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长辈与回家

更新时间:2017-03-17 23:40:11 作者:清松 字数:2955

“我觉得现在的工资和我的价值成正比,所以不用给太高,让别人怀疑就不好了。”易水瑶挤出浅浅的笑意来,随口回应着。

  因为易云来电话的事情,闹得她所有好心情都一扫而光。

  可是易水瑶又不想让君墨看出自己有心事,所以极力维持笑容着掩饰心里的不快。

  “你看起来心情不好?”君墨看着她笑容勉强,易水瑶实在是太不适合遮遮掩掩的了,他关心的问一句。

  “没事。”易水瑶轻声回应,低头喝一口饮料,不想谈论刚刚的话题。

  只是她简单的两个字应付着君墨,让君墨觉得她身上散发出一种冷感。

  果然,她内心最大的伤痛是和家人有关系的。

  君墨能够感受到她对家里的那份厌恶感,看得到她心里永远都无法愈合的那块伤疤。

  “其实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毕竟我们是夫妻。”君墨好生相劝着,却被易水瑶略显不耐烦的低吼着打回,“我都说了没事了……”

  她意识到自己情绪略微激动,真的不应该从父亲那儿烧气的怒火引燃到君墨身上,这对他不公平。

  易水瑶下意识的低头,“对不起,我不太想说话现在……”

  她知道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她不应该搞砸的,可是她真的无法掩饰负面情绪,她给君墨带来烦恼,她心里也很愧疚的。

  “对不起。”易水瑶再次道歉。

  “没事。”君墨感觉得到她在压抑负面情绪,他轻声回应,紧紧握住她的手给予安慰和鼓励,并没有生她的气,反而他希望她能够把心里的不快都发泄出来,只有她会在他面前表现她好的和不好的,才说明了她的心是在慢慢朝着他打开的。

  饭菜上来了,两个人开始用餐。

  “你想知道公司是如何从我和蓝萧手里壮大起来的吗?”

  气氛略显尴尬,君墨为了打破僵局,换了一个易水瑶肯定感兴趣的话题。

  “为什么?”

  易水瑶也不想一直僵着,轻声回应着,抬头看君墨一眼,就当刚才的不快没有发生过一样。

  “主要还是我认识的一些长辈对我帮助不少,我从中学习到很多的东西。”

  君墨说的时候格外隐晦,也因此没让易水瑶发现什么端倪。

  “其中有一位老人,是我十分敬重的一位长辈。他和你一样,也姓易。当我还小的时候,经常和长辈接触,他教了我很多关于商场上的知识,让我受益匪浅。或许,是我同易家有缘吧,一老一小,都是我人生中的贵人。”

  君墨轻声说着,嘴角露出笑容,带着浓浓的深情。

  “是这样啊,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成功。”

  易水瑶随声应和着,她的思路忍不住顺着君墨的话往下走。

  这个姓易的前辈到底是什么人?该不会……

  “嗯,这位长辈在我的商业道路上十分重要,本来我还想着抽空带你一起去看望老前辈的,只可惜他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我想着抽空的时候去看看他,等他身体康复之后,再带着你一起过去。”

  君墨嘴上说着,眼睛仔细盯着易水瑶的神色。

  “生病了?是什么病?”

  易水瑶顿时有些着急,如果君墨说的真的是爷爷,那她必须要回去看看了!

  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她的人了。

  “就是小感冒之类的,人年纪大了,身体就容易出点小问题,估计没大事。”

  君墨看的出来易水瑶的担心,他急忙宽慰两句,让易水瑶担心老人家不是目的,目的是希望她能够回家看看,他想暗中帮助易水瑶能够和家人和平相处。

  “哦,这样啊。”易水瑶愣愣的回应一句,心不在焉,完全没有了食欲,她的心思都在易国锋身上,希望自己的爷爷没出问题才好。

  和君墨预想的一样,一顿饭时间,易水瑶吃的略微心不在焉。

  晚上回到家里,易水瑶拖着疲惫的身子上楼,慵懒的靠在浴缸里,想要消除一天的辛苦,也想好好的整理下思路,她现在安静下来,好好地想一想关于君墨今天说过的话,她还是忍不住担心着爷爷,因为她现在在易家最挂念和最疼她的人就是爷爷易国锋了。

