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紧张什么?

更新时间:2017-02-28 10:30:43 作者:清松 字数:3117

宋无双听了,难以掩饰脸上的慌张,手里的笔微微停滞,像是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易水瑶懒得搭理她,她一想到君墨,就有些头疼。

  看来今天晚上是非要回家不可了,可回到家之后,她该如何避开君墨呢?该不会他们今天晚上还要一起睡吧?

  易水瑶想到这些,心里长长的叹口气,她怎么觉得结婚后比结婚前活的更累呢?

  下班后,易水瑶和祁月一起下班。

  “瑶啊,好久没去酒吧了,一起去玩吧。”祁月拉着易水瑶的手兴奋的摇晃着,她工作挺累的,想到酒吧里放松一下。

  易水瑶听了脸上满满的鄙视,“阿月啊,不要一副饥渴空虚的样子。”

  易水瑶用手指轻点祁月的额头,“你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样子,认真的找一个男朋友,而不是整天想着泡吧。”

  “哎呦喂,我家瑶啊,你吃错药了?让我认真交男朋友?这是你该说出的话吗?你还是为的瑶吗?”

  祁月听着易水瑶的话,怎么都觉得别扭。

  从祁月认识易水瑶到现在,易水瑶从来大大咧咧、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祁月一直以为她一个人乐的逍遥自在才是王道,也从来没听她说过想要恋爱和结婚的话。

  “瑶啊,你是不是也空虚寂寞了?怎么观念都倒置了?”祁月一改玩小脸,认真的看着易水瑶,“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帅哥怎么办?保证纯情专一。”

  “有好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啊。”易水瑶赠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想坐车回家。

  君墨都发话了,她不敢不从。

  “诶,你真不去酒吧啊?”祁月没想到易水瑶这么快想回家了,有些不舍。

  易水瑶走了,她找谁一起玩去呢?

  “我今天因为报表的事情很累,改天吧啊。”

  易水瑶说着上车挥手告别,打车离去,留下祁月站在原地气的直跺脚。

  回家的路上,易水瑶各种纠结,该来的终归是来的,可到了家里,她该如何跟君墨相处呢?她还是没想到最好的相处方式,心情也越来越紧张。

  当易水瑶到君墨的别墅时,他已经回家了,佣人告诉易水瑶,君墨在书房处理公务呢。

  易水瑶回到自己房间,换件衣服,躺在舒服的大床上休息会。

  回忆那次在这张床上亲密但是场景,易水瑶还是不自觉会脸红心跳。

  “咔嚓。”门开的声音着实将她吓了一跳,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目光嗖的瞥向门口,正如她担心的,就是君墨。

  “有事吗?”易水瑶看到君墨第一眼就心生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挤出官方微笑来询问一句。

  “没事。”君墨简单回应,关上房间的门,直径走到床前。

  易水瑶紧张的咽下口水说,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要不要喝水?”她在君墨坐下的那一瞬间紧跟着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两瓶饮料,递给君墨一瓶,自己走到窗前眺望外面,看似自然的场景,确实她刻意和他保持一定距离。

  两个人都沉默着,气氛尴尬的让易水瑶狂喝饮料,没两分钟一瓶子下肚,打个饱嗝。

  好尴尬,怎么办?

  易水瑶心里嘀咕着,她不自然的扭头偷瞄君墨一眼,发现他正专注的看着她的方向,她立刻躲闪他专注的眼神,看向外面。

  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易水瑶心里抱怨着君墨,她咽口吐沫,眼睛滴溜溜转着,努力寻找话题,要打破尴尬僵硬的局面才行啊。

  “过来。”易水瑶还没想到要说什么,只听君墨打破了沉默。

  “啊?干嘛?”易水瑶回头看着他平静的脸,傻愣愣问了一句。

  易水瑶啊易水瑶,你能再白痴一点吗?

  易水瑶没看到自己的表情,但她大脑空白着,什么都想不起来,她能够想象到此刻自己表情有多傻多呆。

  估计真正的傻子也就是她现在的状态了吧。

  易水瑶心里深深叹口气,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

  君墨见她不肯过来,他便起身朝她走过来。

  易水瑶看着他一步步逼近,想要后退,可身后就是窗外了,她总不能跳下去吧。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易水瑶心里呐喊的时候,君墨已经走到她跟前,距离她那么近那么近。

  “你,你,你干嘛?”易水瑶把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君墨,身体也跟着僵硬。

  “我们是夫妻,你紧张什么?”君墨看着她羞红的脸颊,轻声宽慰一句,抬手轻捏她的下巴,专注于她红唇的眼神越来越强烈,似乎带着渴望。

  他的薄唇慢慢的向她靠近,易水瑶紧张的闭上眼睛停止呼吸,甚至双手握紧了拳头。

  她还没碰触到他的吻,就感觉到他的手先拉上了她发热发烫的手。

  “慢慢来,你终会适应的。”君墨零距离的望着她,温柔贴心的关心着,然后慢慢闭上眼睛,去亲吻她的唇。

  “少爷,夫人,晚餐准备好了!”

