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心事凝重

更新时间:2017-11-29 16:37:13 作者:清松 字数:3198

易水瑶想着母亲,不自觉的眼睛含上眼泪。

  她回忆第一次见到君墨的时候,那一天对她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她是渴望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所以才和君墨结婚的,可是她没敢想象过会过得像现在这般幸福。

  她的人生经历也算坎坷,特别是之前经历太多心酸,和现在安稳的生活形成对比,让她心里隐藏许久的伤痛不自主的方法,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再过以往那种心酸生活。

  君墨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易水瑶望着窗外发呆,而且表情凝重。

  “在想什么?”君墨关心的朝着床前走来,手里拿着毛巾擦干滴水的短发。

  “没什么。”

  易水瑶见他这么快洗好了,收起思绪和情绪,起身靠在床头,看着靠近的君墨,她不自觉的嘴角挂上笑意。

  “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聊天吗?”

  易水瑶回忆起从前的事情,也想起了第一次在网上聊天的场景,她现在依然觉得网上聊天的人是君墨。

  “嗯。”君墨当然不会忘记和易水瑶的第一次见面,还有她一开口就直接说结婚,他当时还意外第一次遇到这么特别的女孩呢。

  “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微妙呢,从前我们根本不认识,也没有见到过,只是在网上认识聊的不错,没想到会走到今天。”

  易水瑶笑着感慨,君墨听了直接转身走向镜子前吹头发,他刻意的避开了易水瑶这个话题,但是易水瑶去没有发现他的故意。

  “嗯,缘分真的很奇妙呢。”这句话君墨是赞同的,他在遇到易水瑶之前,也从来没想到会和初见没聊几句的女孩子领证结婚,而且一起生活到现在,还不错的感觉。

  “诶,说实话,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好感的?”

  易水瑶满心好奇的探头望着镜子中君墨帅气的脸庞,她突然想起来,他们从见面到现在,似乎很少提到从前的事情。

  今天心血来潮,她想起很多问题问君墨呢。

  可是君墨没想到她会突然问到之前的事情,他也没打算和易水瑶即使清楚当时的情况,万一她心里还想着那个网友呢?待她发现自己不是她当初要见的那个人,她生气后悔了怎么办?

  在这儿,君墨多留了个心眼,总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和易水瑶说清楚之前的事情。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君墨轻声回答,吹干了头发,转身上床,关灯抱着易水瑶睡觉。

  可是易水瑶回忆起他们的相识的过程,略显兴奋,“那你在网上的时候对我没好感吗?没好感的话为什么同意见面?”

  易水瑶将头靠在君墨的胸口,微微仰头望着君墨下巴的方向询问着。

  “你不困?”君墨直接转移话题。

  “不困,你回答我。”易水瑶不依不饶。

  他依然没有回答她,因为他从来不会无聊到上网聊天,现在想来易水瑶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见网友,也是够疯狂的。

  “你也真是的,见网上认识的人,你了解多少?不怕是坏人吗?”

  君墨略带责备的声音说着,不许易水瑶以后再做这种不靠谱的事情。

  君墨回忆第一次见到易水瑶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她的目的很明确:和网友见面领证结婚。

  易水瑶当时遇到的人是他,若是他们当时无缘相识,若不是机缘巧合的他被易水瑶误认为成网恋对象,怕是易水瑶可能和别的男人领结婚证了,他不能想象易水瑶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好还是坏?但他肯定她一定没有现在来的幸福。

  “你怎么这样说?若不是我决定见你,我们也不会有现在啊。”

  易水瑶反驳着君墨,不同意他的说法。

  网恋的大部分情况是不靠谱的,可是她们的缘分很美好啊,而且现在回忆起来,她很感谢自己当时做了那么英明的决定——和网上男友见面。

  “这个倒是。”君墨也不否认,虽然他不是易水瑶网上认识的那个男人,不过确实是因为易水瑶要和网友见面的关系,他们才会在同一时间在同一地点见面。

  说白了,缘分啊!挡都挡不住了。

  君墨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嘴角上扬,黑暗中,即使易水瑶看不到他脸上的喜悦表情,也知道到他是持赞成票的。

  “所以,你在网上对我没兴趣,还同意见面?到底安的什么坏心?”

