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等你

更新时间:2017-03-04 22:12:10 作者:清松 字数:3032

易水瑶没想到他会突然间做这么亲密的事情,下意识的想要躲闪,用力的推开了君墨,忍自觉的后退两步,和君墨保持一定距离。

  君墨对她熟练的拒绝动作,早就习以为常,他心里不悦,却没表现出来。

  很好,我再忍,我再给你时间让你适应。

  君墨拿起水杯来喝两口,嘴边还残留她的香味,他很喜欢她的味道。

  “感谢完了,去工作吧。”君墨恢复刚才的平静,淡淡然的开口。

  易水瑶却有些不满了,瞪着君墨,心里火大三分。

  什么嘛,让人家汇报就是吃人家豆腐?该死的君墨,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原来是个伪君子。

  “君墨,我可没想过靠出卖自己获得机会啊,你别搞得好像我真的被你包养似的。”易水瑶可没忘记外面人们对她的流言蜚语多难听,她一想到就觉得冤枉。

  君墨对易水瑶的反驳有些无法理解,跟着挑眉,“我们是夫妻,我亲你,却被你说成伪君子?”

  君墨不满的起身,朝易水瑶方向走来。

  易水瑶经他的“提醒”恍然大悟,脸红的后退,直接被他逼到墙角,身后没有了退路。

  “总,总裁,这里是公司,您不能……”易水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君墨再次逼近。

  该死的,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冲撞的话?

  易水瑶心里自责着,眨巴着眼睛看着君墨的眼色,她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气,没错,他生气了。

  “你是我妻子,解决我的需求是你的指责,不论公司还是家里。”

  君墨低沉声音开口,深邃的眼神盯着易水瑶,看的她想要躲闪,却被他捏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

  “我不强迫你,是想给你适应的时间。”君墨干脆趁现在把话一次性说清楚。

  “我们是合法夫妻了,做任何事情都是合情合理的。”君墨语气缓和很多,他帮易水瑶分析着,慢慢靠近易水瑶,两个人嘴唇似碰非碰的状态,他甚至可以明显感受到易水瑶微微急促的呼吸,他感觉得到,她很紧张。

  “记得,别让我等太久。”君墨将视线从她红唇转向上转移,仔细的观赏着她细嫩的皮肤,最后对视上她略显慌乱的眼神,他看的出来,她在处理感情的事情比较青涩。

  他就是喜欢她的青涩,被她的纯洁深深吸引,还有她的体香,格外迷人。

  他靠近她,感受着她炽热的呼吸,深刻的想触碰她,却最终选择尊重她现在的想法,不舍的放开,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

  “去上班吧。”他淡淡开口,低头处理手里的文件。

  “恩。”易水瑶红着脸低声应一句,然后急匆匆离开君墨的办公室。

  她关上君墨办公室的门,大口喘息一下。

  “夫人。”张绍的声音打断易水瑶的思绪,吓了她一跳。

  “吓我一跳,张秘书,还是叫我易总监吧。”易水瑶提醒一句,毕竟是公司,虽说现在周围没人,但隔墙有耳。

  “好的,易总监。”张绍乖乖听从她的吩咐,他看着她脸红的样子,多关心一句:“您没事吧?”

  “没事,我,我先去忙了。”易水瑶努力装作镇定的对张绍微微一笑,然后急匆匆离开顶层,坐电梯到自己办公层去。

  张绍看着易水瑶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哎呀,大总裁和夫人感情还真是好啊,不愧是新婚夫妇,小别胜新婚的,这晨会上刚见过的,这才分开不到二十分钟呢,就在办公室里打得火热了。

  张绍从易水瑶红着的脸上做出的判断,心里贼溜溜的想着,他也是男的见一次大总裁对一个女人如此痴迷,倒是觉得大总裁和夫人现在的状态很不错。

  易水瑶从总裁办公室下来,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下肚,这才觉得活过来了。

  她回忆在君墨办公室的时候,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呼吸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当时好像什么都没想吧?

  易水瑶啊易水瑶,你真是太笨了,平时也算精明的小女人,怎么到君墨面前就变成了傻子呢?

  易水瑶心里教训着自己没出息,没注意到同事们偷偷关注她的眼神。

  “瑶啊,你的脸怎么比猴屁股都红啊?”祁月凑到易水瑶跟前关心的问一句,还伸手抚摸下她的脸颊和额头,好烫!

