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敬而远之

更新时间:2017-03-06 18:49:50 作者:清松 字数:3056

君墨见易水瑶匆匆离开,他深吸一口气,从座位上起身走到窗前,他故意将窗户开的很大,吹着冷风,尽快让体内的欲火灭掉。

  不能发泄出来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君墨忍不住皱眉,他结婚前看从未想到过自己结婚之后,连最基本的排除身体欲望的权利都没有。

  身体需要,互相排解,这不是夫妻之间最正常的事情吗?

  怎么到了易水瑶这儿就这么难呢?

  君墨想着,眉头皱的更紧。

  他再跟她一两天时间做准备,她若还是处理不好自己的问题,他就必须插手硬性帮她解决掉他们的隔阂和障碍。

  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他是一个正常的优质男,欲望强烈却没有排解的地方,他该多郁闷,这样下去会折寿的。

  易水瑶从总裁电梯里出来,情绪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深呼吸一下,立刻恢复干练的工作状态。

  想着回到财务部认真忙工作的事情,可他经过其他办公区的时候,余光敏锐察觉到周围异样的眼神。

  易水瑶好奇的扫视遍四周,只见大嫌弃的眼神对视上她好奇的双眼,急忙躲闪过去。

  正如易水瑶所料,大家都嫌弃她了。

  虽然现在没人敢再找她的麻烦,可没有人心里是信服她的吧。

  算了!一心忙工作吧,她不需要像无关紧要的人解释什么,只要她在工作上对得起自己的用心就可以了。

  “易总监,你终于回来了。”王宇轩看到易水瑶从君墨办公室回来,急忙谄媚的双手送上热水。

  “总监,你有什么工作尽管交给我,我帮你做。”王宇轩谄媚的陪着笑脸望着易水瑶,他作为一个男人,能够很敏锐的察觉到易水瑶略红的脸颊,心里大概也明白些什么。

  “谢谢。”易水瑶没想到王宇轩会这样客气,微笑着写过,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两口,她明明不渴的,但总觉得嘴唇干涉,忍不住用舌头舔嘴唇,然后又咕咚咕咚喝几口,舒服到了心里。

  “哼!不要脸!”宋无双依然讽刺着易水瑶,却比声音低沉许多。

  经过君墨杀一儆百的事件,宋无双虽然心里对易水瑶依然很不屑,但看在君墨的面子上,她也有所收敛。

  不过易水瑶还是听到了她的讽刺,易水瑶狠狠地白楞她一眼,“把自己工作做好的,总是管别人的八卦,闲的!”

  宋无双被易水瑶讽刺一句,经不住她的刺激,心里怒火攻心,哼笑一声。

  只见,她皮笑肉不笑的站起来,扭腰摆臀的走到易水瑶面前,身体慵懒依靠在易水瑶办公桌上,“呦,易总监,您的裙子穿的不太正啊,您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没注意到吗?”

  易水瑶听了吓了一跳,故作镇定的急忙低头看自己的裙子,她没发现有什么裙子有什么拧巴的啊。

  突然想到什么,她心里咯噔一声,生气的抬头猛瞪宋无双一眼,宋无双是使诈!故意让她露出马脚的!

  该死的宋无双,看来之前的教训不够,等着,下次我非要让你好看!

  易水瑶咬着嘴唇气呼呼的怒视着宋无双得意的脸,她心里狠狠地威胁着。

  王宇轩本来想拍易水瑶马屁的,可见情况不妙,急忙闪人。

  祁月看不下去,急忙过来帮腔易水瑶,“宋无双,这是上班时间,你总是在瑶面前晃悠的,是不是不想干活了?”

  “是啊,我可没有易总监请快,背后有最大的靠山,想休息就休息,想工作就工作,跟在自己家似的轻松。”

  宋无双撇撇嘴,尖锐的眼神望着易水瑶,讽刺她说着,故作优雅的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忙工作。

  祁月见宋无双猖狂的样子,是在生气,狠狠白楞她一眼,然后略显担心的看看易水瑶,“瑶啊,你真的没事吧?”

  祁月看易水瑶脸红的样子,好像她和总裁真有什么似的,这让祁月很是担心,她认识的易水瑶可是很好强的性子,她不敢想象易水瑶会依靠男人吃软饭的样子,这太可怕了。

  所以即使易水瑶和君墨的种种迹象都有偏向流言,可她还是愿意相信易水瑶的,想要听她亲口说出答案。

  “你信我吗?”易水瑶皱眉,直截了当的询问祁月一句。

  祁月看出来她心情不好,急忙点头,瞪大眼睛给予极力肯定,“当然!”

