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易总监

更新时间:2017-02-27 09:40:49 作者:清松 字数:2998

易水瑶还没有想清楚以后该如何和君墨相处,就已经到了晚上下班时间。

  虽然她提前准备着,忍着还有些发酸的身体到新开的餐厅和祁月共餐。

  “瑶啊,我怎么听说,今天不是你自己请的假啊?”正在用餐的时候,祁月突然冒出一句自来,吓得易水瑶差点没把嘴里的饮料吐出来。

  “咳咳咳。”易水瑶不小心呛着了,不停咳嗽着。

  “怎么着?你有情况?”祁月挑眉,一脸贼笑的看着易水瑶,像是探究她身上的秘密一样,

  随后,祁月不满的拍了她的肩膀,忍不住抱怨。

  “阿月啊,我什么事情隐瞒过你啊。”心虚着说,不过她脸上故作镇定,随手拿起餐巾纸来擦擦嘴上的果汁。

  呼,祁月哪里都好,就是太聪明了,她的小心思都被祁月敏锐的察觉到。

  这让她心里瞧着小骨,低头大口吃着美食,试图掩饰过去。

  “哇,这个真的很好吃,要不要再点一份?”易水瑶笑嘻嘻的说着,塞了满嘴。

  祁月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相,一脸嫌弃。

  “瑶啊,我不跟你抢的,你吃慢点。”祁月看着她一嘴的油,拿起纸巾用力的在她嘴上摸了一圈,这才自己开动。

  “好了好了,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闺蜜,服务员,再来一份这个。”易水瑶朝服务员伸手,心里长叹,看来祁月的疑问终于隐瞒过去了。

  “今天我请客,你可千万别客气。”易水瑶依然笑嘻嘻的对祁月说,喝口饮料清清嗓子,好家伙,刚才那么一大口,差点没噎着。

  祁月尖锐的眼神带着探究,她死死的盯着易水瑶说道:

  “谢谢我的瑶,不过你真的没隐瞒我什么吗?”

  看的某人开始头皮发麻、略有心虚。

  “当然没有,你听谁瞎说的啊,闲的,要是让我们大总裁知道有员工这么爱造谣生事,怕是早就把她给炒了。”

  易水瑶故意提高了一个分贝,以显示自己问心无愧,其实她心虚的很。

  到底是谁这么大嘴巴?

  不就是没去公司一天吗,至于弄得全公司人都知道?

  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竟然能引起公司上下人的注意,也真是醉了,难道公司所有员工都是吃闲饭的?

  易水瑶心里抱怨着,端起果汁咕咚咕咚喝个精光,“服务员,再来一杯果汁。”

  祁月瞪圆了眼珠子,看着她把超大杯饮料一口气喝个精光,也是惊吓,“你喝这么多不撑吗?”

  “我来的时候没喝水,口渴。”易水瑶随便解释着,冲祁月嘿嘿笑几声,强逼着自己往鼓起来的肚子里塞食物。

  易水瑶啊易水瑶,你真是太笨了。

  吃个饭都能变成花钱找罪受,你还能更没出息点不?

  一顿饭结束之后,祁月吃了免费晚餐还挺兴奋的。

  “走吧,今天去你家。”祁月顺手搂住易水瑶的胳膊,大嗓门比平时高了三个分贝,引起周围人注意。

  “我,我家?”易水瑶本想着吃完饭就该回君墨的豪华别墅了,听祁月突然提议去她家,她顿时心慌。

  “怎么?你家还金屋藏娇?”祁月挑眉。

  易水瑶故作镇定的白了她一眼,“阿月,你能不能有点出息?除了那点小破事儿,不能想点别的?”

  “别的?什么?”祁月眨巴着圆圆的眼睛,脑袋空白,确实想不出来别的什么事。

  易水瑶深深叹口气,对她无奈的摇摇头,“你啊,真是到了思春期,赶紧找个男朋友解解你的饥渴吧。”易水瑶笑着轻轻推一推祁月的脑门,心想这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她本来也担心着回到家后不知该如何与君墨那个面瘫相处呢,祁月提议去她家,她正好有理由不回君墨的别墅了。

  又能将祁月这边糊弄过去,如此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怎样,人家就是空虚寂寞冷,渴望男人的温暖怀抱,你能奈我何?”祁月厚脸皮的回呛易水瑶。

  噗!

  易水瑶差点没喷出口水来,狠狠地给祁月一个白眼。

  “阿月啊,你真是没救了。”易水瑶摇着头感叹着,和祁月并肩走在热闹的都市夜晚,有说有笑好不自在。

  “瑶啊,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正是谈恋爱的年纪,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被男人疼是什么感觉吗?”

