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咋这么骚?

更新时间:2017-05-22 19:21:10 作者:清松 字数:3843

易水瑶脑补画面停在此处,惊吓的她下巴差点掉了,不敢置信的瞪着君墨,差点没有哭出来。

  “你这个混蛋!”易水瑶气急,双手握紧小拳头就朝着君墨胸口砸去,可她狂抓之余,却没注意到单薄的被单滑落。

  她的睡裙又遮不住多少皮肤,整个性感的身材裸露在君墨面前,看的他忍了一晚上的欲望,再也无法克制。

  君墨不顾她的反抗,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握住她的胳膊压在她的头顶。

  不管易水瑶如何挣扎反抗,君墨稳稳的骑在她身上纹丝不动。

  “你,你想干嘛?”易水瑶傻愣愣的看着君墨,她虽然还未经人事,可电视上也看过不少这种床上的羞涩画面,她是成年人,从君墨炽热的眼神中可以读懂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你终于醒了。”君墨声音沙哑,眼睛深邃,低下身来,慢慢靠近易水瑶,吓得她全身僵硬。

  “现在是最佳时候。”君墨在她耳边低语,还没等易水瑶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就不顾一切的亲吻上她的唇。

  “恩……”易水瑶被他吻上的瞬间,全身如触电般一个激灵,大脑也慢慢空白,精神变得恍惚。

  她的小手抵抗在君墨胸前,满眼惊慌,还没有做好要成为一个真正女人的心里准备,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在老虎嘴边做垂死挣扎。

  可君墨已经忍了她一夜的挑逗,所有欲望都积累到一个最高值,爆发出来,一发不可收拾,他容不下易水瑶如此抗拒自己。

  她身体青涩的反应暗示他:她是第一次。

  君墨还是不敢完全释放体内的能量,他极力压抑着急躁的欲望,尽量耐心的引导着她,他一边深吻着易水瑶,一边双手从她的裙底抚摸上她娇嫩的肌肤。

  “恩……”在他的挑逗和安慰下,她像是尝到甜糖的孩子。

  君墨紧紧拥抱着她,细细的亲吻着她,易水瑶也紧紧的环抱着他,依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承受着他进一步探入。

  两个人你侬我侬,几个小时的折腾,易水瑶累的差点昏迷过去。

  结束床上运动之后,君墨满足的拥抱着易水瑶靠在床头休息。

  他将被单往上拉一拉,帮易水瑶盖好。

  “为什么?”易水瑶低声询问一句,抬起小脸来,望着君墨,眼神中带着几分疑惑。

  “不喜欢?”君墨对于她的疑惑,反问一句。

  “soso……”易水瑶她故作镇定着撇撇嘴,可立刻红起来的脸颊出卖了她真实的感受。

  初经人事的女人,怎么会不害羞呢?

  君墨见她嘴硬,可她心里喜欢,自己也很满足,“感觉。”

  “感觉?”易水瑶不明所以的重新抬头看向他好看的轮廓,“什么感觉?你该不会是突然有欲望了,随意找我发泄的吧?”

  易水瑶脑洞大开,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气急,激动的从君墨怀里挣扎开来,骑到他身上掐着他的脖子,“你敢玩我试试,老子掐死你!”

  “不是,我喜欢你。”君墨说话的语气平静如水,说的易水瑶顿时所有嚣张气焰统统消失,整个人又回到故作镇定的状态,可心里欢喜的很。

  君墨见她表情变化丰富又快,心下有趣。

  他喜欢易水瑶将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她心思比较简单,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无须太费神。

  “不过,你的感觉不怎么样,对吧?”君墨试探性的问一句。

  易水瑶抬头,眨巴着水汪汪大眼睛望着君墨,“谁说的?你知道?”

  “当然。”君墨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因为你的男神是蓝萧。”

  “我……”易水瑶一时找不到反驳君墨的有力辩解来,干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用嘿嘿笑声搪塞过去。

  “话也不能这样说啊,男神已经结婚了嘛,我又不当第三者。”易水瑶嬉皮笑脸的说着,起身裹上浴巾就想要去浴室洗下身体。

  额,好痛,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之前看文章里写的以为都很夸张,可现在她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全身酸疼。

  易水瑶身体有些吃不消,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往浴室走去,落荒而逃也好过被君墨当犯人似的审问她的男神史。

  不过,君墨可没打算让她离开,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就将她重新拽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随即他立马栖身压上来,身下的女人再次动弹不得。

  “你胃口不小,拿我当备胎?”君墨尾音上挑,威胁的眼神望着易水瑶,让易水瑶立刻感受到老虎的威严。

  “哎呀,老公,话不能这样说啦,结婚前我们互不干涉,我有男神也不违法啊,而且现在我们都结婚了,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别人的。”

  易水瑶娇滴滴的哄着君墨,可她说的话太轻佻、表情夸张做作,让君墨立刻从她的表现中只看到“谎言”二字。

  “你喝醉后,念的可是蓝萧的名字。”君墨并不打算让易水瑶搪塞过去。

  “我……”易水瑶再次语塞,她和君墨相处这么久,怎么愣是没发现他是一个如此执着的人?

  非要当面揭穿人家隐私,看着人家尴尬他很爽吗?