  “没有!去工作吧!”易水瑶气呼呼的命令着,祁月乖乖听命,“是大总监。”她说完急忙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

  易水瑶怒视着一脸得意的宋无双,很好!从认识到现在一直是竞争的关系,她本来以为宋无双只是好胜心强,之前是在学习上,现在是在工作上想胜过她罢了,可最近她发现宋无双的手段是越来越卑鄙无耻,甚至宋无双对她都开始进行名誉攻击了。

  宋无双,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的羞辱,早晚我都会加倍给你要回来!!

  易水瑶气鼓鼓的在心里抱怨着。

  易水瑶下班之后,刚离开公司打算回家的,却被白兰叫住。

  “瑶。”白兰朝易水瑶仰手,易水瑶看过去,正好看到白兰靠在车身上,她急忙笑着跑过去拥抱白兰,“兰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没通知我,我好去机场接你啊。”

  易水瑶说完,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白兰肩膀上,“你不知道人家好想你的。”

  “得了,我又不是你男朋友,别对我发情啊,你哥知道了定罚你。”白兰看易水瑶又开始调皮了,噗嗤笑着用手指戳一戳她的额头,“上车,我带你去吃饭。”

  “好啊,郎哥也去吗?”易水瑶关心的问一句,跟白兰一起上了车,被她带着去餐厅用餐。

  “你哥因为工作加班,不能过去,今天晚上就我们俩。”白兰说着扭头看看副驾驶座上的易水瑶,“给谁发短信呢?”

  “啊?哦,阿月,我刚想起来有文文件忘记从电脑上拷贝下来了,所以让她帮我拷贝一下发到邮箱里。”

  易水瑶借口着,双手迅速在手机上发送短信给君墨:我今天晚上在外面吃,不用等我了。

  白兰对易水瑶的回答也没多想,一边说着这次出差发生的趣事一边去餐厅用餐。

  餐厅里。

  “你最近看起来消瘦了些,是不是工作太累?”白兰一边给易水瑶夹菜一边关心着她。

  “我瘦了吗?可能是我减肥有效果了吧,我怎么没注意到呢?呵呵太好了。”易水瑶借口说着,她并没发现自己变瘦了,更不想和白兰说工作上的苦恼让她担心,所以找个轻松理由应付过去。

  “阿月跟我说了工作上的事情,怎么着,现在还有人欺负你?”白兰皱眉,气势骤增。

  若是有人敢欺负易水瑶,她白兰必定第一个不放过那个坏人。

  “哈哈,事情都过去了,别担心了兰姐,你出差一定不轻松,吃了饭赶紧回去休息,这些天和郎哥分开,难道你不想他?”

  易水瑶挑眉,一副坏笑看着白兰,遭到白兰一记白眼,“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白兰搪塞着易水瑶,忍不住笑了,她怎么会不想念秦朗呢,这不是易水瑶在公司遇到了困难嘛,所以她一下飞机就开车到公司接易水瑶了,她首要关心的还是易水瑶。

  “你和你们新总裁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无缘无故流言四起呢?”白兰在社会上混了多年,走的路比易水瑶吃的盐都多,心眼自然也多不少,哪怕易水瑶翻个白眼,她就知道易水瑶要放什么屁,所以在白兰面前,易水瑶通常都是透明的。

  而易水瑶也知道自己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兰姐,也明白兰姐对自己的疼爱,所以她有什么事都会和兰姐讲,从来不说谎。

  “其实我和总裁是朋友了,但不是外面传得乱七八糟。”可这次,易水瑶不知道怎么的,关于她和君墨的关系,她甚至不想让白兰知道。

  “朋友?”白兰挑眉,“你怎么会和君墨成为朋友呢?”白兰有些疑惑,她从来不知道易水瑶的人脉已经伸展到全国最年轻最成功的的企业家身上了。

  “公司还没有合并的时候,‘远大’和墨萧集团谈过合作的,我作为财务总监跟着去做了谈判,只是当时谈判没有成功,但当时算起来和总裁也算是认识吧。”

  易水瑶胡诌诌着,表明顾作淡定,但大脑飞快转动着编造着剧本,好要细致的做到滴水不漏,不然平白兰这么聪明,一定会一下子拆穿她的谎言的。

  呼,最近连吃顿饭都这么费脑筋,吃到肚子里的营养都跟不上大脑需求的,能不变瘦吗?

  易水瑶编完故事后,忍不住心里抱怨着,喝口饮料压压惊。

  “其实大总裁也没有跟我多亲密了,只是之前工作上接触过,所以大总裁对我的能力比较了解,对我也算是信任,一来二去的,被人误会了。”

  易水瑶解释着,生怕白兰不相信。

  她还不忘记贬低君墨几句:“其实你也知道的,君大总裁可是出了名的低调,你什么时候听到过他和某个女人有过绯闻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