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疯狂草莓印

更新时间:2017-11-29 16:47:20 作者:清松 字数:3299

君墨听了她的回答,一个翻身骑到她的身上,手早就探入她单薄的睡衣内。

  她在例假的时候穿的这么性感,简直就是犯罪,诱惑着他却不能给他,让他憋得好难受。

  现在她身体恢复了,他终于可以连本带利的狠狠地要她了。

  “一大早上就……”易水瑶还真没想到君墨这么情不自禁,他的欲望是多强烈啊,几天没有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君墨堵上了唇,他细细品尝她的甜美味道,越来越渴望。

  易水瑶还做细微的挣扎,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睡衣已经被君墨拨尽扔到地上。

  此刻,她感觉到他的热情,是他平时没有的热情。

  然而,她全身无力,想要阻拦,她们本来是约好今天去逛街的,她可不想一起床就到中午了。

  只怪她力气太小,根本推不动身上的君墨,反而慢慢地被他挑逗的再次有了感觉,她也顾不得之前计划好的,感受着被君墨融化的快感。

  一次,又一次,他疯狂的在她身上索取一遍又一遍,即使易水瑶再他身下已经全身瘫软,没有半点力气,他也不肯放过她似的,恨不得将她所有精力都榨干。

  易水瑶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累的昏睡过去,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半。

  肚子空空的,她好饿,全身无力,慵懒的趴在床上,一动不想动,更不用去逛街了。

  “醒了。”君墨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睁眼的,轻声叫一声,手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床前低头亲吻顾婉的红唇,“我叫人做了你爱吃的,等下让他们端到房间里来。”

  君墨声音平缓,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冷静和沉稳状态,若不是易水瑶亲眼看到,她根本不敢相信看起来淡定自若的君墨,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会热情似火、疯狂过度!

  易水瑶现在想想都觉得全身火热,像是再次被他给点燃似的。

  “不舒服吗?”君墨见易水瑶盯着自己发呆一动不动,他关心的询问一句。

  “我就是太饿了,没有力气。”易水瑶轻声回应,嗓子还有点沙哑。

  额,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尴尬,要不是上午的时候叫的太多太大声,现在嗓音也不会变……

  易水瑶想到这些,脸更红,双手轻轻拉着被单提到鼻子位置,只露出闪亮亮的一双大眼睛,样子可爱极了,君墨看了不自觉嘴角上扬。

  “我现在就叫人送吃的上来。”君墨轻声说着,低头再次亲吻她的红唇算是奖励,然后到门口叫人赶紧将准备好的美食给易水瑶送进来,好好的给她补一补。

  易水瑶因为早饭没吃,再加上剧烈运动,她真的好饿,看到美食狼吞虎咽,丝毫不顾形象。

  君墨见了微微皱眉,生怕她噎着。

  不过下一秒,他看到她身上的丝滑被单从她白嫩的肌肤上滑落到腰间,上半身裸露在空气中,好一片风光,让君墨看得入迷。

  她的身材真的看成完美,若是画成裸体素描,相信会是一见完美的艺术品。

  易水瑶注意到胸口微微发凉,她重新拉起被单挡住身体,再看看盯着自己发呆的君墨,狠狠地白楞他一眼。

  这个大种马,摸过了、亲过了、也看过了,怎么还不够吗?

  君墨对她的白眼以微笑回应,从抽屉里拿出纸笔来,坐在床的另一头,静静地看着易水瑶用餐。

  因为她没有穿睡衣,所以必须用被单遮挡着避免春光外露,但另一方面,她又想放开的吃东西,赶紧填报空虚的肚子,两只手不够用似的。

  “这里只有我们俩,不用遮遮掩掩的,放开的吃吧。”君墨鼓励着,手里的纸笔也做好了准备。

  “不要。”易水瑶看一眼君墨,就知道他一定没安好心,她才不会轻易上当呢,再者说了,有他在呢,她会不好意思的。

  “把被单放下来。”君墨见她不听意见,直接命令着,强制性要求她放下来。

  “你又要干嘛?”易水瑶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手里的纸笔总觉得不怀好意。

  “我给你画张自画像,你是选择上半身那种,还是全身的?”君墨很“民主”的征求被画着本人的意见。

  “我拒绝。”易水瑶没这种癖好。

  “可是我想。”君墨含笑望着她,起身亲自“帮”易水瑶将被单退到大腿根部,露出小腹及以上的部位。

  易水瑶看着君墨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鄙视的眼神看向君墨,“公司职员谁能够想象到大总裁竟然有这种癖好!”

  君墨对于她的讽刺的话不以为然,重新回到另外床头,仔细的帮她画其实裸描来,“这是一种高雅的艺术追求,并不是你脑中想的猥琐画面。”

  看似语气平淡,说话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多丢人。

  易水瑶也懒得理会,她饿得不行,大口吃着食物,不管君墨会把自己画成什么样子。

  等她吃饱喝足,用纸巾擦擦嘴,慵懒的靠在床头伸个懒腰,胃满足了,她整个精神头都回来了。

  易水瑶这个时候再看看君墨的方向,发现他认真的进行挥动手中画笔,像是从事一项多么专注的工作一样。

  她之前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真的不知道画落体还值得这么投入?

