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热情表白

更新时间:2017-11-29 16:42:14 作者:清松 字数:3096

“我觉得总裁大人那么优秀,不会喜欢宋无双这种狐狸精的。”祁月试探性的对易水瑶说,易水瑶表示赞同的点头,“我也觉得。”

  “真的?”祁月听了易水瑶的回答稍微放心些。

  “大总裁何等聪明,岂是宋无双那三两下猫叫功夫就能勾引的?”易水瑶很坚定的回答,她对君墨有一定的了解,即使她不太知道君墨看上自己什么,但是她很清楚君墨看人很准,即使不是特别优秀的人,也不会太差。

  “嗯,我也觉得大总裁看人挺准的,选择的爱人一定是特别优秀的,绝对不会是宋无双这种爱使下三滥招数的人。”

  祁月顺着易水瑶的话往下说,算是变相的夸赞易水瑶优秀了。

  “那是自然的!”易水瑶毫不犹豫的回答,也表现出对大总裁君墨的赞赏。

  可是祁月看了,心中偷笑,易水瑶说君墨眼光高,不就是说她自己优秀的嘛,她可是毫不谦虚啊。

  晚上下班。

  易水瑶和祁月早就说好明天周末一起玩来着,可是她中途半挂,明天要陪君墨约会看电影,易水瑶心有愧疚,所以想请祁月吃个饭,算是补偿。

  可是她们刚到餐厅,就被君墨三通电话催个不停,催的易水瑶心里都有些不耐烦了。

  “瑶啊,你是不是家里有急事啊,赶紧你接吧,别让家人急坏了。”

  祁月看着易水瑶仇视电话的表情,大概猜到电话那头是君墨,她急忙宽慰一句,让她接听。

  “不用了。”易水瑶真的不能够再对祁月爽约了,否则她真的就太重色轻友了。

  祁月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即使和君墨结婚了,即使她和君墨还需要更多时间了解和培养感情,那她也不能将祁月放到一边不管不顾啊,连顿饭都吃不安生,易水瑶心里实在生气君墨太自私、不懂事。

  “不,你接吧,即使和家里人有矛盾,也不要一直生气,心平气和的讲清楚。”

  祁月暗示着易水瑶,不过易水瑶只会想着祁月说的家人是易家人,她并不知祁月早已经了解到她和君墨结婚的事情。

  “那我去接听一下,你先吃啊。”

  易水瑶大概也想到了,一通电话不接会被君墨催促下一通的,这样下去饭吃不舒坦。

  “嗯。”

  祁月微笑点头,她了解易水瑶对自己的用心,但是她也不希望让易水瑶夹在中间太为难。

  易水瑶一个人十几年,忍受了太多孤独和寂寞,她现在好不容易结婚,有了另一半的陪伴,祁月当然是希望易水瑶能够和大总裁开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总不能让他们因为自己吵架吧。

  祁月看易水瑶拿着手机到别的地方接听电话,她也直接抬手,“服务员,打包!”

  易水瑶接听电话,略显不耐烦,“大总裁,我不是和您请过假了嘛,我要和阿月一起吃饭,弥补周末放她鸽子的歉意,你有什么急事啊?”

  电话中,易水瑶说话略显不耐烦,她真的受不了结婚变成牢笼,时刻盯紧她没有一点自由。

  “下周的晚餐时间都让给祁月,现在回家。”

  君墨知道对自由惯了的易水瑶,不能太操之过急,他心平气和的和说着,他做出了让步,希望易水瑶也别太急躁了,毕竟争吵解决不了问题。

  “可是我们都已经点好菜了。”易水瑶也不敢和大总裁发火,压抑着心里的怒火,低声辩解着,她希望君墨可以体谅下自己,至少今天就等她吃完饭再回去吧,也不差这一个多小时的。

  “不行。”君墨就是不肯让步,易水瑶顿时无语。

  她和君墨刚结婚的时候还相敬如宾呢,当时可没想到他会这么霸道、这么不可商量。

  “今天不行也得行!我总不能放阿月两次鸽子吧!”易水瑶说完挂了电话,然后关掉手机。

  她真的很烦君墨一个劲儿的催促回家,她又不是他的附属品,她有权拥有自己的时间和适当自由的,她不觉得和朋友一起吃个饭有什么过分的,是君墨太强势了,一点都不体谅她。

  易水瑶噘着嘴回到座位上,发现桌子上的食物都被放入外带的餐盒中。

  “这是干嘛?”易水瑶疑惑的看看祁月。

  “我刚想起来我家衣服还没有收呢,快下雨了,我们还是带回去吃吧。”

  祁月笑着手,起身拎起餐盒来,“今天真是太不巧了,不过也算是你请我吃饭了,下次等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们再一起用餐。”