  易水瑶撇撇嘴,心里嘀咕着,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着想找到更合适的理由搪塞君墨。

  “拿我和他做对比,说我没有他人品好!”君墨对易水瑶的逼迫一再推进,让她心中方寸更乱。

  “哎呀,亲爱的老公,我醉酒后说的都是胡话,你干嘛一直纠结这个,哎呀,我头疼的厉害。”易水瑶故意找借口转移注意力。

  她捂着脑袋皱紧眉头,醉酒加剧烈运动,她是真的全身难受,若是能借此躲过君墨的逼供,她也不再抱怨酸疼头疼的了。

  君墨严肃地说:“你若再敢追蓝萧,小心屁股开花。”

  见她脸色微微苍白,他也不忍心继续追问什么,但还是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捏了一把以示警告。

  “知,知道了。”易水瑶对于他直接捏自己屁股的事情,还是觉得害羞不已。

  “我,我去洗澡,然后吃饭,饿扁了。”易水瑶努力从他身下挣扎起来,急匆匆的走进浴室,暂时避开君墨的一再挑逗。

  呼,现在终于可以大喘气了。

  “怎么办?怎么办,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以后都要同居了吗?怎么会就,就突然顺从了呢?还叫的那么……”易水瑶忍着身体散架的风险,在浴室里躲起来。

  她在君墨面前故作镇定,可心里是慌乱的,她只要想到自己在床上运动时叫的那么……销魂,她就全身起一层鸡皮疙瘩。

  “易水瑶啊易水瑶,你咋这么骚呢。”她双手抓着长发低吼着,表情纠结,动作夸张。

  她真的想时间倒退,就不会想现在这样当缩头乌龟躲在浴室里,她都不敢出现在霸道总裁面前了。

  话说回来,那几个小时的折腾,还真是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

  易水瑶心里想着,忍不住又泛起了花痴,脸红心跳,呼吸不匀。

  她脱掉浴巾,全身赤裸的站在镜子面前时,注意到镜子中的自己身上布满了草莓印,脑袋不听使唤的单式循环着床上煽情的画面。

  呼,呼,都快不能呼吸了。

  易水瑶红着脸胡乱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从浴室里出来,看到君墨已经端来了食物给她放到了床头桌子上。

  “吃点东西,然后在家休息。”君墨恢复一如既往的淡漠,低声交代两句,没有过多温柔。

  说完他便要转身离开,余光却瞥到床单上的一抹红色,脚步一顿,返回去轻轻的将被单撩起,看着床上已经干涸的血迹,眼底慢慢升起一丝暖意。

  她的味道很美,他很痴迷。

  “好,谢谢你。”易水瑶也尽量恢复以往的干练,隐藏心里的娇羞,脸上挤出官方的笑容,回应君墨的关心。

  “以后不许再喝这么多酒。”君墨离开易水瑶的房间之前,郑重的命令,眼神锐利,不许她半点反抗。

  “哦。”易水瑶知道霸道总裁不好惹,乖乖点头应一声。

  因为昨天是她母亲的忌日,所以她心情不好,喝的比较多。

  换做平时的话,她可没有喝酒的爱好。

  君墨见她乖乖答应,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直径离开她的卧室。

  “还真是面瘫呢。”易水瑶望着君墨消失在卧室的背影,嘴里嘟囔了一句。

  他在床上运动的时候那么生龙活虎,怎么一到平时就如变了一个人似的,高冷给谁看啊。

  易水瑶还没吃两口饭,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祁月打来的电话,她这才想到自己没有去公司上班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没有请假。

  “完了完了。”易水瑶心急如焚,急忙接听问问公司的情况,“阿月,人事部发现我不在了吗?”

  “都知道的,大家都很担心你。”祁月并没有像易水瑶预想的那样一上来就对她大喊大叫,而是对她关心备至,这让易水瑶很是不明所以。

  “担心我,为什么担心我?”易水瑶一边疑惑的询问,一边喝着奶让祁月解释清楚。

  “诶?你今天不是请了病假吗?我就是担心你生什么病,所以打电话过来问问。”祁月对易水瑶奇怪的反应着实意外,难道易水瑶请了病假她自己还不知道?

  “哦,是的,我就是有点小感冒,没大碍的,你别担心。”易水瑶听了她的话,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君墨的样子来。

  君墨可是公司大总裁,估摸着是他找人帮她请假的吧,否则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自己请假了。

  “瑶啊,你一直都很独立,但是最近怎么感觉你心神不宁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祁月想着她最近的状态,担心的多问了两句。

  她了解易水瑶的家庭情况,因此也很心疼这个独立到没朋友的好姐妹。

  易水瑶本来也没有想着隐瞒自己的闺蜜,可如今她们公司的高冷总裁就是她老公,这个爆炸新闻,怕还不是时候透露出去。

  所以,易水瑶心里对祁月有些小自责,嘴上却咧开了大笑着。

  “哈哈,阿月啊,我从来都是把自己照顾的最舒适了,哪里会有事,你别瞎操心我,今天工作顺利哦,晚上下班后一起吃饭吧。”易水瑶急忙把祁月的注意力转移到美食上。

  她们两个都爱美食,正好她知道一家新开的餐馆,可以等祁月下班后一起过去尝一尝味道。

  “好,瑶啊,那晚上见。”祁月说完急忙挂了电话,毕竟还是上班时间,她偷偷躲在卫生间里打私人电话,被人抓住了要挨训的。

  易水瑶挂了电话,长出一口气,她现在都成有夫之妇了,还不敢跟最好的闺蜜说,心里无奈想着这叫什么事。

  再想想君墨,两个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工作在同家公司,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她若是一见到他就想到那些暧昧的事情,以后还怎么办公啊!

  易水瑶没想过他们的关系会发展的如此快,快到让她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现在的她只要想到君墨,心跳就不自觉加速。

  她被自己的反应吓了一跳,急忙捂着胸口深呼吸几次,“易水瑶,你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冷静点,别被君墨给吓到了,哈,不就是发生关系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易水瑶自我催眠着,重拾独立干练的性格,让自己看开些。

  可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关系、他们的感情,都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