  “瑶啊,你不会发烧了吧?”祁月担心到皱眉。

  易水瑶正在走神想着君墨的事情,突然听到耳边的动静,吓得她全身一个激灵,心跳不但没减慢,更加速了。

  “阿月,你吓坏我了。”易水瑶把手放到胸脯长出一口气,低声感慨着,再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下肚,她这才缓过点劲儿来。

  “瑶啊,你怎么了?”祁月看着易水瑶跟失了魂似的,她因为没谈过恋爱,所以没有往那方面想,只顾着担心易水瑶。

  而其他同事看着易水瑶害羞的样子,而她又是刚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大家心里都有了想法,只是还没人当着易水瑶的面提出来让她尴尬。

  “哼!还能怎么了?思春了呗!”宋无双口无遮拦,冷哼一声,对易水瑶讽刺挖苦着。

  易水瑶听了她的话,顿时心里怒火冲天,她狠狠地对着宋无双瞪回去,“宋无双,在晨会上想抢走我的总结,然后把你丢掉晨会资料的烂摊子想甩给我,这件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易水瑶从座位上站起来,大步走到宋无双面前,气势汹汹,她看宋无双就是欺人太甚,她也顾不得可怜可恨的女人,毫不客气的朝她伸手:“检讨报告呢?”

  “我没听说要写检讨报告!”宋无双抵赖,她是没听说说过,但烦了这么大的错误,按照公司规定,检讨是有必要的,可宋无双却一副我不屑的高冷姿态,让易水瑶看了着实气愤。

  “今天晚上加班完成之后再离开!”易水瑶故意惩罚宋无双,她心有不甘,却对宋无双无可奈何,她总不能像宋无双那样没分寸吧。

  思春?!这样的话她宋无双也敢在公司里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说出口,她还是女人吗?真是厚脸皮到家了。

  “知道了!”宋无双很不耐烦的对易水瑶低吼一声。

  祁月见不得宋无双一直欺负易水瑶,上年来替易水瑶理论,“宋无双,你自己无耻就算了,别污蔑别人啊,真是一张乌鸦嘴,嘴臭的让所有人都讨厌。”

  “哼,祁月,你还真当易水瑶是块宝贝啊,也就你心思单纯,没看明白。”宋无双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高冷的姿态“教育”着祁月。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易水瑶和大总裁是否有关系,仔细想来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寻的,比如她去总裁办公室一趟,为什么脸红心跳了呢?”

  宋无双并没有直接证明易水瑶和君墨亲密关系的证据,可是明白人一点就透。

  而祁月也是成年人,她懂得成年人的游戏规则。

  她听了宋无双的话,心里稍微咯噔一声,然后扭头看看身边的易水瑶,她看着易水瑶的脸色确实是不太正常。

  “我看你是羡慕嫉妒我们姐俩关系好吧!我警告你宋无双,你没法和瑶比,别不知量力的用卑鄙手段往上爬,再欺负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祁月架势十足,一心保护自己的姐妹,这让易水瑶心里很是感动。

  “哼,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最后被最信任的人欺骗了,有你好受的。”宋无双冰冷的声音讽刺着祁月不识好歹。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祁月依旧毫不犹豫的站在易水瑶这边。

  “够了,工作时间,都上班吧。”易水瑶打断他们的争执,稍微严厉的批评了宋无双,当然她心疼祁月还来不及呢,更不会批评她。

  易水瑶让大家努力工作,她也回到自己座位上,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脑海中却全都是和君墨亲密的画面。

  “别让我等太久。”君墨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易水瑶脑海中,她微微垂头,差点直接趴在桌子上。

  她第一次工作心不在焉到如此地步,对工作真是有心无力。

  到了下班时间,易水瑶终于从矛盾挣扎中挣脱出来,她疲惫的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会,只是关于君墨的问题,她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

  怎么办?君墨说的是对啦,夫妻嘛,做夫妻会做的事情,是最正常不过的;可她在面对感情时,即使有了婚姻的事实,也希望他们的感情到位之后,再有身体上进一步的了解和交流。

  现在完全打乱了她的节奏,虽说君墨给她时间适应,可她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如何靠短短时间调整到先爱爱后爱上的观念上呢?

  这个思维转变一百八十度,对她来讲转变的有点大。

  “瑶啊,你不舒服吗?”祁月观察着一身疲惫的易水瑶,急忙关心一句。

  “我没事,走吧。”易水瑶不想让祁月担心,暂时收起心里的疑惑,抬头对她微微一笑。

  然后,她起身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拎上包包,打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