  祁月丝毫不介意易水瑶回家陪君墨,只是她不太方便明确说出来罢了。

  人结婚后就是这样,时间不只是属于朋友了,有了更重要的人要陪伴。

  “那好吧。”易水瑶见祁月都已经将食物打包好了,她刚和君墨在电话中吵了两架,没什么好心情和祁月一起吃饭,只有作罢。

  拎着食物离开餐厅,易水瑶强烈要求送祁月到家,她才开车回君墨的别墅。

  君墨本来以为易水瑶真的不回来和自己一起吃饭了,他也没了吃饭的心情,吩咐手下将食物都扔掉。

  可是手下觉得太可惜,就先给易水瑶留一会,想着她万一一会就回来了呢,没想到半个小时之后,易水瑶还真的提前回来了。

  君墨正在客厅看电视新闻,听到门外动静,扭头看去,正好和易水瑶对视上,客厅里顿时一阵尴尬。

  “回来了。”君墨轻声回应,看看易水瑶难看的脸色,知道她还在生气。

  君墨心里略显慌乱,因为他从来没和别人吵过架,也从来没有哄过女人,不过他依然故作镇定起身拉住沉默不语、要上楼去的易水瑶。

  “吃完饭了吗?”君墨关心的问一句。

  易水瑶一听到吃饭就火大,情绪一时收不住,一把甩开君墨的手,回头怒视他一眼。

  君墨也从未被人甩开过,微微皱眉,心中略显不悦。

  易水瑶对视上他不满的眼神,心里的火气暂时得到压制,她承认自己碍于他气场强大,不太敢造次,但也不想理他,转身欲上楼去,却下一秒又被君墨拉住。

  “一起吃饭吧。”君墨的声音依然平静舒缓,丝毫听不出任何情绪来。

  “大总裁,我觉得吃饭前,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易水瑶可没有君墨这么淡定,她猛回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君墨,声音低沉,像是极力压抑着不冲破爆发的临界点。

  君墨能够感受到她心里的那份愤怒,这是他们第一次起争执,第一次解决矛盾的方式会直接影响到他们以后再有矛盾时候的态度,他作为男人,要细细的引导易水瑶,而不是和她争吵。

  “好。”君墨依然心平气和的回应着易水瑶,和她一起走上楼,回到卧室。

  卧室里,冷气流将空气凝固。

  “君墨,我真的不觉得不是我自私,是你太强势了,即使我们结婚了,我也需要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我需要维持我的人际关系,就好像你需要占用更多时间处理工作,是一个性质的。”

  易水瑶努力压抑着情绪,和君墨一字一句的强调着。

  君墨静静的听着,也点头表示赞同,“我理解。”

  家庭对他来说最重要,但是他还不能够强迫易水瑶因为家庭占用她更多时间。

  “你理解?真的理解吗?那今天为什么还要对我一再催促。”

  易水瑶觉得君墨是在敷衍自己,他若是真的理解,就不会一再打电话催促她回家了,当时祁月也在身边呢,祁月看了该多尴尬啊。

  “今天是因为有别的原因。”君墨淡淡的解释一句,认真的看着易水瑶,丝毫没有要发火的意思。

  “什么原因?”易水瑶有些不明的追问一句,想着君墨或许真的有别的情况吧,否则会一直催促她回家呢?可是有原因不能够在电话中说清楚吗?若是真的很重要的理由催促她回家,就应该先讲出来啊,她可不想闹半天后发现是自己不讲理了。

  “其实也不是重要的原因。”君墨想了想,或许是自己太强势了吧,他本事想给易水瑶一个惊喜的,却不曾想闹得这么僵硬,他以后应该更多为她考虑,或许提前和她约好时间再准备惊喜比较合适。

  “算了,这次是我的错,我以后注意。”

  君墨最终承认错误,嘴角微微上扬,“我们新婚不久,需要磨合很重要,但是不要争吵,有事好商量,好吗?”

  君墨轻声说着,轻轻拉起易水瑶的手。

  易水瑶也不喜欢争吵的,她看着君墨认真认错的帅气模样,就算有更大的火,也不忍心发泄到他身上了。

  “你真的知道错了?”易水瑶挑眉,最后追问一句。

  “嗯,知道错了。”君墨第一次向别人认错,他从来没有对别人道歉过,可是现在对易水瑶说出认错的话,这么容易。

  君墨不得不再次直面自己的心,看来自己真的将易水瑶看得太重了,才可以放下尊严和霸道,温柔又真诚的的请求她的原谅。

  “好吧,我原谅了。”易水瑶也不希望和他争吵的,她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变成无硝烟的战场,深深叹口气之后,原谅了他。

  “不过你刚才说的理由是什么?”易水瑶好奇心比较重,非要追问到底才罢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