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封闭的根源

更新时间:2017-03-09 22:18:52 作者:清松 字数:3528

“你没事吧?”张绍关心的问一句。
  祁月摇摇头,陪着笑脸,“张秘书啊,你看我也没有那公司文件去总裁办公室,请问你知不知道总裁找我是因为什么啊?”
  祁月只希望心里先有个底,至少一会见君墨的时候,不会太心慌。
  “总裁的心思,我是猜不透的。”张绍笑着回应,连想都不用想的回答,他跟在君墨身边很久了,很清楚自己该做到哪一步,先别说他是否可以猜得到君墨的心思,即使他真的猜到了,只要是君墨没有和他说明的,他都要装糊涂不知道才行。
  这才是张绍在大总裁身边长久工作后总结出来的的生存之道之一。
  “嗯。”祁月见张绍也不知道,便没多问什么,她深呼吸着,努力调整自己略微紧张的状态,心里自我安慰着一会见了君墨之后也不要太激动才好。
  在祁月等外人看来,大总裁君墨可是全公司最优秀的黄金单身汉,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接触到的,更何况是单独见面交流,这足够让祁月这个寂寞的小粉丝想入非非,抓狂不已。
  不过她还是努力表现淡定些,第一次和君墨单独见面,她希望一会能够给君墨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才好。
  到了君墨办公室,张绍帮忙敲门然后开门,示意祁月进去。
  “呼!”祁月急忙深呼吸一下,不敢让君墨多等,她递给张绍一个感激的眼神之后,便急匆匆的走进君墨的办公室,来到君墨办公桌前挺直身姿站着。
  “总裁好。”祁月在门外可是倾国嗓子的,所以在和君墨打招呼的时候,声音比平时温柔许多。
  她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勾引君墨,只是任何一个女孩子在自己偶像面前,都会变得比平时矜持些,这是常理。
  “坐。”君墨抬头看祁月一眼,然后低声开口,让她坐在自己对面。
  “谢谢总裁。”祁月温柔的微笑着,小心的坐在君墨的真皮座椅上,她在君墨面前,不自觉的变得比平时女人味儿许多。
  “上周的财务报表我看过了,似乎很不错呢。”君墨轻声开口,让祁月听了一愣,随后微笑着点头,“谢谢总裁夸奖,不过这份财务报表不是我做的,是我们易总监做的。”
  祁月误以为君墨事误会上周财务报表是她做的,所以才叫她来夸赞一番,她直接说出来,避免让君墨误会了,自己抢了易水瑶的功劳。
  “是吗?”君墨故作不知情,轻声回应一句。
  “嗯,是的。”祁月仔细想着上周的财务好像是易水瑶亲自交给君墨大总裁的吧?怎么大总裁记性这么差呢?还是日理万机,没有把周期的财务保镖当回事?
  “那你和她很熟?”君墨试探性的进一步询问关于易水瑶的话题。
  “嗯,我们是认识多年了,好闺蜜呢。”祁月眨巴着眼睛看着君墨,脑袋越来越不明君墨叫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
  “那你对易水瑶的家庭背景可了解?”君墨对视上她疑惑的眼神,追问一句。
  “瑶?”祁月隐约感觉到君墨要打听易水瑶的情况,心里不自觉的警惕起来些。
  她本来还好奇大总裁干嘛单独找她到办公室聊天的,毕竟她只是公司里最普通的职员了,总裁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接近她呢?
  “总裁,您怎么会问起她来?”祁月好奇的大着胆子询问一句,即使她很崇拜君墨,即使她也从心里敬畏君墨是公司大总裁的身份,不敢轻易得罪,但易水瑶可是她最好的朋友,为了确保闺蜜的安全,祁月在总裁和闺蜜之前,还是选择了后者。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君墨轻声开口,他看得出来祁月是有保护易水瑶隐私的意思,对于她的迟疑,他也没有生气,只是他也答应过易水瑶保密他们的婚姻关系,所以只有旁敲侧击的询问着。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诶总裁,抱歉,怕是帮不了您什么。”
  祁月见君墨神神秘秘的,像是故意探听易水瑶的情况似的,她当然也不会傻到君墨问什么她就说什么。
  哼,你会装傻,老子就不会充楞了?
  祁月心里冷哼着君墨,脸上挂着歉意,丝毫没有因为君墨是公司她的大老板就示弱的意思。
  “您若是真的想知道,倒不如直接问她本人呢?”祁月补充一句,试探性的看着君墨,她好奇君墨打听易水瑶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我们是夫妻!”
  君墨听到祁月的询问,看的出来这个丫头也是激灵,怕是他不说明原委,祁月会一直跟自己打官腔绕圈圈了,于是乎,他直截了当自我介绍着:“我除了是你老板之外,我还是你家闺蜜老公!”
  “老!老公?!”祁月对这个答案,吃了一大惊,全身如受到雷劈,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之前在公司里听说过君墨和易水瑶的暧昧关系,祁月最多也只是想象着两个人在玩暧昧,可做梦都想不到他们已经结婚了,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听自己的闺蜜提到过这段婚姻!
  “不过她倒是性格比较独立,也比较封闭,似乎不太敢让别人靠近。”
  君墨不顾祁月的吃惊和疑惑,他进一步提出疑惑,看着祁月淡淡的询问一句,“你知道她封闭内心的根本原因?”
