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撒娇

更新时间:2017-05-23 16:18:07 作者:清松 字数:3065

易水瑶用最高的效率将公司的本周财务报表重新做了一份,并做了一次检查,确定无误之后,她亲自交到顶楼君墨的手里。
  她笔直地站在君墨面前,认真恭敬地道歉。“总裁,财务报表丢失的事情,责任都在我,对不起,我愿意接受相应处罚。”
  君墨倒是没说话,他直接拿起桌子上的财务报表看了一下,没有大问题,也就放心了。
  “就这样吧。”君墨淡淡的开口,并没有责备易水瑶的意思。
  “您,你不处罚我啊?”
  易水瑶对君墨的回答有些意外,虽然这件事易水瑶觉得有蹊跷,但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她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所以她在上来之前,就做好了被君墨处罚的准备,哪怕是挨一顿训也算是一种解决方式。
  可是君墨淡淡的四个字将这件事了结了,易水瑶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不踏实。
  “今天下班后一起回家。”君墨淡淡然开口,眼神锁定在她认真的小脸上,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易水瑶听了微微一愣,随后低下头,眼珠子滴溜溜转着。
  “那个,我本来还想着下班后和你说呢,阿月最近失恋了,她心情不好,所以我想着这几天陪陪她。”
  易水瑶找借口托词着,其实祁月连男朋友的影子都找不到呢,哪里来的失恋。
  易水瑶只要想到和君墨的突飞猛进的关系,就忍不住想退缩。
  她出生在失败的家庭中,所以她没看到过幸福的婚姻是什么样子,也不太懂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在这场婚姻中,易水瑶就是想感受一下被爱包围的滋味,她需要稳稳当当的和君墨培养感情,这样她才会有安全感。
  可她和君墨还不了解的时候,关系直接飞到了床上,她就是接受不了。
  而且她每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心里总是痒痒的,这让易水瑶心生不安,她不喜欢这种痒的感觉,因为她弄不清楚是爱情,还是太过饥渴产生的荷尔蒙反应。
  所以,易水瑶在拿捏好和君墨的关系之前,她真的有点恐惧他的靠近,太被动的局势让她会没有安全感。
  “你还真是重情重义。”君墨当然理解这是易水瑶的托词,他不仅不忙的开口。
  易水瑶连连点头,陪着笑脸眨巴着眼睛,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是啊是啊,我是重情重义的,所以你就看在我对朋友肝胆相照的份上,给我点时间,陪陪她好吗?”
  “为了朋友舍弃老公?”君墨挑眉,哪里有人结婚之后,为了朋友一天天的不回家的媳妇?这算是哪门子的重情重义。
  君墨才不会给她忽悠了呢,易水瑶虽然有点小聪明,可在腹黑的君墨面前,那就是小菜一碟。
  “老公。”易水瑶不管是否在上班时间,屁颠屁颠的走到君墨身边,纤纤玉指轻轻搭在君墨的肩膀上,开始撒娇。
  “老公大人,我怎么会舍弃你呢?这话说的严重了,会伤夫妻感情的。”
  易水瑶开始开启忽悠模式,各种讨好君墨。
  “我们这不是刚结婚嘛,正幸福甜蜜着呢,可是阿月和心爱的男友分手了,我们的幸福和她的伤心形成对比,她就更伤心了。”
  易水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她自己都差点被自己高超的忽悠技能给蒙骗过去。
  而君墨的肩膀感受到她手心传来的温暖,微微低头看一眼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右手。
  易水瑶被他这样一看,还真有点别扭,顺手想要抽回,却被君墨抢先握紧。
  “老,老公,现在是上班时间呢。”易水瑶略显尴尬的想要从他手心抽回自己的右手,却被他握得更紧。
  “祁月是你最好的姐妹,那就请她到家做客吧。”
  君墨轻启薄唇说着,紧握着她柔软的小手,抬头深情对视着她,补充一句:“这也是对朋友最基本的尊重。”
  “我……”易水瑶被君墨一句话给堵住了。
  好你个君墨,平日里不爱言语的,一张口就不给人留活口,可恶!
  易水瑶心里抱怨着,依然想要抽回被他握紧的手,君墨却始终不肯松手。
  “你?”君墨看着她吃瘪的表情,像是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着实有趣。
  “我手心出汗了。”易水瑶狠狠地白楞君墨一眼,用左手使劲掰开君墨的手,这才把自己的右手抽回来。
  “下去吧。”君墨见易水瑶无力反驳了,他轻声说一句,重新开始认真工作。
  易水瑶也不好过分打扰,有些不甘的离开他的办公室,她长出一口气,看着自己出汗的手心,加速的心跳许久才恢复正常。
  易水瑶在回财务部的路上,总感觉周围有人看她似的,她扭头扫视遍四周,大概看到几个人偷偷瞄着她的方向。
  易水瑶挑眉,急忙低头看看自己着装,再透过镜子看看自己发行和妆容,真的没发现那里不对劲啊。
  他们在看什么?