  易水瑶非逼着君墨回答这个问题。

  他依然没回答,因为他从来没上网约过网友,同时不想让易水瑶太知道这是个阴差阳错的缘分,干脆低头亲吻上她的红唇,不让她再有开口的机会。

  黑暗中,易水瑶感受着他凉凉的吻,很舒服。

  过去的事情也懒得追究,害羞的回应着他的深吻,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对方加速的心跳,这种情窦初开的感觉,让易水瑶格外悸动,她真的越来越贪恋被爱包围的感觉,越来越依赖易水瑶到无法自拔。

  深夜。

  君墨抱着易水瑶入睡,隐约被什么声音吵醒。

  他迷糊的睁开睡眼,黑暗中,瞌睡虫被易水瑶的梦话打跑。

  “爸爸对不起妈妈,爸爸对不起我,我不要原谅你,我要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回来好不好?妈妈……”

  易水瑶像是做了很不好的梦,她皱紧眉头在君墨的怀里睡的一点都不踏实。

  君墨急忙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没事了,只是梦而已,别多难过。”

  君墨伸手抚摸上易水瑶的脸颊,从她紧闭的眼角隐约抚摸到了眼泪。

  “妈妈,我好怕……我好孤独……”易水瑶依然深陷噩梦中出不来,情绪越来越激动。

  君墨担心的跟着皱眉,抱紧她,在她耳边轻声安抚着,“没事了,只是梦,你别怕,有我在,你不会孤单的。”

  易水瑶似乎被君墨的话影响到,她的睡意比刚才浅了许多,也不再说梦话,情绪也比刚才稳了许多。

  君墨轻轻地拍着易水瑶的后背哄她安稳的睡着,他能够感受到她内心的脆弱和挣扎,可是她却不肯将这些负面的表露在自己面前。

  君墨意识到自己改更多了解下易水瑶的过往,所以很有必要让手下尽快调查清楚易水瑶的过去。

  虽然祁月也和他讲过关于易水瑶的故事,可是祁月能够阐述的事情比较少,他还需要更深入的了解易水瑶才行。

  ……

  天亮之后,易水瑶从梦里醒过来,发现旁边的位子已经空了。

  她揉揉惺忪睡眼,迷糊的坐起来,看看浴室方向,听不到洗澡的声音,她就猜测君墨是下楼了。

  “啊!”易水瑶打个哈欠、伸个懒腰,起床洗澡换衣下楼用餐。

  “早。”果不其然,君墨在餐厅用餐呢。

  易水瑶微笑着打招呼一屁股坐在君墨身边,她看着一桌子丰盛美食,全都是补身体的,面露难色。

  不是她不爱吃,也不是她不想吃,只是自从她来例假之后,君墨顿顿都让她大补,她都胖了。

  本来都说女孩子例假的时候可以放肆的吃,因为怎么吃都不会胖,可是她却腰上的肉都多了一圈,这就说明她吃的营养过剩许多啊。

  “不合胃口?”君墨敏锐的察觉到的易水瑶微妙情绪,关心的问一句。

  “不是的,只是一只吃这么多高营养价值的美食,我都胖了。”

  易水瑶嘟着嘴,她可是都市白领,可是要注意自身条件的,她可不想被养成一只小肥猪,会变丑的。

  “我不嫌弃。”君墨淡淡开口,还亲自帮她盛了一碗燕窝放到她面前。

  “我嫌弃。”

  易水瑶依然反驳着,她虽然明白君墨是关心她,她内心很感动,但哪个女人不爱美呢?她不想做懒女人,要做优秀的都市女性。

  “例假的时候必须吃,不能依着你。”

  君墨态度坚决,不许易水瑶拒绝。

  她噘着嘴,还是乖乖的端起碗来,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自己燕窝,味道好极了。只是这些高级营养品食用时享受,减肥时有得辛苦受了。

  君墨见她乖乖听话,这才满意的吃自己的简单早餐,吃过之后,两个人各自坐自己的车去公司上班。

  易水瑶刚到办公室,就听到最讨厌的声音在耳边嗡嗡嗡的吵个不停。

  宋无双看到易水瑶第一眼就开始冷嘲热讽:“某些人真是活该,春风得意的时候都忘了还会有今天摔的很惨的时候,哈哈!”

  宋无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易水瑶各种讽刺,她和大家一样以为祁月被君墨包养了,而易水瑶变成了过去式、被君墨抛弃的旧鞋。

  易水瑶才懒得理会这些八卦,坐在座位上低头处理手头工作,她可没宋无双那么多闲心思管公司的八卦。

  现在公司都不再对她风言风语,她自然是开心,不过连累了祁月,她心里又有些不忍。

  “易水瑶,被最好的闺蜜抢了男朋友,心情怎样?”

  宋无双见易水瑶不理自己这一茬,直截点她的名字,皮笑肉不笑的讽刺着易水瑶。

  易水瑶实在听不过,抬头怒视送五十岁:“你是不是吃饱闲的整天琢磨工作之外的事情?”

  “哼,你到现在还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被大总裁踢了并和闺蜜勾搭上,你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宋无双对易水瑶各种讽刺着,易水瑶听了她的话,都不想回应,怕侮辱自己的智商。

  “先别说我和大总裁只是工作关系,就算我们之前真的有什么,就算我现在真的被他踢了,也好过你根本连靠近总裁的机会都没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