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官寒凉

更新时间:2017-03-14 19:08:34 作者:清松 字数:2964

“今天我还真动了你能怎么样?哼,白兰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上哪儿去傍了那么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不过,那种男人也都是随便玩玩,他才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况且,这个女人还只是白兰那个女人的朋友!”

  李龙他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之中,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有哪个男人会对这种开酒吧的女人认真呢?况且还是有钱人的公子哥!

  “真是,无知的蠢蛋!”王智育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懒得跟这种人多说些什么。

  等下他要好好提醒一下守门的,他们“晴空”酒吧,也不是什么垃圾都能放进来的。

  再说,郎哥对待兰姐可绝对不可能是玩玩而已。那么冰冷的一个男子,也只有在面对兰姐的时候,才会有片刻的温柔,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况且,他可是听说兰姐和郎哥是在初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会是李龙脑补的那样!

  王智育和李龙都不知道是,这个醉倒在吧台上面不省人事的易大小姐,正是那一位痛打了李龙,却让他生不起半点儿报复心理的男人的妹妹!

  当然了,现在秦朗不在,没办法为他的宝贝妹妹教训人渣。

  可君墨在!

  看了这么久的戏,君墨也忍到了极限。只能说,李龙他这一次犯在了君墨的手上,绝对会想念秦朗那单纯的暴打的,绝对!

  李龙着急着想要找死,趁着王智育不备,想要揩一把油。

  智育的脸色一寒,李龙真当他是死的啊?

  要是他让李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能占到易小姐一丝一毫的便宜,那他就只有自杀向兰姐赔罪了!

  可是还不待王智育有什么动作,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正是从那李龙的口中发出来的。

  好快!

  王智育的脑海之中只闪过这念头,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的面前就站了一位满脸寒霜的英俊男子。

  乖乖,这模样,简直就不比他们的郎哥差多少,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见这一个男人,通身一股高不可攀的气质,盯着李龙他看的那一双眼睛,仿若盯着死人一般。

  可正是这一丝让人害怕的冰冷情绪,让他整个人都仿佛有了一起烟火的气息,不再像是那九天之上高不可攀的神仙。

  “啊啊啊,你是谁?!为什么要暗算我!”

  看着自己那软绵绵的吊着的整支右胳膊,李龙的瞳孔因为恐惧和痛苦而放大,尖锐地大声叫道。

  君墨并没有理会李龙的惨叫,甚至就连余光也没有给他一个,兀自转身看向身后醉倒在桌子上的某个小女人。

  “这位先生,我……”

  看见君墨回头,王智育的头皮都大了。

  这不会又是什么看上易小姐的人吧?

  神啊,为什么兰姐偏偏要在今天不在啊!

  万一……万一这个男人他也对易小姐图谋不轨怎么办啊?我……我我打不过他呀!

  “你现在可以把电话挂了!”

  君墨抬眼,淡淡地看了王智育一眼,这个男人刚刚做的很好。

  “什么?电话?”王智育疑惑的反问道,可是君墨已经不再理他,只是低头看着不省人事的易水瑶。

  “啊!君先生,你是君先生?”王智育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大叫了起来。

  “恩。”君墨皱眉,淡淡的应道。

  这个男人怎么大惊小怪的,刚刚看他处理事情,感觉挺好的,怎么现在这么不稳重?

  “是你就好,是你就好!嘿嘿~”王智育接收到君墨略带嫌弃的眼神,突然有些委屈。

  他容易嘛,君先生就这样子一声不响的跑出来英雄救美,害的他还在担心又是一个见美眼开的。

  甚至他还在琢磨要是打不过,就叫所有人一起上了。反正无论如何,易小姐是千万不能有一丝一毫闪失。

  现在知道是自己人,王智育的心一下子放回兜里。

  既然是易小姐自己选择的人,那就肯定是不会伤害她的。

  “大哥,你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也只有李龙的贴身小弟还关心的问他了,其他的人这个时候都被吓傻了。

  其实自从上一次李龙被秦朗教训了之后,跟着他的小弟们大多数都另择他主了。

  只剩下虎子他这一个还对他忠心耿耿了,而其他几个人都是李龙他临时在外面找来充场子的人。

  这群人原本就是乌合之众,此时一看见君墨的气场脚都吓软了,哪里还记得他们这临时的老大。

  “我没事,今天我认栽,这位兄弟,我也没对这个女人做什么事,你废我一条胳膊,我们两清了!虎子,我们走!”