  易水瑶心里嘀咕着,疲惫的回到自己办公桌前,一屁股蹲坐下。
  易水瑶本不是会因为情绪影响到工作的人,可现在君墨非要她下班后回家,她每次想到这个,就纠结郁闷的没心情处理手头工作。
  “瑶啊,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差劲啊。”祁月担心的过来询问一句。
  “可能是有些累的吧,刚才忙财务报表的事情,半天都没喘口气儿。”易水瑶对祁月笑笑,随口解释一句,避免她担心自己。
  “哼,易总监啊,我还真是好奇呢,你说你去总裁办公室送个报表,怎么半个多小时都回不来啊?”
  宋无双阴阳怪气的来到易水瑶办公桌前,略带讽刺的腔调问易水瑶一句。
  易水瑶看着宋无双那张厌恶的脸,她皮笑肉不笑的回击。
  “这还不是拜某个小人所赐,给总裁报表之余,还要解释报表出问题的原因,还要被总裁训斥一顿,一来二去的,耽误了上班的时间。”
  易水瑶有点讽刺宋无双的意味,同时想要和旁边偷听的耳朵一个解释,免得他们都被宋无双的话干扰,开始怀疑她和君墨的关系了,她现在真的不希望公布和君墨的婚姻关系,怕影响到她的工作。
  “那你以后还要小心点了,抓不到作案的人,还要背黑锅,那岂不是让讨厌你的人偷偷作乐。”
  宋无双知道她暗中所指,她也暗示易水瑶自己看到她出糗,是多么多么开心痛快。
  财务部的人见两个人又暗中掐了起来,都乖乖的低头假装工作,谁也不敢参与这场战争。
  宋无双和易水瑶的明争暗斗也不是一时半刻了,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也习惯了观战,除了祁月有的时候看不惯宋无双的嚣张气焰,站出来替易水瑶反驳她两句的,其他人都装聋作哑。
  “找不到?笑话!办公室里就这几个人,中午休息时间,谁有证人谁没有证人,随口问一句就知道的事,那个小人还真当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了!”
  易水瑶底气十足,眼神犀利,她怒视着宋无双,满满的鄙视。
  并非她不确定这件事为宋无双所为,而是易水瑶现在心思都在逃避君墨上,没空和宋无双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在心里先给宋无双机上一笔,待有空了,狠狠地整治她一番。
  “你……”宋无双听了易水瑶的话,气的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来。
  其他同事听了易水瑶的分析,都觉得有道理,他们都有不在场的证人,唯独宋无双没有。
  最后,所有人偷瞄的目光都锁定在了宋无双身上,从心里鄙视她的手段卑鄙。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人做的?也可能是有其他部门的人做的手脚啊。”
  宋无双厚着脸皮打死不承认这件事是自己做的。
  “外面有人进来的人,走廊里的摄像头自然会拍摄到,但我在回办公室之前去了监控室,发现午休时间段并没有外人进入。”
  易水瑶故意说谎试探着宋无双,也算是给自己从总裁办公室晚归多添加了一个理由。
  易水瑶解释完,还故作不屑状,“就这种低级问题,你也会问?哼。”
  易水瑶讽刺挖苦着,将宋无双刚才对她的蔑视狠狠地反击一通。
  宋无双听了易水瑶的分析,再也无话可说,她不甘心被易水瑶当着所有人的面拆穿,现在她成了部门里最让人厌恶的人了。
  “易水瑶,你不要因为被总裁批评一顿心气不顺,就随便把气撒到同事身上。”
  宋无双心虚的轻声反驳着,已经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埋头工作了。
  易水瑶看着她虚伪的样子,就忍不住厌恶,和这种人生气,还太看得起她了。
  “放心,我易水瑶从来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搅乱公司秩序的搅屎棍!”易水瑶轻声开口,也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她最后瞟了宋无双的方向一眼。
  “我已经和总裁申请彻查此事了,所以下班时,所有人交上一份不在场证明,等我找到背后真正的捣乱者,直接交给总裁处理!”
  易水瑶十分确定就是宋无双干的破事,随便拿她涮涮,发泄下心里的委屈和不快,也不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