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更新时间:2017-03-09 09:42:09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33

算算时间,温千岚的觉醒,已用去了两刻钟,赶得上四品守护的耗时了。

  而前十三批共六百五十位武徒的觉醒,只出四位五品守护,无一四品。

  鲁驰与几位族长坐回椅子,端着茶杯不饮,目光闪烁,不知在考虑什么。

  “真是浪费啊。”莫宝庆已有点不耐。

  他捋着花白胡须,不时的看向手中玉牌。

  后天宝气很是珍贵,一条百金,固然不是他的财物,他也是肉痛。

  只因在馆内与馆外,有这么多人瞧着呢,他不能说喊停、便喊停,得有凿凿理由。

  呜呜……

  光雾圆球仅垂的一条白练,越显湍急。

  宝气的流动,竟带起了风声。

  而温千岚的削瘦身躯,似乎成了无底洞,怎么灌依然灌不满。

  唯一在变化的是,他暴露在外的皮肤,泛着微微荧光。

  八年的基础修炼,他比之家境正常的武徒,要欠缺很多。

  并非他懒惰,不去刻苦努力,也非忙于生计没时间修炼,缘于没有修炼资源。《古武前篇》他掌握得融会贯通,不论是炼体的体术,还是静坐入定,他均熟能生巧。可惜,他几乎不曾用过药补。

  好比每日练拳,却吃不饱饭。

  他的基础修炼,称不上是塑造根骨,是在透支身体。

  温千岚习惯了,倒不觉得自己艰苦。他知道,比他活得辛苦的人有太多。

  相比已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他至少还在人世,尚有希望。

  不过,他的身躯早已饥渴难耐。

  一逢温润的滋补,身躯就是不计后果的狼吞虎咽。

  挖渠添水、一耗一补,他早已将渠挖好,却无水流入。现水一来,便是如河如江。

  呜呜……

  宝气白练不停歇的灌入。

  温千岚仍无觉醒的迹象,他不晓得外事如何,只觉得意识像在被好几只手扯来扯去。

  “怎不撑死你!”莫宝庆捏着玉牌,在吹胡子瞪眼。

  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如此龙吞后天宝气,对该武徒是甚大的好事,是在补其亏虚。

  而觉醒三品守护的前奏,差不多也就这个阵势。

  三品守护啊,这么好的事儿,落到一个穷小子头上,没几个人愿意见到。

  在学馆外的众人,也是发现温千岚的异常,顿时起了一番骚动。

  在清池镇的千年历史之中,就不曾出现过这样的反常。

  “他要成精了?!”一位女子,探着小脑袋朝学馆内张望,一副好奇的样子。

  此女身姿娇小,容貌玲珑精致,似乎只有十六七岁。

  一身粉裙,映得她肤白如雪,整个人粉粉嫩嫩的。其眉宇神情之间,染着不安分的活脱。

  她名为施玉容,清池镇施家的千金大小姐,今年觉醒了五品守护兽玉雪兔,得才子之称。

  对于温千岚,她一直很好奇,在方才二人刚认识,她希望对方成功觉醒。

  施玉容还拍胸脯的说:“等你觉醒成功,我请你喝酒。就算一不小心失败了,本小姐也会安排你到我家酒楼做工,学一手好厨艺,以后吃喝不愁。改明,我再选个漂亮丫鬟许配给你。”

  另外三位觉醒五品守护的青年才子,同样在表情各异的观看。

  他们是千里挑一的才子,守卫不好阻拦,任由他们进了学馆。

  除了好奇之外,他们心中还有一份紧张。倘若一位根骨差、从外府逃亡来的战争遗孤,一不小心的觉醒了四品守护,让他们情何以堪。缘于看热闹的人众多,他们不宜说出心胸狭隘的话,那会有损气度。

  呜呜……

  百息之后,白练依然在灌入,且声势如瀑。

  镇主与族长等人坐不住了,全都站起。

  五位青年武师,更有点不知所措。他们负责主持觉醒、掌控节奏,现在又像在被牵着鼻子走。

  在学馆之外的众人,起了一阵吵闹。

  “怎么还不停啊?”

  “难道,他是凶灵变成的?”

  “这么久了,剩下的后天宝气还够咱们觉醒吗?”

  吵闹声中,带着异样的担忧。

  哪怕是施玉容,好奇劲都小了,绷着小脸不说话。

  如果温千岚觉醒了五品,甚至是四品、三品守护,她有点接受不了。

  有隔音结界在,吵闹声传不进学馆,莫宝庆倒了解馆外的情况。

  他莫名的挑起嘴角微微一笑,看向鲁驰,十分郑重的说道:“鲁兄弟,宝气纵然充足,却架不住如此消耗,尚有近两百位武徒没觉醒呢,你看,是否打断此子的觉醒。”

  后天宝气珍贵,对一个小镇的投入量是有限的。

  如果不够,可以再回武院领取,但需要有充足的理由,往返一趟还是麻烦。

  “他若觉醒失败,宝气岂不是浪费了。”他再补充一句。

  “那……”鲁驰,他有点迟疑。

  他希望本镇多出几位才子,可莫宝庆所言,确实是个问题。

  不管怎么说,温千岚都是从铁马府逃难而来,且根骨低劣,还有种种复杂的原因,不值得投入过大的培养。

  况且莫宝庆开言了,他总不能驳了对方的颜面,中断便中断吧,无关紧要。

  他微微点头,凝重道:“莫老哥审时而为即可,鲁某无异议。”

  “嗯,只好如此了。”莫宝庆惋惜的点点头。

  接着,他毫不犹豫的一挥手,“停。”

  五位青年武师,也不愿意见到温千岚在这大肆的白吃白喝。

  卑微之人就该认命,觉醒七品守护都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没完没了,你还想逆天不成?!

