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失去你我会死

更新时间:2015-10-27 15:56:04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049

立体清晰后视镜里,风世安狡黠的眼角注意到云静好很平淡,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她好像静静开在湖边的水仙,总是那样淡淡不惊,

  那一张小脸,安然平静,就像他在六年前睁开眸子的景象,她一下子窜入了自己的脑海里……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或许上天冥冥之中给了自己这样的一个安排,五千万,一个六年前的陪偿。

  电话声音,打断了车里的安静,

  “世安,你在哪儿,我有点不舒服……咳咳!”柔弱娇媚的女音,像一曲动人的铃音掀起平静湖面上的丝丝涟漪。

  “乖,我马上到!”风世安一改冰冷傲然的声音,一副难得的温润。

  他和凌露的相识也是一种莫名的缘份,有一次,他去云南大理拍片的时候,有一位S戏的女同学,眉眼之间清秀,淡然安静,眸子明亮清澈……

  莫名的,有一丝似曾相识的熟悉感,风世安总是感觉那个叫做凌露的女孩子,他在哪里见过。

  时隔多年,他还是有当初见凌露第一眼的那一种淡淡的熟悉,挥也挥不去,可是就是这样小鸟依人,乖巧懂事的女孩子,全家人都不喜欢。

  风世安费尽了口舌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他却和凌露一直偷偷的交往着……

  “云静好,你下车!”风世安刚才的温润立刻换成一副冰冷无情,不耐的赶她下车,车子嘎然而止。

  其实这一点也不意外。

  平静的下车,云静好意料到自己以后就会像现在一样,像一个被掏空了灵魂的行尸,只不过,她现在觉得这样很好,起码给了婶婶叔叔一个交代。

  她觉得够了,也为自己挽回了一丝面子。

  自己的路好像已经走进了死角。

  只是一年很快!云静好悄悄的劝慰自己,一年后,他们很快各奔东西,因为他们之间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好像,感觉自己倒欠了他许多!最后还有五千万?

  工作停业,结婚的事情?

  云静好感觉有一点乱!

  秋穆清的电话让她的思维迅速的整理清晰,

  “秋阿姨!”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吃饭?”秋穆清异常热情的声音,声音里都透着一层浓浓的笑意。

  “我们没在一起?”

  “他去哪儿了?”秋穆清立刻机敏的警惕起来。

  “好像有什么急事,他要急着处理!”云静好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想到契约不得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哦,我还以为他又找那个狐狸精去了!”秋穆清犀抻的洞察秋毫的声音,让云静好不得不打了一个冷颤。

  挂了电话,云静好竟然莫名的笑笑,知子莫若母,果然如此。

  晚餐是叔叔准备的,

  静好回来得有些晚,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风世安说医院那边有一个急诊,你来不及说一声就去了,你也是,歇假也不知道休息!”婶婶慈祥的嗔怪着她。

  云静好的心里微暖,看来这个家伙考虑得倒是周到,她开始有点小放心,风世安并不会像阔爷大少那样的,不尊重自己的父母。

  吃饭时候,云静好有几次好想张嘴把结婚的事情说了,不过,她还是没敢说出来,担心这样的闪婚刺激到婶婶。

  吃了点饭,云静好感觉不饿,就想去屋里好好消化今天的事情,她起身拉椅子刚要离开。

  婶婶叫住她,“静好,陪婶婶坐一会儿。”

  “好!”

  “风迷全球的风导演,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是她派专车来接咱们,看来也不像传说的那样,盛气凌人,高高在上。”婶婶有意无意的扫过云静好那一张平静安稳的小脸,一点也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静好沉默不语。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华家的臭小子?”婶婶的声音虽然有点高,但怀着的依然是浓浓的关心与恨意。

  “没有!”她的眼角晃了下神,急忙抬头辩解。弱弱的说,“都过去了。”

  “对,都过去了,向前看。”

  垂下眸子,静好心里划过一丝淡淡的哀伤。

  突然间,云静好身子一颤,因为她想到了华圣哲的最后一句,“失去你,我会死。”

  如果真的能够那么轻而易举的遗忘就好了,记忆像一把无形的匕首,在你以为遗忘的时候跳出来,将你的心切成无数碎片。

  那六个字,像带着血的锋刃一样,哗啦啦的搅动着她的心脏,痛彻心扉。

  “好了,别说了!”叔叔用胳膊肘儿捅了下婶婶的手臂,并挤了个眼色。

  “风家,静好,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婶婶最后还是白了一记叔叔,试探性的朝着静好的言向询望。“风世安,我看那个年轻人不错,气质好,稳重,还没有那么咄咄咄逼人,对我们也不错,你可以嫁!”

  “其实,我觉得也可以考虑考虑,接近男神,我们也不吃亏。”静好稀松平常的赞同声音,倒让婶婶愣住了。

  下一刻,婶婶再次不放心的挑眉问,一手还举着筷子,“提亲可以答应了?”

  “可以答应,而且人家很帅!”云静好笑着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心里有点涩痛。

  “静好,别这样,别听你婶婶胡说八道,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委屈了自己!”叔叔急赤着脸,瞪了婶婶一眼。

  “哪有你这样的,天天撵孩子走的?”

  “我还不是怕把这朵鲜花搁在家里发霉了?”婶婶不甘示弱的回瞪,她也是疼静好,多好的条件,只是一个男科医生,便把她美好如花的人生毁了,自己的孩子,也真的不甘心啊!

  站起身,云静好默默的走到叔叔的背后,双手轻揉着叔叔的肩膀,“我不委屈,委屈的是男神。”

  她笑了!

  大名鼎鼎、风迷全球的男神,PK人见人恶、泌尿男科的女医。

  怎么想,怎么不搭界。

  双脚又挪到婶婶的后背,一样的软软揉捏,“好了,婶婶,这门亲事,想想也不错。”

  “就是,比华家强一千倍,一万倍!”婶婶激动的落下筷子。

  “你看你,又说!”叔叔皱起眉头,责怪婶婶又提华家,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