  此时李龙疼得额头上直冒冷汗,但还是咬着牙说出了这番话来。

  他们道上混的,最不能丢的就是气势二字了。

  今天是他倒霉,又惹上一个难惹的人。

  这要是在一个月前他的势力还没有被秦朗那个可怕的男人全数摧毁的时候,或许他现在还有点底气,可是如今却是他最落魄的时候,他只有狼狈离去。

  这个地方真他妈的晦气!

  “我有说,你们可以走吗?”君墨仔细的看了一眼易水瑶的情况,确认她除了喝醉了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才抬了抬眼,语气无比凉薄。

  “做人留一线,你也不要做得太绝了!况且我根本就碰也没有碰上她!”

  李龙的脸微微的扭曲着,他觉得自己的姿态已经放得够低了,可是这个男人他居然还紧追不放!

  “要是你碰了她,你以为你还能安稳的站在这儿?”君墨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淡漠,冷冷的看着脸色一瞬间苍白下来的李龙。

  “你……你想做什么?”

  这下李龙是真的害怕起来,上一次他得罪了白兰那一个女人,她的男人为她出头。

  虽然秦朗看他的眼神恨不得他去死,但终归是有身份的人,不能随心所欲。

  可是此时,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却让李龙他从心底感到发凉。真不知道他是抽了那门子的疯,为什么非要来这个倒霉的地方。

  结果撞上了枪口!

  “阿凉,A市,朝天路169号,十分钟!”

  君墨拿出手机,随意的拨弄了几下,然后对着电话那头说道,紧接着便挂断电话。

  “喂喂喂,你是谁啊啊?居然敢在这个时候给本少爷打电话,还这种语气!喂喂喂?该死的你居然敢挂我的电话!”一阵连贯的叫骂声被迅速的阻挡在电话的那一边。

  上官寒凉表示很郁闷,那群损友平时几个月也舍不得给他打一个电话。

  好不容易给他打一个电话,又会快速的在几秒钟的时间之内交代清楚他打电话的原因,然后再无情的挂断,害得他每次想发牢骚都不行。

  你说让他主动给他们打电话发牢骚?

  NoNoNo,那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明明他上官寒凉才是整个黑道的地下王者,可是面对那几只从小把他玩到大的损友们,上官寒凉他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恐怕他这一辈子都没有翻身的可能了吧。

  “本少爷到要看看这次的王八蛋到底是哪一个!阿墨?居然是阿墨?天啊神啊,居然是阿墨那小子!貌似还遇上了麻烦,要求助本少爷?哦哈哈~真是一个大新闻呀,本少爷要赶快把这一个消息告诉大家伙,哈哈哈~”

  欧洲一个超大的豪华别墅里面,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少年高兴的嚷叫声,穿透了整栋别墅。

  当魏伯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家少爷正兴奋的在自己房间里面手舞足蹈。

  “咳咳!少爷,形象,形象!”忠心的老伯轻咳了一声,尽责的提醒道。

  “老头,刚刚你什么都没有看到!”上官寒凉表情微微的一僵,然后立马做出了一副优雅的样子。

  “是,少爷,老奴什么都没有看到!”忠心的老伯抬头望天,十分配合自家少爷。

  “嗯,很好,对了,老头,你让A市的兄弟们去朝天路169号一趟,阿墨有事,咦?A市好像是阿斌在那儿?”

  看到魏伯这么上道,上官寒凉十分的满意,然后想到刚刚君墨的那一个电话,于是快速的吩咐。

  “正是那个臭小子!有家不回只知道窝在A市那里!”说起自己的儿子来,魏伯简直就是有一肚子的牢骚需要发泄。

  “那正好,老头,你让阿斌放聪明一点儿,看看到底是什么大事,让阿墨居然给我打电话!我有预感,这次一定是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

  上官寒凉语气十分兴奋,虽然他的性格不怎么靠谱,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的预感,那可真是神了!

  “是的少爷,老奴告退!”魏伯的眼皮子微不可查的一抖。

  少爷呀,你明明是一个大男孩子一般的个性,为什么偏偏要装优雅?

  装深沉?

  难道少爷你不知道,你这样让老奴看着很揪心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