  易水瑶犹豫着拿起浴缸前拿起手机来拨打给易国锋,电话嘟嘟几声之后,那头传来易国锋此项又温暖的声音。

  “喂?”易国锋基本上快要睡了,却突然接到电话,并没意识到是自的孙女的电话。

  “爷爷,是我瑶。”易水瑶用低沉的声音开口,只要提到家人,她就忍不住想到她十岁那一天失去了母亲,也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原本属于她的所有幸福,从此她过上了必须独立养活自己的日子。

  “爷爷,您是不是生病了?”易水瑶试探性的问一句,让易国锋还有些意外呢。

  “没有啊乖孙女,爷爷身体好着呢,怎么会突然生病呢?咳咳……”易国锋说着,最后吸岔气忍不住咳嗽两声,这让易水瑶误会更深,她真的相信了易国锋生病的事情,也相信了君墨说的长辈就是易国锋。

  “爷爷,您怎么总是咳嗽啊?有没有看医生吃药?”易水瑶十分担心易国锋的情况。

  “真的没事,丫头,别担心爷爷,爷爷健康着呢,爷爷就是有点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家陪爷爷吃顿饭也好啊。”

  易国锋是很想念自家宝贝孙女了,渴望早点见到她。

  易水瑶听着易国锋的话,总觉得他是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故意说伤身体健康的话,这让易水瑶更对易国锋心疼不已,她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最疼爱她的长辈了,她不想轻易离开或者失去。

  “我明天去看您。”易水瑶想着明天请个假回家看看易国锋,并不忘记补充一句,“不过我去之前,爷爷还得把家里的其他闲杂人都请出去!”

  “好好好,爷爷明天叫厨子准备你爱吃的饭菜,等你回来一起用餐啊。”

  易国锋听说易水瑶要回家,心里格外的兴奋。

  易水瑶和爷爷寒暄两句之后挂了电话,正好她洗完澡走出浴室,看到君墨正坐在床头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我想明天和公司请个假。”易水瑶先和君墨说一声。

  “为什么?”君墨轻声问一句,不过心里已经大概猜到和易国锋有关了,他面不改色的望着镜子前的易水瑶,表情淡然。

  “我认识的一个长辈生病了,所以想去看看。”易水瑶轻声说着,看着君墨的眼色,她心里略微害怕君墨会多问,因为她还没想要要如何和君墨介绍自己的家人。

  “好。”不过让易水瑶略微意外的是,君墨根本没有提问关于她的情况,他心里很开心易水瑶能够回家,但他不会逼她太紧,这样才能够让她乖乖按照自己的剧本走。

  “嗯。”易水瑶心里长出一口气,请假这件事算是成了。

  ……

  早晨,君墨吃过早餐后去上班,而易水瑶则直接开车去易家别墅看望易国锋。

  可是让易水瑶略微失望的是,当她开车到了易家之后,并没有像昨天和易国锋说好的那样将家里其他人都赶走,易云和李舒卿、易水柔全都在家呢。

  易水瑶看到他们第一眼,脸上笑容立刻僵硬,随后消失,冷着脸、不悦的眼神看向从楼上笑眯眯的走下来的易国锋,“爷爷!”

  她的语气低沉,像是低着对易国锋的责备,责怪他没有按照昨天答应自己的将那些碍眼的人都请出去。

  易水瑶只想和易国锋吃饭,对易家其他人,她半点兴趣都没有,而且看到都会烦!

  易云今天知道易水瑶要回家,所以故意没去公司,而是等她回来,就是为了和她一起吃顿饭,许久没见易水瑶,他也很想念自己的女儿。

  可是当易云看到易水瑶冷着的脸时,脸色也不自觉的暗淡下去。

  “瑶瑶,回来了。”李舒卿对易水瑶倒是比易云表现的热情,她急忙微笑着起身上前迎接,“好久没回家来了,你爷爷和爸爸可是很想你呢。”

  李舒卿急忙说着,伸手想要接过她手里的包,但易水瑶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

  “姐姐。”易水柔也十分乖巧的主动上前和易水瑶打招呼,易水瑶像对待她母亲一样将她无视掉。

  “爷爷,你是不是生病了?”易水瑶心气不顺,她现在连和易国锋一起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想看看易国锋的病情,若是没事,她真的很想现在就离开让她恨透了的家。

  这个地方明明是她出生和最初阶段成长的地方,可是现在易水瑶扫视四周的环境,都觉得好陌生,好讨厌这里。

  她心中对易云和李舒卿的恨,十几年来都无法消除,而且越来越深,如根深蒂固成她身体的一部分,伴随着她继续成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