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深入交流

更新时间:2017-03-06 18:50:28 作者:清松 字数:3034

易水瑶眨巴着眼睛,一副八卦的表情,心里对君墨十万个道歉,“亲爱的大总裁,我真的不是故意造你的谣的,只是没有退路了,我若不这样说,兰姐怕是不会相信我的话的,请见谅啊。”

  “也对哦。”易水瑶庆幸,这次竟然将精明的白兰糊弄过去了。

  “谢谢大总裁保佑,终于蒙混过关,感谢感谢。”易水瑶连连点头,心里激动不已。

  当然,易水瑶对白兰也有些歉意,她明白白兰是关心她的,所以才会对她询问的仔细,可她真的还不知道该如何说明这件事,更没法讲解和君墨害羞的回忆,只有暂时隐藏起来。

  等她准备好了,一切都适应了,她一定第一时间告诉兰姐!弥补对她的歉意。

  和白兰吃过饭之后,白兰开车送易水瑶回之前住的地方。

  “兰姐,你到家之后跟我说一声啊,路上开车慢点。”易水瑶关心的说着。

  “放心吧,上去吧,有事打给我。”白兰温柔的说着,直接开车离开了。

  易水瑶目送着白兰的车子离开,她并没有上楼去,而是到路边打车回君墨的家。

  一直撒谎不是办法,在公司偷偷摸摸的暧昧也不是办法。

  易水瑶终于忍受不了现在的病态生活,她决定回家之后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君墨一个人吃晚饭,食之无味,都没有动几下筷子,随便应付几口,让佣人收拾了,他直接上楼去洗澡休息。

  易水瑶回到家里,佣人告知君墨在卧室里,她直接上来见她。

  君墨又是刚洗完澡,腰间裹着浴巾在镜子前吹头发呢。

  易水瑶敲门进来,看到这血脉喷张画面,她顿时楞了一下,回忆今天办公室里和君墨亲密的样子,而且两个人都有了身体反应。

  顿时,易水瑶心里又尴尬起来,她有些退缩。

  “额,没事,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回来了,你忙。”她临阵脱逃,尴尬的应付两声,然后想要离开。

  “进来。”君墨看到易水瑶就想她,因为上午办公室那一场暧昧,他一整天工作只投入了百分之九十的精力,剩余百分之十一直想着她来着。

  事情到了这一步,君墨觉得和易水瑶谈清楚些比较好。

  易水瑶听到命令,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

  易水瑶,你不就是想要找他谈清楚的吗,现在人家拽了你一把,你再后退,就太没出息了!哎呀,死就死吧,不管,先进去再说。

  易水瑶心里嘀咕着,进去关上门,她机械的迈腿到君墨的床边,机械的坐在床上一角。

  君墨放下吹风机,朝着她走过来,可还没到她跟前,易水瑶就立刻站起来,转移到另外一个床角坐下。

  很显然,她是暗示君墨,两个人保持一定距离的好,不然她每次靠近他的时候,都会发生一些暧昧的事情,这让易水瑶很没有安全感,总觉得一直暧昧,会说不清楚事情。

  君墨见她又是躲避,他忍不住皱眉,本来他就对她这些天不回家吃饭而不满,现在他更生气,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有话想跟你说。”易水瑶看的出来君墨对她的躲闪不满意,她急忙先说一句,让君墨和她都冷静下来,两个人都好好的谈一谈。

  “说。”君墨见她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而不是一味的躲避,他脸色稍微缓和,腰间裹着浴巾坐在床的另一个角上,和易水瑶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易水瑶看着君墨较好的身材,忍不住咽下口水,“那个,你能不能先穿下衣服?”

  她总觉得他这是色诱她,让她没办法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而君墨听到她的话,大概明白她对他的感受,心情从不快变得愉悦,不过依然是高冷脸,“又不是没看过。”

  君墨听似淡漠的一句话,却带着挑逗。

  “……”易水瑶顿时无语,脸也微微发烫。

  “什么事?”君墨轻声询问一句,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总觉得她要说的话题和她的心结有关,否则平日里的易水瑶可没这么优柔寡断。

  “我,我是想谈一谈关于我们的事情。”易水瑶因为紧张,说话都不利落。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认真的和君墨谈一谈关于他们现在的状态。

  “这段时间一直躲着你,你也一定看的出来,因为我没办法接受我们没有感情就发生关系,我们虽然是领证结婚了,可是步伐走的太快了,快的超出我的接受能力。”

  易水瑶把心里的苦恼一吐为快。

  君墨见她终于肯向自己敞开心扉,他心里也很高兴,静静的看着易水瑶,认真倾听她的真实想法。

  他们是夫妻,特别他们还是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就结婚的夫妻,就应该多沟通,只有沟通了,了解彼此的真实想法了,才能够对症下药解决掉根本的矛盾和问题。

  “所以我想和你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易水瑶握紧拳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加油,努力说出自己的想法。

  但君墨听了易水瑶的话忍不住皱眉,他不太明白,她口中的“不能这样”是指哪样?不能发生关系?绝对不行!