  于是,她不免好奇地问道:“你之前给许多人画过裸体吗?”

  纯粹吃饱喝足闲来无事,趁机扒一扒君墨的感情史。

  “没有。”君墨轻声回应。

  易水瑶听了挑眉,心想君墨的嘴巴够严实的,他这么聪明,她想从他的口中探知他的过去,似乎并不容易。

  “那你之前和别的女人交往过喽。”易水瑶鼓起勇气直接了当的询问。

  君墨听了抬头看她一眼,然后继续锁定她身上的细节部分加以逼真,“女人都爱问难过的过去吗?”

  “这是男女生交往后的第一个作业,男生必须回答事实。”易水瑶从来都不知道别的情侣怎么应对过去史的问题的,反正她好奇,她就要知道,所以故意忽悠君墨两句子。

  “可是结婚之后谈论这个话题,不会影响夫妻感情吗?”君墨挑眉,有些疑惑的询问着,又抬头看她一眼。

  易水瑶听他如此说,心里一凉,看来他是有交往过女朋友了。

  真是的,他可是她的第一任老公,在他之前,她也是干干净净从未交往过的,谁知道君墨竟然比自己情史丰富,这样想来易水瑶觉得自己很吃亏。

  早知道今天会这样,当初就为了心里平衡,也得交往几个男人凑个数啊。

  “画好了。”君墨没有继续易水瑶的话题,将手里画好的裸体画递给易水瑶看看,他看着自己的绘画成果是心满意足。

  “这个是我?”易水瑶看到君墨为自己画的裸描后吃惊不已,她之前可没在镜子前仔细观察过自己的身体,现在看来,她还有些吃惊呢,她的身材真的得这么匀称?

  易水瑶心里表示怀疑着,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

  君墨被她纯真的样子逗乐了,就是她太单纯了,太干净的像一张白纸,所以他才对她这般呵护、爱不释手,要知道现在感情纯粹到白纸的女孩可不多。

  当今的开放社会,很多二十岁以上的女孩都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为你着迷了?”君墨搂住她的肩膀,亲吻她的香肩,手在她身上又不安分起来。

  “去你的。”易水瑶被他的挑逗略显羞涩,低声指责一句,视线无法从这张素描上移开,她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的身段,果然还是有些姿色的,她心里给自己的身材打了个高分。

  “喜欢吗?”君墨细细的亲吻易水瑶的脖颈,在原有的草莓印上再添加伴侣。

  “喜欢,不过你赶紧吃饭吧。”易水瑶隐约感觉到君墨的不安分,急忙劝一句。

  只是君墨直接压下来,将她压倒在床上,眼神中再次充满欲火,“我先吃你。”

  “你……”易水瑶想反驳,却被他死死的堵住了唇。

  易水瑶无奈,她甚至有些后悔在房间里吃饱饭了,好像正中君墨下怀:吃饱喝足有了力气,又是在房间里,为再次满足他创造了条件呢。

  易水瑶想着,总有一种中了君墨奸计的质疑,但她也懒得多想了,稍微回应君墨的激情,算是感谢她为自己绘画吧,让她了解到自己身体这么完美的秘密。

  等结束之后,易水瑶到浴室里去洗澡,君墨才满足的再床头随意吃点微凉的食物。

  易水瑶在浴室里冲个澡,站在镜子前仔细看着自己的裸体,她本想欣赏下自己性感婀娜的身材是否真如君墨画的那么完美呢,可是她刚站在镜子前,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竟然全身都是草莓印。

  吼!

  她刚才进浴室的时候被君墨全程看着,她越想越脸红心跳,从出生到现在,真的从未有过的不堪丢人想法!她气的一头想撞死。

  “该死的君墨,竟然把我折磨成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见人啊。”

  易水瑶看着镜子中自己从脖子到脚踝,全都是草莓印,深浅不均,怕有的一周都不一定消除吧。

  “该死的君墨,下嘴太狠了!”易水瑶噘着嘴,对君墨不停的抱怨着。

  她可不希望上班的时候被同事们注意到,那就丢人丢大发了,而且她从来没和同事们提到过自己结婚或者恋爱的消息。

  等易水瑶从浴室整理干净出来后,发现君墨也已经换好了外出的衣服。

  “你还有精力去逛街吗?若是想休息,我们明天再去也行。”

  君墨关心的说着,走到易水瑶面前,拉着她的手到梳妆柜台前坐下,亲自帮她吹干乌黑亮丽的长发。

  “有精力。”易水瑶可不想再待在卧室里,说不定再被君墨强要了,到明天怕是连出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