  君墨还有一厘米就触碰到他渴望的红唇时,却被门外的声音打断。

  易水瑶听到声音瞪大眼睛,吓得一把推开君墨,他一个没注意,差点摔倒。

  “知道了!”君墨幸亏单手拉住了窗帘,这才没发生意外,他不悦的皱眉,对着门外低吼一声,然后看看易水瑶。

  “对不起……”易水瑶呆呆的看着君墨,半响憋出一句话来。

  君墨深深出口气,没有责备她,直接转身离开。

  关上门,易水瑶大大的喘口气,双腿发软的蹲坐在窗台上,刚才差点没把她憋死,她真感谢刚才叫饭的佣人,不然她真的会因为极度紧张和缺氧而晕厥的。

  君墨离开了,可是周围留下他的气息,让易水瑶久久不能平复加速的心跳。

  “怎么办?今天晚上还要……床上运动?”易水瑶一张苦瓜脸朝向床边。

  为什么?为什么结个婚就要变得看人脸色过日子了,这样的辛苦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易水瑶苦闷着,撅起嘴巴老高老高。

  君墨是和易水瑶一起吃晚餐的,餐桌上,他一边吃饭一边看桌子上的杂志,好往常一样,而她却心神不宁,注意力全都在君墨身上,差点没把饭粒送到鼻子里。

  饭后,易水瑶早早的洗过澡上床,上床前她还故意将门锁上,以此暗示君墨今天不要过来。

  她虽然结了婚,可还不想太快失去个人自由,连睡觉都不能决定是自己还是跟别人了?那可不行,她结婚可不全是为了爱爱,也不是为了睡觉的时候有陌生人跟她争床位,她渴望的个人时间和空间,明争暗夺的争取回来。

  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易水瑶还是有些紧张,耳尖的听着门口动静,从晚上八点多到十一点多,君墨始终都没有过来。

  易水瑶什么时候睡觉的都不知道,一觉睡到大天亮,精力充沛的起床用餐。

  “早。”易水瑶来到餐厅,看到君墨已经吃早餐了,热情打声招呼,一屁股坐在座位上大口喝牛奶。

  “早。”君墨淡淡的开口,然后静静的用餐。

  易水瑶很喜欢现在的关系,仿佛回到他们刚领证的时候,彼此有独立的空间好自由时间,明明坐在一起,却好似是有一种适当的距离感,不会让两个人走的太近也不会拉得太远。

  果然,朋友式的相处方式,才是最适合她的,大家互不打扰,和平万岁。

  “我吃好了,先去上班,你慢慢吃。”易水瑶比君墨的饭量小,再者没有向君墨一边吃一边看东西,她很快吃完早餐,抬起屁股走人。

  “坐我的车。”

  君墨见她离开,放下手里的面包和杂志,也跟着起身欲上班去。

  易水瑶听了微微一愣,可能就是发生了关系的原因,他对她哪怕好那么一点点,她都会多想,都会觉得不自在。

  “不用了,我想晨练着上班。”易水瑶嘿嘿笑着,找借口拒绝。

  刚才心里还夸他表现好呢,现在又越界了。

  易水瑶心里抱怨着,转身疾步而行。

  君墨听了她的理由觉得可笑,倒是没拦着。

  易水瑶离开别墅,终于甩开了君墨,长出一口气。

  “这样超速发展的关系我实在是受不了,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速度?君墨啊君墨,你就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吗?我都暗示你够明显了吧?还步步紧逼,就不能给我个喘气的机会?从亲近的陌生人直接跳跃恋爱情结到了床上,我怎么受得了……”

  易水瑶自言自语的抱怨着,没注意到身后追上来的车子。

  “非要住这种高档别墅区,周围都没有出租车和公交的,害的我还要快走四十分钟的路程才能赶上公交,否则上班迟到了又得被扣薪水……”

  易水瑶一大早抱怨个没完,张绍应君墨的要求,开车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两个人将易水瑶的所有不满听的一清二楚。

  张绍看到易水瑶和君墨在家里相处和乐,没想到易水瑶心里这么多不满,也是醉了。

  原来大总裁的婚姻也会充满抱怨啊?那和普通人居家过日子没什么区别嘛,嘿嘿。

  张绍心理活动着,嘴上却什么都不说,认认真真的开车,仔仔细细的偷听易水瑶的抱怨。

  而后座位上的君墨也将易水瑶的不满全都听进耳里、记在心里,他听她的抱怨越来越多,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