  回到家里,祁月依然继续刚才的话题。

  易水瑶听了对祁月呵呵两声,她本来就是拿祁月说着玩的,但现在看祁月,怎么还认真起来了呢?

  “疼?怎么疼?”易水瑶手里忙着收拾家务,嘴巴随意应祁月两声,说实话,她现在对男人的话题依然不感冒。

  男人有什么呢?

  她不懂恋爱,她不了解男人,但不还是一样结婚了?

  对方还是优秀的大总裁君墨——全世界女人向往的男神。

  “就是……就是那个……”

  祁月说到害羞的成人话题,有些害羞,又有些兴奋。

  她蹭地从床上坐起来,身体前倾靠近易水瑶,像是说什么心虚的话题一样,声音故意放低。

  易水瑶大概明白祁月所指,看着她好奇的眼神,脑海里骤然浮现出今天早上和君墨的羞人场景。

  “唰”脸颊变得红扑扑。

  “我的瑶啊,你比我还害羞啊,也难怪,你也没经历过,我听说感觉挺舒服的。不对,是超乎想象的舒服,哎,真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祁月脑补着画面,一脸花痴的重新后倾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易水瑶看着她向往的神情,噗嗤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自己脑补吧,我去洗澡了。”易水瑶说着,拿着睡衣和手机往浴室方向走。

  她关上门,放下手里的睡衣,一边往浴缸里放水一边拿起手机来,犹豫着给君墨别墅的座机打电话。

  按理说,她应该直接打给君墨,说明自己今晚和祁月一起在自己的房子里住下的。

  可她一想到要给君墨通话,就不自觉的紧张,她有些害怕听到他磁性的声音,害怕会和他谈到一半的话题时,突然留出空白来尴尬,害怕……

  哎,易水瑶啊,你什么时候变得比老鼠都胆小了?没出息。

  她自我挖苦着,最后还是没出息的打到了座机上,心里期待着接电话的是嘉里佣人。

  “你在哪里?”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那么熟悉,易水瑶听到后,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我,我在我家里。”易水瑶故作镇定的回答,可因为太紧张,说话不利落,嗓子还憋得生疼。

  “你家?”君墨挑眉,声音依然平静,但脸色却有些难看。

  他们已经结婚了,她的家不就应该是他的家吗?

  怎么结婚后,他们还分着他家她家的?

  “哦,是这样的,今天我和阿月一起吃饭,她喝多了,我就送她到我之前住的地方了,但是我又不太放心她醉醺醺的一个人,所以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你早点睡。”

  易水瑶找借口搪塞着君墨,反正她今天是不会回去了,不管君墨是愿意还是不高兴,她没想好如何面对他之前,就是想躲避他。

  “那你也别太累。”

  本来易水瑶脑子还滴溜溜转着,打算君墨不同意后,她再说些好听的,却没想到君墨直接答应了。

  “恩恩,谢谢你通情达理,我先挂了,再见。”

  易水瑶急忙道别,她自顾自的说完直接按下挂断键,不给君墨说话的空隙。

  呼。

  易水瑶长出一口气,无力的泡在浴缸里,她把手放在心脏上,想安抚加速跳动的心脏,希望它尽快安稳下来,别弄得她怪紧张的。

  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她总要想明白以后该怎么喝君墨相处才行啊。

  此时的君墨放下电话,对身后的张绍吩咐一声,“不用去找她了。”

  “是,总裁。”

  张绍恭敬地应了一声,多偷看了一眼君墨无表情的脸,猜测着总裁和易小姐是不是吵架了?可听总裁刚才和易小姐通话,不像是发生争执的语气,而且此时总裁的脸色也没有特别难看。

  那易小姐是因为什么才不回家过夜呢?

  张绍一时间想不明白,但君墨将易水瑶的借口分析的透彻,他单从她紧张的声音中就听的出来,她现在还不太能接受早上发生的事情。

  这个小女人,有什么想法完全可以和他说的,非要离家吗?再者说了,她不知所措,他就不会引导她了吗?

  可是她连让他引导的机会都不肯给,难道他们的感情在早晨有了质的飞跃之后,就将停滞不前了吗?

  君墨想到这些,微微皱眉,但也没太强迫易水瑶,他要用宠着她,耐心的给她时间让她慢慢适应他们的夫妻关系,直到她想通看透了,他再引导着她过更进一步的夫妻生活。

  早晨,易水瑶和祁月一起吃过早餐,收拾好后去公司上班。

  “易总监,君总请您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易水瑶的屁股还没暖热座椅,就看到张绍笑眯眯的走到她跟前,恭敬地邀请她到君墨办公室去一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