中,施玉容娇滴滴的说道。

  她是兽系武者,守护兽是玉雪兔,她可以触碰到旁人的守护兽,且不会造成伤害。

  小哈士奇斜眼看着施玉容,颇是嫌弃的偏头避让,似乎脾性很是高冷。

  施玉容被逗得咯咯笑,她发现哈士奇比她的玉雪兔表情丰富多了。

  这时,小哈士奇不知哪敢筋搭错了,昂着鼻子嗅了嗅,目光落在施玉容胸前鼓起的双峰。

  甭看施玉容身姿娇小,双峰倒是丰满挺立。

  毫无征兆的,哈士奇抬起两只小前腿,对着其中一峰就是猛踩。

  一边踩,它还在一边吐舌头,一副真好玩的样子。

  形态非是实体,它的力量自然格外小,倒仍将单峰踩得一颤一颤的跳动。

  施玉容、温千岚,都是愣眼了。

  武阳等三人对哈士奇失去了兴趣,在观察另一批进入武馆的武徒,倒没看到此幕。

  “小色狗……”施玉容低啐一声,闹了个大红脸。

  温千岚连忙的抬头看向天空,一副天上异象好耀眼,他什么都没看到的表情,免得对方尴尬。

  他暗暗的略有得意,看来,哈士奇是发觉到了施玉容的守护兽。本事不小嘛,好一条狗子。

  “啊呜……”用力踩几下胸的哈士奇,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困意来袭,它摇摇晃晃的就要在臂弯睡下,一点不见外。

  见此,施玉容有些紧张的说道:“它累了,你快将它收回去吧,它才刚成形,需要好好的温养呢。”

  守护兽在觉醒之初,是十分脆弱的。

  温千岚哪会耽搁,手掌一招,困得打晃的哈士奇,就化作一缕没入了他的胸口。

  兽兵灵,可以显现于外,可以形成兽纹、兵纹、灵纹,来归附于武者。

  温千岚的胸口处,现有如同哈士奇刺青的兽纹。

  不单是他,倘若撕开施玉容的衣裙,也会看到玉雪兔刺青状的兽纹。

  灵纹一般在眉心,兵纹一般在手掌。

  抚了抚胸口,温千岚心满意足,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回古武观修炼了。

  只因稍后会有丹药嘉奖,他不能不要。

  习惯使然,他默默的诵读起《清心录》,往那一站,一副慢悠悠的样子。

  五人在武场躲清静,施玉容则捏着小手,溜着眼睛,躲躲闪闪的瞧向温千岚,她颇是纠结。

  她不知是否应该将觉醒被强行打断的事,告诉对方。

  纠结了一番,她还是决定说出来。

  隐瞒的话,她会觉亏欠。敢为就要敢当,真相也是瞒不住的。

  “哦……”听后,温千岚缓缓点头。

  当时在觉醒中,意识内敛,他还真不知道此事。

  他心中有不满,但他不想去埋怨什么。

  近十年如一日的诵读《清心录》,他养成了一副非常好的脾气。

  左右已觉醒成功了,而证明自己、让旁人高看一眼的办法,单单用嘴是争取不来的。

  他非常清楚,弱小,是一切苦难的根源。

  “没关系,施大小姐够仗义。”他洒然一笑。

  见他没有胡闹一场的举动,施玉容如释重负。

  “那是。”她美滋滋的一笑,接着问道:“那你准备去西风武院吗?”

  清池镇隶属西风城,觉醒成功、正式踏上武道的新晋武者,可以去西风武院修行,从而接受良好的培养。若在武院内表现优异,日后会有广阔的前途。武院对家境普通的武者来说,是一条笔直的出人投地之路。

  别的资源暂且不说,武院为本院弟子提供相应的功法,便是莫大的吸引力。

  固然七品守护的武者,到了武院也是难得器重,修炼的只会是七品功法,但总好过没有。

  一个人磕磕绊绊的成长,艰难得很。想要拥有独自闯荡的实力,怎么的要有地玄一转的修为才行。

  “西风武院啊,我是想去,但,要看天机玉榜的试炼结果了。”温千岚随意的耸耸肩,隐有一丝无奈。

  对他来说,功法是个严重问题,七品功法再普通,仍不是他目前可以购买的。

  只是去武院修行,每年所要缴付的学金不是一个小数目,让他望而却步。

  “你要多多努力,争取在试炼中多捞些大机缘,一举翻身。”一提试炼,施玉容期待的捏起小拳头,她说得豪气。

  她是一定要入西风武院修行的,也要在接下来的天机玉榜试炼中,大展身手。

  她眨了眨眼,将温千岚拉到一旁,一副准备软磨硬泡的架势,道:“说说你的身世呗,我快好奇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