  君墨为了了解易水瑶的情况,比平时说话多了不少、长了不少呢。
  “啊,封闭是吧?”祁月擦掉因为一直张着嘴巴流出的口水,直愣愣的重复着君墨的问题,脑袋确实空白的,一时间想不到答案。
  她心里好难过,一来是最好闺蜜结婚了,她却不知道,她第一次觉得易水瑶和自己有了迷茫,有了隔阂;第二就是她的大男神竟然和自己的闺蜜结婚了,她的男神再也不是黄金单身汉了,她顿时觉得心里突然失去了什么,有些疼。
  “封闭!”君墨见祁月还是迷糊糊的反应不过来,他坚定的眼神看着祁月,重复一遍。
  祁月等情绪稳定些之后,这才长出一口气,“真没想到您和瑶已经结婚了……恭喜你们……”
  祁月感慨着,说恭喜的话,脸上表情却没有那么开心,像是恭喜他们俩的话是维新似的。
  “她是因为什么封闭的?”君墨已经是第三次询问祁月这个问题了,他的耐心都快被祁月磨没了。
  要知道君墨在易水瑶面前,多少耐心都有,可是在外人面前,他只想着尽快解决完问题,并不想打算让祁月耽误自己太多时间。
  “因为瑶的爸爸娶了别的女人。”祁月听的出来君墨有些不高兴了,她急忙镇定下来,认真的回应一句,不管君墨和易水瑶结婚什么的,先放到一边一会再想。
  “娶了什么人?”君墨听了继续询问着,并补充一句,“她的父亲是谁?”
  “瑶的父亲叫易国锋,原因也就是她的父亲娶了别的女人,父亲的爱突然从之前的全部变成后来的三分之一,瑶的心里容不下这样一心多用的人。”
  祁月简单汇报着易水瑶和父母的关系,仔细看着君墨的眼色,不知道君墨打算怎么做。
  “总裁,您问这些,都是因为担心瑶,是吧?”祁月关心的询问一句。
  君墨听到祁月的回答,还是略显吃惊的。
  他回忆祁月水说的话,他回忆自己和易家的交情,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易家还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呢?
  “不会。”君墨表面淡定的说着,淡淡的否认,他知道祁月是担心易水瑶,所以让她先放心。
  “嗯,那就好,其实瑶挺可怜的,从十岁就从家里出来独立了,虽然兰姐也会照顾她,可是瑶就是太要强太独立了,很多时候都不太想麻烦别人。”
  祁月和君墨感慨起易水瑶的不易来,君墨静静地听着祁月对易水瑶的感慨,从祁月的话语中,君墨能够感觉到祁月的不容易。
  “不过,总裁,我想问一下,您和瑶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啊?”祁月对易水瑶的婚姻生活又惊又好奇的,她作为易水瑶做好的闺蜜都不知道对方结婚的时候,心里难以掩饰的失落感,同时她也好奇,兰姐会不会知道易水瑶结婚的事情呢?还是易水瑶连兰姐也隐瞒着呢?
  “有段日子了。”君墨淡淡的开口,表情淡然,不过她也能够从祁月脸上敏锐的察觉到那份失落感,他替易水瑶好心的解释一句。
  “我们结婚突然,怕是她一直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和你们讲,所以才有所隐瞒的,你别怪她。”
  祁月听着君墨对易水瑶深切关系的话语,她心里也是满满的感动。
  “嗯,总裁放心,我和瑶是多年的好姐妹的,我不会责怪她的。”
  祁月嘴角含笑的回应着,心里却对易水瑶有这么好的老公羡慕不已。
  天啊,全世界首席黄金单身汉诶,不仅人长得帅、多金有多才的,还这么温柔体贴,懂得心疼女人,哎!为什么全世界只有君墨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呢?为什么易水瑶有这么好的命我没有呢?
  祁月心里感慨着,她在这儿之前还以为易水瑶是对男人很不了解的纯情小丫头,可是现在看来……人家说不定比自己对男人都了解呢……
  想到这些,祁月心里难免的苦涩,她对男人的渴望、她心里的那份空虚,更多了。
  君墨又多询问了祁月关于易水瑶的情况,得知易水瑶的父亲在她十岁的时候娶了别的女人,所以她选择离开易家出来,一直被一个叫兰姐的照顾着,还有一个表哥秦朗对她也不错,再者就是祁月了。
  从祁月讲易水瑶的家庭背景到她独立生活之后的许多事情,君墨能够从中听出来易水瑶这些年来的不容易,她也努力积极的生活着,凭着自己的一番热情混到公司财务总监的位置,也实属不易。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年来的独立和坚强,易水瑶养成了不太习惯请求别人帮忙的性格,她比较要强,也足够坚强,但在君墨看来,她的这些辛苦让他心疼。
  祁月在君墨的总裁办公室里呆了许久之后,才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
  张绍都没想到祁月会在总裁办公室里呆这么长时间,简直比夫人呆的时间都要长呢,他仔细观察着出来的祁月的神色变化,他很好奇他们在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祁月,你走了?”张绍和祁月对视上那一眼后,急忙微笑着打声招呼,并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祁月表现的十分恭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