  五人掐着的印诀一变,手指向回一拉,飘在空中、如光如雾的圆球就要将白练收回,温千岚的觉醒将被强行中断。

  然而——

  咔。

  一道低微破的裂声,无端的响起。

  就在此一瞬间,整个武馆内的景象蓦地静止了。

  镇主鲁驰正收回目光,要去坐回椅子,几位族长的脸上,还挂着不以为然的神情。

  莫宝庆说‘停’的嘴巴尚未闭上,五位青年武师保持着收手的姿势。

  守卫,施玉容等人,同样如此。

  场景是好似时空静止,画面定格。

  不仅是学馆之内,馆外看热闹及等待觉醒的众人,均是定在了上一瞬的动作。

  大声讲话时溅出的口水,同样是静止于空中。

  此条街、清池镇、西风城的地界、宁风府、雷王武州,乃至整个小元界,所有的武者、昭示异象、飞鸟走兽、花苗鱼虫、风雨日光,一切的一切,均是静止了。铁马府尚未平息的战火,自然也是。

  哪怕是拥有一品守护的地玄六转顶尖强者,也是未能幸免。

  唯一在动的,只有温千岚与后天宝气。

  “呼……吸。”

  他呼吸悠长,白练‘轰隆隆’的朝他头顶灌入。

  五次呼吸之后,异象再起。

  时空静止的小元界,泛起了血色。血色渐深,一道道的裂痕,显现在天空地面。

  好似天地是一张淡血色的纸张,被胡乱的撕成了几百份,再拼接成一张。

  哪怕是武者生灵,亦在血色中布着裂纹。

  与此同时,一匹蔚蓝流光,大可擎天,如一条巨龙在天地飞驰穿梭,雄浑铿锵。

  因蔚蓝过重,看不清它是何物。瞧着,它在抑制着血染苍穹。

  “嗷呜……哼汪。”

  一声不知是狼是犬的啸声响起,听着絮絮叨叨很是磨叽,像在劝架或是在火上浇油。

  血色裂纹、蔚蓝匹练、怪异狼嚎,占据着目所能力的静止时空。

  动静之间的辉映,有一种难言的恐怖之意。

  再观温千岚,他已不再吸收后天宝气。

  他出现了一些异常,他的额头处一片赤红、眉心的皮肤龟裂,他的双手迸射着蔚蓝光芒、血肉犹如透明、手骨轮廓可见。在他的胸口处,还有一团黑白二气在扭曲成形。

  觉醒是一件不易预测的事情,会有太多的不可确定,又有一些可以参考的规律。

  守护灵,一般是显现于额间眉心。

  守护兽,一般是聚成于胸膛心口。

  守护兵,一般是诞生于左右双手。

  当然此些不是全部情况,如守护兵鞋靴,是诞生于双脚,羽翼状的守护灵,会显现于背部。

  “呼呼……”

  温千岚的呼吸突然急促,他仿若承受不了异常的状态,身躯在如泡影般扭曲。

  他的表情十分痛苦、狰狞,似在梦魇中挣扎。

  “呔、何方妖孽!”

  一道怒然喝声,至无尽天外而来,扫荡小元界而过。

  唰。

  血色裂纹、蔚蓝的匹练、狼嚎声,至充斥整片天地,全然极速的回缩至清池镇的武馆之内。

  准确的说,是回缩至温千岚的身躯。

  下一瞬,小元界的一切恢复了正常,接着方才,继续发生着。

  河流奔腾,雀鸟翱翔驰飞。

  武者该修炼修炼、该战斗战斗,该那啥那啥。

  “别挤,里面怎么样了?”

  “赶紧停了吧,别把后天宝气全便宜他一人,糟蹋宝贝。”

  “真古怪,是功法的原因吗?”

  唾沫在飞溅,馆外的众人议论纷纷,不住的张望。

  学馆之内,五位青年武师一收手,漂浮的光球随之一敛,将宝气白练收回了。

  莫宝庆的嘴巴合上了,鲁驰坐回了椅子。

  瞧着,好似刚刚的异象是万分之一瞬的错觉,不曾出现过。

  温千岚的眉心、双手也不见异常了,在他胸口前方、双手上方,浮现了一道黑白二色的小身影。

  “嗷呜……(总有刁民想害朕)”

  小身影昂着脑袋,叫出一声不伦不类的稚嫩狼啸。

  听见啸声,温千岚随之睁开了双眼,他是满目的疑惑不解,愣头愣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