  “我们虽然是夫妻,但没有感情基础,即使,即使做某些事情也是出于生理需求,而不是感情上的交流,我不喜欢这样的关系,也不希望我的婚姻变成生理宣泄!”

  易水瑶激动的站起来,十分郑重的和君墨提出自己的意见,而且她打算就按照自己讲得很好有道理,打算按照自己的方式执行。

  “你确定你和我热情如火的样子,只是生理,没有半点感情?!”君墨毫不犹豫的打断她,反问一句,直接把易水瑶噎着了。

  “我,我确定……吧。”易水瑶对于君墨的提问,一时间犹豫了。

  君墨起身,慢慢的走到她跟前。

  “喂,你别过来,我们有事慢慢谈,不要冲动,思绪混沌的时候讨论的结果是不具有任何意义的,你别过来,你。”

  易水瑶看到他又靠近自己,慌张的不自觉后退,可她推到了墙根里,君墨还是逼近,让她无处可躲。

  “君墨,你不能这样。”易水瑶别过脸去不敢对视他深邃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神会放电,让她全身发麻,大脑短路,情感不受控制。

  “看着我!”君墨命令式开口,抬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

  易水瑶没办法,只有对视他深邃的双眸,有些冷意,却那么深邃,带着神秘感,让人不自觉的被他吸引。

  君墨,有毒!

  “就这样看着我,你确定你对我没有一点好感吗?”君墨低语一句,更靠近易水瑶一点。

  “我说了,在暧昧中作出的判断不具有任何意义。”易水瑶紧张的双手握拳,双眼垂下,急忙否定着,但她的话也证明了她看着他是会心动的。

  “若是你对一个人没感觉,暧昧的时候也会心跳加速吗?”

  君墨轻声提问,让易水瑶一愣,她似乎读懂了什么,略显吃惊的看向君墨。

  这真的就是喜欢吗?真的是因为喜欢才会心动的吗?

  易水瑶对感情的事情从来懵懂,她觉得君墨说的话很有道理,但又很混沌。

  他放开她的下巴,轻轻地握住她握拳的双手,“换做别的男人靠近你,你也会如此紧张吗?”

  君墨凑到她耳边低语,热气亲吻她敏感的脖颈,让她全身酥麻麻的,如触电般。

  “别,别这样,我们要冷静的讨论问题,而不是用这样的方式,不行的,不行。”易水瑶越发觉得他是毒药,而且毒性很强,稍微靠近就让她感受到危险。

  她慌张的拒绝,君墨也没进一步,只是轻啄她的红唇然后不舍的离开,“若是其他男人吻你,你也会动情吗?”

  易水瑶被君墨一个个暧昧的问题,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女人。”

  君墨轻声开口,转身回到床头坐下,和易水瑶保持安全距离。

  易水瑶深吸一口气,感觉舒服许多,至少心里不会再那么紧张慌乱。

  不过君墨说的话越发深入她的心,易水瑶仔细想来,好像她对他还是有好感的,只是她自己没感觉到罢了。

  “你讲了你的观点,该我阐述我的意见了。”

  君墨比易水瑶淡定许多,轻声开口哦,并递给她一个眼神,示意她坐下来详谈。

  易水瑶故作镇定的坐在距离君墨一米的地方,她心里很想听他的真实想法。

  只是这种好奇心并未表现在脸上,她学着他故作镇定着,一脸淡然的看着对方,殊不知她心跳快的感觉自己全身发软。

  “首先,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做夫妻会做的事情,无可厚非!”君墨和易水瑶的态度完全相反,他是一个男人,他需要找自己的妻子解决生理需求。

  “可是……”易水瑶想要反驳,却被君墨一句话打断。

  “从法律上讲,你有责任和义务满足我的需求!”君墨说的一脸从容,像是律师客观讲述一个关于夫妻义务的法律条文。

  可,易水瑶听了却脸红心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